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陸善傑。

這傢伙自帶復活幣,不容易死,但依舊是個戰五渣。

不過,他莫名其妙步入邪神信徒這條「正」道,還是存在著潛力的。

陸善傑成為邪神信徒后的初始1000點邪能還未花,囑咐好桑織之後,馬修便找來了陸善傑。

根據陸善傑的特點,馬修認為陸善傑挨揍並不是事。

所以,可以用來規避的影撫衝刺馬修就不讓他學了。

馬修花費600邪能讓這傢伙多了個「赤魘心法(熟練)」,這樣一來,陸善傑便有了些戰鬥力。

感受到力量湧現,陸善傑怔了一下。

之後,他心中一陣狂喜!

66Y的預言再次靈驗!

他陸善傑終於獲得非凡之力了!

瞧見陸善傑那激動模樣,馬修心嘆:來吧!像桑織一樣向他回饋邪能吧!無論多少,他都不介意的。

誰知陸善傑並沒看向馬修,轉身對著遠處那癱在沙發上看電視的三隻小蘿莉倒頭便拜,「感謝天主救父!」

瞧見陸善傑那虔誠的模樣,馬修直接一腳。

送走這個信仰蘿莉的瘋子,馬修開始思考下一個問題。

像陸善傑這樣不成氣候的家臣,麻朽家族還有一個——萊婭。

萊婭不是邪神信徒。

她只是麻朽家族的小女僕。

但哪怕是女僕的本職工作,萊婭也辦不好。

馬修認真思考一番之後,他感覺萊婭……沒救了。

馬修索性不再考慮萊婭的問題。

桑織又貢獻了100邪能,馬修邪能便有2400點了。

他本想用這些邪能配合新弄到的極品原材料鼓搗一番,但想到準備去塔骨落,馬修決定先將自己的赤魘心法升上來。

而且他作為一家之主,心法水平和女僕長相同,太拉跨了。

所以,馬修花費2000邪能將赤魘心法升到了專家。

隨著心法提升,馬修的整體屬性也上升了些,更令人安心了……

【邪神眷屬:馬修】

屬性:

【力量:28】

【敏捷:28】

【精神:16】

……

弄完一切,馬修再將塔骨落的那輛裝甲車稍作改裝,便可出發前往塔骨落……

「我先走了。」

清晨,馬修在向陸如夏溫和道別。

「哼!」

也不知是看不慣馬修和陸如夏膩呼,還是心情不好,千緒在一邊冷哼了一聲。

「千緒老師,我先生這個人比較馬虎,途中若無意冒犯,還請多擔待。」

陸如夏向千緒說道。

千緒教導陸如夏劍術,陸如夏便將千緒稱作老師。

「沒關係,陸如夏。我胸襟寬廣,不會介意的。」

千緒對陸如夏十分客氣,但轉頭看向馬修,她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了。

馬修和千緒五行相剋,八字不合,這次卻要一同行動。

「走,該上車了。」

馬修也不介意。

回到車上,千緒望向窗外,萬分不舍。

並不是為了紗之律,只是外邊有小蘿莉——在為他們送行的人群中,莎莎正在揮手。

不僅莎莎,蘇蘇她們也在外邊。

她們可以空間轉移,所以不必乘車。

莎莎本來是要和他們一起坐車過去的,誰知莎莎為了方便,將部分邪能轉給了優,提升了優的能力。

如今優進行空間轉移,包括她自己,一次便可轉移四隻了。

所以,在馬修他們抵達塔骨落前,莎莎將繼續呆在紗之律。

那車上有什麼?

車上有高達。

馬修負責開車將小蘿莉玩具運送過去。

除了高達和粗人,車上還有兩個麻煩的傢伙——萊婭和陸善傑。

馬修吩咐桑織照看紗之律的一切,但他感覺將萊婭和陸善傑留下,會給桑織增添極大的負擔,所以,馬修便將這倆帶走了。

而且這倆傢伙,作為麻朽家家臣根本不合格,必須多多磨礪。

……

「莎莎!莎莎!」

車子開動,望著窗外的莎莎千緒呼喊起來。

馬修沒想到千緒小姐會有這樣的一面。

不過車廂中不僅有千緒的呼聲,望著蘇蘇她們,陸善傑也在呼喊……

「天主救父!噢,我偉大的天主教父!」

馬修給陸善傑點上的「赤魘心法」似乎伴隨著某種副作用,陸善傑本就亂七八糟的理智更凌亂了。

他那虔誠的神情,隱隱含著「SAN虧」的痛。

千緒和陸善傑都望著窗外的小蘿莉,和他們不同,萊婭盯著的卻是馬修手中握著的方向盤……

「那個……老爺,萊婭可以幫老爺開車。」

萊婭自告奮勇。

「你走開!不要過來!」

馬修一票否決。

如果這小女僕繼續糾纏,馬修就不再客氣,直接使用「暴戾」解決問題。

……

裝甲車駛出了紗之律,千緒恢復了平靜。

她望著窗外荒野上的景色,有些憂傷。

從紗之律到塔骨落挺遠,她註定有些日子無法抱著莎莎補充元氣了。

陸善傑倒挺興奮,被關押在研究所那麼多年,對他來說,去哪都是冒險。

萊婭?

小女僕雙手環在胸前,正坐在角落慪氣。

她認為馬修偏心!

她萊婭願意隨馬修去塔骨落就是為了開車,馬修不讓讓她開車,真是過分!

沒了萊婭干擾,車子得以平穩行駛。

過了一會兒,千緒忽對馬修說道,「對了,馬修,赤魘被晴京懸賞了,你知道么?」

「不是只要上了要塞戒備名單的災獸都會被晴京懸賞么?」

「不是這個意思,晴京對你加價了……」

「我怎麼不知道?」

晴京那邊發布的消息,他有關注的。

上邊有好多混沌融合可以用上的極品原材料。

「晴京發的是特殊懸賞令,只發給了我這種特級狩獵者,所以,我收到了。估計再過不久,就會有很多特級狩獵者來到這邊。畢竟你的腦袋現在非常值錢……」

「千緒小姐,你不會打我的注意吧?」

「你說呢?」

千緒笑道。

「千緒小姐,你的美麗令人心動。但我已有妻女,你就放過我吧。」

「你這混蛋!」

「別!別!別!我正開車呢!你冷靜一些,不要動粗!我就開個玩笑而已!」

眼看千緒衝上來,馬修連忙呼道。

千緒衝到一半便停了,她只想嚇唬馬修。

瞧見馬修緊張呼喊,她心情稍微好了些,冷哼一聲,繼續看向窗外。

馬修則在思考晴京的問題。

晴京為什麼忽然對赤魘「加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