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雖然知道這不是真的,但是看着虎子要挾鐵蓮花我心裏還是不舒服。

“莫寒,你當初爲什麼不去救我,你是真的沒有辦法嗎?”虎子扭曲着臉笑着。

種仙根 “虎子你聽我說,你先把刀放下,我們好好說話。”

“你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解釋我就殺了這女人。”虎子的情緒有些激動,那把刀的白刃已經抵在鐵蓮花雪白的脖子上面。

“行行行,你別激動,我說,那個時候我們真的沒有能力,我們是真的找不到你,要是能找到你我們肯定會去啊,我們幾個兄弟用了所有的關係但就是找不到關押你的地方,你要相信我們啊。”我連忙解釋着。

“呵呵,這就是理由麼,我始終相信,只要想找一個人,不管他在什麼地方,你都能夠找到,現在你厲害了,你擁有強大的力量,你有花不完的錢,你有這麼多漂亮的女人,而這一切,我都要毀滅,你知道我在監獄裏面有多苦麼,你知道麼,你知道爲什麼我要出賣自己的靈魂麼,驚魂院一定會把你追到手中。”

我剛要追上去,虎子和鐵蓮花已經消失在虛空之中,我撲了個空,什麼也沒有抓到。

“當時,我真的沒有那個能力啊,我已經改變了過去不是麼?”我跪在地上大吼,突然之間我只發現自己爲什麼要這麼悲傷,不是已經改變,這一切都是假的,我來這裏只是爲了傳送門啊。

“到底是誰在這裏迷惑我的心智,出來,給我出來。”我大吼着。

“哈哈哈,沒有關係,莫寒,你很調皮,不過地藏王我已經殺了一個,另外五個怕是你也找不到,這麼說吧,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你就留在這神界吧。”

虛空中走出來一個人,那是一個我從未見過的人,俊美的臉龐讓人窒息,那纖細的身材,棕黑色的短髮,水亮的大眼睛,穿着一身黑色風衣,他手中拿着一個沙漏,不是一般的沙漏。

“你是!”看到他的時候我感覺有一種威壓始終在我的心頭縈繞。

“我不就是你一直要找的人麼,驚魂院就是我家啊。”他看起來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就是驚魂院的主人,你……你還敢現身,難道你不怕鬼王找你的麻煩,你知道現在多少人企圖你的驚魂院麼?”我問。

他慢慢降下來站在離我有十米遠的地方文縐縐道:“我想這個就不必了,鬼王只不過是個小嘍囉罷了,煉獄惡魔我都沒有放在眼裏,我既然能夠創造出驚魂院,他們就拿不走我的東西,不過我的事情還有最後一個工序。”

“你要做什麼?”我拿出鐮刀來對着他。

“喲,你可能不知道吧,我要讓你爲我做事你肯定不同意,但是我現在不需要你的同意,你看看這是什麼!”他身後的虛空中鐵蓮花走出來,和鐵蓮花手牽手的人就是我,只是這個我沒有眼球,好像失去靈魂一樣。

“我只需要你的靈魂意識罷了,反正你現在不是也不想跟從我麼,不過我倒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要麼你跟隨我一起統領地獄,靈界,靈域,煉獄,神界,這樣不是很不錯麼?要麼你會被我殺死拿走靈魂。”男人很是得意。

我知道現在即使我跟他打是不可能打得過,驚魂院現在幕後的人已經出來,我是不是該跟着他去策反,等候時機再殺了他。 答應,必須答應他,要不然今天他只要用一點力量就可以殺死我。

我點點頭,道:“好,我答應追隨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的條件。”

“好,夠痛快,也不枉我大老遠從人間跑到神界找你。”他點點頭前面出現兩把椅子,自己坐上去,另一個讓我坐下,我現在別無他法,就算自己不想坐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靠過去。

“這纔是我喜歡的樣子,莫寒,黑巫師和血族最高領導人貴族血脈,還有什麼,你的手套好像也是我的產品,至於你的武神,哈哈哈,也是個不錯的戰魂,可是你還是太弱了,做我的手下,就要強大,要更強大,我要你的骨子裏都流淌着我怨念的力量,邪惡的力量,記住我是你的主人,我叫龍澤。”他說話的時候手中不斷蔓延出黑色的氣體朝着我飛過來,和我黑色的氣息一模一樣,我動彈不得,等那黑氣充斥進我身體的一瞬間我只感覺自己的血液停止流動,連同心臟都不會動了。

“現在感受到力量了麼,哈哈哈,現在讓我們離開這個地方,做一番大事!”他的笑聲結束以後我面前的神墓突然開始崩碎,我看到地上出現了一個圓圈印記,我不知道那是什麼,龍澤看了我一眼後微微一笑道:“跟我走。”

我雙眼一黑只見到一股金光射進我的眼球中,而後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正站在妖獸森林中,而面前是鋪天蓋地的修士。

“就是他,剛剛我還見他進去……”

“這不是神界莫家少爺!”

“沒事,搶奪寶物的,都殺死。”

前面站着許多修士,他們穿着黑色的衣服每個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把刀看到我們兩個立馬紅了眼。

“莫寒,殺了他們,該是你表演了。”龍澤退後兩步,我慢慢的走向前方,他們幾個看着我,神識慢慢探了過來,我可以感應的到,身體裏面的黑氣猛的咬住他們的神識,我身上的黑氣猛的散開把他們都困在原地接着黑氣由着我的絲線盤旋上來抓住他們的腿一個個的全部扯斷,那些鮮血讓我看了都興奮起來,我往前一個極速來到帶頭那人的身邊,他看到我瞪大了眼睛來,我的黑氣涌上心頭猛的一下子自己就變爲了骷髏的樣子,我還記得自己手中的鐮刀拿出一個橫掃,前面的人全都被我斬首,無一倖免。

我的內心沒有任何悲傷與同情,彷彿這些事情都是應該的。

“好孩子,走吧。”龍澤拍拍我的肩膀一臉輕鬆的樣子,我估計要自己是一個普通人的話剛剛那一下子肩膀都能粉碎性骨折了。

當我們出來森林後面前人山人海,許許多多的修士都在看着這個洞口,我總感覺身體不是那麼舒爽,因爲感覺地上那金光在我身體裏面來回的動搖讓我感覺非常的不安。

我偷偷看了看龍澤,他好像並沒有感覺到我身體裏的東西。

倒是外面那些修士看到我的時候大爲震驚。

“這不是莫家少爺麼?”

“嘖嘖,可不是麼,剛剛裏面倒塌不會東西都在他身上吧。”

“可能會是,今天這麼多人,他豈能走的了?”

這些人七嘴八舌的議論着,我看上面,起碼有十萬人,或許更多。

這些修士一個個的都把神識朝着我們兩個探了過來。

我幾乎都數不過來到底有多少人。

“莫寒,你看看,都要離開神界了,還有這麼多人來歡送我們,不如露兩手讓他們看看,我會幫助你的,大開殺戒吧。”他猛的拍拍我的肩膀,我瞬間感覺到自己身體裏面的黑氣開始暴動起來,那超過幾萬甚至數不清的神識上面都被我的黑氣在撕咬着。

鋼鐵燃魂 我就平淡的站在原地,我還發現天空中盤坐的幾個老者身上的氣息非常之強大,但是並沒有我厲害。

超過幾千甚至幾萬的人在我面前大吼着,痛苦着,這是什麼場面,簡直是慘不忍睹,甚至有人開始吐血繼而自相殘殺。

“莫家小兒,你可知道你這樣是會遭到天譴的,我們並未動手,爲何你要殺戮!”幾個老者齊齊說,也是看不下去自己的人那麼殘忍的死去。

“呵呵,老頭,你覺得你說這些有用麼,我剛剛要是不動手恐怕你們就一起動手了,敵不動我先動不可以麼,天譴,沒問題,哈哈哈哈,現在,開始鮮血的舞會!”我手指一動身上的黑氣一羣又一羣的涌出去,纏繞在那些還有生命的軀殼裏面然後毫不留情的殺死他們。

我看着他們一個個痛苦的嘴臉伸手摸到一雙溫暖的手,那是鐵蓮花,是真正的鐵蓮花,是有生命,是曾經那個鐵蓮花。

我微微一笑拉着鐵蓮花和龍澤一同往有路的地方走去。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這麼冷血,但是這一切自從那黑氣進入我的身體就開始慢慢的改變。

當我們來到神界的地縫時那裏正吹着風,地上一個發光的裂口旁邊站着許多黑衣人,他們頭上都被蒙着黑布,這是收割者,曾經追殺我那些收割者,但是現在,我讓他們三招爺也能殺死他們。

他們看到我們三個後鞠躬致意。

龍澤微微一笑看了我一眼跳進裂縫裏面,我也走過去拉着鐵蓮花的手跳下去,那一刻我的腳下感覺一片的虛無,那存在於我身體裏面的金光定在我的額頭,因爲下墜的緣故我沒有辦法去制止。

就這麼一瞬間,再次睜開眼睛我發現自己正躺在驚魂院大廳的地板上面。

旁邊鐵蓮花蹲在我的旁邊看着我。

“呵呵,你醒了?”

“啊,龍澤去哪裏了?”

鐵蓮花看着我拉着我的胳膊把我從地上緩緩拽起道:“龍澤說他要去做點事情,暫時你可以隨心所欲的呆在這裏,驚魂院現在都在你的手中掌控着。”

聽她這麼一說,果然是,我居然可以感受到自己和驚魂院之間有聯繫,而且我可以控制所有的收割者去追殺誰,而他們身上的印記也可以抹除或添加。 我站在驚魂院的大廳,看着外面迷霧中的荒野。

“鐵蓮花,陪我走走好麼?”我現在突然很迷茫,鐵蓮花,她真的是曾經那個鐵蓮花麼,而這個龍澤到底要做些什麼,冷笑話有沒有看到發生的這些,而他現在究竟在哪裏。

這是我擔心的事情,我拉着鐵蓮花的手走出驚魂院在大街上轉悠着,不知不覺到了凌晨家裏開的酒吧,老闆娘竹葉青就在前臺,當她看到我的時候連忙拉着我進去,哪知道,裏面顏如玉和有雅雯都在裏面,這凌晨的老婆個個都是人間尤物,各個國色天香。

“莫寒,你終於來了,凌晨,凌晨去了哪裏?”三個女人坐在我對面七嘴八舌的問着,話題不外乎都在凌晨身上。

“這個……”我不知道怎麼跟她們說,或許她們還不知道凌晨已經淪爲鬼王的奴隸,現在我又爲那龍澤賣命,這些事情怎麼能說出來。

“咳咳,這段時間有沒有見到蘇星,關義?”我轉移話題問。

雅雯拖着腮幫子一臉的疑惑,好像在思考什麼問題,而後連忙答道:“對了,我見到你女朋友了,林倩和文娜很早都去了冥界,逍遙道長說什麼要保護她們,連同着關義,蘇星倒不知道了,李黎和甦醒都在我們這酒吧裏面,逍遙道長囑咐過我們說這裏外面不太平,所以不讓我們出去,不過你身邊這個是誰?”

雅雯看着我身旁的鐵蓮花問。

“姐姐們好,我是莫寒的女朋友,我叫鐵蓮花。”鐵蓮花禮貌性的點點頭微微一笑不再說話。

“抱歉了各位,我得去一下冥界,改日再給你們說這些事情。”我轉身快速離開了酒吧,她們還想追問卻沒有來得及。

鐵蓮花我自然是把她發落到驚魂院裏面,冥界那邊或許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哪裏都不安全,我必須儘快了。

我孤身一人來到了地獄這邊,冥界我並不知道去往哪裏,但是我卻是知道地獄和冥界必須有關聯。

當來到地獄後我是發現這裏沒有什麼人了,除了幾個遊魂見了我就跑的,其他的什麼也都沒有了,奈何橋早已經被人踏破,而那些建築全部支離破碎,地獄,已經完全變得不像地獄了。

我用絲線站在望鄉臺上勾上來一隻鬼魂來到我的面前。

“呵呵,你跑什麼?”我笑着問。

他倒一臉的驚慌失措看到我更是害怕,恩,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鬼在我面前這麼懼怕,我被鬼追的時候可是沒有想到這一點。

“我……前幾天……來了一大批的……惡鬼……他們把地獄給搗毀了……現在閻羅王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我這還沒有問什麼這貨可就全部招供了出來。

“繼續。”我說。

“聽聞地藏王被屠殺一個,剩餘五個地藏王進入輪迴,現在地府亂做一團,來了個不知名的年輕人把各個判官全都抓進了地府中心!”

說這話的時候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好多好多的惡鬼,那些惡鬼背後的空中飛着一個巨大的眼睛,樣子十分的恐怖,當我看待那眼睛的一瞬間就覺得是有人正在偷窺我。

“啊,又是他們。”那鬼魂連忙化作氣體想要逃跑,我輕輕一掌送他去了別的地方,我當然不是要殺了他,只是幫助他逃跑罷了。

“這裏還有生還者,抓回去!”一聲令下,十幾個惡鬼全部涌了上來,他們手中的鎖鏈發出噹噹的聲音,像是索命的鉤子。

我伸手拿出一把巨大的鐮刀對着他們,黑氣順着鐮刀涌出來伏在地上。

我的目標先是那個巨大的眼睛,一個閃身,身後留下一個個我的黑氣印記,再次閃現出來絲線已經環繞在那巨大的眼睛上面,輕輕一拉我就看到大眼睛的鮮血噴灑出來。

屍塊落了一地非常的噁心,血腥味猛的散開,我轉身把絲線纏繞着鐮刀猛的拉起一個旋轉,那些惡鬼被我一一斬首。

與此同時我的腦子裏面出現一個聲音,好像是那金光,不過黑氣一直在壓抑着,只一個刻度,我眼前出現了一個非常夢幻的場景。

一個半身惡魔半身天使的人站在我的面前,我拿着鐮刀衝上去欲要斬殺他但卻動彈不得。

“莫寒,你想改變現在這個狀況麼?”

“真的可以?”我瞪大眼睛,改變這個現狀必然是最好的,他身上浩瀚的力量我可以感覺的到,甚至要比驚魂院的龍澤厲害的多。

“我當然可以辦到,你開始只是別人的一顆棋子,而要改變現在這些事情,我也不希望出現這個,我是進入神界的第一個地球人,這些事情我也算到了,今天我就讓你逆轉。”

幻夢 “逆轉?”我忽然想到上次改變六年前事情的時候那次的逆轉確實改變了許多事情,但是那不是隻有一次,難道他也有辦法麼。

“我知道你在懷疑,逆轉時空確實只有一次,那也是有人之後萬物神定下的,唯獨怕哪一天出現這種情況,我既是魔鬼也是天使,我等這一天很久了,但這會讓你失去記憶,失去家人,朋友,這樣,你願意麼,我會盡全力保護你的能力。”

那一刻我遲疑了,我是真的遲疑了,爲了這些我已經放棄太多了,我已經放棄很多次的自己,我現在依然要繼續失去嗎。

是,我會繼續失去,不然會有更多人的因爲我失去,我默默點點頭看着那人在我面前慢慢的燃燒,我安安靜靜的閉上眼睛。

回憶不過是孟婆素手熬製的一碗湯,那穿腸而過的新痕舊傷,可曾痛斷了誰人的肝腸?

他告訴我,他可以把時間全部回到以前,他會保護我到以前,但是我必須喝下孟婆湯,因爲我是僞造的“過去人”。 我沒有被逆轉,但是我不能保留記憶,如果不僞造的話天譴會隨時跟着我,直到把我給劈死爲止。

這是非常可怕的,當我答應他的那一刻,我知道,睜開眼睛什麼都不會記得,當我記起我的記憶又是多少年後,或許自己一直平平淡淡的過一聲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逆轉後……)

“哎,莫寒,今天的作業寫了沒有?”林倩微微一笑走在我的身邊。

我叫莫寒,是個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經常沉迷於各種招靈遊戲和鬼宅之類,愛好當然也有撩妹了。

今天早上剛來到學校的時候就遇到同班同學林倩,這妮子平常可是愛搭不理的,今天咋找我聊天了。

“呃……差不多,做是做完了,有些習題簡單的我還沒時間去寫。”

我特別懷疑自己,因爲我看書基本上是過目不忘,在學校,班裏一直把成績穩定在前三。

“那借我抄抄可以麼,嘻嘻,我去玩了,忘了寫。”林倩撓撓頭,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我拿起書包把課本交給她微笑道:“拿去吧,記得上課前給我就好。”

“謝謝。”她點點頭接過課本拉着我的手往教室走着。

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連衣裙,蕾絲一般,十分誘人,下身白色的絲襪讓人浮想翩翩,最重要的是他還有一張令所有男人不能把持的臉蛋。

我被他拉着在校園裏面走當然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我被拉着感覺特別的臉紅,不過哥可是臉皮特別厚的人,要是能和她發生點什麼,嘖嘖,那哥也是特別有成就感的。

我成了反派祖宗 一如既往的來到班裏,現在時間還早,我就拿出手機坐在位子上面玩了起來,不一會班裏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我坐在最後一排插着耳機聽着歌。

老師進來我也完全不知道,聽他們說今天來了一個新的教師,不過我也不是特別關心了,因爲我從未聽過老師的課,甚至總不來班裏。

“再也牽不到你的手……你就這樣悄悄溜走……誰還能在原地等候……”我耳機裏面不斷循環着孫子涵的那首無藥可救。

過了一會我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看着我,擡起頭的時候我只看到全班同學都看着我發愣,眼前站着一個穿着黑色皮褲白色襯衫的美女站在我的面前。

那一刻我整個人都有被刺激到,沒錯,我是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而且一看還是那種特別有氣質的女人,嬌豔欲滴的紅脣,好似帶血的玫瑰,水靈靈的大眼睛好似黑曜石一般純粹。

那一頭黑色波浪卷的秀髮如同海浪在翻滾,顯的狂野,那高聳的鼻樑把她整個臉都顯的那麼的印象。

雙眼秋波閃,****玉兔顛,兩腮飛紅霞,美豔若貂蟬。美足踏高跟,玉手十指尖。傾國傾城貌,驚落南飛雁。

當我看到她的時候我腦子裏面就是這麼一句詩詞。

聖皇起源 她說了些什麼,我沒有聽到,好像是讓我摘掉耳機來着,我連忙摘下耳機餘音還在我的耳中環繞。

“這位同學,你是莫寒?”她看着我。

“呃……恩……我是……”我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身上的香味也衝着我襲來,好像再刺激我的味蕾和神經。

“那,你好,我是你們的新任班主任,我叫鐵蓮花!”她朝着我點點頭後又道:“那,莫寒同學,可以請你下課後來我辦公室一趟麼?”

我還沒有說話她便轉過頭去走上講臺。

“好了各位同學,既然都做了自我介紹,那麼現在我們開始上課了,我教你們的是歷史課,也是一門……”

那一刻,我心動了,和看到林倩一樣的心動,鐵蓮花,這個班主任,我一定要得手。

這一節我是仔仔細細的聽了她的課程,到了下課我自然乖乖的跟着她去了她的辦公室裏面,這裏的高中基本都是獨立的辦公室,起碼班主任是獨立的教室。

一進去她的辦公室我就看到她的辦公室裏面到處都是抽象的畫,各類的也都有,其中不乏著名畫家梵高的,還有一些素描,花草,雕塑之類,十分的文藝。

她的辦公室裏面也有一種淡淡的清香,是她身上的味道。

“坐吧,喝什麼?鐵觀音?龍井?碧螺春?毛尖?”她微笑着坐在我的對面看着我。

“看的出來您還是特別喜歡梵高這個人啊。”我轉動座椅看着梵高的那些作品的複製品《向日葵》和《星空》喃喃道:“文森特梵高,荷蘭後印象派畫家,出生於新教牧師家庭。1853年3月30日出生於津德爾特市集中心的牧師公館,沿用了祖父與外祖父的名字:文森特和威廉,他是母親誕下的第二個兒子,大兒子是一名死嬰,梵高與早夭的哥哥同名。”

“1888年12月23日,因爲自卑與自責,將不屬於自己的錯誤通通攬在了自己身上,用剃刀從中間往下頜割去了自己的一小塊耳朵。”我再次站起身來用手去觸摸着那美麗的向日葵苦笑道:“1890年7月27日,在奧維爾小城附近被一把老式的380口徑的手槍射中了上腹部導致重傷,他最後拖着身體回到了暫住的拉烏客棧。”

鐵蓮花意味深長的看着我,臉上浮現出很感興趣的樣子。

“於1890年7月29日凌晨1:30分死於弟弟提奧·梵高懷裏,是本人自己放棄了活下去的念頭。”

“梵高是後印象主義的先驅,並深深地影響了二十世紀藝術,尤其是野獸派與表現主義。”

“其實梵高這個人還是比較悲慘的,死了以後他的畫才賣的那麼名貴!”我嘆了一口氣,算是一種同情。

“你忘了一點哦。”鐵蓮花笑道:“他早期只以灰暗色系進行創作,直到他看到了當時在巴黎很流行的日本浮世繪以及在當地遇見了印象派與新印象派,他將他們的鮮豔色彩與畫風試着融入在自己的畫作中,之後便創造了他獨特的個人畫風。在他去世之後,他的作品《星夜》、《向日葵》與《麥田烏鴉》等,已躋身於全球最著名最珍貴的藝術作品的行列。”

“非常好,我怎麼就忘了這一點呢,哈哈哈。”我起身拍拍手後看着她:“給我泡點毛尖就好。” 當她泡好茶葉後把茶放在我的面前淡淡的茶香不斷從茶杯裏面冒出來。

“恩,沒想到還是毛尖我聞的習慣。”我點點頭小小的喝上一口。

“怎麼說?”她再次把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

“毛尖,外形比較的細直圓潤光滑,茶葉全身遍佈着白毫,茶葉全身披着一層綠衣,香氣香遠悠長,茶湯的味道十分的鮮濃甘爽獨特,沖泡出來的茶湯顏色碧綠,茶葉舒張開來,慢慢沉入杯底,茶葉片片勻整,柔嫩鮮綠光滑。毛尖茶其實是屬於綠茶中的一個品種。毛尖的色、香、味、形均有獨特個性,其顏色鮮潤、乾淨,不含雜質,香氣高雅、清新,味道鮮爽、醇香、回甘。”我拿起杯子閉眼聞去卻是有股淡淡的清香。

“這是真正的毛尖,產於……”

當我對他說明這些以後她的眼睛裏面似乎是在放光。

“聽聞前一個班主任說了你特別聰明,還說是什麼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到現在我可是相信了,哈哈哈哈。”鐵蓮花捂着嘴笑了起來。

“哪能啊,我沒他說的那麼好,哦,還有,我的座右銘是,努力有用的話,還要天才做什麼!”我扔出這一句話確實那麼讓人惱火,也確實太過高傲。

“口氣倒是不小,聽說你最近在申請一個社團,我倒覺得有意思。”

“老師,你這是當班主任還是準備調查我呢?”我望着她,眼中滿是懷疑,想挖走我的人倒多了去了,這不會也是其中一個吧,不過我的眼睛總是玩起來漂移朝着她那若隱若現的****看去。

“並沒有,我可沒有那個閒工夫,我只是也想加入你的社團,看你社團沒有什麼人氣,我還可以給你拉點人不是。”她朝着我挑挑眉。

我這可是靈異社團,剛開張吧,也沒有什麼人氣,是衆多社團裏面最冷門的社團,她說的事情也好啊,起碼,我有美女助陣可以讓我這裏多入一些靈異學員。

“恩,可以,不過我這是……”

“哎,我知道你的是靈異社團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