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雲天門所收集的仙草,實在不是當初的靈器坊所能比擬的,白色火龍從中所受到的裨益,也是不能相提並論。當白色火龍飛騰而來之時,哪怕是馮南,翟蘭四人也已看出,將所有仙草吞噬后的白色火龍,比之前壯大了絕不止三分!

首先,白色火龍的面貌越加清晰,原本霧蒙蒙,瞧不真切的一雙龍目,此時分明清晰了不少,更有一種無形的威嚴不斷迸發出來,令人視之不禁心神震動。

更讓人不能忽視的是白色火龍急速膨脹的身形,原本只有數丈,此時竟然有十餘丈,頗為壯觀,讓人再也無法忽視。

尤其是當白色火龍向著萬東飛騰而來之時,蕭浪不由自主的便將全身的道氣都盡數提聚了起來,面對白色火龍,直有一種如臨大敵之感。

毋庸置疑,此時的白色火龍若是以修士來論,已經擁有了與蕭浪分庭抗禮的實力,換言之,此時的白色火龍少說也有地輪中階的修為。

所幸,白色火龍的修為雖然是增長了,可是對萬東仍舊是一副溫順恭敬的姿態,飛騰到萬東面前,立時便剎住了身形,不敢再有絲毫僭越。

說實話,這讓蕭浪十分疑惑。以白色火龍的目前的修為,完全不必再仰萬東之鼻息,可白色火龍仍舊錶現的如此溫順,那便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白色火龍在意的絕不是萬東的修為,而是萬東這個人。只是萬東到底有什麼不凡之處,這個即便是蕭浪也說不清楚。

白色火龍來到萬東身前,卻並滅有急著鑽入萬東的體內,而是張開龍嘴,吐出了一金一黑,兩顆靈丹。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兄弟,這……這兩顆是什麼丹?」看著兩顆靈丹,蕭浪的臉上滿是好奇。

蕭浪不知道,萬東卻是心知肚明,更知道這兩顆丹藥的珍貴,臉上不由自主的掠過一抹喜色。

當初在靈器坊的時候,白色火龍在吞噬了所有仙草之後,也吐出了這樣一金一黑兩顆靈丹。金的至陽,擁有無與倫比的治癒能力,哪怕是只剩下了一口氣,只要服下金丹,立時便藥到病除,恢復如初。這一點,萬東已然試驗過,確信無疑。

黑丹則至毒,這個萬東倒是沒試驗過,可以他的判斷,在凡俗小世界要想找到比黑丹更毒的東西,絕對不容易。

而這一次,白色火龍吐出的兩顆的靈丹,比上一次在靈器坊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金的靈氣四溢,別說是萬東,就連蕭浪都感覺到了異樣,臉上流露出陣陣驚容,那黑的就更不用說了,至陰至邪,先不說其毒性如何,單單它發出的氣息,便已讓人悚然心驚!

以蕭浪這般的修為,都從那漆黑如墨的黑丹上,感受到了陣陣刺骨的威脅,下意識的遠離了一些,可想而知,這黑丹,是多麼的可怖。

這也難怪,白色火龍此番吞噬的仙草數量,遠要比上一次在靈器坊吞噬的更多,煉製出來的金丹和黑丹,品質更高一籌,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

萬東收了金丹和黑丹后,白色火龍立即便鑽入了萬東的體內,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好像萬東的元府,比這大千世界更加美妙,更加值得它留戀一般。

萬東將金丹遞給了蕭浪,笑道「大哥,好東西,收下吧。」

「兄弟,我看這顆金丹,比那爆元丹還要靈氣逼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蕭浪一直以為,他是來自道門大世界的,所以比起凡俗小世界和升天大陸的人,他的見識一定是廣博的,可是在遇到萬東之後,他的這個想法,算是完全被顛覆了。有時候甚至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無知的孩童!這種感覺,毋庸置疑,讓蕭浪十分的鬱悶,然而他卻是絲毫法子也沒有,只能黯然承受!

萬東搖了搖頭道「具體是什麼名字,我也叫不上來,不過有這一顆金丹傍身,就等於是多了一條性命,哪怕是傷的再重,只要服用下去,立時便能恢復如初。大哥您現在正在被血骷髏追殺,回到道門大世界后,必定更加兇險,就將這一顆金丹,留在身旁傍身吧!」

「那你呢?道門大世界兇險異常,你也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這顆金丹,還是你留著吧!」蕭浪自然了解金丹的價值,搖搖頭說道。

萬東一笑道「大哥何必與我客氣?有白色火龍在我身邊,這金丹,我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萬東笑的爽朗,蕭浪卻是搖了搖頭。他怎麼會不知道,他手中的這顆金丹,絕不是想煉就能煉製出來的,除非能再找到一個如雲天門這樣的寶庫,各種仙草齊全,否則即便是有白色火龍,也是白搭。知道歸知道,可自家兄弟的這份深情,他卻不能輕易拒絕。暗暗的將這份真情記在了心裡,蕭浪點了點頭,將金丹小心翼翼的收在了儲物戒指之中。

將雲天門寶庫掃蕩了一番,無論是萬東還是蕭浪,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心滿意足。馮南四人,也不至於雙手空空,萬東贈予他們的引氣丹和固魂丹,足夠將他們送到大圓滿的層次。

有了這些,馮南四人已經相當滿意,對雲天門寶庫中的其他寶貝,四人完全沒有一絲覬覦之心,這讓萬東和蕭浪多少有些欣慰,他們總算是沒有看錯人。

走出雲天門寶庫,蕭浪突然皺起了眉頭,說道:「兄弟,馮南他們去丹霞宗報信,再到吳尊之派人來,中間怕是需要一段時間。萬一這個時候,有人摸了上來,將雲天門的寶庫搜刮一空,那可如何是好?」

蕭浪的擔心絕不是杞人憂天!以唐門為首的十三宗門,雖然是被萬東和蕭浪橫掃,可雲天門四周,仍舊生存著許多大大小小的宗門,甚至還有數不清的散修。萬一雲天門的巨大寶藏,要是落到了某個心術不正的人手中,那必然會在升天大陸掀起一場新的紛爭。

「無妨!我正好知道一門陣法,待我布下之後,諒無人能闖的進來!」萬東倒是一副不慌不忙,胸有成竹的模樣。看樣子,他是早有準備!

蕭浪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萬東的身上不光有許多千奇百怪的本事,那份周密詳盡,算無遺策的頭腦,更是讓蕭浪佩服不已。

萬東並沒有費多少力氣,便在雲天門的寶庫周圍布下了一門威力十足的陣法。

蕭浪親身試驗過,雖然以他的修為,不至於受傷,但卻讓他很是一陣心驚肉跳。可以想象,這門陣法的威力,至少在眼下的升天大陸,只怕是無人能夠抵擋。

萬東將破解陣法的奧秘,書寫在了一張紙上,交給了馮南,讓他一併帶給吳尊之。

屆時,吳尊之便可以以這張紙為引,不受陣法阻礙的進出雲天門寶庫。

將馮南,翟蘭,張磊,葛祥他們送走之後,萬東和蕭浪,便直接取道,往須彌山而去。連同在來雲天門的路上所耗費的時間,萬東和蕭浪已然耗費了兩天的時間。距離須彌山傳送陣的開啟的時間,滿打滿算,也只剩下了不到八天的時間。

所幸神仙洞窟便在須彌山,否則萬東和蕭浪,還真不一定能趕得及。

萬東參悟了畫卷,修為暴漲一重天,兩人的趕路速度,也跟著提升了不止一倍。又是一天一夜后,蕭浪和萬東終於站在了須彌山的入口處…… 須彌山,正處於白龍雪山山系的中央,當真有一種仙山的大氣象。山峰高聳入雲,山中蒼翠疊影,片片雲霧縈繞其中,給人一種小徑通幽不知其深的玄妙之感。而更讓萬東讚歎的,還是籠罩著整個須彌山的,無比濃郁的天地精氣。

萬東在升天大陸,也已走過不少地方。元陽門,丹霞宗,雲天門的總部所在,無不是靈氣充裕的風水寶地。可是要與須彌山比起來,卻明顯不止差了一個檔次。若不是須彌山中多有強力仙獸出沒,十分兇險,想必這裡早就成了眾家必爭之地!

望著須彌山,蕭浪的感慨似乎比萬東更甚,放聲說道「自打我來到升天大陸開始,便對這須彌山心存好奇,無奈孤家寡人,修為又被限制,欲進而不得。今日,有兄弟相伴,我定要將這須彌山翻個底朝天。」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萬東也不例外。別的不說,光沖這周遭濃郁無比的天地精氣,須彌山中的天材地寶,必然少不了!雲天門的寶庫確實夠大夠壯觀,可是與這須彌山一比,怕是不算什麼了。

「大哥,那還等什麼,進山吧!」萬東一聲朗笑,身形猶如脫弦之箭,徑直射入須彌山中。

「吼~~~」伴隨著一聲震天的怒吼,一頭地火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喉嚨處,鮮血狂噴如注,眼看是活不了了。

萬東長吐了一口氣,神情微微有些凝重的退回到了蕭浪身旁,凝聲道「大哥,有點兒不對啊。」

蕭浪眉頭微微一皺道「你也注意到了?」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萬東點了點頭,道「地火龍的戰力不該有這麼強的,尤其是我的修為剛剛突破,已經堪比玄痕中階,像地火龍這種級別的仙獸,哪怕是成年期,我應該也可以做到秒殺。」

「嗯!不光是地火龍,我們沿途遇到的所有仙獸,戰力都比平常有了明顯的提升。」

「難道是因為第二次神跡的緣故?」

蕭浪搖了搖頭,道「這恐怕得等我們找到神仙洞窟,方才能夠知曉。不過……」

蕭浪言語一頓,右手化作手刀,驀然憑空揮出,一道犀利刀芒,立時呼嘯而出,只聽一道噗嗤的輕響,地火龍的內核,便被剖了出來。

拿著地火龍的內核,蕭浪對萬東笑道「不過,戰力變強的仙獸,這內核的品質也提升了一個檔次。你看看,這枚地火龍的內核,竟然隱隱的透出一絲紫意,這無疑說明,這內核中所蘊藏著的道氣,不光純粹,而且數量不少。用這種級別的內核煉製出來的靈丹,哪怕是我到了地輪中階,服用之後,也會產生不小的裨益。嘿嘿……兄弟,別讓你那條白色火龍閑著,趁著還有時間,多煉製一些!」

蕭浪隨手將地火龍的內核拋給了萬東,萬東順勢收入了儲物戒指。準備等內核的數量積攢的差不多了,再將白色火龍召出來煉製。

「大哥,按照吳前輩給咱們畫的地圖,神秘洞窟的位置,應該是在這裡的東面,您看!」為了不耽誤時間,吳尊之特意命人給萬東和蕭浪繪製了一副須彌山的地圖,將神仙洞窟的位置,準確的標了出來,這對萬東和蕭浪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方便。

蕭浪瞥了一眼地圖,凝聲道「看樣子,還有一段距離,咱們得抓緊時間才行。」

萬東點了點頭,正要將地圖收起來的時候,突然間,一道異常高亢,足可傳金裂石的獸吼從北邊約莫數公里的地方響了起來,同時一股異常可怖的氣息和威壓,隨之瀰漫開來,讓萬東的心神不禁猛然一陣顫抖,那感覺,就好像心臟要裂開了似的,讓萬東十分駭然!

且不說發出這等吼聲的是什麼仙獸,單單這吼聲中所包含的氣勢,便足以讓萬東判定,這是一頭遠遠要比地火龍更加強大的仙獸!毋庸置疑,這是萬東迄今為止遇到的,僅次於鯤鵬的第二可怕的仙獸!

萬東體內的道氣,好像感覺到了危險,竟是自動的運轉了起來!

「大哥,聽這聲音,這仙獸的戰力,恐怕不在你之下!」

萬東面露驚容的看向蕭浪,卻意外的發現,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強力仙獸,蕭浪的臉上非但沒有緊張,反倒是流露出了一絲濃濃的興奮。

「沒錯,一定是獨角金獅!」萬東似乎是相當興奮,面色竟微微有些泛紅。

「獨角金獅?」萬東輕皺了皺眉頭,對這仙獸的名字,甚是陌生。

蕭浪竟在此時放聲大笑了起來,拍著萬東的肩膀,道「兄弟,看來你大哥我突破地輪巔峰的日子不遠啦!」

「大哥,你……」萬東被蕭浪弄的有些糊塗了。

蕭浪滿臉堆笑的道「在雲天門的寶庫中,我在境界上已經有所領悟,這就好比是為突破打下了堅實的根基,剩下的,便是等著機緣到來,道氣暴漲,修為便可以水到渠成的突破。我本以為,這機緣要等我回到道門大世界,方才能夠實現,萬萬沒想到,這機緣竟這麼快就自己找上了門兒來。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

萬東何等的聰明,一聽便明白了蕭浪的意思,驚聲問道「大哥你是在打獨角金獅內核的主意?」

萬東毫不隱瞞,重重的一點頭,揚聲道「不錯!如果只是普通獨角金獅的內核,或許不足以支撐我突破,可須彌山中的仙獸,都被一股神秘力量給強化了,我相信這頭獨角金獅的內核,定然不會讓我失望。兄弟,你我就在這裡分開吧,以你的修為,只要小心謹慎,應不會有什麼危險,咱們在神仙洞窟匯合!」

「什麼意思?大哥你是要獨力對付那頭獨角金獅?」萬東眉頭一揚,有些吃驚的問道。

蕭浪重重的點了點頭,道「獨角金獅是堪比地輪中階的強力仙獸,再被強化之後,恐怕已經有了地輪巔峰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危險。」

「正因為危險,我更要與你在一起了。」

見萬東神色堅定,蕭浪笑了起來,道「兄弟,你的心思我明白,可你要知道,這是屬於我的歷練,我必須獨自面對!」

此情何時休 都說武道多艱,可艱在何處?絕不僅僅只是說追尋武道時身體所必須承受的疲憊和辛勞,更多的艱辛更在於,武者要不斷的,時時刻刻的面對著生與死的威脅。無憂無慮,舒適愜意的溫房中,是培養不出頂尖的武者的!真正的武者,必須要經過生死的千錘百鍊!

蕭浪的話,萬東最是明白,所以他無話可說。

重重的點了點頭,道「神仙洞窟前,不見不散!」

「哈哈哈……兄弟,你也要多多保重!」拍了拍萬東的肩膀,蕭浪不再多說,拔起身形,頭也不回的往獨角金獅的方向急掠而去。

心中暗暗祈禱了一番,萬東收拾好情緒,重新向東急行!

「嗯?」走了沒多久,萬東便接連發現了好幾頭戰力絲毫也不遜色於地火龍的強力仙獸。全都是被人一劍貫喉,一招致命!

萬東檢查過這些仙獸的傷口時,更是吃驚的發現,這些仙獸的傷口處,不管是骨頭,還是筋肉,全都化作了齏粉,顯然是被一種無比犀利的劍氣所致。

如此可怕而犀利的手段,至少也得玄痕初階以上的修為方才能夠做到,可升天大陸的所謂強者,頂到頭了,也不過就是雲天南的黃種中階,那殺死這些仙獸的又會是些什麼人呢?

萬東的神經陡然緊張了起來,看樣子,在這須彌山中,不光有強大的仙獸,更還有超乎想象的強者。

幾頭仙獸的內核,無一例外的被人剖了去,更是力證!

萬東不知道對方是誰,可對方既然擁有如此強悍的實力,他就不能不加以小心。心念一動,體內道氣按照一條有些詭異的路線運轉起來,萬東身上的氣息頓時收斂。

這法門也是萬東從玄天大明神的記憶中得來的,名為斂氣術,一旦施展開來,除非修為比萬東高出兩個大重天的層次,否則絕難看出他的真正修為。

萬東不想扮豬吃老虎,因為就沖人家這修為,他就算是想要吃,也未必吃的下。只希望能收斂鋒芒,少招惹一些麻煩。

可很快,現實便向萬東驗證了,理想再豐滿,也抵擋不住現實的骨感。

一道凌厲的讓萬東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的劍氣,突然便從斜刺里沖著他狂飆而來。一剎那間,竟讓萬東的心神一陣恍惚,只覺得那狂飆而來的不是劍氣,而是死神的鐮刀。

萬東的意志不能不算是剛強,可有那麼一瞬間的工夫,萬東真的是連抵抗的勇氣都消失了。

毋庸置疑,刺出這一劍的人,修為絕對已經達到了地輪初階的層次!因為這氣勢,與蕭浪幾乎是不相上下。

強烈的求生慾望,很快便將萬東喚醒了過來,束手待斃從來都不是他萬東的性格,哪怕終歸要死,臨死前也得濺敵人一身血!

正當萬東一咬鋼牙,決定調動渾身道氣,與對方來個魚死網破之時,那狂飆而來的劍氣,卻是突然凌空一折,直擦著萬東的衣角,落在了他的身後,生生的在地上,轟出了一個足夠將一個人活埋的深坑…… 萬東倒是毫髮無損,可是劍氣爆裂開來,捲起的滿地泥沙落葉,卻是好好兒的為萬東打扮了一番。此時的萬東,即便不用化妝,混跡在丐幫之中,也絕不會被人發現。

只是萬東此時哪兒還有心思在意自己的外表?方才那死神般的一劍,就像是放電影似的,不停的在他的腦海中來回閃現,直如噩夢!這才幾個呼吸的工夫,萬東的渾身上下,便已經被汗水浸了個透。

「窩囊廢!」萬東心情正起伏不定之時,一個冷的讓人牙疼,卻偏偏又十分悅耳的嗓音,突然響了起來。

窩囊廢?這個詞對萬東來說,還真不是一般的新鮮。可新鮮的東西,人們往往都不大容易接受,萬東也是一樣!當這三個字迴響在他耳朵里時,一股怒火,頓時便從他的心底騰騰的燒了起來。

抬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萬東的一雙眼睛,更是赤紅一片。他竟然看到了一襲白衣,就像當初李白衣所穿的白袍一樣白,白的讓他覺得刺眼。

自從遭遇李白衣之後,萬東便坐下了一個毛病,那就是但凡看到白袍白衣,總會下意識的生出幾分敵視。雖然說,萬東此時面對的白衣人,是個二十來歲,冰艷至極的妙齡女子,她身上的白衣,也不是白袍,而是一身白色的雲邊霓裳,頗有一種古典風範,將那妙齡女子,更是襯托的美麗動人,氣質飄渺。

「你應該不是林家人,林家就算是再寒酸,也不至於派出你這樣一個連道種都沒有的窩囊廢。」

又是窩囊廢!萬東心頭的怒火,就好像被兜頭潑了一大盆火油,立時又躥升了幾分。

只是那白衣女子,甚至連正眼兒都不願意給萬東一個,又如何會察覺到他心中的怒火呢?或許就算是察覺到了,以這白衣女子的性格,也多半不屑理會吧。

「哦對了,你是升天大陸的人,對嗎?我來問你,你可曾見過一個二十來歲,一臉猥瑣,一看就是個無恥敗類的混賬?他的名字叫林峰!」

白衣女子也不知道與這個叫林峰的傢伙,有多麼大的仇,提起來的時候,咬牙切齒,殺氣衝天,看樣子,哪怕是將那林峰千刀萬剮,都不一定能泄了她心頭的恨。

「不知道!」白衣女子所展露出來的殺氣,倒是提醒了萬東。以他目前堪比玄痕中階的修為,十有八九不是這白衣女子的對手。萬東是個聰明人,急忙強行壓制住了心中的怒火,雖然如此,可萬東的語氣還是有些生硬,明顯帶著幾分濃濃的不滿和敵意。

那女子面若冰霜,心卻是十分靈敏通透,立即便從萬東的語氣中聽出了些什麼,娥眉一簇,杏目微瞪,冷冷的看向萬東,幽幽的道「你是在惱我方才對你刺的那一劍?其實,你應該感謝我,如果不是我及時變招,你此時已是我劍下亡魂了。」

「感謝你?」萬東眉毛一揚,一股怒氣,壓制不住的翻騰上來。

看著萬東不斷釋放出來的怒意,那白衣女子輕輕搖了搖螓首,冷冷的道「父親說的對,升天大陸的人與凡俗小世界的人一樣粗淺可鄙。那些三品家族,將你們帶到道門大世界,簡直是對我道門的褻瀆。」

聽那女子這樣一說,萬東是真的忍不住了。都是從道門大世界來的,這女人咋就與蕭浪的差距那麼大呢?說什麼升天大陸和凡俗小世界的人粗淺可鄙,在萬東看來,這女人才是真正的粗俗野蠻,連最起碼的禮貌都不懂,還有臉說別人粗淺可鄙。萬東這還沒進入道門大世界呢,便對道門中人,又有了一層了解。

正當萬東忍無可忍的要怒斥那女人一番時,那女人竟一轉身,飄然而去,讓萬東到了嘴邊兒的話,竟是連說出來的機會都沒有,差點兒沒將他生生憋出內傷來。

不過惱怒過後,萬東很快便冷靜了下來,心中突然一驚,道門大世界的人,竟然出現在了須彌山,這難道是巧合嗎?恐怕不是!可如果不是巧合,那到底是什麼吸引了這些道門牛人?

萬東突然想到了神仙洞窟!這並不奇怪,整座須彌山,此時價值最大的就是這神仙洞窟了!

「難道道門的人,也盯上了神仙洞窟?」萬東的心神猛的往下一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和蕭浪想要進入這神仙洞窟,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雖然明知如此,可是要讓萬東放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如今蕭浪的修為已達地輪中階,比那白衣女子更要強出一籌,只要他和蕭浪聯手,就一定能夠進入神仙洞窟。只是萬東不知道,這一次到底有多少道門中人來到了須彌山。

萬東一邊在心中思索著對策,一邊繼續往東前行。

不經意間,一陣啾啾啾的尖銳啼鳴,將他嚇了一跳。抬頭看去,只見空中一道火紅色的身影,氣勢洶洶的向著他俯衝了下來,速度快的驚人,氣勢更是強的離譜兒。

「烈火血鶴!?」萬東眼睛夠尖,一眼便看出了這一團火球的真身,心中不禁突突的一陣狂跳。

這烈火血鶴不是仙獸,卻是仙禽!成年期的烈火血鶴,戰力強悍,比地火龍還要稍稍高出一籌。這才剛進入須彌山沒多久,『驚喜』便一個接一個,萬東還真是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覺。

當然烈火血鶴雖然厲害,但是憑萬東目前的修為,也是能夠對付的。

定了定心神,萬東心中默運道氣,正準備蓄勢一擊,將烈火血鶴拿下,沒料到有人比他更快!

只見一道淡黃色的掌風,突然飈起,速度竟然比那烈火血鶴更快,眨眼間的工夫,便跨越了百餘丈的距離,奇准無比的轟在了烈火血鶴的身上。

只聽半空一道驚雷似的轟響過後,那烈火血鶴一頭便從空中栽了下去,死的那叫一個乾脆。

萬東的瞳孔猛然一縮,意識到,自己又遇到了高手!

一掌轟殺烈火血鶴,便已經十分有難度了,更何況還是將一隻正高速飛行的烈火血鶴轟殺,那就更是不易了。而且,這須彌山中的仙獸,都被強化過,這烈火血鶴也是一樣。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將其一掌轟殺,足以說明對方的修為,要在萬東之上。

「難道又是道門大世界的強者?」

萬東原本對道門大世界,多多少少都帶著那麼一絲不屑,總覺得,他們也沒什麼了不起。可是現在看來,道門大世界的強者確實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的多。

不等那烈火血鶴落下,一道快的好似雲煙的身影,突然急掠而來,凌空將烈火血鶴的屍體抄在了手中。等他身形落地,萬東才看清,此人與之前那位白衣女子年紀相仿,也是二十來歲,身形修長,面容硬朗,濃眉大眼,顯得格外有精神。一頭蓬鬆長發,並不束縛,隨意飄灑,為他整個人增添了幾分不羈。

乍一看上去,很有幾分蕭浪的粗獷風采,不過又有所不同,總之是各有千秋!

「哈哈哈……兄弟,剛才沒嚇到你吧?」抓著烈火血鶴的屍體,那人突然一抬頭,大笑著對萬東說道。

他這一笑,不光讓萬東放下了心中戒備,更是對他生出了一絲好感。同時道門中人,這男子明顯比剛才那白衣女子,更要讓人覺得親近。

萬東搖了搖頭,道「那倒沒有!只是閣下好高的修為,連這烈火血鶴,也能一掌轟殺!」

「哈哈哈……你說這烈火血鶴啊,本來就弱的很,只是速度稍快一些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嗯,見者有份兒,既然被兄弟撞上了,那我就不能獨吞了這隻烈火血鶴!這樣,兄弟你負責拾柴點火,我去前面有小溪的地方將這烈火血鶴開膛破肚,清洗乾淨,回來烤上!」

聽他這麼一說,萬東直驚的瞪大了眼睛,吶吶的問道「你……你要吃了這隻烈火血鶴?」

那男子舔了舔嘴唇,嘿嘿的笑了起來,道「當然!不吃它,我費這麼大勁做什麼?我告訴你吧,這烈火血鶴的肉質最是細嫩鮮美,再配上我的獨門烹調絕技,那味道真是絕了!兄弟,今天能遇到我,那絕對是你的福分!嘿嘿……」

邪笑了幾聲,那男子提著烈火血鶴一溜煙的去了。

歡田喜地,漁家小娘子 有些仙獸的肉,確實十分美味,可修為到了大圓滿之後,吃不吃飯,已經變得不是那麼重要。而真正的修士,尤其是到了玄痕境后,哪怕一年不進食,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因此,遇到仙獸的時候,大部分人想到的往往都是仙獸的內核,卻很少有人會想到它吃起來的味道。難不成,道門大世界的修士之中,也有吃貨?

萬東對烈火血鶴的肉並不是十分感興趣,可他對這個人卻是十分的有興趣。這馬上就要到道門大世界了,多交一個對脾氣,合口味的朋友,那總是一件好事。

因此萬東並沒有直接離去,而是真的如那人所說,撿拾起了柴火。等萬東將火點起來的時候,那人也提著已經剝皮清洗過的烈火血鶴返了回來。

「給你的!」那人招呼了一聲,隨手一丟,一樣東西便落入了萬東的掌心裡…… 萬東定睛一看,竟然是烈火血鶴的內核,心中微微一驚,有些訝異的道「烈火血鶴是你殺死的,這內核應該屬於你所有。」

那人只顧低頭忙著支烤架,頭也不抬的道「這烈火血鶴的內核,對我沒用,我只在乎它的肉,你正好需要它,用不著跟我客氣,拿著吧!」

此人性格出挑,又是如此大方,著實是讓萬東對他生出不少好感。

他說這烈火血鶴的內核對他沒用,這顯然是假話。他看不出萬東的修為,萬東卻是將他的修為看的一清二楚。玄痕巔峰,比蕭浪要弱上不少。而這被強化后的烈火血鶴內核,哪怕是對蕭浪,都能產生不小的裨益,更何況是對他。

「啊,你別誤會啊,我不是說你的修為差,我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內核給你更有用。」見萬東好半天都沒回聲兒,那人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抬起頭來,對萬東說道。

萬東忍不住笑了起來,越發覺得,這是個可交的朋友。

「那就多謝了!」人家的一番好意,萬東沒有再推辭,笑著將烈火血鶴的內核收了起來。

別說,這傢伙的烹調手法,還真是有一套。沒過多久的工夫,一股異常濃郁誘人的清香便飄散開來。

說起來,萬東其實也是個吃貨,當初在隱刀尊者的山莊時,葉輕雨姐妹倆兒,就是靠著一手的好廚藝,才將萬東硬生生的留了好幾天。此時嗅到香味,萬東立時跟著食指大動。

豪門擒愛:總裁莫貪歡 「嘿嘿……怎麼樣兄弟,我沒騙你吧?」看到萬東那股急切的模樣,那人甚是得意的笑說道。

萬東重重的點了點頭,沖那人連豎大拇指。

「不要著急,這烈火血鶴的肉,只有烤到熟透了,味道才最鮮美。」

「得,那我再添把火!」萬東是真的有些急了。

那人急忙將他喊了住,道「兄弟,不能急,這火候是有數的!旺一分,弱一分,都會直接影響到最後的口感。你還是在一旁老老實實的等著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