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隔了沒多久,似有所覺的陳志凡倏地睜開了雙眼。

當看到靈氣池底那幾塊散發出濃郁極陰靈氣的灰白色小石頭時,一點璀璨的光澤,從他的眼瞳深處如煙花般絢爛閃現而出。

唰的一下起身,半蹲池邊,伸出右手探入池底,左手攤開,“一、二、三……七、八,不錯不錯,八塊下品極陰靈石,完全超出了期望。”

一邊從靈氣池裏撿起一塊塊的靈石,某青年一邊嘴角掛着一絲叫做“收穫”的笑容咕噥不已。

現在不比以前,別說是下品靈石了,哪怕是蠶豆大小的不入品靈石碎屑,只要被近代修士發現,恐怖都能引起一番腥風血雨、刀光劍影的廝殺和爭奪了。

哪像他,隨便鑽進一個廢棄礦石洞裏,找到了一個極陰靈穴不說,收穫了滿滿一瓶經過高度凝縮提煉的靈氣液不說,單說那一塊塊麻將牌大小的靈氣石,如果被當今修煉之士知道的話,羨慕妒忌恨那是必須的,恐怕赤紅着眼睛操刀子暴搶的心思都有了吧。

不過說是隨便鑽的礦洞,那也不盡然。

憑陳志凡的見識,想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解決體內的問題,位置當然不能絕對不能差了。事實上,之所以會找到赤鐵嶺,那也是看中了它的核心地帶具備了藏靈納氣的走勢。

按圖索驥之下,發現極陰靈穴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小不是。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赤鐵嶺藏靈納氣之地,不僅有一個充滿了靈氣液的靈氣池,靈氣池裏更是蘊藏着八塊充滿了大量精純靈氣的靈石。

喜滋滋的看着掌心裏摞成了一堆的極陰靈石,陳志凡不無猜測,或許靈氣池裏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靈石,跟那位在靈穴里布下了小諸天四九歸元分魂大法閹割版的鬼道修士有莫大的關係。

否則的話,光憑腳下這個小小的極陰靈穴,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匯聚了滿滿一池的極陰靈液後,還能凝聚出八塊下品的極陰靈石的。

雖然只是區區下品的極陰靈石,但是要凝聚出它們的即使一塊,恐怕需要的極陰靈氣也會是海量。

“總之不管那麼多了,極陰靈穴是我發現的,靈氣池裏的好處也就全都是我的了。哼,要是誰敢跟我搶的話,拼誰的命就是了。”

眼裏閃過一抹鋒芒,臉上卻帶着幾絲微笑的他,嘴裏咕噥着,發出了一聲冷哼。

細細打量了一會兒手上的極陰靈石後,陳志凡的臉上,忽地閃過了幾分的疑色來。

他微閉雙眼,祭出一點靈念,將極陰靈穴裏的每一寸空間都仔細探查了一下後,發現除了那十八個平臺和埋入地面下的三百六十枚玉片,以及自己腳下的靈氣池外,整個靈穴空間就再也沒有了別的東西。

那麼問題來了,之前那十八個鬼物的一點真靈跑去了哪裏?

忽然,某青年的神海虛空裏,紫金卷軸倏地展開,無數的紫金小字,好似一隻只細小的蝌蚪般從卷軸裏遊了出來。

霎時間,頓覺腦海深處劃過了一道閃電的他,兩眼微閉,紫金光芒閃爍中,一副彷彿3d立體高清畫面的黑白圖片浮現了眼前。

“原來如此,那位鬼道修士不僅佈下了一個僞小諸天四九歸元分魂大陣,而且還陣中有陣,居然還佈下了一個太陰奇門顛倒鬼陣。”

一點驚色在眼角悄然浮起的陳志凡,嘴裏呢喃有聲後,雙眼倏地睜開,身形一晃,捧着八塊極陰靈石就來到了靈穴深處的一堵牆壁下。

經年累月受到極陰靈氣浸潤的牆壁,通體赤紅中,又帶有幾分灰白,把手掌放上去,立馬就有絲絲涼氣躥進了皮膚。

眼瞳深處灰芒閃爍的他,活動了一下左手手腕後,忽地握掌成拳,“咚”的一下就整個拳頭沒入到了牆壁裏。

振臂一揮,就聽“嘩啦”一聲,一大片半人高的牆壁就那麼生生垮塌了下去。

“果然有問題。”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看着原本應該堅硬堪比鋼鐵的牆壁,卻在自己的隨意擺弄下就垮塌了一大片,嘴裏咕噥了一聲的某青年,腳下“啪”的一下就踹了出去。

伴隨着一道“轟”的沉悶聲響,平滑如鏡的牆壁上,驀地出現了一個高兩米、寬一米的長方形門洞來。

輕塵飛揚中,他稍微後退了兩步,一點靈念在破除了牆壁的干擾後,立馬投了進去。與此同時,一股夾雜着悶氣和陰氣的空氣,迎面從門洞裏漫了出來。

剎那後,一副曾經在鼠王記憶裏看到過的畫面,再次浮現在了陳志凡的靈念感知裏:一個幽深的洞穴裏,一個小小的平臺上,盤坐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搞了半天,原來那具鬼道修士的遺蛻,就藏在門洞後面。”輕聲自語了一句後,他右手掌心託着那八塊極陰靈石,一步一步,朝着門洞裏走了進去。

穿過厚達近兩米的門洞,眼前出現的,是一片光線昏暗的幽深洞穴。窮盡某青年的目力,也只能看到在洞穴的正中,地勢稍高的一個石臺上,隱約盤坐着一道瘦削的身影。

嗯,似乎跟鼠王記憶裏的身影有一點點的不同。

在心裏輕咦了一聲後,他身形一晃,瞬間跨過近十米的距離,站在了那道瘦削身影盤坐的平臺上。 把曦禾給嚇了一跳,忙從她的背上下來說道,「小藍煙你怎麼了,難道你不喜歡嗎?那也沒關係,我再多花點錢,我們雇一輛馬車。」

藍煙一邊哭搖頭說道,「不是的主子,你對我太好了,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我都快感動死了。」

曦禾頓時被藍煙說的話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為她也就是說說,根本沒有實際行動。

有些話也不過是收買她,沒想到這小丫頭還當真了,真是把她賣了,還幫她數錢,這簡直太好了。

曦禾輕輕握住藍煙的手說道,「走吧,走吧。我們的日子還長著呢,以後我會好好待你的,不要感動了。」

藍煙淚眼汪汪的看著她,「主子你什麼意思?」

曦禾笑嘻嘻道,「別問那麼多了,以後就知道了,以後我們只能會更幸福。」

藍煙連忙用袖子抹了把眼淚,點點頭。

曦禾笑了笑道,「真像個孩子。」

藍煙搖了搖頭,「主子我才不是孩子,我比你還要大一歲。」

曦禾挑了挑眉說道,「那可能我看上去比較小吧,但其實我已經15歲啦。」

「主子我今年16歲了。」藍煙說道。

「大一歲也並不算大。」曦禾點點頭,然後又問藍煙,「你家裡只有你自己嗎?」

藍煙又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主子,藍煙沒有家人,我從小就跟著師傅,師傅死了之後就剩我自己了,他叫我自己出自生自滅。

我有本事,就可以出來給人家幹活賺錢,但是那些人看到我,都不相信我有本事。

還說要娶我回家當小妾,直到最後遇到了主子,還是主子好。

主子你對我這麼好,真是我的福氣。」

曦禾也微微一笑:「遇到你也是我的福氣。」

她這話一出,藍煙頓時感動的又哭了起來。

曦禾看著哭哭啼啼的小丫頭,頓時有些無奈,自己也總喜歡裝可憐扮柔弱博取人的同情心。

誰知道真有一個小丫頭在她面前哭,她竟然如此煩躁,恨不得把她揍一頓全世界都安靜了。

兩人走著走著,曦禾突然感覺到後有動靜,轉過身一看,看到是一些穿著白衣打扮的人,她渾身頓時一僵。

這是飛雪山的人。

藍煙看到曦禾的表情,擔心的說道,「主子,他們是壞人嗎?」

曦禾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隨即輕聲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你也別動,看看他們有什麼打算,反正這些人很難纏。」

說話之間,已經有人叫她神女,「」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了。」

曦禾聽到這道聲音,一顆心才終於放了下來,這聲音是青乙真人的聲音。

曦禾拍拍胸口,笑嘻嘻的走了過去,「原來是干爺爺啊,我還以為又發生了什麼事情的。」

青乙真人來到曦禾的跟前,面對她,臉色卻發黑,沒好氣的說道,「你怎麼老是逃跑? 修真路人甲 你到底是安的什麼心?」

曦禾眯了眯眼,暗道,這個老頭怎麼來的不對呀,怎麼好像興師問罪一樣? 她撅著小嘴委屈道,「我沒有逃跑呀,你看的是前面的山都燒起來了,我們是在逃命,然後走散了,正在等著流月他們呢。」

誰知道青乙卻冷冷的哼了一聲,「你們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著火,不要以為你身邊多了一個能耐的人就了不起了,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曦禾心中頓時一跳,臉色也有些發黑,「原來你跟蹤我。」

青乙真人哼了一聲,「你們下山尋找聯盟的事情,這麼重要的事情。當然不可能放心的交給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

曦禾氣得翻白眼,「我是什麼都不懂,但是,是誰把我放到這水深火熱的風口上?又不是我自己願意的,你還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說的好像我欠了你們,你憑什麼?」

青乙真人又冷笑一聲,「那我給這麼多好處,你以為是白給的呀?」

曦禾聽到他說給自己好處,不由心中一動,隨即笑嘻嘻的說道,「你別把話說得這麼難聽啦,我們還要合作,說的這麼難聽就不好辦了。」

「對呀,你也知道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萬萬不能。你再多給我點好處。我肯定會乖乖聽話呀。」

青乙真人面色微微好轉,然後對曦禾招了招手道,「你過來,我們到這裡說話。」

看到曦禾跟青乙真人離去,藍煙心中一驚,叫道,「主子我跟你一起。」

曦禾面色微沉,輕輕說道,「不用了,等會兒你看我時間長了不出來,就進去找我。」

藍煙點頭,劍握在手中,一副隨時準備出手救援的模樣。

曦禾和青乙真人一直來到了小樹林當中。

曦禾上下打量了眼前的老頭一眼,見他沒有什麼表情,才開始說道,「你何必用那些話來說我?我是什麼德性?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青乙真人哈哈一笑,「你這個丫頭,從來都是兩面三刀,嘴裡沒有一句實話,我早就說過了,像你這種人,如果不安分守己的話,以後肯定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你不要把所有人都看得太過簡單,把所有人都玩弄於鼓掌之中。

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這樣遲早會在陰溝裡翻船的。」

曦禾也輕笑了笑,「干爺爺的教育,我一定會記在心裡的,然後你帶的銀子呢?」

青乙真人看了曦禾一眼,冷笑道,「這次來結盟的事就沒有成功,完全都是因為你不放在心上。你根本就不當回事,你自認為很聰明,但卻不知聰明反被聰明誤。

人家早就看出了你的性格,知道你是假冒的,反正事情沒有辦成,你別想錢了。」

曦禾的臉頓時拉了下來。

「你也知道我根本就不是神女,我本來就是假冒的,你們想把我變成真的也不可能。」

青乙真人的臉色一變,突然厲聲說道,「之前告訴你的,難道你都忘了嗎?」

曦禾被他吼得嚇了一跳。

青乙真人又說道。

「之前發現你是個假冒的,本來我想把你殺了。」 在鼠王的記憶裏,那個盤坐在平臺上的身影,不僅身形挺拔,而且身上時刻彌散着一股能令它感到顫慄、只想扭頭就跑的恐怖氣息。

然而現在,不僅跟一副枯骨沒什麼兩樣,而且曾經那種能讓常人嚇尿的懾人氣息,亦在歲月的不斷沖刷下,徹底消散無痕。

倒是披在他身上的那件黑色的長袍,不知是用何種材料製成,在數百年時間的洗禮下,還依然發揮着它應有的功能。

剜情 低頭瞄了自己身上的洞洞裝一眼,陳志凡又擡頭來回打量着那件長袍。少頃,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又忽然快速的晃了幾下頭。

“靠,你丫能不能不要這麼low?不就是一件寶衣性質的長袍嗎,以後花點心思找一件就是了。”對於剛纔腦子裏一瞬間泛起來的無稽念頭,某青年無比的鄙視自己。

死人的衣服都想要,能更不要臉一點麼!

自我唾棄了一番後,他將注意力投到了洞穴四周的牆壁上。

在靈唸的感知下,四周牆壁上那些好似是被人用某種利器隨意劃上去的彎曲條紋,一筆一劃,都是那樣的清清楚楚。

“那些,就是太陰奇門顛倒鬼陣的陣紋?”眼裏一片紫金光芒閃過的陳志凡,嘴裏低聲呢喃着,又將注意力放在了鬼修遺蛻身下的平臺上。

平臺方圓不過四五米,其材質就是純度較高的赤鐵礦石。根據屍經九卷裏所顯示出的資料來看,太陰奇門顛倒鬼陣的陣眼,就是眼前這個平臺。

“不,準確的說,鬼陣的陣眼,就是鬼修遺蛻所坐的方寸之地。”搖晃了一下頭顱的某青年,一邊嘴裏說着,一邊單手一拂。

掌風呼嘯中,鬼修遺蛻被一股無形掌勁平推到了平臺的邊緣。微塵四揚中,無數彎曲細長的條紋,密密麻麻顯露在了整個的檯面上。

太陰奇門顛倒鬼陣,是一個比之小諸天四九歸元分魂大法稍微不那麼偏門的鬼道大陣,是一種較常用來守衛山門之類的防護陣法。

不過它還有一個功能,那就是成陣之後,可以將陣勢籠罩範圍內的天地能量,統統轉化爲專用於鬼修修煉的鬼氣。

但是這並不能解釋,爲什麼那十八個骷髏頭鬼物的鬼靈珠內會沒有真靈。

“難道這裏的某個地方,還隱藏着第三個陣法?”

一臉狐疑的輕聲低語了一句後,他又用靈念逐一掃過了洞穴的每一寸空間,可是卻並沒有發現一點的異常。

搜查一番無果後,陳志凡搖頭自語道:“算了,沒有就沒有唄,反正我又不需要那些真靈。不過這個太陰奇門顛倒鬼陣倒是要仔細的看一看。”

一邊說着,他一邊邁步朝着陣眼走去。

幽寂不知幾百年沒有人踏足的幽暗洞穴裏,一陣赤腳踏在光滑堅硬石臺上的短促“啪嗒”、“啪嗒”聲,在空間裏幽幽的響起。

忽然,當某青年剛一走進陣眼裏,就覺右手微微一沉。

愕然望去,他竟發現一縷縷的霧氣正從靈石裏逸出,然後在一股無形力量的拉扯下,打着旋兒的注入到了陣眼位置的三條如同人類眉毛的彎曲條紋裏。

“靠!”眼裏一點灰芒爆閃而出的陳志凡,一聲驚喝後,身形電轉離開了陣眼位置。

與此同時,一點靈念頃刻間就捕捉到了一絲森冷的氣流,在瞬間流過了平臺上的彎曲條紋後,又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從洞穴牆壁上的那些彎曲條紋上逐一流過。

噗的一聲,靈念忽地穿透了一層氣膜。

剎那後,他頗感趣然的發現,在極陰靈穴裏,一縷精純的鬼氣突然就出現在了離洞穴位置最近的一個平臺上。

幽暗洞穴裏,視線在太陰奇門顛倒鬼陣陣眼和手上極陰靈石之間來回打量了一眼的某青年,挑眉說道:“陰氣轉鬼氣,沒毛病。但是,很浪費。”

總不可能就爲了看一看鬼陣是怎麼運轉的,就浪費珍貴的靈石靈氣吧。撇了撇嘴的他,忽地眉頭一挑。不過要說天地能量,不知道屍氣算不算?

最後,抱着研究的心態,陳志凡將八塊靈石放在平臺邊上,然後再次走進鬼陣陣眼,靈念一閃間,一股精純屍氣就被他通過雙腳,灌入到了陣眼裏。

靈念感知裏,一縷森冷氣流咻的一下就通過平臺上的彎曲條紋,出現在了洞穴四周的牆壁上。少頃,一小股精純的鬼氣就出現在了那個離門洞最近的平臺上。

嘿,有用。

點了點頭的某青年,輕吐出一口短氣後,倏地周身氣勢猛漲,隨後大量的精純屍氣,被他通過雙腳一股腦灌入到了鬼陣的陣眼裏。

十分之一的彈指後,一大股精純鬼氣出現在了那個平臺上。

忽然,隨着一道微弱的鬼嘯聲響起,鬼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顆大概有成人頭顱大小的模糊骷髏頭。

“嗯,骷髏頭純粹就只是鬼氣凝聚而成的?” 霸情:龍少,你太黑 眉頭微皺的陳志凡,在嘴裏輕咦了一聲後,繼續鼓動體內屍氣,一波波注入到了鬼陣陣眼裏。

隨着大量的屍氣,被太陰奇門顛倒鬼陣的陣力逆轉能量屬性,化爲鬼氣注入到那個骷髏頭鬼物的體內,它的體積,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而飛快變大着。

而當他將自己體內近五分之一的屍氣注入到了陣眼裏後,第一個平臺上的骷髏頭鬼物,其體積已經達到了初見它時的樣子。

當陳志凡輸送了自己體內近四分之一的屍氣後,欣喜的發現,在那頭骷髏頭鬼物的核心處,居然又出現了一顆灰濛濛的鬼靈珠。

“難道這就是那個鬼道修士在這裏佈下雙重大陣的目的?以消耗天地能量來批量製造鬼靈珠?”

大感不解的他,想了一陣無果後,乾脆就不再去想,轉而預感到自己即將收穫一大把的鬼靈珠來。

至於屍氣的消耗問題,那是問題嗎?體內四分之一的屍氣,就可以催生出一顆鬼靈珠,對某青年而言,無論怎麼算,也是很划算的。

況且別忘了,他的丹田虛空裏還有一個鬼門呢。鬼門後面,連通的可是鬼界,充滿了無盡鬼氣的鬼界。

回憶斷卻,愛已成殤 話說太陰奇門顛倒鬼陣,能不能直接用鬼氣來作爲陣勢運轉的動力?嗯,這還真是一個問題,不過試一試就知道答案了。

心動不如行動的陳志凡,立馬從丹田虛空裏挪移出了一大團的鬼氣來。隨後,靈念化作一隻無形大手,抓着那團鬼氣就把它按在了陣眼所謂的石臺平面上。 「但是後來大長老他們又有新的打算,然後才把你給接了過來。」

「所以才留下了你一條不值錢的小命。」

可誰知道,沒想到你如此愚蠢,到現在還在一心想著錢錢,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小命就在我們手裡,你還要什麼錢?放心吧,錢不會再給你了。」

曦禾聞言只覺得雙腿一軟。

他說的沒有錯。

是啊,她曦禾算什麼呢?

她又沒有錢,沒有勢力,完全就是任由他們宰割的魚肉。

她有的只不過是一些謊話和一些小聰明罷了,但是憑什麼!

她不服,他不甘心,憑什麼她就比他們低人一等?

她本來過的好好的,為什麼他們要利用她,他們要掌控她的人生。

曦禾抬頭看著嘮叨的青乙真人,冷冷的道:「那你們就重新找人吧,我是做不到,我無法完成你們要做的事情。

我身上的什麼血玉鳳凰都可以給你,還有我身上那個印記,完全就是個意外。

不過你們這麼有能耐,完全可以再找一個重新弄到別人身體上,不用為難我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女子。」

青乙真人冷笑一聲,「好啊。只要你把之前拿了我們的寶貝全部還給我,我就再找別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