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雖然說這是在暗夜組織的地盤上,但是,她還是不能大意,畢竟,小命只有一條。

話說,曲藝裝模作樣的,跟所有人都說了一遍,這才開口道:"好了,現在進後山吧,這次的訓練,比上次的時間短太多,為期兩天,島上有我們教練們昨天設計的陷阱,你們每個人手裡都有方位路線,必須按照上面的路線走,最終你們要通過這些陷阱,攻陷每一個陷阱之後,做一個屬於你們組獨特的標誌,每個陷阱攻陷后,你們會拿到一個紙條,上面有你們接下來要走的方位,最後,找到後山山頂的七個牌子,記住,第一個去的拿一號,剩下的依次拿後面的,可別想著投機取巧,如果繞過陷阱,最終你們一組的兩個人,評級都會被拉低,可別怪我提前沒有告訴你,好了,現在進後山吧,後天早上,我在這裡等著你們,拿著你們的牌子來找我!"

曲藝說完,十四個人,立馬兩兩衝進後山。

曲藝看著葉一朵和玉玲瓏的方向,眼神隱隱的擔憂。

按理來說,自己已經跟葉一朵叮囑了,葉一朵也不是廢柴,除了心軟一點,也沒有太大的缺點,她的能力,也是可圈可點的。

而且,玉玲瓏也不是傻子,如果她真的是內鬼,也不敢在這個地盤,對葉一朵不利。

可是,讓這兩個人組隊,曲藝的心裡,就是不踏實。

她看著後山,想了想,轉身回去換衣服。

她還是覺得這樣不行,葉一朵這一對的訓練,她還是跟在後面看著點,這樣的話,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她也能及時趕去搭救。

她剛往回走,就看見路彥琛一身叢林迷彩,向著後山走去。

曲藝愣了愣,頓時明白過來。

原來,不光她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路彥琛也是不放心葉一朵他們。

也好,自己上了山,還能照看一下其他人。

話說,葉一朵和玉玲瓏進了後山,兩個人便按照曲藝給她們的方位指示,向著第一個陷阱走去。

葉一朵一邊走,一邊問玉玲瓏:"玲瓏,你說曲教練讓我們按照他們指示的方位走,可是,他們也沒有告訴我們,這個陷阱到底設在多遠的地方,萬一我們走錯了,是不是就找不到陷阱了?"

玉玲瓏轉身看了一眼葉一朵。

葉一朵進山之後,一直不遠不近的,走在自己左後方的位置。

她知道,這樣的方位,更有利於防範前面的人。

她們現在雖然是隊友,可是,玉玲瓏心裡清楚,葉一朵這是防著她,不相信她呢!

她也無所謂,看了葉一朵一眼,開口道:"朵朵,如果真按照你說的話,我們方位找錯了,那我實話告訴你,曲教練肯定第一個把我們淘汰了,在這樣的小山林里,都能弄錯方位,那以後去熱帶雨林,那我們豈不是找不到北了,再說了,他們告訴我們方位,卻不告訴我們陷阱的距離,其實是很有道理的,如果告訴了你陷阱在哪裡,你肯定提前就小心謹慎了,他們要的就是,讓我們不知不覺的踏進陷阱,或者說,他們是想讓我們一直保持高度警惕,這個方位上,可能是一個陷阱,也有可是好幾個,反正,他們的想法肯定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我們小心點就是了!"

聽到玉玲瓏的話,葉一朵看著她的側臉,神色複雜的開口:"玲瓏,之前我一直都覺得,你是個直性子,什麼話都藏不住,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可是,今天我才發現,其實你思維比我縝密多了!"

剩下一句話,葉一朵沒有說,她突然感覺,玉玲瓏的心思真的很深沉,根本不知道她之前想的那個樣子。

她深吸了一口氣,不遠不近的跟著玉玲瓏。

玉玲瓏也沒有讓她走快點的意思,好像這次的評級,對她來說,也就那樣。

聽到葉一朵的話,她扯了扯嘴角,笑了笑,開口道:"朵朵,你想多了,我在平時就是大大咧咧的,可是,在現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必須當成自己在出任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喪命,如果你把山頂的牌子,當成我們要這次任務要取的寶物,而且,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到寶物,不然,我們可能就走不出這裡了,你真的能這樣想的話,你才能有我這樣的想法,會仔細的去想我們現在所走的這條路,接下來,我們都要經歷什麼,你只有認真思考了這些,我們一會將面對的陷阱,你也有個心理準備,我想,曲教練之所以這樣設計陷阱,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讓我們把每一次的訓練,都當成是實戰!"

玉玲瓏說完,就平靜的向著前方走去。

葉一朵聽到她的話,快速的跟上去,這次,她跟玉玲瓏的距離,不是很遠。

基本上就是兩三步的距離。

雖然說,她是真的防著玉玲瓏,可是,她卻不得不承認,玉玲瓏剛才說的這些話,彷彿經驗傳授,讓她一下子進入了角色。

她認真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對玉玲瓏的敵意,也消減了一些。

可是,內心深處,她還是堤防警惕著玉玲瓏。

她們倆走了一個小時后,就遇到了第一個陷阱。

第一個陷阱可能是讓她們練手的,很簡單,就是一個土坑,上面拉了網,鋪上雜草和落葉,看上去跟真的一樣,如果走進去的話,肯定會崴到腳,那後面的路,估計就不好走了。

只不過,陷阱雖然簡單,卻不是葉一朵發現的。

葉一朵根本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是玉玲瓏停了下來。

葉一朵因為防備著玉玲瓏,也跟著停下來。

玉玲瓏這才一臉嚴肅的看了她一眼:"先別走,前面是陷阱!"

葉一朵吃驚的張了張嘴吧,她看著玉玲瓏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片刻功夫后,玉玲瓏上前,在旁邊的一棵樹上,拿出身上的小刀,直接往空中一劃。

結果,葉一朵就聽到什麼斷裂的聲音。

然後,葉一朵看到她又走到另一棵樹旁,如法炮製。

接下來,葉一朵就看見,本來前面要走的路,出現了一個大坑,剛才平整的樹葉,全都掉進坑裡去了。

葉一朵是真心挺佩服玉玲瓏的,因為她剛才的確什麼都沒發現。

她的眸子閃了閃,突然看見一旁的樹上有字。

她看著玉玲瓏喊了一聲:"這邊有字!"

玉玲瓏快速的走過去。

葉一朵並沒有走過去,而是看著玉玲瓏看完字之後,過來找自己。

玉玲瓏看了字,看著葉一朵開口道:"走吧,我們還得繼續按照這個方向往前走!"

葉一朵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異境內,當林楠趕到之際,戰鬥的更為激烈了。

堡壘內部,足有數千頭異獸湧入。

看似不多,但太強!

四階的數十頭,三階的也有上千頭,其他也都是二階異獸,此刻所有的異獸都在拚命所以的華夏高手也都在拚命,幸好林楠之前帶回來大批高手,否則早就堅持不住了。

外面,還有一兩萬頭強大異獸不斷衝擊,想要進入堡壘內部廝殺,不過都被大量的滅魔槍給攔下,很多異獸被打爆。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但,剩下的強大異獸更懂得躲避,速度也極快,使得現在情況也極為不好。

天空中,更是不妙了。

七大化靈境王者,凶氣滔天,若非那麼多虛影守護幫忙,三位化靈境高手早就擋不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林楠殺到了,隨手數十張虛影守護打出,直接出現在堡壘內部,一起對四階異獸進行絞殺,林楠則一飛衝天而去,直奔高空戰場而去。

剎那間,林楠動手了!

一座小塔瞬間被林楠祭了出去,直奔一頭巨熊鎮壓而去,迎風壯大,從迷你小塔瞬間變大成千上萬倍,攜帶滾滾威壓,強勢鎮壓而下。

至寶鎮魔塔現!

「鎮!」林楠一聲輕喝,剎那間鎮魔塔綻放無盡光芒,瞬間將這頭巨熊罩住。

剎那間,結果出現了。

這頭五階異獸王者巨熊被無數的精光籠罩,彷彿陷入泥潭之中。

鎮魔塔功效,和神秘小鍾這點類似,都帶著鎮壓只能,但強大無數倍。

尊者境巔峰的林楠,比之前實力提升太多,此刻全力催動鎮壓,哪怕是五階異獸王者也無用!

一位,一位崑崙一脈的化靈境老者見狀,頓時眼中大喜,這種至寶他們也不曾擁有,正常而言都是主事者才能掌控,而今在林楠手中突然間出現,讓他們驚喜。

「去死!」

一瞬間,這位老者怒吼一聲,手中靈寶顯威,一劍斬出。

「撲哧!」

這頭巨熊遭到重創,然而竟然還沒有被斬殺,皮糙肉厚,防禦力驚人,此刻在不斷衝擊掙扎著。

一旁,其他幾位異獸王者見狀,齊齊色變。

原本它們根本不在意這個渺小的人類,但眼下看到同伴的處境,讓它們大怒。

一頭巨大猛禽,陡然間幾根羽翅爆射而出,直奔林楠而去。

為首的蛟王更是巨尾橫掃而出,直奔鎮魔塔而去。

林楠快速閃動,同時連忙操控鎮魔塔躲避。

「蓬!」鎮魔塔還是被掃中,被打飛出去,巨熊剎那間掙脫出去,慌張而逃。

饒是林楠這一刻也因為鎮魔塔被打飛,臉色微微一白,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這頭蛟王,實力超強,氣焰滔天,給林楠的感覺不比之前天國遇到的那種普通通神境高手弱多少!

其他幾頭異獸王者也都極強,一個個的防禦超強,這頭巨熊哪怕是被林楠鎮壓,崑崙這位化靈境後期高手一擊之下竟然未能斬殺,足見一斑。

「今日,不能讓它們逃了!」林楠眼中帶著冷意,七大異獸王者果然全部到齊了,那麼今日哪怕是多耗費一些,也絕對不能讓它們逃了,其他六大化靈境高手已然在快速趕來了,只要再等個五分鐘,便可能趕到!

不過哪怕是這五分鐘便極難,其實從一開始到現在,也不過五六分鐘而已,若非陳聽雨先後打出兩三百張虛影守護,早就擋不住了!

但是,林楠有把握!

一甩手,足足再度一百張虛影守護打了出來,而後在林楠的命令下,將整個戰場包裹住,不讓它們逃掉。

頓時,天空中足足三百道虛影守護,再外加三大化靈境強者,以及林楠自己。

三百道虛影齊齊動手,這一刻威能徹底出現了。

七大異獸王者這一刻臉色也徹底難看了起來。

這一幕,是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而且威能太強了,強大到它們擋不住一擊,若是蛟王這位最強者在三百道虛影出手的瞬間也被擊退,擊傷!

「吼!」這位王者怒吼,剎那間一頭頭四階異獸得到消息,仰天長嘯,而後直接捨棄了其他人類,直奔天空而來,要為它們的王者殺出一條路來。

「殺!」

下方,陳聽雨等人見狀,同樣齊齊怒吼一聲。

頓時,數百道身影齊齊沖了上去,有尊者境,也有宗師境,一個個的都在拚命阻攔,不讓它們靠近。

林楠身在高空,鎮魔塔再度被他打出去。

「鎮!」

「鎮!」

「鎮!」

一道道怒吼,從林楠口中爆發而出,更有一口口精血打出,全力催動這件至寶,要將它的威能展露而出,同時鎮壓住三頭異獸王者。

不求殺敵,只要能短暫的鎮壓,也就夠了!

「殺!」人類化靈境高手怒喝一聲,抬手便是凌厲一劍,周圍三百道虛影守護齊齊爆發。

「轟隆!」

毀天滅地的威能,齊齊打在三頭異獸王者身上,尤其是三大化靈境高手,全力一擊大爆發。

「吼!」

頓時,怒吼聲不絕於耳,三頭異獸王者被完全淹沒其中,發出不甘之意,其他幾頭異獸王者也紛紛拚命解救同伴,不斷撞擊鎮魔塔,甚至攻擊林楠。

「蓬!」林楠被拍飛,口中咳血,鎮魔塔也跟著飛了出去。

然而卻哈哈大笑而出,渾然不顧,翻手間幾顆靈丹下肚,再度祭出鎮魔塔鎮壓而下,先前那三頭異獸王者此刻真的很慘,已然四肢不全了,遭遇到了重創,血肉模糊,再來一下必死無疑!

「再來!」

「鎮!」

「鎮!」

「鎮!」

周圍,三大人類化靈境高手大喜,也跟著大笑,齊齊爆發,帶領三百道虛影守護齊齊爆發,根本不管其他四頭異獸王者的反撲,誓要斬殺這三頭異獸王者。

「轟隆!」

終於,三頭異獸王者再度被無數道轟擊淹沒,怒吼聲,不甘聲響起,然後跟隨無數道攻擊的消散而徹底沒了聲音。

煙消雲散之際,三頭異獸王者的殘破屍體展露而出,直接從天空中落了下去。

三大異獸王者被屠戮!

周圍,林楠笑了,三大化靈境高手笑了,從天而降阻攔其他四階異獸的陳聽雨等人都笑了。

「哈哈,今日平定江南異境!」

所有人興奮不已!

三大異獸王者被屠戮,讓人徹底看到了希望,今日平定江南異境! 經過那棵樹的時候,她還留心看了一眼,果然指示如同玉玲瓏說的那樣。

葉一朵跟著玉玲瓏,一路往前走。

第一天,他們就經過了五個陷阱,路也走了好多,精力消耗的厲害。

葉一朵晚上跟玉玲瓏隨便弄了點東西,吃了吃,就靠在旁邊的樹上假寐。

她剛閉上眼睛,就聽見玉玲瓏開口道:"朵朵,你先睡會,我現在給你守夜,等到後半夜,我喊你起來,你守夜我睡會,好不好?"

葉一朵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

可是,聽到玉玲瓏這樣的話之後,她反倒是睡不著了。

自己睡著了之後,自然是無法再防著玉玲瓏了,怎麼想都覺得不安心。

葉一朵微微眯著眼睛,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玉玲瓏,她正坐在火堆旁邊,低頭沉思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期初,葉一朵的警惕性還挺強的。

但是,到底是太累了,她最終還是睡著了。

葉一朵再次醒來的時候,感覺到暖暖的光亮,照在自己的眼睛上。

她下意識的伸手擋住眼睛,緩緩睜開眼睛。

然後,她就看見,清晨的陽光,從斑駁的樹縫間照射進來,映在自己的臉上。

而玉玲瓏人,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這會都不見了。

葉一朵猛地從地上坐起來,整個人的神經都變得緊繃起來,她怎麼睡的這麼踏實,一覺睡到天亮了。

葉一朵剛站起來,就看見玉玲瓏提著兩條魚,從不遠處走過來。

陽光照在她的臉上,溫暖了她臉上的笑意。

她看到葉一朵醒來,笑著問:"睡得怎麼樣?"

葉一朵看了看她手上的魚,一時間有很多話想問。

她想了想,最終只問了一句:"你剛剛去弄吃的了?"

玉玲瓏看著葉一朵點了點頭:"恩,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在後山山腳下,距離淺海不遠,那邊有魚,我就去弄了些過來!烤著吃!"

葉一朵看著玉玲瓏,神情複雜不已。

她堤防了玉玲瓏一晚上,結果,自己反倒是睡的跟豬一樣,一覺到天亮。

人家不僅沒有計較,還去弄吃的。

帶著系統去裝逼 葉一朵這心情啊,真的是難以言說。

她看著正在生火的玉玲瓏,認真的開口問:"玲瓏,昨天我們不是說好了,我前半夜睡覺,後半夜守夜嗎?你怎麼自己守了一晚上,也不喊我起來!"

玉玲瓏看了一眼葉一朵,笑了笑:"這有什麼,守夜而已,不就是一晚上不睡覺么,我撐得住,以前在超市打工的時候,經常值夜班的,我看你估計也不熬夜,昨晚睡得那麼香,就沒喊你起來!"

葉一朵的神情有些糾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