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雪靈想了想,也確實是這麼回事兒,不說別人,就是魔君手底下的那個常修羅,最擅長的就是隱匿偷襲,若是他來,救出藏風雷不是問題,說不定他這個時候正在路上了。

「你說的對啊,可是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這主意是你出的,你自己想辦法吧,我受傷了需要休息。」

說完雪靈就把眼睛一閉,好好享受公主的擦藥服務,裝大爺裝的津津有味,看的秦壽這個氣啊。

沒良心的傢伙,一遇到難題就特么的推給我,還好我早有準備。

「嘿嘿,小矮子,你想看我的笑話,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小爺我早有準備,我們遷都,遷到更臾那去,下午就開始準備吧。」

「你說什麼,更,更臾,你別鬧,誰不知道那棵老樹多霸道,你是要讓我們送死嗎?」雪靈猛的坐了起來,他還不知道秦壽和老樹的關係。

「亂動什麼,葯都抹到嘴裡去了……」聖了沒好氣的說。

「不是,公主,你沒有聽到他說什麼嗎?」

「聽到了啊,挺不錯的注意,老樹那裡防禦力極好,就算魔君本事通天,也破不了老樹的防禦,挺好的啊。」

雪靈有點兒蒙,更臾那傢伙的胃口極大,恐怕聖魔族剩下的這些人都不夠它塞牙縫兒的,這個計劃太瘋狂了吧。

「公主,咱不帶這麼玩的,雖說你們的關係不一般吧,但這事兒可開不得玩笑,這可真是要滅族的節奏啊,哎呦呵,您輕點兒成不成啊。」

「疼死你活該,什麼叫做關係不一般,再亂說小心我還讓風風揍你,老樹和我們也算是朋友了,怎麼會吃我的族人呢,看你那個慫樣。」

和老樹是,是朋友?公主的魅力這麼大,連老樹都被她吸引了,我湊,這也行?雪靈驚訝長大了嘴巴。

秦壽走上前來,幫他吧嘴巴合上,笑呵呵的看著他。

「怎麼樣,這個計劃是不是很完美啊,接下來就有你來執行吧,畢竟我是個外族人,說話沒什麼分量,另外我還得和老樹大哥招呼,別到時候它真把你們當食物。」

「你說話沒分量,這你就理解錯了,現在族人們可崇拜你了,私下裡都叫你駙馬了,哎呦,公主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幹什麼打我……」

雪靈最賤的很,自己還裝作不知道,聖了不打他就怪了,見他還是喋喋不休的說著,聖了只好抬出秘密武器。

「風風,雪靈說有好吃的葯帶你去吃,你去不去啊?」

呼,浮風真是應了她的名字來,一聽到吃,她就化作一陣香風飛了過來,頓時嚇得雪靈魂不附體,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我什麼都沒說,是公主說的,我還有事兒,先走了……」

聖了掩口輕笑,現在雪靈最怕的是浮風,而不是公主,小狐狸一出來就有莫大的威懾力。

「哪裡又好吃的,小矮子你在敢騙我,我就拆了你,咦,人呢?」

小狐狸東張西望的找雪靈,甚至都跑到老鼠洞里找了。

「好了,你這個小傢伙,要不是你出來搗亂,雪靈又怎麼會騙你,況且你也打了他,就饒他一回吧,我保證他以後再也不敢騙你了,你跟我擠眉弄眼的幹什麼啊,我說的不對?」

雪靈已經跟自己解釋過了,是她突然出現,差點兒驚走了藏風雷,這下讓聖了有個揭了出來,小狐狸是怕秦壽收拾她,所以才連連給聖了使眼色,讓她不要再說下去,可是已經晚了。

小狐狸嘿嘿一笑,看秦壽的眼神兒裡帶著哀求。

「人家不知道你們的計劃嘛,這也不能怪我,壽壽,你可不能像我對待雪靈那樣對待我啊,好歹我也幫了不少的忙呢。」

「是啊,凈幫倒忙了,算了,這次懲罰就先記下了,不過你得幫了了搬家,要是乾的好了,我就考慮饒了你,不然我就讓你的小屁屁知道,為什麼花開那樣紅。」

秦壽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在空中揮舞了一下,都帶著風,小狐狸下意識的護住了小屁屁,看來是沒少挨了打。

「壽壽放心我一定好好乾活,了了姐姐會監督我的對吧?」聖了只能點頭,不過心裡卻沒底,我真的能指揮這個小祖宗嗎,我看未必吧。

「好,那就這麼定了,了了她要是不好好乾活,我回來你就告訴我,看我教訓她!」

「你就別嚇唬她了,這裡斷壁殘垣的,已經沒有什麼好搬的了,用不著她幫忙,我們能夠自己搞定的,你快去跟老樹談談吧。」

秦壽點了點頭,這事兒宜早不宜遲,萬一消息泄露,魔君一定會在半路堵截,那時候又要損失不少的人,太虧了。 秦壽準備去和老樹談判了,老樹的肚子空間極大,足夠容納聖魔族的殘部,但是秦壽得去和它商量一下,不然進去多少人,還不都得變成他的食物,這賠本的買賣他可不幹。

秦壽一個人走路上,突然覺得有人在跟著他,不用猜也知道是清夜。

「清夜,你這個習慣可不好,偷偷摸摸的幹嘛?」

清夜恢復成本來的模樣,他淡藍體色並不是金色,秦壽這也是第一次看到清夜的樣子,有點兒驚訝,這小夥子挺帥啊。

「我已經習慣了,這個世界讓我沒有安全感,這樣顯露本體也是為了感謝你,顯得有誠意。」

清夜很不擅長與人交談,這次也是破天荒的跟秦壽說了這麼多的話。

「謝什麼,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可不想了了為了聖魔族受累,幫她恢復聖魔族的實力,就是為了我以後能夠安心的離開……」

一想到離開這兩個字,秦壽心裡還真有點兒不好受呢,可是沒有辦法,此次任務的重點並不在魔界,離開時遲早的事情。

「我知道,你來這是恢復蔡城秩序的,所以這段日子,我幫你調查了一下,這是我調查的東西,回頭你讓了了幫你翻譯吧。」

我湊,清夜這小子可以啊,考慮的夠周到的,估計是怕我賴在這兒不走,這麼說他對了了還是賊心不死,這傢伙凈給我留後顧之憂,這可咋辦唉。

「行啊,真有你的,謝了,蔡城其實都是些小事兒,唯一的難處在小皇帝身上,得給他找一個賢能的人輔佐,不然我插手,那就是治標不治本,清夜能不能請你幫我打聽一個人。」

「沒有問題,你要找的是那個庄小仙吧,他跟你一樣,有點兒小聰明,恐怕不能……」

秦壽擺了擺手,庄小仙並不像想象的那麼簡單,清夜沒有深入的了解過庄小仙。

「清夜,看人怎麼能只看表面呢,他和我一樣都是很有內涵的人,不然了了憑什麼喜歡我,你這樣實在懷疑你公主的審美能力啊,你就不怕殺了慕飲之後她找你麻煩啊。」

內涵?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真的讓人噁心,不過他確實有吸引人的地方。

「我管你們有沒有內涵,我只負責找人,另外我提醒你,常修羅已經離開君臨魔都了,至於去向我還沒有查到,你要遷都速度最好快點兒。」

清夜說完就消失了,連聲招呼都不打,秦壽無奈的搖了搖頭,雖說清夜是聽從聖放的命令,但終歸還是弒主,了了那裡恐怕不會原諒他。

這個常修羅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竟然讓清夜也這麼忌憚。

秦壽要是知道這個常修羅已經變成常菊花,也許會笑得的背過氣去。

秦壽加快了速度,老樹已經近在眼前了,那老傢伙正在午睡,它睡覺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弄醒的,秦壽這能安心的等一會,跳上老樹的枝椏。

無常子君臨魔都出發,他喬裝成了一個女人的樣子,其實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噁心,他本來就挺帥氣的,他先來了風雷鎮。

「小雷雷這個風雷鎮真是個好地方呢,青山綠水的,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來這兒定居倒是不錯,回頭我讓那個死鬼把這裡賞給我好了。」

「喲,這是哪裡來的美女,模樣還真討人喜歡,但願別像上次那個小妞兒一樣帶著刺才好,兄弟們,把她給我圍住。」

又是上次調戲浮風的那群小混混,他們本來是藏風雷的朋友,沒什麼本事的整天遊手好閒的。

「你們這幫死人圍著人家幹什麼,是要劫財還是劫色啊?」

「你說呢,既劫財又劫色,我們可是風雷公子的門客,你最好放聰明一點兒,免得我們動手。」

領頭的小子笑呵呵的說著,無常聽到這裡已經火氣很大了,只不過他隱藏的太好,有點兒咬人的狗不叫的意思。

你們這幫傢伙,小雷雷都讓人綁了票,你們像是沒事兒人一樣,那你們就可以死了,無常將肩上背的傘打開,像幾人丟了出去,並沒有碰到他們,只是傘帶起的氣勢就足以殺人了。

無常殺人有個習慣,喜歡留一個活口,所以那個混混頭兒被留下了,此時已經尿了,哆哆嗦嗦的坐在地上。

「小雷雷怎麼會養著你們這樣的廢物,藏鳳那小子也不管管他,還是讓我替他清理一下門戶吧,小子我留你一命,記得將人家的威名傳誦出去,我叫無常。」

說完無常的身影已經遠去,留下小混混痴傻的望著他的背影,然後尖叫一聲,大喊常修羅來,顯然他已經被嚇瘋了,無常的背影消失在去聖魔族的路上……

秦壽坐等老樹醒來,可是這傢伙今天出奇的能睡,可能年齡太大了吧,等它醒來,太陽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

「啊……睡的好舒服啊,咦,秦壽,你什麼時候來的?」

「大哥,你終於醒了,我早就來了好嗎,我來跟你商量個事兒。」

老樹動了動枝椏,算是伸懶腰了。

「是啊,沒事兒你猜不會來看我呢,說吧,又怎麼了?」

秦壽在腦中簡單構思一下,該怎麼跟它說遷都到這兒的事兒,這傢伙吃硬不吃軟。

「老傢伙,聖魔族控制了太子這件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對此你怎麼看?」

「我怎麼看重要嗎,又跟我沒有關係,你就別兜圈子了直接說出你的目的,我要是能幫忙,我肯定幫。」

別看老傢伙平時慢吞吞的,它還是個急性子。

「好吧,我跟你說,君臨魔都已經派了常修羅那傢伙來就太子了聖魔族的聖地是不能呆了,我想先讓聖魔族搬到你這裡來避一避,你覺得……」

「不行,我不同意。」

果然不出秦壽所料,這老東西是不會輕易妥協的,不過對付老樹他還是有辦法的。

「你看我說吧,你肯定不會同意的,可聖了就是不相信,非要讓我來,說什麼咱倆關係好,老樹一定會同意的,你就當我沒說過好了,這樣咱們兩個也不用爭吵,我回去也有個交代,挺好的……」

秦壽說完就走,頭也不回,但心裡卻希望老樹叫住他 老樹寂寞了萬年,好不容易有了秦壽他們這幫朋友,實在不想就這麼放棄了,可是跟很多人一起生活他又一時間適應不了,看著秦壽越走越遠,老樹有點兒按捺不住了。

「小子,你等一等,我可以讓他們住過來,但這兒這麼荒蕪來了住哪,難不成要住在我嘴裡嗎?」

「哎,你還真說對了,就是住在你嘴裡不過那只是臨時的,我們要在這修建要塞,但這段期間魔君一定不會消停,等到有危險的時候,你讓我們進來躲躲就行,嘿嘿……」

老樹是多麼聰明的傢伙,一聽秦壽這話就是哄它的。

「你少來,什麼臨時住,你這個臨時是幾十年吧,藏龍那傢伙會讓你消停了才怪,到時候即使你們躲進來了,恐怕臨時的要塞也會被他拆了,這樣來來回回,可夠麻煩的,算了,讓他們來吧。」

極品修真強少 秦壽的臉上頓時就有了笑容,不過客套話總是要說一些的,不然也太不懂禮貌了。

「哈哈,那就謝謝你了,省得我回去挨了了的批評,有幾天不見你了還有點兒想你呢,這樣以後我不在魔界的時候,還有了了能陪你,這樣也挺好的。」

哼,總是拉了了出來做擋箭牌,當我傻,這個遷都到我這兒的注意,恐怕就是你小子想出來的,怕我不同意才故意編了一個故事逗我的,不過,誰讓你小子是我萬年來第一個朋友呢。

「怎麼你要走了?」

「是啊,我這次出來可是背著師門的任務,不能再魔界逗留太久,這樣有你戰鼓聖魔族,照顧了了我放心。」

秦壽很少表情嚴肅的和老樹說過話,它也意識到秦壽並沒有亂說。

「我答應你,在聖魔族沒有強大起來前,我會一直充當他們的堡壘,直到他們不想在我嘴了住了。」

老樹做出的承諾都會履行,秦壽並不擔心它會食言,感激的拍了拍老樹的軀幹,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好,其實你就充當一個防空洞就好了,在聖魔族遭受大難的時候,張開嘴讓他們進去就行了,好了,就這麼說好,我這就回去動員他們搬家。」

「好!」

一人一樹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秦壽回去叫人。

其實秦壽這個看似大膽的想法,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老樹的防禦和偵察能力都不錯,而且還有一定的攻擊性,就是睡覺這件事情不好解決,但這只是做戲規律的問題,只要稍加註意,就不會被人利用了。

秦壽告別了老樹喜滋滋的往回趕,想起風雷鎮的浮萍果,想著天色還早,就想給浮風那隻小狐狸帶一點兒回去。

「浮萍果上次差點兒被我們一鍋端了,不知道風雷鎮里還有沒有,去碰碰運氣吧!」

秦壽自言自語著,遙遙的看見前方有個撐著油紙傘的姑娘,是從風雷鎮的方向出來的,就想上前問問,如果有浮萍果那自然是好的,沒有的話,他也不至於走冤枉路。

「前邊那個妞兒,啊不,是美女,你是不是從風雷鎮來的?」

這個撐傘的姑娘可不就是無常嘛,他一路上走走停停的,這會兒才剛出風雷鎮幾十里,看到秦壽這麼一個翩翩美少年,頓時心花怒放。

「哎呦,叫妞兒其實也挺好的,不過叫美女的話,好像更招人喜歡呢,人家正事從風雷鎮來的,你有什麼事兒嘛?」

我湊,這妞兒可以啊,夠奔放的,有趣……秦壽暗暗想著,笑呵呵的迎了上來。

「我是想問問姑娘,風雷鎮是不是還有浮萍果出售,我想買點兒回去給妹妹吃。」

浮萍果那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這下麻煩了,本來還想跟這小子閑聊一會兒呢,可惜了。

「那不好意思了,我不知道什麼是浮萍果,你還是自己去看吧,你好像並不是魔族呢……」

不知道為什麼秦朔感覺眼前這個女子雖然相貌美麗,但是總讓人感覺不舒服,如果他知道無常的真是身份,恐怕現在除了驚恐之外,就剩下噁心了。

「呵呵,姑娘好眼力,不過這風雷鎮可是龍蛇混雜的,有幾個人類好像並不奇怪,姑娘這神色匆匆的是要去哪啊?」

「有個死鬼綁架了人家的小雷雷,我正要去聖魔族救他呢,好了,不跟你多說了人家要趕路了,有機會再見啦。」

說完無常對著秦壽三笑留情,看的秦壽渾身都是雞皮疙瘩,根本沒怎麼聽清楚他的話,等到無常遠去了,他才反應過來。

野蠻王妃:就是這麼囂張 「聖魔族?小雷雷,這傢伙不會是常修羅吧,不過常修羅不應該是個男人嘛,我湊,哇……」

秦壽當時就吐了,半個小時之後,秦壽也顧不上給浮風帶浮萍果了,急匆匆的從另一條路趕往聖魔族領地,還好被他給發現了,不然兩方人馬遇到一起,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聖了和雪靈已經開始準備啟程了,能搬的東西也沒有多少,就等秦壽回來他們就開拔。

「公主,你確定更臾老樹會答應秦壽的要求嗎,別到時候成了那老傢伙的腹中餐,你們是怎麼認識它的?」

「哎呀,雪靈你煩不煩,你都問了不下百遍了,老樹是很重承諾的,只要它答應不會吃我們就一定不會的,記得上次的時候……」

聖了又將怎麼被老樹吞到肚子里,秦壽怎麼施救的事情又給複述了一遍,這些話雖然也跟雪靈說過,但這次更加詳盡,平時雪靈的腦子挺好用的,這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就掉線了呢。

「哦,這麼說來,老樹這傢伙挺講義氣的,上次秦壽中毒的事情也是它幫的忙吧,咦,公主你的臉怎麼這麼紅,難道這裡面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猛料,趕緊說說唄。」

一看到有料可爆,雪靈的小眼睛鋥光瓦亮,閃著希冀的光芒,聖了差點兒被那小眼神兒感動的,把那天的事情全都說出來。

「小矮子,你怎麼這麼煩人呢,問特么什麼問,趕緊幹活,常修羅來了,我在路上遇到他了,哎呀,一想到他就想吐。」

無常的毒,秦壽還是不能適應啊。 常修羅來了,這話一出口,聖魔族上下先是莫名的一陣兒安靜,然後就開始騷亂起來,連雪靈也沒出息的跟著大家一同慌亂,那模樣用熱鍋上的螞蟻來形容最合適。

「哎呀,快跑啊,常修羅來了,那傢伙可不是個善茬兒……」

秦壽詫異的望著聖了,似乎在問題為什麼雪靈這麼怕常修羅,聖了抿嘴一笑。

「很奇怪是不是,要說這魔界里最厲害的魔是誰,那絕對不是藏龍,而是這個無常,修羅的名頭可不是憑空出現的,他曾經以一人之力屠殺過一整個族群。」

聽聖了這麼一解釋,秦壽真是有些疑惑不解,自己看到的無常,似乎跟他們形容的不一樣,不就是個變態嘛,真的有那抹厲害?

「額,還有個問題,他是男是女啊?」

「男的啊!」

「哇……」秦壽又開始吐了。

「你這是怎麼了,這麼一會吐的臉色都白了,不會是被那個無常嚇的吧?」秦壽一聽到無常的名字,威力就有反應,於是他想聖了解釋了原因。

「什麼常修羅啊,我看叫常菊花還差不多,了了聽完了我的解釋,你的胃裡有沒有什麼反應?」

六跡之夢魘宮 聖了搖了搖頭,這有什麼嘛,但凡厲害的傢伙,難免有幾個怪脾氣的,也許無常是殺孽太多了,心理扭曲了呢。

「我湊,那他還真是克我啊,我們趕緊走……」秦壽一把抓起滿地亂轉的雪靈,把他放到了大壯的肩上,然後彎腰抱起聖了,把她放在大壯的另一邊兒,之後回頭去找小狐狸。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