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雖然境界上菜剛剛來到金丹初期,但身為金翅鳥,這個時候它們的飛行速度奇快,等閑元嬰都追不上。

這一天的黃昏,一大三小走在湖邊。

很大的一個湖,晶瑩澄澈,夕陽灑下,湖風吹過,那片片水浪看上去有如一片片橘紅色鱗片,壯觀而瑰麗。

林昊在跟小血聊天。

聊天都在靈識層面進行,表面根本聽不到。

兩隻巴掌大小的金翅鳥,彷彿黃金鑄就,又被夕陽鍍上一層橘紅,嘰嘰喳喳一會頭頂盤旋,一會落在林昊肩膀上,一會又落在小血腦袋上,很是開心。

便是這樣一幅畫面,以大湖為背景,看上去和諧而寧靜。

來到這裡並非林昊本意。

而事實上,這裡也不是終點,只是路過。

路是小血帶的,它似乎有很清晰的方向,這一路過來,看似狂戰不休,卻又似乎不僅僅單純為了戰。

可說到究竟要去哪,到底還有多遠,它又答不上來了。

它也不知道要去哪!

它更不知道還有多遠!

它只知道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在呼喚,它本能的知道那裡有對它十分重要的東西,它必須要去,哪怕是死在半路上。

原本這很艱難。

前面上百年它一共也沒走多遠,大部分時間是沉眠養傷了。

正常來講,可能上一次與那化神期大熊一戰,即便最後不死,可能它也需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才能恢復。

但因為遇上林昊,這條路突然就變得輕鬆了許多。

現在它頭一次覺得,那個印象中遙不可及的地方,或許並沒有那麼遠。

或許,當某一天它抬起頭,那個地方就已經悄悄到了。

只是這條路終究不那麼太平,這一日,也註定不會真的就那麼平淡。

正走著,忽然林昊停下腳步。

小血也在同一時間停下。

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兩隻小金翅鳥特別老實,一左一右落在林昊肩上不敢動了。

靜!

淡淡的湖風吹掃,這一刻天地間果真是沒有了聲音。

一大三小,四雙眼睛不約而同看著遠方波光粼粼的湖面。

看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可事實上,連兩隻小金翅鳥都知道有暗流在醞釀。

短暫的靜默之後,生怕林昊和小血不知道一樣,「嘰嘰」「喳喳」,一左一右,好似小人兒一般,兩隻小金翅鳥翅尖指向遠方湖面,叫個不停。

愛上億萬總裁 小血被喳得有些不耐煩,低聲吼了一嗓子,立馬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兩隻小傢伙不出聲了。

即便如此,那寶石一般亮眼的小眼睛依舊緊緊盯著遠方湖面,充滿好奇。

也沒有很久,不過半分鐘的功夫,遠方湖面平靜被打破。

彷彿有一座山峰要從水下拔起一般,原本的細浪驟然變得洶湧,平靜的湖面無數魚蝦起跳,帶起漫天水花。

變化來得很快,也很突然!

以湖面為中心,巨浪很快來到岸邊,更有無數大魚巨蝦逃命一般蹦到岸上。

「真自覺!」

「這下好,不用自己動手,自有上等河鮮送上門。」

空間農女種田忙 水浪被無形氣罩擋住,根本壓不下來,隨手一伸,林昊抓住一隻大蝦。

比牛大!

沒有一千斤也有八百斤!

有趣的是,這似乎不算大,因為同樣大小甚至於更大的蝦蟹活魚比比皆是。

感覺今天似乎可以換換口味,林昊便道:「捉吧,撿大的捉!」

果斷注意力就跑偏了。

身為血麒麟,小血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哪怕明知道有大傢伙要出來,十有八九它還打不過,但是它一點不知道怕。

對它來講,即將到來的大傢伙遠遠沒有一頓豐盛的晚餐來得有吸引力。

再說了,作為陸地上的王者,本身不會有水,它可是很難有機會吃一頓湖鮮的。

兩隻小金翅鳥也一樣,雖然跟著沒幾天,現在卻也是妥妥的小吃貨。

雖然因為實力的緣故,它們不能跟小血一樣想抓什麼抓什麼,但它們還是很努力。

林昊自不必說,下手更快。

便是這般,這一大三小忙著捉魚抓蝦時,一條巨大水蛟衝天而起。

烏黑的鱗片在夕陽下泛著幽光!

鋒利的爪子尖端湖風自動成漩!

粗壯渾圓的軀體,小三一般的頭顱,上千米的長度,使得它自湖中竄起升空之時,宛如一座突然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樓。

威壓也跟強!

分明是一條水蛟,給人的感覺卻酷似一條水龍。

特別當它張開大嘴吼出聲來,那聲音似乎真與龍吟別無二致。

便是這樣一條大傢伙,竄出湖面,盤旋舒展,龍行天下。

時而當空長吟,時而俯衝入水,彷彿受到什麼羞辱一般,最終,它的目光落向岸邊忙碌得不可開交的一大三小。

無獨有偶,就這個時候,兩隊人馬來到湖邊…… 「天吶,那到底是什麼?」

「好可怕的氣息,難道,難道是渡劫期妖獸?」

「難怪這一天這麼安靜,什麼都沒有遭遇,原來此處竟有如此強橫的妖獸盤踞。」

「腹生雙足,頭頂有明顯凸起,這是一條瀕臨化龍的蛟!」

「哈哈哈哈,林紫霄,你也有今天!」

「死定了,被這強橫的水蛟盯上,林紫霄死定了!」

「死到臨頭還不自知,死到臨頭還在捉魚抓蝦,簡直可笑。」

「……」

終於開始追上了。

兩隊人馬,一隊重玄門之人,以玄劍公子肖玄為首,另外一隊為無極宗之人,以霓裳仙子煉霓裳和一個名叫任蕭,天驕榜排名第二,被尊稱逍遙公子的人為首。

兩撥人過來的路線並不相同,然幾乎是同時抵達。

真正來到這裡,雙方距離也不遠了,彼此的聲音形貌都能聽得見看得清。

他們都是追著林昊過來的。

因為林昊一路上並未掩飾,加上橫衝直撞每天都要打,鬧出動靜無比巨大,是以這種追蹤並不費力。

尤其此刻,被那渡劫期水蛟鬧出的巨大聲勢吸引過來,當真是相看不見林昊都不行。

局面喜聞樂見!

重玄門也好,無極宗也罷,說到底,都是跟林昊有仇的。

儘管仇恨值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但看到林昊落難,沒人不高興。

遠遠觀望,此刻這些人的情緒首先是震驚。

獵愛偷心萌妻 震驚來源於那水蛟,因為太過強大,即便隔著老遠也壓得人喘不過氣。

其次是狂喜。

這一點不用說,就是因為林昊要倒霉了。

蒼雲秘境之中生存的妖獸要遠遠強過外界,哪怕隨便一頭元嬰期巔峰妖獸,也擁有外界天驕榜排名前百甚至前五十的水準。

來到這裡,面對這些強大的妖獸,天驕便與普通修士無疑,除了人多,除了可以依仗法寶各種配合,沒有任何優勢。

這樣的情況下,連一頭合體初期的妖獸都無比困難,遑論恐怖的渡劫期?

雖然不知道這水蛟到底多強,但根據此間妖獸的強橫程度來看,這裡的渡劫期妖獸戰力絕對不弱於外界大乘修士。

血染俠衣 如此一來,何愁林紫霄不死?

被此等強橫妖獸盯上,林紫霄憑什麼能活?

只是這樣一來也可惜了,畢竟那林紫霄並非一人。

林紫霄身邊有一頭不知名異獸幼崽,有兩隻小金翅鳥,那都是無比珍貴的,讓人無比垂涎。

眼下的情況,一旦林紫霄隕落,那異獸幼崽和兩隻小金翅鳥也必定難逃覆滅的命運。

雖然捨不得,雖然都想將他們據為己有,可面對一條渡劫期的強橫妖獸,根本無人敢動。

其實別說動了。

這個時候,自負如肖玄,亦不敢往前一步,生怕被那渡劫期水蛟盯上。

正常來說,這樣的局面不會維持太久,畢竟一頭堪比大乘修士的渡劫期妖獸面前,再強橫的天驕妖孽也無濟於事。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林昊會迅速敗亡,淪為那水蛟腹中之食。

肖玄如此,任蕭如此,煉霓裳如此,楊小蝶更是如此!

可現實還是讓他們失望了。

就在他們認為林昊應該一動不動任由宰割之時,忽然林昊就動了。

沒有選擇逃跑!

恰恰相反,迎著那渡劫水蛟滔天凶威,他悍然舉拳沖了上去。

「不知死活!」

「以卵擊石!」

「自取滅亡!」

「從今往後,世間再無林紫霄!」

「……」

冷笑不止。

看那「幼稚」的舉動,這一刻肖玄等人都被逗笑了。

可下一刻,所有人都僵住,勃然色變。

「什麼?」

「居然打中了?」

「居然沒死,怎麼可能?」

「這是什麼怪物,他,他居然跟渡劫妖獸肉搏,難道,難道他是體修?」

「……」

林昊一拳命中,當即一聲巨響轟天,更有實質的力量波紋與龍紋血罡層層蔓延。

這一擊的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居然沒有死。

以卵擊石的舉動,他居然沒有死。

非但沒有死,一拳之後,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展開了一連串的攻擊。

這是所有人都沒料到的局面!

話才剛剛放出去,聲音都還沒有散盡,跟著就被打臉了。

這一刻,不論重玄門眾人還是無極宗眾人,臉色皆無比難看。

主要是重玄門這邊。

相比無極宗,重玄門眾人的恨意無疑更加深沉,這其中又以肖玄和楊小蝶為最。

不過還是很快恢復鎮定。

肖玄淡然道:「再強也沒用,這一戰,你必死無疑。」

這話不僅僅是說給身邊的人,也是說給自己。

楊小蝶則冷笑道:「肖玄哥哥說得對,他只是負隅頑抗。

他就是再強,面對一條渡劫期妖獸,敗亡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

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她自己是信了。

儘管如此,隨著時間的延續,信念還是不由自主慢慢發生動搖。

當所有人都認為他會被活吞掉的時候,他朝著天空舉起了拳頭!

當所有人都認為他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的時候,他發動了持續的攻勢!

當所有人都認為這種攻勢無法持久的時候,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了!

然後兩個時辰,三個時辰,四個時辰……

似乎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從黃昏打到入夜,從入夜打到深夜,又從深夜打到第二天黎明。

就這麼打!

不見法寶,不見術法,就是一雙拳頭,以強擊強,以硬碰硬,打得地動山搖,打得天地色變!

萌寵駕到少主你別飄 靜!

不知何時開始,人群已經看得獃滯了,麻木了。

隨著戰鬥時間的持續拉長,這些人越來越發覺那渡劫期水蛟的可怕。

與此同時,林昊的可怕也越發深入人心。

「他真的會敗嗎?」

「我真的能戰勝他嗎?」

「即便是潛龍榜那位,面對這樣一個怪物,真的有勝算嗎?」

「……」

無數的疑問,一個接一個湧上心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