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陸安安點頭,她並沒有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時間也不早,你早點休息。」

陸子寧起身離開。

陸安安看着陸子寧走遠,臉上的笑容漸漸暗淡了下去。

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開學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新的學習,他們路易斯迎來了新的學生,那些學生從初三晉陞高一,來到新的學校都特別開心,也十分活躍。

「我自己去報名,六哥,七哥,你們兩個不要跟着我。」

「為什麼不要跟着你,有我們在,沒人敢欺負你。」

「是啊。」

陸安安無奈扶額,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誰會欺負我啊。」

她上個學期打敗了王芝芝,跆拳道副隊,沒有人敢隨便找招惹她。

見陸安安強烈反抗,陸子遠和陸子恆兩人也只好作罷。

所以,陸安安是獨自一個人出現在學校。

「這個是高一新生嗎?好好看啊,漂亮的像個精緻的娃娃一樣。」

「好好看看的女生啊。」

「看來咱們學校的校花得讓位了。」

幾個女生走在一塊竊竊私語,目光不時的往陸安安這邊看。

今天的陸安安一身黑白色的JK制服,身材完美高挑,亭亭玉立,渾身透著一股青春的氣息。

一頭長發及腰,烏黑髮亮,頭髮上帶着一個好看的水晶發卡,給她添加了一份精緻的美感。

白皙的雙腿修長,線條優美,讓人看一眼便不能忘記。

陸安安昂首挺胸,臉上帶着自信的微笑。

白寧正在三樓陽台,一眼看到了氣質獨特的陸安安。

「我草,美女。」

「太好看了吧,新生嗎?」

「肯定是新生啊,我從來都沒有在學校里看到過這麼好看的女生。」

旁邊的男生一個個激動的喊道。

「學妹,你哪個班的啊?」

有男生激動的大聲喊道。

陸安安抬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白寧。

她沒有說話,往高二三班的教室走去。

如今,她是高二的學生了,再也不是高一的。

「納尼,學妹去了高二三班,難道是高二三班的學生?」

「我去看看,到底是誰啊。」

幾個好事的男生往高二三班走了過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對了,你為什麼不想嫁贏啟?」洛蔓閉着眼睛,感受着從頭皮傳來的力度,隨口問道。

「他要娶很多妃子,我嫌煩,以前總覺得要嫁個男人,要不然就無法在這時間立足,但我獨自在這裏生活了一年,覺得實在是太舒服了,不想去管那麼多破事。」

「說得也有道理,不過皇后可是天下之母啊。」

「有什麼用,我身後又沒有家族。」

「我可能很快要離開這裏,沒有我,我希望你能有個靠山。」

「那我跟你一起走。」蘇椿馬上說,「我也早在這裏厭倦了。」

「會很苦,也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不怕。」

話都說到這裏,洛蔓便不再多說,帶着蘇椿也好,可以幫她處理一些雜務。

天上幾顆疏星,月亮像一隻金鈎,洛蔓背着手站在院子裏,望着不遠處的山,她突然有了興緻,想到山頂看一看。

夜色朦朧,露水點點,連個蟲聲都聽不到,兩旁的樹變成了黑影,似乎隨時會竄出人來。

「師父!」熟悉的聲音嚇了洛蔓一跳,光明大盛,就差那麼一點,蒲凡就化為烏有了。

「你怎麼在這裏?」

蒲凡身上的袍子一綹綹的,頭髮也散亂不堪,又瘦了一圈,臉上就剩下皮包骨頭,兩隻眼睛亮極了,就和骷髏點燈一樣。

「我好不容易才逃回來了。」蒲凡不停回頭,「要是被他們追上來就慘了。」

「回房談吧。」

「不行,只有去山頂才能躲開他們。」說完他就跟個猴子似的,嗖嗖嗖往山上竄去。

洛蔓嘆了口氣,跟上了蒲凡。

別看山不高,但還挺陡峭,有兩處直上直下的天梯,若是凡人爬,必定十分費力。

山頂上有個小觀,年久失修,塌了一多半,橫樑垂在地上,磚石散落,窗戶變成了黑洞。

「快進來。」蒲凡從橫樑下露出個腦袋,「現在只有這裏是安全的。」

洛蔓皺眉,「有我在,你怕什麼?」

「師父,我怕啊。」

洛蔓低身鑽了進去,到處都是碎石塵土,橫樑交錯間,留出了個空地,兩個人站着,連轉身都困難,她一想到要離蒲凡那麼近,就渾身難受,便皺眉說,「這裏站也不能站,坐也不能坐,我還是出去了。」

「師父,你過來就知道了,這裏有幻境。」

還有她看不透的幻境?洛蔓馬上走了過去。

蒲凡說得沒錯,是個幻境,不過這幻境真小,左右不過一間房大小,還是破破爛爛的,灰磚牆,青石板地面上放着兩個竹板凳。

「哎呀,到這裏可算是安全了,千萬別用靈氣。」蒲凡一腳把板凳踢開,乾脆地往地上一坐,靠在牆上喘了口氣。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房間里沒有窗戶,只有一盞油燈,實在有點憋屈,洛蔓往邊上站了站。

「前段時間,離開藏琅勝地的路突然出現了,千載難逢,我就沖了過去,沒想到啊,真讓我過去了。」

蒲凡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種悔不當初的表情,「可是我剛過去,就被人抓住了,他們逼我交出藏琅勝地的位置,我…」

本來洛蔓抱着聽故事的心態,越聽他扯越糊塗,「被什麼人抓住了?」

「我也不清楚,他們就問我怎麼來這裏的,然後就把我送了回來。」蒲凡吸了吸鼻子,「但我覺得,他們應當很快就會出現了。」

「他們很厲害?」

「反正我是毫無還手之力。」

「藏琅勝地的竹子都去哪了?」

蒲凡說得話,洛蔓一個字也不信,瞅他那神經兮兮的模樣,不定又吃了什麼葯,讓自己陷入了癲狂。

「竹子?」蒲凡眨了好幾下眼睛,「都死了。」

「怎麼死的?」

「就開花了。」

「總不能全死了吧。」

「就是全死了。」

「之前沒有預兆嗎?」

蒲凡愣愣地想了一陣,眼神一亮,「說沒有,也有,就是陰山突然出現了,然後竹子就死了。」

「陰山到底是什麼?」洛蔓自言自語。

「師父,要是那些人來了,咱們這裏恐怕一個活人都剩不下,我們得趕緊想辦法。」

「想什麼辦法?」

「要是我們兩個逃跑,還是有希望的。」

「你知道嗎?道君失蹤了。」

蒲凡一愣,「我還找他有事呢,怎麼就失蹤了?」

「他失蹤之前,說讓我通過竹子找他。」

「哼,他肯定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才會自己逃跑的,從來就是那麼狡猾。」

「快說,到底哪能找到野生竹子?」

「真沒有。」蒲凡苦着臉,「我幾乎踏遍了藏琅勝地,一顆野生的竹子也沒見到。」

洛蔓十分沮喪,原來她以為蒲凡總能提供點有用的信息,沒想到他兩手一攤,什麼都不知道。

「沒事我就走了。」

「不行,他們要是發現了你,肯定會把你帶走的。」

「躲起來也沒用。」洛蔓一步就跨出了小道觀,她突然覺得天空很亮,便抬起頭,只見一顆流星沖着晚霞城的方向疾馳而來,她顧不上多想,一步就跨出了晚霞城,靈氣直奔流星而去。

靈氣碰到流星,洛蔓心頭一震,不夠,還不夠,照這麼下去,晚霞城必毀。

是該露出真本事的時候了。

洛蔓騰身跳掉半空中,靈氣化盾,直接擋在流星前面,熊熊烈火,順着靈氣像她撲來,她不躲不閃,第二塊靈氣盾牌迎了上去,一道道往前推,足足十二道才讓流星的速度慢了些,她意識到一點,必須讓流星改變方向,要不然,就算落在城外也死傷慘重。

她引著流星往陰山的方向飛,額頭上滲出了點點汗珠,這一刻,她有一點相信蒲凡的話了,流星里,絕對裝着東西,而且極為危險。

火光衝天,流星落在了陰山後面,照亮了多半個天空,晚霞城的人全醒了,但沒幾個敢出門的,常年的災難讓他們不願面對,除了晚霞城,他們也無處可去,只是閉上眼睛不停祈禱,希望能平安度過這一關。

流星將地面砸出了個深坑,洛蔓站在邊緣往下看,她首先聞到了一種氣味,熟悉又親切,帶着絲絲甜意,像是她最喜歡的氣味,勾着她一步步往前走。

。 莫逸雲領著一百騎兵急沖沖往前沖,突然看到馬路盡頭,有幾個大順軍騎兵出沒,想到麾下這些雜牌兵戰鬥力低下,連忙下令停止前進。

他領著七八個騎兵上千,一看,竟然是秦烈和秦虎等關寧軍將士,秦烈也看著他,莫清軍還在後面追擊,石營斷後部隊連忙向中軍打起旗語,中軍哨兵得到消息以後,迅速向聆敬陽彙報,

聆敬陽在密雲鎮得到糧草和軍事物資,還補充黃道忠等部分兵力,但和清軍實力仍然有很大距離,這一次清軍來勢洶洶,根據后軍回報,清軍步軍裝備精良,還有數百騎兵為其開路。

清軍兵力雄厚,冷如鐵一部兵力完全不夠看,聆敬陽帶著萬里雲,董大器等將領來到后軍。

后軍的臨時軍營,搭建在一座山峰上,從這裡看去,可以看到清軍前鋒距離石營后軍只有十公里,冷如鐵見他們前來,連忙說道:「都尉,清軍有數千兵馬,主力部隊距離我們只有二十多公里。」

聆敬陽冷冷嘲這群清軍還是孜孜不倦,竟然一路追過來,萬里雲認為石營已經有數千軍民,有實力和清軍一戰,聆敬陽搖搖頭,這些清軍不僅有騎兵,步軍人數更多,石營全軍兵馬分散在中軍左右,調集兵馬和清軍決戰,需要時間和合適的地形,而這一路上沒有合適地形,也沒有時間去排兵布陣。

聆敬陽還了解宣府鎮軍情,宣府鎮明軍在數月前投降李自成,李自成率領大順軍主力部隊在山海關大戰中失敗,宣府鎮明軍數量比密雲鎮要多得多,不能再像之前突襲密雲鎮那樣,將宣府鎮一舉攻下,要在抵達宣府鎮之前,打掉追兵,逼迫宣府鎮明軍不敢降清軍。

看著越來越近的清軍騎兵,聆敬陽和冷如鐵等將領說道:「冷如鐵,你們部在這裡能否伏擊清軍騎兵?」

冷如鐵覺得不太現實,畢竟清軍騎兵有數百人,比騎兵營要多得多,他這個旗也沒有足夠步兵伏擊清軍騎兵,於是眾人繼續絞盡腦汁,商議怎麼伏擊清軍騎兵。

這時,在中軍隊伍一側的秦烈,帶著秦虎等親兵趕過來,雖然以秦烈為首的關寧軍將士,在石營內部人數不多,但為防止出現山頭主義,聆敬陽小規模調整各部,其中將秦烈部部分將士調到冷如鐵軍中,又把冷如鐵軍中部分軍士派往黃道忠軍長,這樣一來,各部兵馬不再是鐵板一塊。

所以擔任侯軍的關寧軍將士,看見清軍騎兵,覺得清軍騎兵有些眼熟,就將這消息告訴秦烈。

秦烈聽說以後,連忙趕到后軍,恰好看到聆敬陽也在,說道:「都尉,這清軍騎兵有些眼熟。」

聆敬陽有些詫異,怎麼秦烈還認識這些清軍騎兵?

秦烈請求帶部下過去看看,聆敬陽同意他的請求,讓他多大家小心,莫要被清軍伏擊,秦烈點點頭,帶著秦虎等將士往清軍騎兵方向奔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