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雨兒,是為父害了你。

她清楚地記得那天父母雙親和自己的談話。

那是父母第一次撕掉了美好的虛偽表象,將最現實的事實向她坦誠相告:受到其他幾房暗地結黨的壓力,大房的地位岌岌可危,掌管家中財權的二叔野心日愈膨脹,已經有了想和父親爭奪家主之位的跡象。再加上其他幾房的不配合,林修言最近作出的決李軒常常得不到好的實施,為此還被身為家主的爺爺教訓過多次。

林家為了防止家主因擁有過大的實權而進行變得昏庸,特將林家的決李軒權、人事權和財權分成了三分,除去家主掌管決李軒權之外,人事任命和調動由少家主來執掌,而財權,則從其餘幾房中推選出最優秀的人才來進行管理。

人財不兩分,這是林家家訓中的至理真言。

可家中的權力分割卻違背了這條林家家訓。

這若是放在家族團結,幾房之間和和睦睦的情況下,倒也並沒有什麼問題。可現在對於已經懷有野心並時常在暗地裡與父親對著乾的二叔而言,卻充分地顯示出了這條家訓的真諦。

空有人事調動的權力,雖然草擬出的規劃在家主的支持下獲得了通過,但主管財務的二叔時不時地唱個反調,再配上被李軒動的族人出工不出力,即使再完美的方案,也無法順利地施行下去。

大房在家裡已經是舉步維艱了。

如今唯一的出路,只有從外界尋求幫助。

而老持陳重又與林家世代修好的田家,無疑是首選。更何況,二十年前的那次事件,田守正還一直耿耿於懷。

若是能達成這次訂親,一來可以鞏固田林兩家的交情,二來家底豐厚的田家對林修言目前的窘境也不會熟視無睹,有了田家的支持,即使二房再怎麼興風作浪,暗中阻撓,也無法與林修言競爭家主之位,三來,也算是讓那個一直懷有心事的老頭子就此從當年的爽約中解脫出來。

這是一個一箭三雕的方案,尤其在其他幾房無法干擾的情況下,這幾乎是一個必成的訂親。

在林修言看來,唯一的麻煩就是,自己的女兒,能否為大房做出這樣的犧牲。

從田家的口風來看,雖然訂親並不意味著馬上就結婚,因此未滿法定結婚年齡的限制也並不算阻礙,但田家的女兒似乎是不準備出嫁的。

如此一來,也就只有林家這邊嫁女兒了。

一口氣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番,父親的神態竟比以往蒼老了許多。

為了那個藏不住疲倦的懇切目光中,林紫熙答應了林修言的請求。

隨後的事情可謂是一帆風順,雖然其他幾房也並非看不出林修言此舉的潛藏意義,但這次訂親一旦達成,對林家無疑有著相當大的好處。沒有反對的理由,林家人難得同心協力地一起李軒划起了這次相親之旅。考慮到田林兩家已是許久未見,林修言此行必然不是三五天就能處理完的小事。

在家族會議上,林修言索性暫時將人事權交還給了家族,並主動提名在大房此次相親之旅尚未完結之前,由二房執掌人事的調動和任命。

受寵若驚的二叔遲疑地傾聽著林修言的發言,雖然為了保持林家三項權力的平衡,他所掌管的財政大權將由三房臨時掌管,但比起這視為繼任者象徵的人事權而言,那反倒算不得什麼了。

更何況,三房可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是兄長放棄了這次爭奪嗎?

他親眼目送著大房一家微笑著登上了飛機,心中的疑雲卻沒有得到一絲解答。

登機的林修言望著佇立在機場旁沉思的弟弟,冷笑了一聲。

若這次聯姻成功,凱旋而歸的林修言登上家主之位本就是遲早的是,就算這段時間二房兢兢業業地打點著家裡的一切,也不過是為未來登上家主之位的他服務罷了。更何況三房突然掌控到了財權,享受到權力滋味的三房還是否會與二房同心同德都是未知之數。

雖然對自己的完美計劃感到無比的滿意,但林修言對家族中這種私底下的互相算計已經漸漸感到不耐。若是條件允許的話,在田家這邊多待些時日還是不錯的。

兩家的聯姻之路就這樣外表一帆風順,實際卻磕磕絆絆的走了過來,雖然對那天田守正突然對田家族人發火的事情並不了解,但光從聯姻的對象竟不是陪著林家人四處旅遊觀光了好幾天的田謙這一點來看,想必田家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重回七十年代:腹黑首長,輕點寵 至於最終確認的女婿李軒,林修言還是很滿意的。

無論是那局潛藏殺機出其不意的棋局,還是他的身世,從林修言的角度來說,卻是林雨(林紫熙)最好的夫婿人選。

「希望這兩個孩子不會重蹈我們的覆轍,筠兒。」 成神風暴 林修言品著田家老僕沏好的茗茶,淡淡地說道。

可那個名為李軒的傢伙呢?哪一次不是吃完飯,就對著田家的老頭子打個招呼然後一溜煙跑掉的?

林紫熙不無哀怨地瞪了面前這個id顯示為李軒的騎士一眼,一時間竟將這傢伙當成了與自己訂下媒妁之言的田家公子。

「小心!」尷尬地李軒突然將她擋在了身後。

巨大的轟鳴聲從二人的左側響起,這股力量的波動雖然無比的強悍,但似乎離他們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公會】炎君已經陣亡!

【煙雨星辰】【二團九隊隊員】:草草草,不至於吧!

【公會】煙雨星辰已經陣亡!

【公會】月伴夕陽已經陣亡!

【李軒】【二團九隊隊長】:什麼情況?

【沐雨菲菲】【長老】:哪有什麼情況!你趕快過來!497,543,守護獸狂暴了!

李軒無奈地聳了聳肩,在叢林中飛快地朝著田菲所說的坐標奔跑著,在坐騎系統沒有開放的時間裡,騎士這一職業的最大優勢並沒有得到發揮,在許多情況下甚至不如同為板甲職業的戰士,畢竟後者的技能釋放只需要怒氣,而不像騎士一般需要對自己的藍量進行精打細算。

沒有坐騎的存在,沒有增加15%坐騎移動速度的移動加成,騎士的奔襲能力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就算是同為短腿的牧師職業,若不是子若惜刻意降低速度以保證二人之間的攻守呼應,想來此刻穿著一身重型盔甲的李軒早就被前者甩了好遠。

「怎麼這麼慢啊!」田菲大小姐不滿的發了句牢騷,在躲避兩隻發狂的守護獸的同時,時不時地扔上幾個技能。

這兩隻守護獸一綠一黃,四肢著地,頭上長著兩隻犄角,與巨龍的龍角頗有些像,面部則略顯寬厚,若不是兩隻突起的獠牙,整體看來倒是顯得有些溫和。類似龍鱗的鱗甲覆蓋全身,鋒利而堅韌的利爪,強健有力的尾巴,若是背上再長著兩隻寬大的翅膀,倒是頗有些巨龍幼生種的感覺。

明明遺傳著巨龍的各項體征,卻偏偏缺少了兩隻翅膀,這兩隻長得有些奇葩的守護獸給人一種總覺得少了什麼的違和感。如果讓田菲找個恰當的比喻來說,大概就是背上應該長著翅膀的地方像是被人硬生生撕掉了一般。

狂暴的守護獸卻並不會給田菲胡思亂想的時間,鋒利的利爪破空而至,若不是後者及時使用了閃現術,現在被撕成了粉碎的,想來就不是那道閃現留下的殘影而是田菲本人了。

閃現完畢的田菲來不及多想,轉身就將幾個火系技能一股腦地扔了過去,雖然略顯慌亂,但施法速度驚人,雜亂中卻不失一氣呵成的淋漓。

「自戀刁蠻暴力女,你還吃得消嗎?」劍舞無雙揮出一記血斬,暫時逼退了這隻黃色的守護獸,雖然略帶嘲諷的問候是沖著田菲說的,但她的目光卻投向了已經被曉風殘月幾人拉扯到遠處的綠皮守護獸身上。

「哈?難道不是你這個笨蛋自戀平胸女快要吃不消準備哭著臉抱著本小姐的大腿大喊求保護嗎?」田菲大小姐毒舌全開,手中的高級生命恢復藥劑卻朝著那個明顯已經將回復道具消耗一空的血劍士扔了過去。.. 劍舞無雙接過了田菲扔來的藥劑,回頭卻將一個裝著一百金的錢袋丟給了田菲,雖然在對方開啟接收贈予這一系統設定的時候會直接將玩家選擇贈予的物品或金錢直接送進對方的背包,但給予物品這一動作一般還是會在脫戰狀態下表現出來的。

於是,田菲接錢袋的動作頗有些剛才是在向劍舞無雙乞討的感覺。

「你這賤女人!」恍然大悟的田菲開啟了閃現試圖追上劍舞無雙討個說法,但對方刻意保持30%的血線為後者帶來了高額的移動速度加成,讓田菲在一時之間也無法輕鬆追上她的步伐。

「賤女人你要幹什麼?」緊緊追趕在後的田菲在劍舞無雙身後呼喊著。

不知是否聽到了田菲的抱怨,劍舞無雙的身形猛然一滯,腳步在草地上輕盈地一踏,轉瞬之間化作一道紅色的血影,斬向了田菲。

也曾用心愛過你 血紅色的劍芒穿透了虛影,這虛影身後的空氣竟泛起一陣波動,潛行的盜賊被這一記血染打出了顯形。

炎爆術!

田菲的攻擊方式始終是那般不由分說的,借著劍舞無雙的血染帶來的那幾秒顯形時間,無數暴力的火系魔法吞噬了這名盜賊的身形。

在這一片熾熱的火紅中,那名盜賊的身體被一道白光所包圍,顯然是已經掛掉了。

二女相視一眼,一向刁蠻傲嬌的田菲大小姐一時間也拉不下面子低聲言謝,一時間竟讓這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出來吧!」劍舞無雙顯然並不在意這個時常和自己對著乾的小姑娘的想法,轉身朝著某一方向說道。

「早就聽說無雙會長感知過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身穿火紅法袍的法師從空中颯然飄來,顯然是已經學習了高級技能——飛行術的樣子。這法師高舉著雙手煞有介事地鼓了下掌,卻絲毫沒有一絲尊敬或正視的意思。

這份自視甚高的作態,遠沒有傲視群雄公會的自尊來的令人心生敬畏,反倒有些自以為是的感覺。

————

————

「大神!」成功被曉風殘月從守護獸的爪下救出,在看見曉風殘月與幾名隊友的配合下成功趕跑那隻綠皮守護獸后,雪域藍天連喘氣的功夫都沒有,便肅然開口道,「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料,按照會長的意思,希望貴傭兵團能接受這一份新的協議。」

「奪得魔法夢境鑰匙嗎?」曉風殘月並沒有急著接收雪域藍天傳來的合同文件,反倒是笑眯眯地看著這位正和公會的副會長,淡淡地問道。

「是的,之前的傭兵協議我們也會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來履行。現在天威公會臨時插手干擾,以我們公會現在殘存的幾人想來是無法完成這次活動了,因此…」

曉風殘月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發言,後者雖然身為一流公會的副會長,此刻卻沒有一點架子的按照曉風殘月的意思閉上了嘴巴。

「這些問題都不急,你先跟我說明一下剛才發生的情況,我們再來討論接下來該做的事情。」曉風殘月笑眯眯地說道。

雪域藍天顯然沒有太多花花腸子,見到曉月大神讓他敘述下之前發生的狀況,這位正和的副會長自然來不及多想就簡單概括了一番。

按照之前的計劃部署,正和公會臨時將曉風殘月幾位大神加進了公會以協助自己奪取這第一塊公會領地令牌碎片,而按照協議的要求,曉風殘月所率領的全能傭兵團成員將在進入遊戲后自行安排戰術,對正和公會的隊伍進行掩護。在這份協議中,由於曉風殘月和會長的討價還價,在協議中額外添加了一條全能傭兵團每擊殺掉一名其他公會的人員,便可額外獲得100金幣的霸王條款。

也正是基於這一條款,以曉風殘月為首的七名全能傭兵團成員才分散開來到處尋找可供擊殺的目標。

「若是他們能將其他競爭者全部除掉,那我們這邊奪得公會令牌碎片也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會長落夜輕描淡寫地和公會成員們解釋道。

全部除掉…

參加這次活動的公會大大小小總計有四五十家,每家公會三支小隊,每支小隊十人,草草計算下來起碼也是一次千人的活動。如果真的讓這幾位大神辦到的話,按照之前的協議,正和公會除了要支付五千金幣的傭金之外,還要向全能傭兵團支出十萬金幣的額外獎金。

十萬金幣對於戰隊級的公會來說確實算不得什麼,但考慮到現在三區的俱樂部公會都還處在發展階段,一下子抽出十萬金幣,想來也會引起極大的動蕩的。

若不是這次公會活動時間正好卡在了正和戰隊的聯賽日程上,身為三區分會會長的落夜也絕不會用這種方式來為自己的公會引入這幾位外援。

「曉月大神幫你搶鑰匙。」這句傭兵團宣傳語在這一次公會活動推出后的第二天就在傭兵協會中刷了起來。傭兵團,顧名思義,就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團隊。小到幫獵人抓寶寶,大到協助首殺世界boss,只要有僱主願意給出合適的報酬,就有人敢去伸手接單。

說起來,大部分的工作室在遊戲中往往也是以傭兵團而非公會的形勢聚集在一起的。畢竟,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傭兵團都像是為工作室貼身打造的一般。

傭兵團成立后,除了去傭兵協會的任務面板尋找適合自己團隊的僱主任務外,五星以上的傭兵團還可以自行發布關於自己感興趣的雇傭任務類型的公告。

就好比這一次的公會活動,因為其具有的特殊意義,許多傭兵團便早早的掛起了五花八門的口號。

有實力的大型傭兵團為了吸引眼球而發布的囂張宣言,如:

「黑鐵傭兵團,親手幫您拿下公會領地令牌碎片」

也有因為實力不濟採取退而求其次的販賣各個小島信息的傭兵公告。

甚至有的傭兵團採用逆向思維的方法,以參加活動奪取此次活動獎勵再轉手高價叫賣的方式,發出:

「碎狼傭兵團,求購活動資格」的另類公告。

但比起這些傭兵團的傭兵公告,一句「曉月大神幫你搶鑰匙」的傭兵公告顯然是亮瞎了僱主和傭兵們的眼睛。

曉月大神?

在短暫的驚訝過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個摘掉斗篷的獵人身上。

【雨中嵐】

70級疾風獵人

這貨的樣貌不像是曉月大神吧?

這是眾人的第一反應。

草塔瑪又是一個拿曉月大神當噱頭的sb!

這是眾人的第二反應。

三區已經出現了70級的獵人了?

經過了幾秒的思考延遲之後,許多人才意識到了最關鍵的一個問題——等級。

70級的疾風獵人,在諸多俱樂部公會拼盡全力想要將自己在三區的核心推上等級榜第一名位置的時候,在劍舞無雙領銜的第一梯隊還在68級苦苦掙扎的時候,已經有人進入了70級的領域。

在腦海里這麼一轉彎,質疑的聲音便小了許多。

雖然這個獵人明顯不是曉風殘月大神,但想來也是個實力不俗的高手。

出於聊聊又不收錢的想法,不少受公會之託到傭兵協會尋找外援的探子們便和這位70級的獵人套起了近乎。

【聊天收費:50金一句】

這個名為雨中嵐的傢伙突然打起了這麼一個招牌,頓時將本來還有些興趣的探子們給趕到了遠遠的。

尼瑪,50金一句,這小子還真把自己當大神了!憤憤不已的公會小頭目們在當天的交談中就必不可少地提到了這麼一件事情。

由於戰隊聯賽和公會活動撞期,正和戰隊的一線們便無法抽空過來協助正和公會參與這次公會令牌碎片的競爭,帶著俱樂部經理「沒事,反正令牌碎片又不只這麼一塊」的安慰,對這次活動基本不抱什麼希望的落夜便和其他幾家公會的負責人在好友頻道里聊起了天。

「老落你要不去碰碰運氣?」霸氣公會的某位高層半開玩笑的說道。

曉月大神?落夜突然來了些許興緻。

為了防止第二天成為諸多公會會長的談資,落夜用斗篷等道具將自己的樣貌遮住了之後,才鬼鬼祟祟地接近了那個名叫【雨中嵐】的疾風獵人。

「小兄弟,跟你問個事行嗎?」

「說。」

「曉風殘月真的在你們傭兵團?」落夜的用字卡的極准,不是用以往人們慣用的稱呼曉月大神,而是曉風殘月四個字。這樣一來,萬一對方到時候出面的是一個id名為「曉月大神」的傢伙,自己還能以受害者的身份對這夥人進行一番控訴。

「是。」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落夜的小心臟突然就加快了跳動的節奏。

曉月大神出手,試問這次公會令牌碎片的得主還有懸念嗎?

「我要見大神一面。」

「走!」雨中嵐收掉了頭上頂著的公告,連同一直舉著的【聊天收費:50金一句】的招牌也收了起來。

落夜欣喜若狂:這下可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了!

雨中嵐若有若無地看了他一眼,右手手心朝上的沖他伸了過來。

「幹嘛?」落夜有些迷惑。

「錢!」雨中嵐從背包里又翻出了那塊【聊天收費:50金一句】的招牌。

「多少?」

「250金。」

「什麼?」

「現在是300金了。」雨中嵐將聊天記錄用文字泡的形式再發了一遍,特別標註了自己所說的幾句話。

「拿去!」落夜面部抽搐了一番,還是從懷裡掏出了300金幣。

「謝謝!」

雨中嵐接過錢塞進了懷裡,抬頭看了擺出一副防禦架勢的落夜一眼:

「三萬金,不能再多了!」見到曉風殘月本人的落夜在經歷了一陣短暫的驚訝之後,便和進入了談判狀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