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難不成告訴對面的小姑娘:「其實我是一萬前的天使,因為被一個虛空戰士偷襲,所以不得不在這裏待九千多年。

然後今天靠着恆星能量復活,正好被你看到了……?」

對方大抵是不會相信的吧。

那凱爾就只好當場瞎編一個了。

至於該怎麼編……凱爾也不知道。

畢竟從遠古時代結束,她所在的地方就變成了一片沙漠。

也就是最近十幾年能破天荒的見到幾個趕路的商隊,中途也是一句話不說。

「呃……我應該是個跟商隊走散了的人吧……」

「應該?」

凱爾的話與她的這身打扮越發的令斗篷人警惕了。

畢竟她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個正常人會披着一件毯子在夜晚的死亡之海中走來走去,嘴裏說的話也是跟瘋的一樣。

但是把這個古怪的女人丟在這裏,斗篷人是絕對做不到的。

於是她向著凱爾道:「跟我來吧,不過不要想着做些什麼危險的事,我會一直盯着你的。」

凱爾聳了聳肩。

「不過我想問一下,你叫什麼名字?」

斗篷人瞥了凱爾一眼,反問道:「你又叫什麼?」

凱爾眼睛轉了一圈,胡說道:「我叫米迦勒。」

斗篷人上下打量了凱爾一眼,隨後道:「我叫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223章

宋三喜微笑道:「護士小妹,請相信我」

「不行啊,宋先生,我們要對病人負責的。您,最好是等一等,我去通知值班醫生。」

說完,居然跑了。

比較倔強的小護士。

至少,她有自己的原則。

宋三喜只能表示理解,笑了笑。

他,記下了她的名字:張小霜。

蘇有欣看着玻璃瓶子,淚眼汪汪,「姐夫,這個,真的可以嗎?我好痛啊」

宋三喜拿紙,在床邊上坐下來。

擦拭着她的淚,「沒問題的有欣,姐夫不會害你的。這個張小霜,原則性很強。等一會兒吧,忍一忍。沒人幫忙,姐夫還沒法給上藥。」

「哦」蘇有欣點點頭,「其實,這個小霜姐姐,人也挺好的。」

「嗯,還不錯。」

沒一會兒,骨科的值班醫生過來了。

四十來歲,眼鏡。

一看,就是很嚴謹的那種。

看他的胸牌,還是骨科的主治醫生級別,呂濤。

呂濤一進來,無視宋三喜,上前就詢問蘇有欣的情況。

之後,他說:「蘇有欣,你這是正常的現象。為了你的康復,只能忍一忍。過幾天,就好了。」

張小霜道:「呂醫生,要不還是用鎮痛劑吧?」

呂濤瞪了她一眼,嚴厲道:「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鎮痛劑,能隨便用的嗎?」

「那」張小霜紅著臉,有點難堪,看向了宋三喜帶來的瓶子。

呂濤順她目光一掃,才認真的看着宋三喜,「你這個病人家屬,在哪裏搞的江湖游醫的東西,帶到醫院裏來,是對我們骨科的侮辱,還是對病人的不尊重?生命,是兒戲?」

宋三喜微笑道:「呂醫生,其實我這個葯,是經過千錘百鍊出來的方子,而且有神奇藥物的加持,可以」

「好了,不要說了!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年輕人,不要相信什麼江湖游醫的話,要相信現代醫學」

呂濤,一看那瓶子裏黑乎乎的玩意兒,就是相當的排斥。

宋三喜道:「如果,我的葯,能為有欣有鎮痛、消炎、祛腫,並且康復加速,你是不是願意賭一賭呢?」

「醫學不是賭·博!你,最好拿着這樣的東西,馬上離開。作為家屬,相信我們,就對了。否則,我叫保安了。」

這,一副要驅趕的架勢。

蘇有欣道:「呂醫生,我真的很痛啊!我的姐夫,不會害我的,相信他吧」

呂濤板着臉,「蘇有欣,什麼也不要說了,閉眼靜卧,不斷深呼吸。」

「深呼吸,也痛啊」蘇有欣,眼淚汪汪。

「沒有辦法。」呂濤,依舊嚴肅。

然後一扭頭,看着宋三喜,作了一副請你出去的手勢。

對於這樣的人,宋三喜並不太反感。

作為主治醫生,他們會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

而且,他們有自己的底線和準則。

於是,宋三喜離開了。

不到二十分鐘,他又回來了。

呂濤不在。

張小霜在。

蘇有欣在病床上,疼的直冒汗,臉色蒼白。

看上去,真的太可憐了。

張小霜安慰她好一陣子,想去個洗手間。

沒想到,還沒有到病房的洗手間門邊,那門開了。

宋三喜,從裏面出來了。

張小霜失聲驚呼:「先生,您,這怎麼」

蘇有欣一見姐夫,也是驚呆了。

不知道,姐夫怎麼進的洗手間。

但宋三喜,懶得解釋自己是爬窗戶進來的。

他只是認真道:「張小霜,看着有欣那麼痛苦,你忍心嗎?」

「我」張小霜回頭一看,確實蘇有欣太痛苦了,「可是」

「我的葯,一定會有效果。咱試一試。沒有效果,我把洗手間坑裏的水喝了。」

宋三喜,一臉認真。

張小霜驚愕。

沒辦法了。

人家,都說到這個份兒上。

於是,張小霜只得同意了。 眾人都呆住了!

現場,靜悄悄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老大!

不可思議!

這絕對的不可思議!

之前嚴經緯的聲音,讓這柄劍爆發出劍意,這已經讓他們夠震驚的了,覺得這柄劍通靈了!

可是!

他們現在,根本想象不到,嚴經緯讓這柄劍回來……而它,真的回到了嚴經緯的手中!

就彷彿,這柄劍能夠聽得懂人話一般!

太神了!

「神劍啊!」

「這絕對是神劍,而且是通了靈,有靈魂的神劍!」

「據說,前段時間劍湖出世的絕世神劍,也能通靈,不知道那柄劍和嚴經緯手中這柄劍比起來,誰更厲害一些!」

「若能擁有如此神劍,死而無憾啊!」

一些主修劍道的,看著嚴經緯手中的劍,眼神中充滿了羨慕。

王樓,此時雙眼憤恨的盯著嚴經緯!

他腦子裡想起了嚴經緯剛剛那句話,這柄劍,只有嚴經緯讓他用,他才有資格用!

此時王樓終於明白了,為何向嚴經緯借劍的時候,他這麼爽快就同意了,敢情,他心裡早就有把握,自己奪不走這柄劍!

為什麼?

王樓想不明白!

嚴經緯他何德何能,能夠馴服如此神劍,讓這樣的神劍都聽他的話,認他為主!

肯定有原因!

這柄神劍認嚴經緯為主,肯定有特殊的原因!

想到這,王樓眼神中再度透出貪婪之色,他盯著嚴經緯,冷笑不迭:「你們還真以為,這樣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了么?」

嗯?

王洲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