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離開之前,眾人在密道里最大的石室集合起來。盛浩正式成為門派的門主。

「門主門主。」火光跳躍之下,眾人歡聲雷動之前,門派雖然強大,但是眾人卻從未像今日一樣有信心。這一次,想要稱雄魔城,看來不是難事了。

「這真是我隱形門史上重要的一天啊。接著,大夥就殺出去,一掃這些日子的恥辱。」五老站在盛浩旁邊,大聲地說道。

「魔君,各位,我先離開,你們再動手如何?」之前,喬靈就和眾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這裡多是男兒,眾人也沒有多想,只是以為她害羞而已。現在聽到她要離開,一個個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眾人一直認為喬靈就是盛浩的女人。否則怎麼會那麼巧,盛浩想讓人下針的時候,喬靈就出現了?否則天陰師太等人又信誓旦旦。怎麼盛浩願意輕易地將死穴針法傳給喬靈?這些日子以來,眾人看到喬靈幾乎只和盛浩說話,更是認定了之前的猜測。

甚至,五老等人還想著,找一個日子,讓盛浩宣布喬靈為門主夫人。哪知道喬靈現在說要離開了,而且她的話顯然說明,她是不想和隱形門扯上關係的。

眾人紛紛看向盛浩,不知道他會怎麼回答。

「喬靈,這些日子以來,大家也算是朋友了,難道你真要回去?」盛浩有些擔心,心裡甚至有些失望,隱隱還有些疼。

「魔君,我們兩個並不像大家認為的那種關係,我又不是隱形門的人,此次我留下來,也不過是為了你的死穴針法,你教我針法,我救你門人,大家也算是互不相欠了,難道不是嗎?」喬靈冷漠地說道。

「姐姐,不是這樣的,那天晚上,你為什麼會和哥哥在一起。」萱萱跑到喬靈面前,拉著她的手說道。

「只是碰到而已。」喬靈輕描淡寫地說道,可是腦中突然回想起這些日子,印象最深的竟然是盛浩抱著自己躲過師父的攻擊。只不過她習慣了冷冰冰,也沒有能弄清楚自己的心思。

「萱萱,你姐姐竟然要離開,就讓她先走吧。」盛浩也不想強人所難,更何況正如喬靈說的,自己和她確實沒有關係。

「好吧。」萱萱只能退回去了。眾人一起出去。到了密道口。

「你先出去,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再出去,這樣沒有問題了吧。」盛浩看著喬靈說道。

「這死穴針法算是我的了吧?」喬靈突然看著盛浩,說道。

「當然了,我總不能讓你忘記吧。」盛浩也無所謂了,死穴針法對於他來說算不上有多珍貴,這些日子,盛浩是傳了很多,但是最精華的部分還是沒有傳出去,當然了,不是盛浩有所保留,只是之前救人,還用不到這麼多。之後有聊過別的,也不過是比所用到的深一些而已。

五老走到密道口,試著推開石門,可是竟然紋絲不動。

「門主,密道的石門,是巨大的海底深石製成,需要以隱形七星讓步法的心法口訣推開。」五老臉色有些尷尬,之前,他以為自己能夠推開,但是,現在才知道只怕自己再推數年,都推不開。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規矩了。

想來是門派中的前輩知道,躲入這密道的時候,便是門派遭受重大打擊的時候。若想讓敵人不能攻進來,則必須保證出口和入口的強度。若非如此,還是枉然。

而門派里如果沒有一個實力強大的門主,要推開這個地方也是不可能的。

五老臉色瞬間紅了,看來自己是門派史上最弱的門主了。

盛浩走到大石前面:「太上長老,我年紀輕,這種重活本來應該由我做的。」盛浩施加了真氣,可是同樣紋絲不動。下意識地就掃描了一下這塊大石。才發現中間里處,竟然有兩個手掌印,看來,單純用蠻力也是不行的,否則外面的人未必就攻不進來了。

「我記得了,這塊大石需要在特殊的方位施加真氣。」五老雖然記得這個,但是要他找到位置,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眾人大驚,難道躲入密道之中,最後反而無法離開了?之前的入口,已經被眾人用特殊的方式給破壞了。當時敵人來勢洶洶,不能給人任何發現的機會,現在要想從那裡回去,同樣是不可能的。

難道,這一眾好漢,就要餓死渴死在這個地方了嗎?

便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了大石移動的聲音。

「喬靈,你先走吧。」盛浩只是推開了一小部分。喬靈走出去之後,盛浩快速地將門推了回來。

「大哥哥,你真的不關心姐姐了嗎?她這一出去,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事情?」萱萱的腦中又閃過了天陰師太可怕的模樣。

「人各有志。」盛浩淡淡地說道,緊接著盤膝而坐。他不想再回答這個問題。

「萱萱,不要胡鬧了。」五老見萱萱似乎還有話要說,便加重了口氣。

萱萱從沒有見爺爺這個樣子和自己說話,只能忍住了。

半個小時之後。盛浩推開了石室的大門。一道強光照射了進來。此時,已經是正午。

盛浩正要走出去,卻發現前面是空處。原來我,這個密道口竟然是在一片懸崖之中。要上去,也要飛個幾百米。這確實有一定的隱蔽作用。盛浩回身,掃描了一下,裡面的人數百,但是築基期之下的也就二三十人而已:「請各位帶著築基期之下的高手一起出去。」

「門主,不用了。」萱萱難得露出認真的樣子,突然她的肩膀上鑽出了一對翅膀,然後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當初我被嚇壞了,才沒有飛起來,麻煩大哥哥救我了。」

萱萱說完,第一個飛了出去。

盛浩這才想到,這裡是魔城,眾多半人半獸的,有翅膀也是很正常的。看來半人半獸也是有一定優勢的,至少在身體上是如此,就是不知道在智商上和修鍊上會不會有如此優勢了。如果連這優勢都有了,盛浩倒也真想做一個魔族了。

不過這些也只是閃念而已了。

看到萱萱飛上去了,盛浩也是稍有不放心的。畢竟這山上只怕還有不少的小門派。雖然說隱形門的人都不見了,但是那些小門派肯定不會放過在這個地方耀武揚威的機會。

果然,盛浩和萱萱上去之後,就見到不少的帳篷。而那些小門派還有人在互相爭奪地盤的。一言不合就打起來的也是常事。

「滾,這山是我們的了。」

「呵呵,區區小妖派也敢如此狂妄。」

「隱形門高手在此,你們還不給我老實地投降!」萱萱拉著盛浩的手一起降落到了地面。 「哈哈,一個小女孩也敢自稱高手,來,陪大爺玩一玩,我就習慣這樣的妹子。」還在交戰的兩人同時走了過來。

這些人或許還認識隱形門的成名人物,但是像盛浩這種只到了魔城十多天,而且多數還是在密道的存在,他們自然是不認識的。

萱萱知道自己的實力,趕緊躲到了盛浩的身後。

那兩人過來拉扯盛浩的身體:「小子快滾。」

他們一抓得手,更是不把盛浩放在眼裡了,甚至感慨,現在不怕死的年輕人真是多,這點實力,竟然還敢來鬧事。

盛浩並沒有動,只是暗中催動了真氣。這兩個人猛地倒飛了出去。

噗噗噗。這二人吐出了一口血。

「好啊,你們兩個是來鬧事的啊。」附近的人看到了,都慢慢地圍了過來。不過盛浩剛才露的那一手讓他們也有所忌憚,所以只是警惕地看著,並沒有立刻動手。

「隱形門高手聚於此地,山上的人若是還想活著,趕緊繳械投降。」五老帶著藩籬等眾高手先上來了。

「這點人,也敢狂妄嗎?」

「不錯,咋們自己人先不胡來我,和這些人動手在說。」那些人自以為佔據著人數的優勢,所以根本就不害怕。

「殺。」藩籬叫了一聲,眾高手跟著下來。

「藩籬,你確實厲害,但是我們兩個,難道還怕了你不成?」兩個身著藍衣的人立刻圍住了藩籬。似乎之前就和藩籬有過動手。

藩籬的身手頗為靈活,而且學了隱形七星讓步簡化版之後,只是一個晃動,就超出了這二人的想象,這二人明明是築基末期的高手,可是準備不足,竟然一招之內就被藩籬給打死了。

藩籬都沒有想到這套步法的效果有這麼大。

盛浩暗暗佩服,這個藩籬果然是有些本事的。盛浩和萱萱也不需要動手了。

隱形門的人還在源源不斷地飛上來。

一個戴著紅色斗篷的男子看出不妙,想要逃跑,盛浩撿起地上的石頭,朝著這個人的後腦勺扔了過去。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一招斃命。十幾分鐘之後,小門派的人死傷不少,而且高手幾乎都給殺光了。剩下的那些人總算是認清楚了形勢,一個個跪下磕頭。

「門主,這些小門派竟然敢在山上胡來,咋們此刻就打上門去。」五老前來請示。

「就依太上長老的。」盛浩帶著人,從最近的門派下手,瞬間端了小妖派,接著橫掃另外幾個小門派的。這也算是去了一天了。

之前,眾人被五門的人偷襲,這口氣還在胸口呢。

晚上好好休息,第二日,又直接上了五行山。這五個門派,分在五行山的幾個山頭之上。

隱形門的人來勢洶洶。

本來最近的是天陰師太的門派,但是盛浩怕喬靈最終還是回去了。便帶人繞過了,先是進攻輕靈子的門派。

輕靈子為人膽小,上一次傷不到盛浩之後,就嚇到了,之後聽說盛浩和隱形門的人一起被燒死了,這才沒有了那種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見到盛浩再次出現,竟然直接帶著人投降了。正所謂上將不正下粱歪。輕靈子本來就是卑鄙無恥的小人,他的那些弟子很快就跟著吹捧盛浩和隱形門,似乎完全沒有的羞愧感覺。反而還以隱形門的人自居。

盛浩雖然討厭這些人,但是也不想把這些人都殺了。眾人繼續,這一次的目標是韓門,只要韓門也被拿下了,剩下的門派就更沒有抵抗的勇氣了。

韓元再一次和盛浩交手。盛浩依舊沒有用真氣,只是靠著步法,數招秒勝了韓元。本來韓門的人想著就算門主輸了,還有他們呢,但是看到連門主都只能撐幾招,他們這些人就更加不用說。只能認輸了。

眾人繼續前行。這一次,剩下的三個門派竟然集結起來了。盛浩想到,自己的動作雖然神速,但也用了不少的時間,剩下的三個門派知道之後,就集結起來,也是很正常的。

「來,小子,想讓我們屈服,你就先殺了我。」天陰師太拿著長虹劍,走出了人群。魔都和四老也走了出來:「如果你能同時戰勝我們這些人,那麼我們也跟著你們了。」

四老不信盛浩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雖然他們是露出了破綻,但是多了兩個大幫手,應該不會有大問題了。盛浩想再用上次的方式也沒有那麼容易。還有天陰師太和魔都呢。

「你們竟然以這麼多人對付我們門主一個,難道不是太過分了嗎?」五老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五老,那日他就以一個人硬抗了五門,難道今日反而泄氣了?再說了,五門的門主,難道你還要和我說他只是一個普年輕人嗎?」高老者嘿嘿冷笑。

天陰師太陰沉著臉。本來它是不想和這些人聯手的。但是隱形門這一次,是帶著收服的氣勢過來的。另外四門還好,都是男人多,就算跟著隱形門,也無可厚非,但是神女門都是女的,區別就大了。難不成神女們的人還能順從了隱形門?想到自己最喜歡的徒弟竟然跟了這個少年,現在又是這個少年來攻打她的門派,天陰師太就氣不打一處來。就算和這些人聯手丟臉,也是沒有辦法的了。

天陰師太也不多說,直接提劍朝著盛浩砍了過來。之前盛浩是沒有真氣,速度也會受到影響。再加上修鍊了隱形七星讓步法,現在的速度可以說是完爆天陰師太了。

盛浩看似往後退,突然往旁邊一閃,緊接著一個轉身,便到了天陰師太的旁邊。盛浩伸著雙指夾住了天陰師太的劍。天陰師太完全沒有想到僅僅一個照面,自己竟然就被人夾劍了。天陰師太哪裡忍受得了,大吼一聲,接著催動真氣。不過這真氣到了盛浩的身上,突然變得無影無蹤。天陰師太嚇到了。

「魔君,請不要對我師父下手。」此時,在眾人的上方,一個面紗女子停在空中,哀求道。正是喬靈到了。喬靈是最先離開密道的,但是她想回去門派的時候,在山門就被攔住了,根本就上不去,更沒有機會見到師父了。要不是她的實力頗強,只怕早就被殺了。之後,喬靈便在山門附近晃悠。直到盛浩帶著人攻打五門。五門的人才沒有辦法分心注意誰了。喬靈這才上山了。

盛浩原本想把天陰師太的劍給奪了過來,但是聽到了喬靈的聲音,猶豫了一會,還是放開了:「師太,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趕緊退開吧。」

原本,盛浩只是很平常的話。但是天陰師太非得認為盛浩是看不起自己,而且又是因為昔日徒弟的求情才願意放過自己,更是恥辱。天陰師太顧不得什麼了,繼續朝著盛浩劈了過來。盛浩知道,只要自己堅持一會,天陰師太就應該知道兩個人之間的實力差距。所以也不還手,只是一味地躲閃。

魔都等人卻認為盛浩是有了麻煩。眾人對視一眼,決定不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五人同時加入戰團。

人數多了,盛浩反而不覺得麻煩了,他身形飄忽,在眾人之間自由穿梭。不出十招,就甩開眾人,到了魔都的面前。之前,魔都在盛浩的面前就是不堪一擊,這一次,自然還是如此。

盛浩簡單地朝著魔都的衣領抓了過來。魔都怒氣上涌,好歹我也算得上一個高手,這魔君怎麼用了這樣低級的招數。不過這簡單又不快的招數,魔都就是躲不開。他想不通啊,可是人已經被扔了出去。 魔都直接落到了不遠處的屋頂之上,才勉強踩住了。不過呼吸依舊不順暢。甚至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只是站著調息真氣。

這樣一來,眾人臉色大變。

四老比之前更加謹慎,再次擺起了陣法。這一次,他們依舊能夠利用地面。不過盛浩已經恢復了真氣,強度也比他們的強。一道閃電之力,直接在高處擊穿了這真氣陣法。這甚至比先攻破地面,之後再破陣還難得多。眾人都沒有想到,短短十來天不見,盛浩竟然變得比之前強了很多了。

四個老者無可奈何,連最強的陣法都是快速被破了,哪怕他們並沒有受傷,但是再堅持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意義了。

「佩服,我們認輸。」四老退了下去。

「你們……」天陰師太憤怒地說道:「真是白長了這麼大了。」

「師太,還要打下去嗎?」盛浩皺眉,這個老妖婆一直不願意認輸,難道自己就要一直陪著?最多看在喬靈的面子上,不傷害到她就行了。

「來人,給我一起進來,殺了這個臭小子。」天陰師太怒吼道。

盛浩迎面朝著天陰師太撞了過去。天陰師太大驚,難道這小子練就的是金剛不壞的神功?否則怎麼可能不怕?天陰師太本來就被壓制,這一愣,手中的劍很快就到了盛浩的手中。這一次,盛浩不似之前的恐懼了,也沒有再拿著劍指著天陰師太,只是放在了地上:「師太,你還是不服氣嗎?」

神女們的眾弟子聽了師父的命令,剛才是想出手,但是交手的二人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她們根本下不了手。

現在師父臉色鐵青地站著,盛浩將劍放下之後,也是臉色平靜地看著。她們也有了機會。眾人明知道不是盛浩的對手,但是師父說了,他們也不敢違背。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不過之前眾高手都無法傷到盛浩。更不用說些普通弟子了。盛浩沖入人群之中,隨手奪劍。

眾弟子在魔城也算得上是二流高手,但是碰到盛浩奪劍,竟然沒有能躲開的,都是一招,手上便空了。盛浩奪得劍之後,看似隨手亂扔,但是實則是扔在眾女逃走的方位上。

轉眼間,眾女手中都空了。而那些劍,都刺在了一旁上,圍成了一個大圈子。

若是空手,以眾女的實力,只怕會被盛浩給佔了便宜了。所以眾人都十分猶豫。

「大家把劍拔出來,非得和這個傢伙拼個你死我活。」之前,君君並沒有沖在最前面,不過說話的時候,倒是義憤填膺的。

只不過眾女去拔劍的時候,才發現根本拔不出來。可是那劍明明只是入了幾分。原來是盛浩催動真氣,壓制了劍,以這些弟子的實力,又如何能夠拔出來。

天陰師太突然抬起手,朝著自己的天靈蓋拍去。

「師父!」

眾女紛紛叫道,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便在這個時候,盛浩一個兔起鶻落,到了天陰師太的面前,抓住天陰師太的手:「大家都是魔城的人,是自己人,你何必呢?」

天陰師太怒道:「我打不過你,想死都不行嗎?」

「各位,你們和隱形門真的有深仇大恨嗎?非得拼個你死我活?」盛浩皺眉。

「趕緊放了我師父。」眾女圍了過來,不過卻不敢動手,怕惹怒了盛浩,會讓師父更加慘。

「盛浩,你趕緊放了我師父。」喬靈也降落到了盛浩的旁邊。

眾女知道喬靈和盛浩關係非比尋常,這才慢慢退開:「師妹,看你的了。」

「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是怕師太胡來嗎?」盛浩苦笑。

「師父,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說。」

喬靈對著天陰師太眨了眨眼,「您知道的。」

「是嗎?」天陰師太冷冷地說道,「還不放開我的手?」

「是,師太。」盛浩見這兩個人不想是開玩笑,便放了天陰師太的手,退了回去。

「師父,你到這裡來。」喬靈將天陰師太帶到了一個沒有認的角落。

「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天陰師太的態度雖然還是很冷漠,但是總算沒有要殺人的樣子了。

喬靈在天陰師太的耳邊低聲說了話。

天陰師太難得露出笑容:「原來是這樣,為師就說了,你不可能是那種人的,師父答應你,讓你回來了。」

天陰師太和喬靈結束了談話,看向了盛浩:「魔君,我現在要帶著人離開,你如果要動手,我們就變成鬼再離開。」

「師太,你說的這是哪裡的話,隱形門今日所為,全是為了魔城好。」盛浩並沒有阻攔的意思,「師太是否願意留下來,多聽在下幾句話。」

「哦,你倒是說說,這怎麼成了為大家好了?」天陰師太一臉不信地看著盛浩。

「不錯,這次的事情分明是有外面的人來搗亂的。」盛浩頓了頓,再次想到了天貓說過的話,在密道里,再聯繫小庄做的事情,就想清楚了過程,「否則,以小庄的本事,是絕對不可能敢在那個時候站出來說話吧。」盛浩說到這,看向了四老:「各位前輩,你們下山之後,是不是有一段的時間看不到小庄。你們知道小庄去了哪裡嗎?」

「他去哪裡了?」高老者對盛浩的態度本來不錯,但是聽盛浩突然將事情都扯到了本門的人之上,實在是不爽,「難不成他一個人逼得你們隱形門哭爹喊娘的不成?」

高老者說完,身後的人便跟著笑了起來。雖然說四門已經聽從了隱形門的號令。這個事情卻是剛剛發生的。在這些弟子的心裡,依舊還把四老當成長老,對於隱形門,也依舊沒有任何的歸屬感。最多也就是認為暫時只能吃虧而已。

「小庄帶著那些小門派上山,除非他個人有著特別的身份,就是擁有很強大的實力,那些小門派同樣擁有頂尖高手,絕對不會聽從他的號令的。這些個小門派過去的人實在不少,這個事情我也絕對無法吹牛,各位隨便一查就知道了。」盛浩說到這,看到四老的臉色十分難看,也不想徹底得罪他們,「當然了,小庄是被人控制了。否則也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矮老者憤憤不平地說道:「把小庄帶出來,對質。」

「二長老,小庄這些日子一直不在門派。」一名和小庄關係不錯的弟子走到矮老者的面前,恭敬地說道。

「小妖派的妖王,你雖然跟了隱形門了。」矮老者看向了一個耳朵長到脖子的人,「你們門派的人,之前也參與了攻打隱形門的行動,難道真的是聽從了小庄的命令?」

「不錯。」妖王淡淡說道:「矮長老,你不會覺得全世界的人都為了誣陷你們門派的人,才這樣做吧。我們跟著隱形門,是因為覺得隱形門的人可以保護魔城的人。至於我們為什麼聽從小庄的命令,無非是他背後的人曾經開出了大價錢,大家一時心懷鬼胎,之後又因為中毒,再加上當時和眾位一樣,想錯了,覺得大家是應該出去的,所以才會跟著去攻擊隱形門。還好並沒有造成太大的錯誤。」

盛浩介面道:「各位前輩,你們現在再好好想想。當初我們隱形門的人。如果沒有幾大高手受傷,各位有這麼容易讓隱形門陷入危機嗎?若不是在下正好出現,各位當時又對我不了解,才讓我僥倖贏了,只怕今日大夥早就離開魔城,去按照那個人說的做了吧。」

霸情首席:千金寵愛 眾人紛紛點頭,覺得盛浩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