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雷諾聽著克勞德那陰森的笑聲,無法想象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心腸歹毒的惡魔,但很快,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帶著強烈的腐蝕感覺的液體流入了自己左臂內的血管之中。

媽的。

這就開始了!

雖然雷諾早已經猜到了克勞德這孫子將會用他的身體來作為容器,承受近百種恐怖毒素的侵蝕,但他沒想到克勞德這貨竟是如此的心急火燎。 不過說實話,雷諾並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雖然水晶心臟在緩解麻痹效果的時候,並沒有那麼神奇的作用,但是對於這種威脅生命力的毒素,雷諾自信自己不會受到真正的傷害。

果然,當三目毒蟾的毒液進入身體不到一會兒,雷諾就感覺到了水晶心臟再次釋放出了跟上次一樣的強大吸力,開始飛快的吸收體內的這些劇毒液體。

同樣不可避免的,在水晶心臟凈化完毒液中那些的邪惡力量之後,重新噴湧出來的強大靈力再一次席捲了雷諾的全身。

呃……

又要來了!

上一次凈化蛇尾獅劇毒的痛楚還歷歷在目,雷諾當時連自殺的心都有了,但是當這回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開始迎接可怕的折磨的時候,四肢百骸卻並沒有傳來那種讓人痛不欲生的可怕感受。

咦?

這又是怎麼回事?

雷諾分明感受到了心臟中不斷噴湧出來的強大靈力,簡直像是巨大的噴泉一般,不斷的向自己的斗脈與脈輪中灌注著能量,可是偏偏這回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受到太大的苦難。

哈!

我知道了。

雷諾瞬間明白了過來,整個人都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

克勞德為了控制自己,給自己事先做了全身麻醉,就是為了不讓自己擁有反抗的力量,但是這個賤人千算萬算也想象不到,他用落罌花讓自己的身體失去了知覺,再用百毒灌注進入體內,實在是在給自己送上一份宇宙超級霹靂無敵的豪華靈力大餐!

水晶心臟凈化毒素的能力早已經毋庸置疑,但是那凈化之後反哺靈力時候的巨大痛楚是任何人都無法抵禦的。

可是偏偏克勞德這貨要給雷諾上一個全身麻醉,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的節奏,不僅可以讓雷諾在短時間內獲得難以想象的巨大成長,更是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加身。

這簡直他娘的就是完美!

雷諾這會兒感受著自己體內那可喜的變化,眼看著一股股凈化過後的強大靈力好像溪流入海一樣進入了自己的海底輪之內,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自己的海底輪海底輪又被填充了大約二十分之一的樣子。

如同克勞德之前所說的,這三目毒蟾的毒性較弱,遠遠無法跟之前的蛇尾獅相比,但即便如此,想要完成同樣的修鍊進度對於一般人來說至少也得十天半個月的時間,可是卻在克勞德陰錯陽差的『虐待』下,雷諾就這樣輕鬆的完成了?

哈哈!

要是克勞德那賤人知道自己正在給雷諾提供著如此美妙的升級服務,不知道他臉上的笑容會不會比哭還難看!

雷諾對面。

克勞德正一臉欣喜的看著雷諾身體的變化。

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雷諾的身體就由一開始中毒之後的淡紫色恢復了正常,這速度竟是遠遠的超過了他的預期。

「好,好啊!」克勞德興奮的嘴唇發乾,忍不住的伸出舌頭來舔了舔嘴唇,滿眼都是激動的小星星:「能夠用這麼短的時間就抵抗住三目毒蟾的毒液,雷諾啊雷諾,你真的是魔神賜給我最大的寶貝啊!」

克勞德根本不知道在雷諾的心中其實也在說著同樣的話,只是一門心思的在暢想著美好的未來。

按照這樣的進度下去,只怕要不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雷諾就可以完成一百種毒素的凝練,到時候這個野人就會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葯人』,他的血就會成為修鍊百毒之體的最強藥引,一個強大光明的未來終將會降臨到他克勞德的身上。

這簡直太美妙了!

絕代冰王 克勞德迫不及待的一下子從自己的黑色空間袋中召喚出了三個小瓶子,裡面盛放的都是跟三目毒蟾差不多的劇毒液體,分別來自兩種劇毒的魔獸與一種毒性猛烈的植物。

這一次,克勞德直接將三瓶毒液同時注入到了雷諾的體內,在進一步加快進度的同時,還想要測試雷諾身體的抗毒性到底有多強。

「呵呵,雷諾,剛才不過只是開胃菜,現在怎麼樣?有沒有感覺到那種『美妙』的滋味啊,哈哈,你放心,我會讓你慢慢享受這個過程的,哈哈!」

克勞德還在試圖用變態的語言折磨雷諾的神經,但是只怕他想不到,雷諾此刻聽著這些話真的是快要笑得咧開了嘴。

沒錯。

這真的是享受。

克勞德,孫子,你有本事就讓爺爺我多享受一下這個過程吧。

笑吧,你就盡情的笑吧,回頭有你哭的時候!

……

很快,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

隨著人族聯盟一百多名強大的武者進入古墓之後,魔族跟魔獸一方也很快組織好了自己的隊伍,進入了古神之墓中去探險。

之前一波噴湧出來的古墓至寶,就好像一把巨大的魚餌,終於還是把這些之前有些遲疑的小魚兒全都吸引了下去。

一開始,令人擔憂的是,整整一天的時間過去了,下去的人馬無論人獸,都沒有一個人回來。

不過就在上面的人已經開始感到擔憂的時候,人族這邊有一名蘭德里家族的武者平安的從古墓中返了回來,帶回了讓所有人都為之振奮的好消息。

古墓下面太過龐大了,而且恢宏壯觀到了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簡直就是一個地下王國。

凱文族長帶領大夥在下面走了整整半天,估計連古墓王國的大門都還沒有找到,不過卻發現了許多交戰過後留下的痕迹,應該是以那隻可怕的猴子為首的第一波強者已經消滅了守衛在那裡的敵人。

現在,凱文族長正帶領大家繼續深入,希望可以找到一些驚天神藏,這名蘭德里家族武者就是上來給大夥通傳消息,並且囑咐營地臨時的首領克勞德,讓他小心戒備,不能出什麼意外。

克勞德是最後一個出來接見這名武者的。

整整一天,他都在為那名蘇小兄弟『驅毒療傷』,誰也沒有去打擾他。

當他出來的時候,大夥隱約的可以看到他臉上的一絲疲憊,不過更多的卻是難以名狀的興奮。

「好,既然我們已經得到了凱文叔叔的指令,大家就各司其職,將營地守衛好,等待他們滿載而歸!」克勞德不動聲色的下達了命令。

「好!」其餘人自是以他馬首是瞻。

很快,克勞德在簡單的巡視了一下營地之後,又跟個別人仔細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便再次返回了雷諾的帳篷。 「唉,你們看,克勞德大哥對那蘇小兄弟還真是盡心儘力啊……」

不明就裡的人族成員還再望著克勞德的背影發出感慨,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克勞德此刻在帳篷裡面進行的,是多麼可怕殘忍的陰謀。

……

再次回到帳篷裡面,克勞德整個人都是一驚。

那在床上原本應該像死豬一樣沉睡的雷諾此刻竟然在劇烈的顫抖。

「這小子,竟然能動了!」

克勞德飛快的來到了雷諾的床前,床腳下,已經擺放了十幾個空瓶,短短一天的時間裡面,雷諾已經經歷了十幾種恐怖毒素的折磨。

「是落罌花的效果到時間了嗎?」克勞德不慌不忙的觀察著雷諾的反應,冷靜的下著判斷。

面前的雷諾明顯正處在一種劇烈的痛苦之中,在咬牙切齒的過程中正緩緩的睜開了一對通紅的雙眼,死死的瞪著克勞德。

「你,有,種,就,殺,了,我!」

雷諾每一個字都彷彿是磨碎了牙,扯破了喉嚨,才能緩慢的擠出來,那種可怕的痛苦讓克勞德看著不由的勾起了嘴角:「呵呵,殺了你?那我怎麼忍心呢?怎麼樣,雷諾,這種感覺是不是跟我說的一樣美妙呢?」

「你,去,死!!」雷諾臉上的冷汗好像小溪一樣成股的流下,隨著落罌花效果的衰減,他體內的痛楚如山呼海嘯般的襲來,讓他痛不欲生。

但越是現在,他卻越不能表現出讓克勞德感到懷疑的地方。

「呵呵。」克勞德笑得越發的變態開心:「不不不,不管是你還是我,都還沒有到死的時候!」

這個心理早已經扭曲的傢伙,還打算趁著雷諾清醒的時候,再打擊對方兩句,可是雷諾才懶得去聽他逼逼,直接使出了所有的力氣,扯開了嗓子大吼了一句:「救命啊!」

唰。

克勞德一下子變了臉色。

他猛地伸出了手掌,一把捂住了雷諾的嘴,但是此刻在他手下因為劇痛而不斷顫抖的雷諾力氣大的就好像一頭蠻牛一樣,幾乎連克勞德都快要控制不住。

帳篷外面,忽然響起了人族守衛的聲音:「克勞德大哥,沒出什麼事兒吧?」

「沒什麼事,剛才蘇小兄弟的毒又發作了!」克勞德一邊死死的制住雷諾,一邊假裝輕鬆的回答。

同時。

雷諾拚命的發出掙扎與嘶吼:「嗚!嗚!嗚!」

聲音雖小,卻似乎讓帳篷外面的人聽到了一些動靜:「克勞德大哥,真的沒什麼吧,我怎麼好像聽到有人在掙扎?」

該死!

克勞德狠狠的皺了一下眉頭,不得已之下只能再次掏出一瓶落罌花藥劑,直接給雷諾灌了下去。

終於,那個蠻牛一般的小子停止了掙扎。

一分鐘后。

帳篷外,門帘一掀,克勞德施施然的走了出來。

「怎麼,你還不相信我嗎?」克勞德掀門帘的時候,故意多維持了一會兒,可以讓外面這名守衛看清楚帳篷裡面正在安靜沉睡的雷諾,這才故作威嚴的問道。

「當然不敢。」這名守衛其實也是擔心克勞德會不會出事,看到一切正常連忙笑了一下快速告辭了。

克勞德一直冷冷的看著那人走遠,才重重的一掀門帘,臉色陰沉的重新回到了雷諾身邊。

「臭小子,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克勞德因為險些被人撞破陰謀而有些惱羞成怒,直接再次掏出了兩瓶漆黑無比的毒劑,一下子就注入到了雷諾的體內。

「這次,加百列巨王蟒跟安第斯針尾蠍的劇毒,會讓你知道隨便反抗我的下場!!」他憤怒的低吼著。

不過,對於雷諾來說,重新陷入麻痹狀態卻是讓他大大的長出了一口氣。

克勞德根本不知道,這些無比強大且珍貴的毒液在進入了雷諾體內之後,根本沒有被融合成為什麼見鬼的『百毒之血』,而是全都被水晶心臟凈化成了最精純強大的靈力,被雷諾毫不客氣的吸收利用。

同時,因為這個時代不像是地球上擁有著那麼完善的醫學和外科手術的相關知識,克勞德自己也沒有體會過全身麻醉是什麼狀態,所以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落罌花反而成了雷諾的鎮痛劑,還一直以為雷諾在昏迷的時候還在承受那非人的痛苦折磨。

兩瓶強大的魔獸毒劑,再次成為了雷諾靈力暴漲的寶貴資源,同時那如甘霖般入體的落罌花藥劑,更是讓雷諾忍不住的要給克勞德大聲鼓掌。

剛剛那短暫的清醒,給雷諾帶來的痛苦簡直就是人間煉獄,所以他才會用最簡單的方式逼得克勞德不得不再次讓自己陷入昏迷。

一旦進入這種麻痹狀態,雷諾就等於開啟了瘋狂升級的外掛,不斷的讓靈力匯聚到了自己的海底輪裡面。

這個過程雖然很是過癮,但是雷諾卻不得不開始思考幾件事情。

第一就是自己的修鍊進度的快速成長。

今天不過是克勞德折磨自己第一天的時間,短短一日光景,那十幾瓶毒劑中的靈力就已經讓自己的海底輪從五分之一充盈程度被硬生生的填充到了三分之一的程度。

而且這還僅僅是克勞德那賤人存貨中藥效最低級的十幾瓶毒劑,就已經幫雷諾省去將近兩三個月的苦修歲月。

可是要是再這樣下去該怎麼辦?

說難聽點,要是自己的海底輪這樣直接被灌滿了,那這個過程中引發了一些異變跟響動,肯定會引起克勞德那條狐狸的懷疑,到時候只怕肯定會有變數。

另外就是這落罌花的麻痹效果。

雷諾明顯的感覺到隨著自己實力的提升以及水晶心臟不斷的嘗試去凈化落罌花的麻痹毒素,自己身體對這種麻痹效果的抵抗力也越來越強。

再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幾天,這落罌花就會完全不起作用,到時候先不說克勞德發現之後會怎麼樣處置自己,首先就是那恐怖的劇痛就會讓自己恨不得殺了自己。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雷諾不僅要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面儘可能的利用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提升自己的實力,還要隨時做好準備來應對有可能到來的變數。

最好是能夠在快要完全抵抗落罌花效果之前,想到能夠收拾克勞德這賤人的法子……

可是,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用來對抗對面一位初階的斗將呢?

雷諾想來想來去,忽然想到了自己海底輪裡面那根神秘的短棍。 這恐怕是他現在唯一能夠用來對敵的武器了,可是自從那短棍進入海底輪之後還從來沒有被召喚出來戰鬥過,雷諾也沒有把握到底這棍子能夠有多大的威力,能不能幫助他戰勝面前這個恐怖的惡魔。

這一切,就像是一場豪賭一樣,隨著克勞德一瓶瓶的將毒劑注入到雷諾的體內,這一場賭局終究會到開牌定勝負的時候。

只是,這次的勝負對於雷諾來說,唯一的籌碼就是自己的性命!

……

時間,又過去了五天。

雷諾的帳篷裡面,此刻充斥著淡淡的白色熒光。

寬大的軟塌上面,雷諾正安靜的躺在上面,從他微微皺起的眉頭上可以看出,此刻他的體內正在進行著一些難以想象的巨大變化。

帳篷裡面的乳白色熒光,正是從雷諾體內釋放出來,給他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薄膜,呈現出一種晶瑩剔透的質感,分外的不凡。

可是,在軟塌附近周圍一米左右的距離,有一道從地上冒出來的黑色法陣,將雷諾身上的靈光全部遮蔽在了裡面,沒有一星半點的透露出去,這就像是一隻黑暗的巨大手掌,死死的遮蔽住了雷諾身上的希望之光。

克勞德,好像一頭野獸一般盤坐在雷諾床前的地上,興奮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他的腳下,擺著七八十個空瓶,整個萬毒之血的淬鍊過程已經快要來到尾聲。

他的手不斷的在翻動著手中的黑色法典,一邊興緻勃勃的閱讀著上面的句子,一邊上下晃動著腦袋,似乎是在把書中的內容在跟雷諾的情況相互印證。

他興奮的說著,語氣中充滿了掩飾不住的激動:「萬毒之血終將成功的時刻,異像降臨,光照人間,凡人終將感受到魔神最終極的力量。異像……異像……哈哈,這不就是異像么?」

克勞德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之中,將雷諾此刻身上綻放出來的白色熒光當成了黑色法典上記載的神奇異像,開心的簡直就像是摸進了雞窩的黃鼠狼,無盡的美好與強大都快要降臨在他的生命中。

躺在一旁的雷諾根本懶得理他。

此刻在他身上展現出來的哪裡是什麼萬毒之血的異像,明明是他的海底輪即將被填滿二分之一,突破一分鐘百轉界限而產生的靈力潮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