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霍顯無畏。

七爺開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冒犯您嗎?」霍顯問,「那麼抱歉,我只是想要知道答案,您是否能給我?你把我最喜歡的姑娘,放到什麼位子?」

而,就在霍顯與七爺對峙時,門外卻傳出一陣騷動。

「宋少爺,你現在不能進去!」

「讓開!」

「宋少爺……」

門外傭人的聲音還沒結束,書房的門已經被人粗暴的推開。

宗政御擰眉,目光朝門口掃去。

便見頂著一頭藍灰頭髮的宋停,一臉冷酷踏了進來。

他穿著黑色破洞牛仔褲,搭配著靴子踩在地上發出比較重的聲響。

宋停走到宗政御面前,完全無視了霍顯,直接開口,「我來要人。」

七爺:「誰?」

「小九!」宋停說,「在旗山,小九跟這個人離開,后兩個人分頭,可我的小九一直都沒有出現。」

宋停指了下霍顯。

霍顯一愣,「小九一直都沒回來嗎?」

他一直以為,是小九通知了七爺來的。

之所以沒問小九,是因為知道小九跟七爺之間關係,聽小九說過,一旦七爺發現她,立即會把她送走。

結果,小九一直沒有回來?

宋停根本沒理會霍顯,冷酷少年直盯著面前矜冷的男人,「小九呢?」

宗政御口吻冷淡,「宋少爺,小九是宗政家的人,她不管在哪,都有宗政家管,宋少爺不用過問。」

「小九是我帶來的,就算要帶回宗政家,也是我帶回去!」宋停沒有任何退讓。

少年還未完全成長,可身上那種孤傲的冷酷氣質,卻與面前男人有幾分不謀而合。

男人眸光危險,像久居高位的制裁者。

少年卻半點不退縮,執意要問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

慕安安結束拳賽后,就被兩個男人帶走,送回了房間。

但慕安安提了要求,身上有傷需要療傷,讓兩個男人把張雲送過來。

只要慕安安聽話,並且沒有逃走的行為,乖乖打拳,基本要求還是會滿足的。

張雲被送過來,看到慕安安時是很驚喜的,「小姐,你沒事?」

「我說過,我不會有事。」

慕安安口吻一如既往的自信。

她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背對著張雲脫了衣服,露出後背的傷口。

這兩道刀傷,可以說是慕安安有意為之。

就是要掩蓋掉紋身最重要的那個『5』字元。

剛才一番打鬥,這個傷口又擴了起來。

張雲看著忍不住驚呼,「天!」

張雲驚呼不是因為慕安安這個傷口。

在慕安安送過來的時候,就是她給處理的這個傷口。

張雲驚呼的是慕安安這兩道傷口已經完全崩壞了。

這傷口縫過,可是線已經壞了,她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把傷口弄成這個樣子的。

慕安安卻跟沒感覺一樣,直接說,「重新縫補下,另外我讓人送來了502,把傷口粘起來。」

「你說什麼!」張雲震驚的瞪大眼! 明珠市。

中午時分,嚴經緯親自開車將殷小星送到了金融新區的金融中心。

今天中午,殷小星在這和合作商有個重要的會議,開完這個會議后,殷小星的出差任務就結束了。

殷小星開會後,嚴經緯無聊,他開車離開了金融中心,前往濱江大道一處露天咖啡廳點了一杯咖啡,看著滔滔的黃浦江水,他優哉游哉的喝了起來。

「神帥!」

半個小時后,天璇出現在了嚴經緯面前。

「如何?」嚴經緯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

「神帥,一切都已經安排好,我已經在你的親人,朋友,同學身邊都暗中加派了大量的人手,也同時成立了專門的緊急處置部門,我親自擔任負責人,一旦出現任何情況,我會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天璇開口道。

「行,我知道了!」

嚴經緯點點頭,道:「對了,子悠和月月那邊呢?」

「神帥放心,您的前妻夏子悠和女兒月月依舊呆在古家總部,根據我查到的消息,月月一直在古家太上長老身邊學習,她們應該不會有任何危險!」天璇開口道。

「嗯!」

嚴經緯點點頭。

其實,在之前見到月月,嚴經緯就發現了月月身上有勁氣波動,這小丫頭,已經開始練武了,所以,嚴經緯讓天璇暗中調查了此事。

於是發現了一個秘密,他老丈人夏建林,並不是夏淵的親兒子,於是,夏子悠擁有古家血脈的事情,自然也就被嚴經緯知道了,他也知道了月月和子悠離開之後,前往了古家總部,目前他們已經不在明珠市了!

當然,古家找上夏子悠和月月,其實嚴經緯看得很明白,古家,是看中了自己女兒月月的天賦,所以才會把他們帶回了古家總部,並且由古家的太上長老親自教授月月習武!

「子悠,她這段時間一直呆在古家總部么?」

嚴經緯疑惑道。

夏子悠和他分手,是因為夏子悠想尋找自己的幸福,並且她說她和大學時代的初戀重逢,所以才會和嚴經緯離婚。

為此,嚴經緯選擇放手,因為當初是他對不起夏子悠!

所以,在命令天璇調查此事的時候,嚴經緯也交代她,不用調查夏子悠的私人生活,既然打算徹底放手,嚴經緯也不會再干涉夏子悠的個人問題!

「是的神帥,你的前妻夏子悠最近一直呆在古家總部,沒有離開!」

天璇說道。

嚴經緯有些奇怪,不過他旋即苦笑。

自己和子悠已經離婚了,還想這麼多幹什麼?夏子悠當初和他結婚的時候,並不喜他,而且他和夏子悠結婚之後,就離開了七年,換做任何女人,恐怕都會有怨言吧?

「行了,月月他們安全就行!」

嚴經緯微微點頭。

「神帥,那我先告退了!」

「嗯,去吧!」

嚴經緯擺擺手。

天璇離開后,他喝了一口咖啡,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他腦海中情不禁的出現了一道道身影,姜思瑤,夏子悠,歐陽安琪,寧菲菲,殷小星,澹臺紅妝……以及,最深處那道他不敢接觸的身影。

睜開眼睛后,他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

時間過得很快。

四點多鐘的時候,殷小星就發消息給嚴經緯,告訴嚴經緯半個小時后,去金融中心大廈樓下接她!

嚴經緯按照約定時間,車子剛剛到達金融中心樓下的時候,就看到殷小星從金融中心裡出來賣。

「累死了!」

坐上車后,殷小星就抱怨:「嚴經緯,我給你打工,可真不容易!」

「殷大校花,想吃什麼,我請你,犒勞犒勞你!」

「哼,一頓飯就像打發我?」殷小星哼道:「這次這個合作項目談成功,不知道要給你賺多少個億,你區區一頓飯,就想搞定我?」

「那你想要什麼?昨晚我不是答應給你漲百分之八十的工資了么?」嚴經緯苦笑道:「小財迷,你現在的工資,可比頂級職業經理人高几倍了!」

「今天我要逛街,要買買買!」殷小星瞪了嚴經緯一眼:「你付錢!」

「行!」

嚴經緯聳聳肩。

他不覺得殷小星能花多少錢,最多花個七位數足夠了吧?

可是……

他想錯了!

殷大校花可一點也不客氣,直接前往最熱鬧的步行街,什麼店名貴往什麼店裡鑽,僅僅一塊女士手錶,就花費了嚴經緯的四個七位數。

接下來,名貴的包包,名貴的首飾,名貴的衣服,殷小星可是一點也不客氣,而且她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上啥都顯得漂亮。

這兩個小時逛街下來,嚴經緯銀行卡里的數字在不停的減少,而嚴經緯的手上,已經拎得滿滿的!

「殷大校花,我說逛夠了吧?我都快拎不下了,咱們去吃 調查還需要一點時間,簡淵和李安純就回家了。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快四點鐘了。一夜未睡的簡淵有些疲倦,在車上就睡著了。

但李安純卻精神抖擻,她的工作作息規律本來就是不穩定的,所以熬一夜也沒有覺得如何。

等到家的時候,李安純卻犯難了,簡淵直接在她的車上睡著了。

「簡淵,醒醒……」

李安純推了推簡淵,簡淵還是沒醒,但是嘴裡卻嘟囔著什麼。

「還有說夢話的毛病啊。」李安純看著簡淵,忽然起了壞心思,拿出手機把簡淵此時的樣子錄了下來,當做以後拿捏的證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