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雖說徭役依舊是按丁口來出,可只要不逼着交稅,逼的老百姓賣掉最後一口活命糧,反而還會發下救濟糧食,老百姓就能活下去。

總有條活路,這和前明可不就不同?

民夫們心裏其實還挺感激當今聖上的,沒有朝廷發下的那幾口救命糧,還不知要餓死多少人哩!

就該多收鄉紳老爺們的銀子,他們那麼多銀子,不收他們收誰的?

看着高高在上,從不勞作卻個個富庶的鄉紳老爺們被割肉割的肉疼,民夫們既對朝廷多了敬畏,心裏也舒暢許多。

陛下果然聖明!

逢此明君,如今,民夫們只盼望着西域大戰能早點結束。

他們倒不是覺得西域酷暑難耐,吃不了苦。

能在這樣的災年活下去,吃點苦又算什麼?

他們只是在營地裏聽說,等西域大戰結束,朝廷收回西域後,要招數不清的百姓來此地移民戍邊。

按人口每人分二十畝地,還租借糧種、耕牛、田具。

幫着起屋子,還能再借一年的糧食度過今年。

這些民夫多來自江南、齊魯,一場滔天洪災,將他們的地都淹沒了,爲了口活命糧食,還大都將家裏的田地以雞毛價格賤賣給了當地的鄉紳。

如今,他們都是無產者。

與其流離失所,賣.身給鄉紳老爺們當奴僕,不如來西域闖一闖,總也是一條出路。

若是擱在一年前,他們定然不會這般選擇。

因爲他們不信朝廷會這般好心,免費租借糧種、租借耕牛田具,還借一年的糧食。

可今年不同,真的不同了。

幾時見過那般仁厚寬待百姓的官府?

當今天子,聖明!

民夫們想移民西域,一來是不想給人當奴才,二來親自見識了西域,感覺也不是那些讀書老爺們說的那般恐怖荒涼,也有百姓存在。

三來嘛,則是盡他們最大的能爲,報君恩!

如今,只盼着能早點贏得大勝,若是趕得及,他們就先不回關內了,領了地,先把冬糧種下。

趕到明年五六月,就能收一波糧食。

種完糧,再起好宅子。

聽說,西域的冬天,可凍煞人。

宅子不起嚴實點可不行。

可這一切的打算,都要西域大勝才行。

卻不知,這場仗,到底要打多久。

重生之遇見你 民夫們盼望大軍早日勝利,可有一日,比他們還要期盼,那就是行營主事,索文昌。

索文昌本是軍中司馬,爲秦樑智囊,參贊軍務。

但這一次,秦樑卻沒有帶他在身邊。

因爲上一回西域大戰時,索文昌受過重傷,落下了病根。

雖然經名醫延治保住了性命,去了性命之憂,可每逢氣候變換,仍舊飽嘗苦痛。

西域天氣多變,不似武威乾旱少雨,所以秦樑便讓他待在大本營。

再者,索文昌爲秦樑最信重之人,留他看守大營,也是一重託。

漢初三傑,蕭何爲首。

索文昌如今做的,就是蕭何的工作。

這個工作,卻着實不好做啊!

否則漢初沒甚顯著軍功的蕭何,也不能位列張良、韓信之上。

他幾乎一天三道摺子往東邊送去,催糧,催軍械,催戰馬,催軍旗帷帳草秣……

凡是軍中所需,他無一不催。

如今,朝廷兵部、戶部甚至是軍機閣和內閣的大佬們,看到他的摺子都打心裏厭煩。

後世所言,大炮一響,黃金萬兩。

放在這個時代,一樣適用。

戰爭從來都是一個銷金巨獸,無底洞。

年前西域本就經歷過一場大戰,兵部武庫裏的存貨消耗了一大半。

再加上今年大災,補給不足,哪有這麼多物資供西北敞開的造?

所以朝廷裏的官員對索文昌的“貪得無厭”極爲膩味。

這倒也罷了,山高皇帝遠,他們再膩味,手也伸不過來,影響不到索文昌什麼。

可就連西北本地的官員,如今看到索文昌也如同看瘟神一般。

因爲當朝廷的補給不足或不及時時,索文昌就將手伸到了西北諸地,刮地皮……

無論如何,總要保證西域大戰的糧草供給。

шшш● TтkΛ n● c o

如今雖然勉強做到了,可也到了極緊張的時候。

西北貧瘠不富,搜刮不出多少物資來了。

這才短短兩個月不到,索文昌老了十歲不止,額頭山紋又深了許多,兩鬢斑白。

難,難,難!

只盼西域早日大捷,可是……

“咦,那是什麼?”

站在大營門前高地上,正看着往來不息的民夫運送物資,心中嘆息的索文昌,忽然有所感,轉頭看向西邊。

卻見遠遠幾個黑點,飛速靠近。

再近些,再近些,索文昌眼睛陡然圓睜!

幾匹戰馬瘋狂飛奔而來,馬上騎士因戰馬顛簸,而衣冠不整,看起來頗有幾分狼狽。

再加上“驚駭欲絕”的面孔……

索文昌只覺得眼前一黑,枯瘦的身子晃了晃。

不過,他到底非凡人,經歷過不知多少大風大浪。

咬了口舌尖,強行鎮定下來後,有些踉蹌的迎了上去。

他倒想看看,這紅翎信使,到底帶來了什麼驚世駭俗的消息!

然而,沒等索文昌向前走出兩步,就遙遙聽到從武威西城曲靖門傳來紅翎信使的怒吼聲:

“西域大捷!陣斬十萬!”

“萬里西域,今日歸秦!!”

“萬勝!”

“萬勝!”

……

9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西北官道上,黃塵瀰漫。』』『..

數萬人如一條長龍一般,蜿蜒在黃土路上,朝東方行進。

車輪滾滾,馬蹄錚錚。

隊伍正中間,行進着一輛寬大之極的馬車。

車棚外烈日炎炎,酷暑炎熱。

車廂內,有一嬌小姐,身上卻披着一件輕裘冬衣……

蓋因車廂內四角處,各擺放着一座小冰鑑,寒氣滲人。

普通女子,縱然身體康健,又哪裏經得住長久的天寒氣凍?

然而在這個時節,能這般用冰者,着實奢靡。

尤其是在旅途中……

也只有某受用慣了的,纔會想到用生硝製冰……

車廂很大,內有三女一男。

右邊靠車廂壁邊一女,金碧眼,皮膚奶白,衣着不似秦人,着實有些暴露。

她正與那披着輕裘的顏色絕美女子說着什麼,不過眸光不時瞟向左邊,眼神裏明顯有幾分幸災樂禍。

而車廂左邊,一錦衣少年,擁着一美色女子,嘴角擎笑,聽着懷裏女子擔憂的呢喃,他卻不甚在意。

偶爾還會用警告的眼神瞥一眼金碧眼的異域女子。

車廂內瀰漫着女兒香氣,浸人心脾。

固定在車底的小茶几上,擺放着幾個果盤,俱是西域佳品,果香肆意。

角落裏還擺放着幾壇酒甕,有烈酒,有果酒,還有馬奶酒。

幾盞玻璃杯裏,半杯冰塊,半杯酒水,人,也端的愜意。

“環郎啊……”

少年懷中女子,感受到少年放在懷裏的手不規矩,幽怨的嗔怪了聲。

都這個時候了,還想這些……

這柔情萬種的女子,正是當日一掌“擊殺”了大秦太尉葉道星的董明月。

在外面,她是讓許多人心驚膽戰的白蓮聖女,是讓人忌憚不已的女武宗,青隼魁。

可是在賈環面前,她卻只是一個嬌氣的小女子。

明月幽幽的眼神,賈環訕笑了聲,從人家懷裏抽出了手,先狠狠瞪了眼一旁嗤笑的索菲亞毛妹,又順帶着對紅着俏臉抿嘴偷樂的薛寶琴擠眉弄眼,收回眼神後,賈環方正色道:“月兒,不是說了好幾回了嘛,沒有關係的,出不了大事。

不就是一個葉道星嗎,殺了就殺了!

哪裏要這般吃睡不香?”

“嗤!”

一旁,精通秦文化的索菲亞笑道:“賈,你太不會安慰人了,你當月亮是傻妞嗎?

就我所知,你所犯下的可是十惡不赦,抄家滅族的大罪!

別說你只是一個侯爵,就是你們大秦的皇太子,若是敢隨意打殺最高武臣,他也死定了!

連我們厄羅斯一樣如此。

如果你們大秦的皇帝不把你治罪,他的皇位怕是都坐不下去了……”

此言,讓董明月和薛寶琴都變了臉色。

這個道理兩人如何不知?只是她們都強行逼迫自己,相信賈環。

如今這個泡沫讓索菲亞公主戳破了,兩人都膽戰心驚,面色駭然,泫然欲泣……

賈環覷眼菲亞,冷笑道:“你懂個錘子!

太子若是殺了太尉,自然也被廢圈禁。

可我是太子嗎?太子有我牛嗎?”

索菲亞公主聞言,笑的更冷:“莫名其妙的猖獗!

你這種人,若是在彼得堡,早不知死幾百回了!

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地位的!”

賈環哈哈笑道:“不管怎樣,反正比你這個階下囚強!

勝者爲王敗者寇,所以你這個俘虜,還是乖乖的閉嘴吧。

殺一個太尉可能會遭殃,可殺一個敵國公主,本侯保證,一定沒事!

而且,還可以奸.殺!”

“你……無恥!!”

尊貴非常的索菲亞公主,何嘗遇到過這等卑鄙下.流的種子?

即使在聖彼得堡,不知多少王公子弟,對她都敬若天神。

每次會面見她前,都一定要先漱口薰香,唯恐玷污了她的聖潔。

可眼前這壞痞子,居然威脅要把她……

該死!

索菲亞公主氣的白臉漲紅,雙眼噴火似的瞪着賈環,恨不得將他扒皮抽筋。

賈環笑道:“別這樣又不是我邀請你來我馬車裏坐的。

不樂意在這,回你自己的馬車裏去兒!

誰也沒邀請你過來……”

索菲亞公主聞言一滯,面色訕訕,哼了聲後,高傲的昂起頭,如若未聞。

開什麼玩笑!

回去?

回到那個窄窄的密實的馬車裏,能活生生將她悶死!

不悶死,也能熱死。

她這般尊貴,怎麼能忍受得了那種艱苦?

要是這個卑鄙吝嗇的傢伙肯給她一點冰也就罷了,當誰願意擠在這裏?

可是這個無恥的傢伙,連點冰渣子都不肯給她……

所以,對於這個沒有一點貴族風範的粗鄙土鱉,驕傲索菲亞公主決定再不理會他!

當然,也不便再笑話挑釁他,只要繼續在這裏享受夏日中的炎涼就是。

就是不知道,聖彼得堡的情況如何了……

凱瑟琳皇后,就算得意,你也只能得意一回,等我回去後,咱們再算總賬!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