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隊長嚴厲的喊道,隨後也加入了搜尋中。

白煙內,龐箭早在第一波衝突之後,直接被擊倒,毫無抵抗力。

可是龐箭機智的發現,這群黑衣人的目標似乎只有女的,自己趴下之後,就再也沒人理過他!

正在慶幸躲過一劫的同時,龐箭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救命!」著聲音是尚娟的!

龐箭猶豫了,按理說,尚娟是他的未婚妻,這種情況應該當仁不讓的衝上去!

然後救下尚娟的性命,從此尚娟以身相許,溫柔以待!然後龐箭的家庭地位一下子改善,想要尚娟捶腿就捶腿,想要揉腰酒揉腰。

但是這種幻想僅僅存在了一秒鐘。

龐箭就放棄了,因為不僅目前來看,跟尚娟的關係不好。單純從實力來說,龐箭的實力連尚娟都不如,又怎麼能幫的了尚娟呢?

「這群人的目的不僅是女人,而且是有靈氣的女人!」有人發現了這個特點。

這也難怪,尚娟都聽話趴好了,還是遭到了攻擊!

隨後,尚娟喊救命的地方響起了一陣打鬥聲!

「孫大哥!」尚娟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從絕望中生長出的一絲希望!

「尚娟,你沒事吧!」

孫正浩一拳逼開一個黑衣人,把尚娟扯到了背後!

「這裡有疑似目標!」黑衣人用一種很特別的口音交流著!

一瞬間,孫正浩周圍就圍起來了三個黑衣人!

「弟兄們,就是他!動手!」

斗羅大陸 馬上,三個黑衣人手持長刀就朝著孫正浩沖了上來!

孫正浩當然也有實力,可是畢竟是商人家的孩子。 公主無虞 實力都是教出來的,都是學出來的。

而沒有經過這種生死搏殺,本來按照孫正浩的石麗以一敵三毫無壓力。

可是此時卻顯得手忙腳亂!尤其是還要護住背後的尚娟,就更加的困難了!

三個還黑衣人,從不同的三個方向同時出刀!目標直取孫正浩的脖子!

在性命危在旦夕!

孫正浩瞬間激發了身上的一件守護靈器!

「青玉璧!」一道青芒閃過。

三把刀中的其中兩把被彈開,而另外一把則是滑開了一個詭異的角度,一刀砍到了孫正浩的胳膊!

「嘶!你敢傷我,我要你的命!」孫正浩吃痛,大叫一聲,而身體的潛能激發,加上另外兩個被震開。孫正浩一時間都放棄了背後的尚娟,直撲上去。

一下就掐出了那個砍傷他黑衣人的脖子!

「我要你死!」那雙大手掐住的脖子,瞬間就沒有了上下氣。

手腳抖動了沒過幾秒,就如同一個死人般,陷入了昏迷。

而另外一個黑衣人也迅速沖了過來,揮動長刀在孫正浩的背上!

連續三刀,刀刀到肉!

鮮血四濺!

孫正浩看著眼前掐著的徹底斷了氣,才紅著眼起身。

順手從那個死去的人身上奪下一口刀!

嘶吼著朝著剛剛砍他的那個人沖了上去!

作者星河一夢說:轉眼已經二百章了!撒花撒花! 砍孫正浩的那個黑衣人,也沒有想到,連續中刀的孫正浩居然沒有一點遲疑,動作也異常的敏捷!

第一刀堪堪格擋開之後,第二刀就勢如破竹的砍在了黑衣人的肩頭!

這勢大力沉的一道,居然砍到了骨頭上,肩胛骨直接被砍斷不少,骨頭隨之迸裂。

長刀也被卡在了骨頭縫隙之中。

沒有了充足的用力空間,孫正浩嘗試了幾下都沒有把嵌在黑人肩膀上的鋼刀抽出來。

「嘿呀!」

此時另外一個黑衣人也手持鋼刀沖了過來。

孫正浩一腳踢開重傷的這個,專心對付起另外一個安好的黑衣人。

白白煙之中,戰況慘烈。

書院這方面,在防抗的幾乎人人帶傷,倒不是這些人有多麼弱。

而是白煙籠罩之下,還有大量的自己人。不敢放威力巨大的武技也是有一定的關係。

最主要的關係就是黑衣人像是死士一樣,根本悍不畏死!

若是在外面看來,白煙裡面暫時沒有慘叫,像是平靜了下來一樣。

可是在白煙裡面戰鬥的人才知道,此時的戰鬥情況,乃是最激烈的時候。

黑衣人似乎接到了什麼命令,直接進入了合圍殲敵模式。先前搜索的人也都搜索完成,靠到了抵抗的那些人身邊,開始採取圍攻的戰法。

而這個時候,軍隊出身的馬東,就顯得尤為厲害!對於合擊之術,那是異常的精通,數次合圍攻擊,都沒有生效,儼然成為了白煙中,最難纏的第二名!

第一名,則是林天!林天一柄長劍,幾乎一個照面,就能夠廢掉一個黑衣人。

而連續擊殺多名黑衣人的他,也被高手盯上,進入了纏鬥。一時間分不出個誰高誰低!

經過這麼這麼多戰鬥,時間其實才過去三四分鐘。

潔癖嚴重的侯輕語為了躲開唐玉,再唐玉轉身之後,又走了十多米,才開始方便,而且過程也比一般的姑娘,再慢個三成。

等到他們兩個人回到林子邊上看到白煙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接近九成的戰鬥。

「這是?煙霧表演?」唐玉睜大了眼睛疑惑道。

「是敵襲!」侯輕語乃是軍事課的老師,精通水陸作戰的高手。

一眼就看出了白煙乃是水軍登陸時候的一種裝備!

多從水中發射到岸邊,然後肉搏!避免受到岸上的遠程火力打擊。

「敵襲?那我們怎麼辦?」唐玉雖然目前來說實力要高出一點,可對於這種事情,還是情不自禁的問了侯輕語。

「等等,先觀察觀察!」侯輕語眉頭一皺,看是仔細的看了起來。

煙霧中。

「隊長,找遍了,都沒發現!要不先撤?」

「損失怎麼樣?」

「估計有三成的弟兄回不來了!但是再托下去,恐怕……」

隊長猶豫了片刻。

「撤!」

很快的,這群黑衣人如同軍隊一般,飛快的集合了起來。開始迅速的撤離出白煙覆蓋的地方。

而江州書院的人比較少,又有不少傷員和大量的普通人。

所以也沒有什麼能力去追擊,兩邊算是結束了這場紛爭。

可千巧萬巧,這群黑衣人撤退的方向,居然就是唐玉他們二人所在的樹林!

當數十個黑衣人極快的衝到眼前時。

唐玉跟侯輕語再想走已然來不及。

「隊長!人在這!」那個聲音挺起來是喜出望外!

「抓了!帶走!」

「她跟前還有個人!」

「通通帶走!」隊長大手一揮,算是暫時決定了唐玉二人的命運。

當面對整隊整隊的黑衣人時候,唐玉象徵性的抵抗了一下,就放棄了。

經過嚴格訓練過的人,而且對合擊有深入研究的隊伍。顯然不是唐玉這個實力,就能夠以一敵百的。

很快二人雙雙被打暈,被帶著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

江州書院,翠微居。

「徐治!輕語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的命!」候山大發雷霆,震怒的模樣簡直讓書院眾人恐懼無比。

「是……」徐先生站在底下前排,低著頭,不敢多說話。

這次事件,的的確確跟他有絕對的關係。若不是他非要帶著人都出城去,在江州城裡,哪裡會突然多出來這麼些個訓練有素的人來。

侯輕語的失蹤,自然跟那群黑衣人有關係。

可讓候山想不明白的是,按照侯輕語的實力,尋常人根本奈何不得她。

「都是你這個該死的老東西!在城裡不能講?老子在江州這麼好的地方給你了一塊地!」

「要不是你,輕語根本不會出事!城裡進來那種高手,絕對瞞不過我!」

候山猶如一頭暴怒的雄獅,一個人在咆哮著,底下老師們瑟瑟發抖。

這個時候,子易突然站了出來。

「侯大人,此時當務之急,應該是趕緊派人把輕語找回來,而不是在這裡發脾氣。」

子易也非常擔心侯輕語的安危,說話語氣中,居然有些責備候山的意味!

「你算是什麼東西?」候山一手指著子易的鼻子罵道!

「我乃是江州書院……」子易話說到一半,候山手前一道靈氣閃出。

下一刻,子易已經被轟出了門外,飛出十多米遠!

徐先生鞠躬行禮,「謝大人手下留情!」

「少廢話,把一切相關人等,全部都叫來!去啊!楞著幹什麼!」

江州書院的眾老師,如夢初醒,各自開始喊人。

隨後,江州書院翠微居中,來了兩隊甲士。

其中一隊人,胸口盔甲之間的布料乃是紅色。是江州城駐紮的南武軍隊。

而另外一隊人,鎧甲略微複雜的同時,胸口的布料是青色的。這一隊人,是江州城的城防力量。

「屬下趙志厚,參見大人!」

「屬下李武,參見大人!」

隨著兩道驚雷般渾厚的聲音響起,整個房間中,氣氛愈加嚴肅起來。

「輕語在城外被一幫黑衣人掠走!你二人有什麼看法!」候山神色冰冷,強壓著怒氣問道。

戀清塵 李武扭頭看了趙志厚一眼,先朝前一步,「屬下以為,應當立即封鎖全部七座星城的水陸要道,嚴格審查成隊的人,這麼大的一隊人,進出關卡必然很容易截獲!」

「再派遣一隊精兵,沿著事發地點進行追蹤排查!總能發現些蛛絲馬跡!」 李武說完,又一步後退了回去。

趙志厚立馬上前,「大人,屬下大營里有追蹤的高手,只要有些蛛絲馬跡,一定能夠找出一些線索來!而且李武將軍所言甚是,七八十人,不管走到哪,都很容易被發現,而且那些逃走的歹人身上有傷,難免會留下一些蹤跡!」

「在派人到藥房蹲守一波,說不定也有收穫!」

「好,李武聽令!你率領江州城防所屬,嚴查每一條交通要道、關卡!務必不能放過每一個可疑的人!」

「趙志厚聽令,你派人到出事的地點勘察,我會派一支精英隊伍跟你配合!」

「屬下遵命!」

隨後,書院的老師找來了龐箭和孫正浩。

「侯山大人,這兩個,就是跟侯輕語小姐一起被掠走的唐玉的舍友!」

侯山面色嚴肅的走到龐箭跟孫正浩的面前。

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可是龐箭頭上的冷汗已經開始流下來!

那種恐怖的威壓,猶如人在即將噴發的火山前一樣,有種隨時會被吞沒的可怕。

「你們知道什麼,說!」侯山簡單的說出了七個字。

龐箭承受不住那種恐怖的氣勢,「侯大人,我當時跟他沒有在一起,也不知道當時的情況……」

孫正浩也解釋了一番,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情報。

侯山面色沉重,冷冷的說道:「你們二人若是有什麼情報隱瞞,我誅你們九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