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電話號碼他不認識,所以接聽的時候,語氣什麼的還算禮貌。

只是其中能夠帶上多少真正的感情,就讓人不得而知了。

“喂?狄澈。”

他對着電話,這樣說。

另外一頭,沉默。

黎姿哆哆嗦嗦地按下了電話號碼,卻在聽見他聲音的那一瞬間,險些就留下眼淚來。

她從來沒有想到,她想念他的聲音,居然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只要是聽見她的聲音,自己就幾乎要哭出來了。

“喂?”聽見對面沒有人說話,狄澈耐着性子,又問了一句。

那頭的呼吸聲,微微地沉重了起來。

她其實,很少聽見他這樣的聲音,雖然說不上多麼的有感情,可是好歹,還是挺溫和的。

黎姿記得,自己幾乎每次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都是那種,微微帶着點不怎麼耐煩的語調。

雖然她明白他對自己,總是不那麼耐煩的。

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心裏再怎麼清楚和明白,還是會難過的啊。

無限世界穿越之旅 想到這裏,黎姿就不願意說話了,她留戀他的聲音,尤其是這樣的,對她充滿了耐心的,還勉強可以用溫和來形容的聲音。

不過話雖然這樣說,那個男人,就是那個欺騙了她的男人,一直在用威脅地眼神看着黎姿。

黎姿深深地吸了口氣,小心翼翼地開口:“狄澈。”

另外一頭的狄澈怔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祕書小萬,慌慌張張地跑進了狄澈的辦公室。

好在他做狄澈的祕書已經很長時間了。

他知道他的一切習慣。

狄澈本來一直就是一個工作至上的人,就算他和緱明姿很好很好的時候,也不會就因爲女人而荒廢了工作。

因此,他閉嘴,沒有非常丟臉的,直接就寒出來,而是飛快地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然後“啪啪啪”地在手機上摁了一句話:“黎小姐從醫院失蹤了。”

小萬將這句話,舉到了狄澈的面前。

他本來以爲,狄總只要看看這句話就足夠了,就算最近,狄總因爲所謂的“慈善門”事件,看起來彷彿是爲了黎姿而不斷地追查着

他也覺得,狄澈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爲那個不知道哪裏來的傢伙,因爲莫須有的事情,損害的不僅僅是黎姿一個人的名聲,還有更加重要的,澈集團的,公衆形象。

公衆形象這種對於,對於一個大型的集團來說,那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和許多的利益都有關聯。

因此,小萬就自以爲是地解釋了,爲什麼狄澈對於這件事情,是這樣的上心了。

可讓他根本沒有想到的是,狄澈瞟了一眼他伸過去的手機屏幕,就立刻臉色大變,眉心緊緊地擰了起來。

他側頭,將手機夾在耳朵和脖子之間,然後,拿起辦公桌上筆,在紙上,飛快地寫下:“追蹤那隻手錶的信號。”

以爲他忙着做着這些事情,所以自然就疏忽了那頭對黎姿的回答。

黎姿等了一會兒,沒料到,自己居然一開口那邊就沒了聲音,心中越發地隱隱作痛起來。

“那個……狄澈?”這次到不用那凶神惡煞的男人瞪她了,她自己就猶豫着,再次開了口。

“嗯。”

狄澈終於反應過來,迴應了。

他不知道黎姿現在出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裏,不過讓他心中預感不好的,一定是因爲,黎姿用的,是他根本就沒有見過的手機號碼,她爲什麼要用這個手機打電話,而且,爲什麼說話,給人的感覺,是吞吞吐吐的?

“狄澈……”黎姿第三次叫他的名字。

哪怕只是這樣,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就讓她舉得心安了不少。

當然,那個男人,則是臉都要綠了。

他作勢就要上來打黎姿,卻被身邊的女人給拉住了:“別,這麼細皮嫩肉的,如果打壞了,就不好了。”

“那到也是。”

男人說着,略微狄靜了點。

“到底什麼事?”狄澈隱隱聽見了背景音有其他人說話,不過卻聽不太清楚到底說了什麼,只能分析出來,對方是一男一女。

黎姿,你到底在哪裏?

“就是……”黎姿猶豫着,想了半天,深吸口氣,輕輕地說,“就是,我想你了。”

那男人聽見這話,差點就要一耳光扇到黎姿的臉上去。

女人拉住他,甩到自己伸手,自己走到了黎姿面前,擡手,狠狠地在她的胳膊上,擰了一把,惡聲惡氣地小聲威脅:“還不趕緊要錢。”

“唔!”黎姿低吟。

“怎麼了?”狄澈追問。

“唔嗯……就是……就是……”黎姿開不了口

是的,狄澈不稀罕這麼點錢。

澈集團,就是不差錢。

可是,她卻很害怕聽見自己恐懼的那個答案。

雖然她不願意承認,可是,黎姿一點也不想被迫的通過這樣的事情,來實驗一下,自己這在這個男人的心目中,應該是怎樣的地位。

火影:黑化鳴人 她恐懼着,恐懼聽見她最不想聽見的那個答案。

她已經給他惹下了足夠的麻煩,會不會,就這麼一次,他就會厭煩她了。

反正,他就算當做沒有聽見這個電話,完完全全地不理她,也沒有任何關係。

因爲,他可以不承認她,他可以的。

他和她之間,只有那麼薄薄一張紙的聯繫而已。

就算他不願意承認她了,她有能有什麼辦法呢?

想到這裏,黎姿更加不看開口了。

她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要掉不掉的,呼吸很輕很輕,因爲只要重那麼一分,淚水,就會剋制不住地滾落了。

蹲到了她身邊的女人,皺眉看着黎姿的模樣,雖然心裏有很多的話,不過還是一句都沒有說出來,就那麼挑眉,猶豫着看着她的樣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狄澈。”

黎姿閉上眼睛,眼淚終於順着臉頰滾落了。

她豁出去一樣的說,“每次,每次都是我想你,你有沒有,有沒有什麼時候,有一點點的,想起過我?”

明明她說得是無比的鎮定,可是狄澈去不知爲何,從那鎮定得不帶一絲顫抖的嗓音中,聽見了哭泣的感覺。

他不自覺地,就將自己的手機給抓緊了。

他忽然一下,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女人啊女人,你每次都說想念我的時候,到底是想念的我,還是想念了我的錢呢?

他無法不剋制自己這樣想。

而等到狄澈心神一鬆,想要開口回答的時候,手卻也跟着鬆了。

那手機,“啪嗒”一下地掉到了地上,手機電池滾落,通話中斷了。

黎姿聽着手機裏面傳來的,電話被掛斷的忙音,渾身癱軟下來,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是啊,她早就應該知道,早就應該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

她爲什麼要期待,他會爲了她說出想念這樣的話語呢?

而且,黎姿你這個笨蛋,米寧知道的事情,又爲什麼要去詢問呢?

就算是謊話也好,如果你真的說了,該多好。

狄澈,只要你說出來,我也一定會告訴,我現在遇到了怎樣的情況,也一定會告訴你,現在的我,是多麼的需要你的幫助

只要你說一句,你也偶爾會想到我,我就敢告訴你,我很危險,我很害怕,我很想看見你,我很需要你,哪怕只是單純給你添麻煩,我也想要告訴你的。

可是,爲什麼?

爲什麼得到的,卻是電話忙音這樣讓人哭泣起來,都覺得嘲諷到好笑的回答?

黎姿一臉的絕望之色,不過卻不表示,那一對男女會絕望。

那女人本來想着,黎姿和狄澈說說情話什麼的,也無可厚非。

畢竟,她私心也想知道,黎姿究竟是什麼地方,入了狄大總裁的臉,讓他就這樣將這個要身材沒什麼身材,要臉蛋兒也不見得有多少臉蛋兒的,清湯掛麪一樣的女人,給娶回了家。

結果沒想到,情話的結果,居然是那邊就直接將電話給掛斷了。

頓時女人的臉色都變了。

她顧不得黎姿那一臉絕望而悲慼的模樣,將手機搶了過來,奮力地按着重撥鍵:“怎麼會呢?怎麼可能呢?他居然會掛你的電話,他怎麼會掛你的電話?”

手機就彷彿是爲了說明這一點一般,嘲諷地,在電話裏面,不斷地傳來“您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這樣的甜美女聲。

女人丟下了手機,按住黎姿的肩膀,瘋狂地搖晃起來:“你說,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不接電話,爲什麼?”

人類,不就是這樣的嗎?他們在前一刻,還做着自己即將擁有一大批錢,然後可以遠走高飛,成爲上等人的美夢。

而下一刻,發現着美夢如同而是玩耍的肥皂泡沫一樣輕易的破碎,人的理智,也就這樣,跟着破碎了吧?

可是這些,和自己,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黎姿被搖得頭昏腦脹的,卻怎麼也提不起精神。

她好像是費了老大的勁兒,才睜開眼睛,看着已經精神狀態有些不對的女人:“你不是,一直邊上聽着嗎?”

“這樣不對,這不可能,你說,你是怎麼變成狄澈的女人的,他怎麼可能不關心你?”女人幾乎聲嘶力竭。

“我成爲他的女人啊……”明明那女人這樣的激動和瘋狂,可黎姿卻狄靜得完全不像她。

她擡起目光,定定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腦海中,卻無端地回憶起,之前,她站在樓梯上的時候,聽見的狄夫人的話。

一紙契約書而已。

“我和他之間……”黎姿深吸口氣,喉嚨都哽咽了,“我和他之間,沒有愛情。”

女人在瘋狂中,將手機落在地上。

男人的注意力,也都在女人那瘋狂的表演身上,根本就沒有發現,兩個女人糾纏的身影所投下的陰暗角落裏,那手機,正在散發着隱隱若現的微光

手機,正在通話中。

大彈道 “你,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沒有愛情,呵呵,你,你說的我都不明白,我完全聽不懂。”

女人語無倫次。

“哪裏不明白了?沒有愛情,就是沒有愛情。

狄澈,根本就不愛我,這樣,你都不明白嗎?他不愛我,他愛緱明姿,我是緱明姿的代替品,他根本就不會爲了一個代替品出錢的。

你們的算盤打錯了!”

沉默。

絕色總裁的超級高手 長久的沉默。

整個世界彷彿都陷入了這樣的沉默中。

時間,也隨之,靜止了。

男人和女人的呼吸,還有黎姿自己的呼吸,交纏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裏,顯得分外的明顯。

黎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腦子一熱,將這些話說出來了。

或者說,這些話,在她的心裏,已經憋了很長時間了,很久很久,她早就想要這樣說了。

從最早最早的那個時候開始,當她笑着對他說想年,當她告訴他,她愛他,她不在乎的時候。

當她一次次地對自己的朋友,不斷地重複,她有多麼的愛他,愛到只要能夠在他的身邊,就會覺得幸福的時候。

自,欺,欺,人。

她怎麼可能不在乎!她怎麼會不在乎啊!

愛情是一種多麼自私的,多麼讓人上癮的東西。

哪怕只得到了一點點,也會想要全部的吧?

她就是想要全部,想要狄澈的全部,想讓那個叫做緱明姿的人,從這個世界上,徹徹底底的消失。

她是真的這樣想過的。

可是……

她做不到。

她也真的做不到啊!

黎姿,你膽小,你無恥,你懦弱,你害怕失去現在的所有,所以他給一點,你就如同倉鼠一樣往自己身邊塞上一點。

卻從來都不敢大聲地說出來,你想要。

你想要全部的愛,全部的目光,全部的關懷。

你從來都不敢說,你是計較的,一直在計較。

計較他給你一紙契約,計較他用你的名字去懷念別人,計較他擁抱你的時候,透過你的身體,上了別的女人!

黎姿,你明明一直都在計較,你到底是爲什麼,何苦,去裝那聖母一樣的情懷呢?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啊哈哈,是,是這樣嗎?居然是這樣嗎?哈哈哈哈哈,風光無限的狄太太,哈哈哈哈,居然,哈哈哈,居然是個代替品。”

那笑聲,如同尖銳的指甲擦過玻璃,刺耳到人不自覺地泛起全身的雞皮疙瘩。

黎姿癡癡地擡起頭,就看見那女人,彷彿遇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情,笑得瘋瘋癲癲,笑得肆無忌憚,笑得前仰後合,笑得連話,都說不清楚。

她笑着,手指一直顫抖地指着縮在地上,坐着的黎姿。

其實,自己也是想笑的吧?

她也想笑,笑自己那可悲的,畏畏縮縮的,愛情……

可是,又笑不出來。

她明明都做好了打算,她好好的,安安分分的,帶着那絕不計較的面具,過完這十個月,交給狄澈一個健康的寶寶,就抱着他們的回憶,遠遠地離開這個城市,去開始自己新的生活。

明明,她都打算好了的。

爲什麼呢?

那女人還在笑着,笑得眼淚都出來,也不知道她是笑着坐在地上,可悲的黎姿,還是想到了別的什麼事情,開始笑起自己來。

黎姿只能從她那瘋狂的笑聲中,截取到一點點隻言片語:“真,哈哈哈,真是,哈哈,真是沒想到啊,狄,狄澈,哈哈哈哈,狄澈居然,居然會那麼癡情,哈哈哈哈”

是啊,誰知道,大總裁,會那麼癡情呢?

黎姿的目光都迷濛了。

她以爲,這麼多年的努力,也許終將,讓自己在他的心裏,分到那麼一丁點兒的位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