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陸十五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10:57:07

陸十五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10:58:25

我是幽靈小葉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17:11:43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17:23:54

連理之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4?20:00:01

瑤渣渣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3-09-24?21:27:07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00:10:14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06:07:10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06:08:34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06:10:00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09:39:10

夏露露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13:24:11

Doreen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13:56:55

雲休與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5?23:18:25

陸十五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06:30:38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09:02:49

ww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09:21:37

王啊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11:32:33

王啊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11:34:50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15:09:48

淺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6?15:36:10

阿染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26?19:49:55

岄扔了一個深水魚雷 投擲時間:2013-09-27?16:15:56

T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7?23:41:40

阿柴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8?18:41:02

流浪的愚者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29?20:54:46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30?21:48:49

淺唱扔了一個深水魚雷 投擲時間:2013-10-01?10:45:05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2?19:18:23

桑十七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15:30:55

xmnsz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6?19:48:51

阡陌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7?11:05:09

蘇LL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00:31:07

蘇LL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00:31:17

離經易道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08:14:55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09:52:58

三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12:29:34

姬上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12:44:59

桑十七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16:44:57

牡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16:52:44

啊啊..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18:27:57

啊啊..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18:29:46

阿染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8?23:52:45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09?20:44:59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0?20:26:26

詭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10-16?00:20:11 魚尾變成雙腳,小豆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臥槽這又是哪來的新設定!!

豆神的節操工廠瞬間拉響了斷貨警報有木有!要知道魚尾重新變成腿,下半身……它還是果着的呢呢呢!!

好在她現在是半趴在牀上的姿勢,不是正面朝上(……)!以及謝謝人設自帶的超長金髮,順着臀線籠住了絕大部分的風光……

小豆正震驚呢……倏地頭頂一暗,山治拉着被子劈頭蓋臉地朝她罩了下來。接着閉上眼睛、手下不停,三兩下把她裹了個嚴嚴實實。

再睜開眼時,山治已經掛上了一副魂魄快散了的表情,紅着臉回了半天血才找到話頭:“那是……腳?”

小豆光顧着接收紅着臉閉着眼的小王紙賣出的自然萌了,反應也就慢了半拍:“……好像是。”

山治圓睜着眼睛說不出話了。

前文有表,因爲發燒,小王紙的眼眶還是溼的,連帶着那雙眸子也是溼漉漉的……

這麼一瞪,就像鹿一樣。

……還挺萌。

小豆終於被萌回神兒了,開口解釋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

得,大家一起探索新的種族天賦吧。

畢竟親眼見過雙腳變尾巴,山治似乎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秒速移開目光支起身,“我去找衣服給你。”

勞動傷員就過不去了,小豆剛要坐起來表示自己能自給自足,就被看出她意圖的山治按住了頭:“呆在這裏別動。”態度罕見地有些強硬。

看着山治慢吞吞地走,小豆就又懸起來了:“當心傷口。”

山治扶着櫃子,吃力地伸手把煙夠了下來,“比起那個還有更需要擔心的地方啊。”

菸捲一含進嘴,男人立刻一臉如蒙大赦的表情,熟練地點燃吸了一口,隨即轉身開始翻衣櫃。

那頭小豆一頭霧水:“什麼地方?”

山治吐了個菸圈,抑鬱地咕噥:“比如說先讓該冷靜的部分冷靜下來。”

小豆立刻歡樂地會意了。

那頭山治從衣服堆裏翻出一件過得去的衣服,遞給她後背過身去。

小豆迅速把衣服系在腰間圍好,一看山治站着都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趕快把人拽過來按回牀上,“休息吧。”

山治順從地躺了回去,還不忘叮囑她:“你也去睡吧,我沒問題……”說話間吐息滾燙,又微微皺起眉,伸手把被子拉開一些。似乎還嫌不夠,又扯開兩粒襯衫領口的鈕釦,低聲抱怨了一句“熱”。

這麼耐看的病號(還是穿着白襯衫的)殺傷力相當大。小豆覺得山治大開領口下的鎖骨相當危險,當機立斷伸手再去幫他扣好:“忍一忍吧,再着涼的話會更糟糕的。”

山治有些精神不濟地應了聲是。

小豆伸手想去試試他額頭的溫度。

山治似乎燒得有些迷糊,她的手甫一貼上他額頭,他就本能地追着那股涼意動了動,額頭便整個貼緊了她的手心。

她手掌傳來的涼意緩解了些許灼燒感。山治無意識地輕輕喟嘆了一聲;片刻後睜開一隻眼,正對上小豆的視線。

“……”山治慢吞吞地開口,“公主殿下。”

“嗯?”

“再繼續用這種眼神看我的話,我今晚都不可能退燒了。”

正中紅心。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小豆立馬拉警報了——叉!注意拍子注意拍子!求甜度調控……!_(:3)∠)_

如是目光遊移地卡了一會兒臺詞,重新看向山治時,發現後者已經閉上了眼睛。……眉心緊皺,呼吸也有些急促。金髮已經有些微汗溼,垂在額前。

她輕輕把手拿開,他似乎一無所覺、沒有反應。

艾瑪。睡着了呢。_(:3)∠)_

出汗了就是好兆頭。替山治把被子拉高一些,小豆無聲地吁了口氣,站起來輕輕走出了房間。

……

回到自己的臥室後,小豆一晚上都沒睡好。倒不是因爲喜得雙腿太過興奮,畢竟她當人的年頭比做魚的年頭久多了……

嗯,她是“餓”醒的。

幾天前那種缺乏某種營養的感覺越發強烈了。牀頭的盒子裏放着山治烤制好的小點心,她卻一點食慾也沒有。

這種類似低血糖的感覺持續了一會兒,小豆踩着棉花下了牀……

悲劇。左腳絆右腳,“下盤不穩”技能自動激活!

木有錯,昨天晚上她就發現了,尾巴用久了,這雙腿好像有點兒……不聽使喚。

得,重新開始刷走路技能點吧。

出了臥室沒走幾步,就在拐角處撞上了一個人的胸口!

完全沒有什麼違反物理的“跌入偶吧的懷抱”段子,下盤不穩豆非常符合反作用力地向後跌倒在地。

滿肚子火地擡頭一看,嗯,是索隆。

山治病倒了,只好由索隆看了一晚上的舵。這會兒生命中除了砍就是睡的索大爺正哈欠連天地犯困,被撞了以後各種不爽:“走路看路!……”低頭一看是小豆,正準備再噴,突然回過味兒來了……

盯着小豆的雙腿看了一會兒,索隆稍愣了一下就恢復了淡定,“?海王類的季節性進化?”

小豆反射性地回了一句“綠藻科晝夜性的光合作用充能”之後,突然覺得哪裏不對……

偏偏那頭索隆完全沒覺得有什麼違和感,極其自然地擺出一張嫌惡臉:“白癡魚。”

說着矮□扳住她上臂,把她給拉了起來。

小豆心音長長地“偶油~?”了一聲。

換做以前,索大爺早就冷着一張臉揚長而去了,哪有被扶這待遇啊。再有,都說口嫌體直式毒舌是傳說中的jump式同伴愛要素之一……

她好像從喧囂的風兒中,嗅出了一丟丟海灣事件後革命情誼的氣味啊……

沉思中看了一眼索隆,豆兒又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了……

現在索隆頭頂的金色小字只剩下名字,原本顯示好感的地方居然變成了問號!

什麼情況!?(?→0→)

這頭小豆沒了下文,那頭索隆立刻一副得勝者姿態,追加突突了幾句嘴炮之後就越過她回自己的房間補眠了。

小豆站在原地發了會兒怔。

算了,反正巨巨不是一號攻略對象。(?→3→)

繼續溜溜達達(下盤不穩)地往外走,結果下意識地走到了山治的臥室門前。小豆從神遊狀態中脫離了,看了一眼門牌……嗯,來都來了,就去觸發點兒事件回想好了……

敲門的手都擡起來了,才發現一個問題。

好感狀態都刷成心心相印了,現在好像沒什麼必要……繼續黏着小王紙了啊。

臥槽。

豆神是收集癖總行了吧!玩乙女遊戲追求的不僅僅是攻略成功,還有回想cg全部入手總行了吧!

迅速給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小豆釋然(……)地敲門……

敲了幾次都沒人迴應,小豆試着轉了轉門把手,發現是鎖起來的——山治在房間裏時從來不鎖門,估計這會兒應該不在。

小豆登時抑鬱了,心理建設白做了雪特!

只得繼續下盤不穩地往外走。

到了船艙門口,倏地從船底傳來一陣隱隱約約的沉悶鈍響。小豆停步大概辨別了一下聲源來處,似乎是在倉庫的位置。正愣神呢,n’突然詐屍了。

【不去看看嗎?】

小豆一聽這諄諄善誘的語氣,立刻產生了森森的不祥預感……

n’沒事兒人似的解釋:【是關着昨天你們抓來的那個海軍的地方。放着不管不好吧?】

確實不好,萬一這貨是要鑿船呢。小豆有了一種明知是套還得往裏鑽的悲壯感,轉而一步三晃地從甲板拾級而下,往倉庫走。

到了倉庫門前聲音就更清楚了,道蘭似乎是在撞牆(?),連帶着倉庫門被一下一下震得嗡嗡響。

小豆把門閂扳開、打開倉庫門,登時撲面而來一股熱氣……

道蘭雙手被反綁在身後一根立柱上,腳上的繩子似乎被他自己磨斷了,這會讓正背靠着立柱做支點、擡高身體去踹封死的舷窗。上衣被他脫了扔在一旁,汗珠順着他精赤的上身、勁瘦的腰線滾滾而落,滿頭的銀毛都被汗打溼了。聽到開門聲他頭也沒回,抱怨道:“我說小哥,這裏熱爆了,好歹也開扇窗透透氣啊……”

說話間回過頭來,看到門口的小豆之後語聲一頓,眼睛都快瞪出來了:“……咕哇!?”上下打量了一下小豆,“……你有腳了!?”

關於腳的話題小豆懶得跟生人解釋(何況她自己也沒弄明白),於是直接忽略過去:“那扇窗是封死的,你放棄吧。”

道蘭放下腳順着立柱滑回地面,似乎完全不關心窗的問題了:“所以說,你交.配了嗎?”

小豆的眼皮跳了跳:“啊?!”

道蘭不說話了,眯起一雙桃花眼審視她半晌,語氣變得微妙起來:“誒~完全不明白的樣子嘛?你真的是海妖嗎,連自己的事都搞不清楚……”

小豆無語地看着道蘭那張一臉壞笑的俊臉……

雖然海灣揍架的時候就知道這貨大概具有活寶屬性,不過給龍套npc這麼多特殊設定帶膠布麼!?

眼看小豆一臉跟不上節奏的表情,道蘭笑得露出了兩顆虎牙:“果然什麼都不懂啊,人魚小姐。親我一下的話就全都告訴你哦?我可是海妖專家。”

看着對方一臉“我很懂快來問我的表情”,小豆抽了抽嘴角,很有節操地站在了原地。

道蘭一副尾巴都快搖斷了的表情,“真無情~那再站過來一點,這樣總可以了吧?”

於是在道蘭的得寸進尺的催促下,小豆站到了他面前。

道蘭這才滿意了:“你聽過海的女兒的童話吧?那個算是美化版的海妖紀實故事。就像人魚公主用嗓音交換雙腿一樣,和人類相愛的海妖會短暫地得到雙腳、失去歌聲的魔力……不過長出雙腿的意味,其實是爲了便於和人類交.配。”

恥力突破天際!

n’很應景地跟着【噗】了一聲。

道蘭繼續追問:“你喜歡的是那個在弗洛忒島上解除了你詛咒的金髮小哥吧?”

小豆:“你知道弗洛特島的事?”

“不僅知道,還知道得很詳細。”道蘭得意地聳了聳鼻子,“我可是爲了橡果島的傳說好不容易和海軍搭上線,千里迢迢地跨海域來的……”

小豆想起海軍們對道蘭且恭且敬的態度,皺起眉:“我還以爲你是海軍上層的重要人物。”

“誒~沒有的事。”道蘭的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我只是個海妖專家,爲了尋找這種幾乎滅絕的美麗生物而活着的、追尋理想的學者~”

小豆完全不信……追尋理想的學者會這麼被海軍重視纔有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