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陳默聞言輕笑,道:“類人BOSS和正常人類沒太大區別,想辨別很難,需從一言一行甚至衣着,語氣,等等方面來辨認,這個很難,以後你們慢慢學就是,而眼前這巨蟒,則是屬於靈獸類BOSS。”

“靈獸類BOSS意味着它們已經脫離了兇獸的範圍,雖然依然是獸,但這種BOSS擁有很明顯的智慧,所以這種BOSS也代表了有捕捉起來當戰寵的可能性!”

“例如眼前這隻,白色是普通怪,綠色是精英怪,藍色是領主怪,而它,明顯是紫色王者級BOSS,可它爲什麼體型不符合?因爲它是有主的!”

“有主的?”王根大和王根深兩人震驚。

“不錯!”

今夜離港 陳默點頭,說道:“若主人是玩家,那自然不可能放養它吞噬玩家,肯定是以吞噬怪物爲主,可既然它吞噬玩家,那說明它的主人也是怪物。

此地是荒原,雖然荒原各種怪物部落很多,種類很多,類人怪物也不少,各種邪魔全都有,可能豢養一隻王者級紫色BOSS的,唯有小魔宮,這巨蟒,應該就是小魔宮的鎮山靈獸之一”

“小魔宮?南瘴山那塊不是纔剛剛疑似出現厲害人物?”王根深忍不住大驚。

“小魔宮出世了,看來南州又要亂起來了!”

陳默冷眼看向那巨蟒,沉聲說道。

這巨蟒,他認識。

其名爲加利魔蛇!

此時看似魔蛇並不厲害,追殺幾個普通小高手還浪費許多時間,但是陳默知道,這魔蛇完全是在戲弄前面的那幾人。

若是全力爆發,分分鐘吞噬幾十人輕而易舉。

前世時,小魔宮第一次出現在世人面前並不是山門大開,那時候城市中仍然在廝殺搶奪地盤,荒原完全屬於很少有人踏入的地方,當然,也不是說沒有,只是和現在比起來很少很少罷了。

陳默完成南州一統後,暗中也引導着南州人更多的去獵殺高級怪物,獵殺荒原的兇獸,這無疑是加快了南州所有人的升級速度。

遠的不說,單單是完成統一後的這兩週,南州普遍平均等級提升了十五級。

這是什麼概念?

每天一級!

末世初,兩個月的時間普遍等級也才二十五級左右,雖然有心態轉變,適應環境,不知道該怎麼去升級等等等的原因。

可等級落後於怪物,這是事實。

而今完成了統一,精銳高手在這兩個月的時間提升太大了,大到很多人都難以想象的地步。

末世初,辛辛苦苦掙扎着才兩個月抵達25級。

如今不過兩週,他們依靠組隊,依靠上層管理者的統一安排,劃分了練級區域,劃分了升級隊伍,進入對應等級練級區域。

升級簡直太過於簡單了,一天下來獵殺的怪物比以前一週加起來都多。

升級快也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中立勢力看到星空一脈的飛速升級,很少有人能坐得住,在三百多羣星計劃勢力的帶領下,絕大多數中立勢力已經加入星空一脈,除了少有的那些握着權力不肯撒手的人之外,南州幾乎完成了大一統。

低級玩家繼續獵殺城市中的喪屍升級,因爲星空一脈清剿整個城市喪屍的原因,現在獵殺喪屍得跑很遠,去郊區狩獵。

不過他們本就是錯過了最初大升級時期,在這個平穩的時期能得到再一次追上前人的機會他們已經很感激陳默感激星空一脈了。

烽火離殤淚 而高等級玩家則是在荒原狩獵怪物,荒原的怪物雖然分散,但是等級夠高,有很多的怪物族羣部落,類似於陳默殺的玄羽鷹王,鷹王一死,玄羽鷹族羣短時間內根本沒法誕生鷹王,隨後的結果就是被王世尊等人記錄在冊,下面的人安排下去後,不知道那個勢力或者戰團就會收到清剿令。

最終的結果就是某個勢力或戰團大量獵殺玄羽鷹族羣,隨後玄羽鷹滅絕,負責獵殺的勢力或戰團大肆升級。

除了這些之外就是精銳高手!

精銳高手等級更高一些,他們面對的則是荒原中最強大的一些族羣,獵殺他們,升級也更快一些。

因爲南州大一統的局面,強者越來越強,弱者也在快速追趕。 其他城市陳默不清楚,但是在南州,前世今生在這裏已經徹底亂了。

前世時,這個時期玩家頂級等級也才三十級。

可現在,頂級等級玩家已經四十一二級了,雖然依然低於陳默八級,可若是拿到其他城市,鐵鐵的都是一等一的人物。

而前世時,小魔宮第一次出現在世人面前時是玩家普遍五十級時,那個時候,一隻被稱爲滅世魔蛇的紫色王者級BOSS禍害完了荒原後轉而進入城市,也是那個時候,城市中各勢力爭奪戰結束,合力阻攔魔蛇。

然而,那個時候的魔蛇已經吞食人類達到八十級,成了八十級的紫色王者級BOSS!

這種BOSS,誰能扛得住?

可謂是一場大災難。

數萬高等級高手用生命磨死了魔蛇,大多數從此泯然衆人矣。

陳默前世就認識了一個朋友,那時陳默屬於低等級玩家,那人比他更低,很沉默寡言的人,和陳默類似,也因此後來成爲朋友,得知了那人的過去。

那人在早期時崛起,是一個頂尖的高手,屬於名聲傳出去雖然別人不知道,但是他的等級放在那裏,裝備放在那裏,絕對很少有人敢惹的人物。

不出名,但是實力絕不低。

他就是魔蛇一戰中死亡的人,扣除十年壽元復活,裝備等級全部掉落,從頭開始。

陳默他們那一批人都以爲這等人物想崛起應該很容易,畢竟有很多的過往經驗,只需要殺怪補上等級,補上裝備,輕而易舉的就能崛起。

但是最終那人卻死了。

末世之中,步步危機,倒了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站起來?

雖然能復活,但是裝備全沒了,等級也沒了。

陳默等人當時覺得這等高手肯定不缺壽命,裝備沒了再買就是了。

可在末世中,有幾個真的不缺壽命的?

裝備都是用的最好的,爲了活下去,誰敢省壽命存起來?都是不斷的賺壽命,不斷的更換更好的裝備。

一次掉落,徹底破產。

剩下的壽命雖然不少,復活幾十次都足夠,但是買裝備的話,類似於沒死前的那些裝備,一件都買不起。

除了勢力之主和勢力高層管理存有大量的壽命,其他人,死了就真的窮了。

數萬高等級玩家用命磨死了魔蛇。

魔蛇死後,所有人都以爲過去了,未來光明瞭,然而,隨之而來的就是小魔宮。

小魔宮的人出現,大肆殺戮,爲魔蛇報仇。

南州死了數萬高玩,正處於最低谷的時期,因爲小魔宮差點分崩離析,最終大部分玩家進入荒原逃亡,城中只留存了少量玩家在掙扎。

如此持續了足足三個月,那段時期也讓玩家意識到了勢力之爭純屬內戰消耗,等級已經遠遠落於怪物。

三個月的時間,活下來的人突飛猛進,不少人踏入了七八十級,也正是這個原因,最終才推翻了小魔宮導致的南州黑暗時代。

滅了小魔宮後,南州所有人都以爲這件事徹底過去了,但沒多久,第一次資料片出現,屍皇之爭開始,黑暗再次降臨。

前世時,可以說整個南州活着的人一直都很憋屈,末世降臨後第一個月的掙扎求生,還未穩定下來就爆發起來,持續了足足三個月的內戰,後又和小魔宮廝殺,持續了三個多月近四個月的黑暗時代。

末世降臨七個月,還未來得及休養生息就爆發的第一部資料片。

仙王的日常生活 直到一個月後,末世降臨第九個月,第一部資料片持續到了一半時,南州纔有玩家破境踏入下一個境界,擁有隨意進入其他城市的權限。

那個時候,南州已經落後於很多很多的城市,那個時期,有些城市破境者都超過萬人以上。

第一部資料片完美錯過,毛的好處都沒得到,最終資料片失敗後還連帶着承擔了遊戲資料片失敗的懲罰。

這就是前世的南州!

因爲內戰,加利魔蛇的出現沒有被人重視,直到形成了災難。

而這一世不同了。

陳默輕而易舉的踏平了整個南州各大勢力,形成了南州前所未有的大統一局面,玩家的等級比前世要平均高十級。

加利魔蛇更是出現在了眼前,眼前這隻加利魔蛇雖然不知道具體等級,但是陳默自信自己一個人就能單挑。

前世時這隻魔蛇抵達八十級時已經是末世四個月後了。

而今末世不過才兩個半月,這隻魔蛇,頂多還不到六十級,甚至只有五十級都正常!

五十級的凡境紫色BOSS陳默絲毫不慌。

用前世後期的話來說,這隻BOSS只是處於幼兒期,丁點真正的紫色BOSS實力都沒有。

幼兒期的BOSS,完全是給玩家送福利,縱然是同等級的紅色BOSS陳默都不慌。

畢竟還沒長成!

不似後期,不斷破境之後的人類屬性發生很大變化,裝備也都起來了,怪物更是脫胎換骨,出了幼兒期的怪物,那是真的恐怖。

那個時期,紫色BOSS就相當於一身紫裝的怪物,屬性高的嚇人,如果幼兒期的紫色BOSS也是如此,現在的陳默別說單挑了,縱然是十個陳默加起來,也未必打得過。

本身就有身爲怪物的超高屬性加成,再加上一身紫裝的屬性,打陳默跟碾壓一樣。

前世時,除了百強榜上的真正大佬,陳默還真沒見過誰能單挑紫色BOSS的。

至於紅色BOSS…..!

百強榜的大佬都得一羣人去圍殺!

要知道,百強榜可是整個地球的榜單,由此可見紅色BOSS到底多強。

那可不是南大商學院的副本BOSS,凡境二三十級,跟玩鬧一樣,那是真正的皇者級大BOSS。

‘第一部資料片爆發的地方就是華夏大地,屍皇之爭的主要戰場也是華夏大地,也就是說,只要我更早一步擁有踏入其他地區的實力,便可以基於此來提前佈置,在關鍵時期一舉獲勝,得到最大的好處!’

陳默心中暗道一聲,隨後看向已經徹底吞食了另外幾人的加利魔蛇。

想擁有突破光膜的實力可沒那麼簡單,就算是陳默也得弄全身紫裝纔有可能,而小魔宮,就算陳默的目標。

想提前一步三項屬性過千,小魔宮必須要提前打下來。

“你們二人在這裏等我!”

陳默一躍下馬,揮手間星圖煉魔槍出現在手中。

此時,經過了無數次戰鬥,星圖煉魔槍雖然是紫武,但是也已經佈滿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痕跡,相信用不了太久,這柄紫武就會進入破損狀態。

世間沒有堅不可摧的東西,縱然是裝備也是如此,紫色也不例外,前世時,異域戰場一戰,連韓霜那便宜老爹的紅色束帶都破碎了,更何況是一件普通紫裝。

想修補紫裝,唯有利用紫色材料和壽命,前世時,陳默最低谷的事情甚至渾身裝備接近破損都沒有壽命和材料去修補。

然而今生不同了,此戰之後,便是陳默重鍛武器的時候,這杆槍,用到現在,它剩下的價值就是在接下來的重鍛中當做輔助裝備。 砰!!!

轟!

槍出如龍,陳默手中的星圖煉魔槍狠狠的砸了下來,直接砸在了加利魔蛇的頭頂。

加利魔蛇吃痛,嘶嘶嘶叫個不停,身體掙扎間泥土翻滾。

它吞噬了那幾人後正準備離去,可隨即發現了陳默三人的蹤跡,嘶嘶嘶的殺了過來,可它卻沒有想到陳默竟然先一步拎着長槍衝上來。

它本眼中閃爍不屑,想給眼前食物一個教訓,但是它萬萬沒想到眼前食物的實力竟然那麼強。

一槍砸下來,那種痛苦,讓它記憶猶新。

那是他被小魔宮在另一個世界捕捉到的時候才產生過的痛。

嘶嘶嘶—!

加利魔蛇腦袋後撤,在陳默後方,泥土突然破碎,一條龐大的尾巴如長槍一般抽了過來。

陳默臉色不變,往後伸手,一把抓住加利魔蛇的尾巴,狠狠的一拽,隨後往地上一甩。

啪!!!

如同鞭子砸在大地上,加利魔蛇整個身軀都被陳默從泥土下拽出,它的體型也徹底出現在陳默三人眼前。

近二十米的長度!

“可怕,它的大半身軀竟然都藏在泥土裏!”不遠處,王根大忍不住開口。

“我覺得閣主更可怕,這等怪物都能單挑,紫色王者級怪物,等級更是起碼五十級,閣主的實力又提升了。”王根深則是在關注陳默的實力。

“放屁!”

王根大聞言不屑,說道:“還閣主的實力又提升了?你知道閣主原本的實力嗎?閣主一直都是這樣好不好?風輕雲淡,一臉平靜,在我看來,這也不是閣主的全部實力,閣主肯定還隱藏了實力。”

遠處,以陳默的實力自然可以聽到王根大的話,他聞言不禁無奈。

或許在旁人的眼中他真的是這樣的。

但是他比誰都知道,自己這一次是真的盡力了。

這加利魔蛇,當真不能小看!

若非陳默咬着牙拼勁全力,根本無法將它從深厚的泥土中全部拽出並狠狠的砸下。

隨着動手,陳默也看到了加利魔蛇的等級。

加利魔蛇,52級,紫色!

52級的紫色BOSS,別的不說,以加利魔蛇的破壞力,城市中還未拆除的那些二三十層的寫字樓,它輕而易舉就能弄塌。

這等怪物進了城,所造成的破壞力絕對超乎想象,給它幾天時間它都能平掉一座城市的所有建築物。

殺!!!

陳默趁着加利魔蛇還未反應過來,手中長槍一甩,金紅色的槍芒爆發,鋒利無雙,狠狠的捅向了加利魔蛇的七寸位置。

但是加利魔蛇有所防備,扭轉身體間躲過。

陳默這一槍,只是捅在了其他位置,雖然撕裂出一道長長的血痕,但是在加利魔蛇那龐大的身軀上卻如同常人身上被割出半指長的小傷口。

雖然看起來嚇人,但是卻不傷根本。

頂多算是輕傷!

吼!

這時,陳默一槍捅出,還未回身,加利魔蛇突然張大了嘴巴吞食了過來,陳默眼神微微一動,身體不動,在加利魔蛇腦袋靠近的瞬間一槍捅在了加利魔蛇的口中。

嘶嘶嘶!

加利魔蛇疼的甩頭,想甩掉長槍,但是顯然沒那麼容易。

陳默握着長槍不撒手,被甩來甩去心中也是無奈。

凡境並不具備飛行的能力,縱然有強大的實力也只能在地上戰鬥,這力量,縱強,也屬於物理力量。

真氣這種超自然力量還沒有深厚到能讓人擺脫引力的地步。

或者說,真氣超強的程度下,雖然可以將人托起來,但是消耗是極爲恐怖的,沒幾個人能承受得住,更別說飛行。

皇叔寵妃悠著點 抵達下一境界也才擁有如同武俠中的大輕功效果,可以一躍而起踏空而行,但是就算如此,也極爲有限,終究是恢復速度跟不上消耗,縱下一境界達到滿級時,也頂多就是飛過一城之地。

想在天空中自由翱翔,飛來飛去不落下來,唯有第三大境界才能實現。

在此之前人類都屬於陸地王者,打遍大地。

唯有抵達第三大境界時,才成爲天空之王,擁有獵殺各種會飛的怪物的能力。

在此之前,想獵殺會飛的怪物,只能靠碾壓或者偷襲。

例如玄羽鷹王,若非陳默實力碾壓,它要是飛走了,陳默也是無可奈何的。

前世,第三部資料片深淵魔族入侵大地的時候,若非是當時的頂尖強者已經擁有了飛行的能力,從虛空之中的空間裂縫踏入暗魔界給暗魔界後方造成了足夠多的混亂的話,那就不是資料片失敗,而是直接遊戲結束了。

飛行能力,可力量關係不大,和境界的關係更多一些。

“閣主小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