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霸王龍媽媽說她看見過,真正的霸王龍的樣子……

戊煦懷疑,也許是霸王龍媽媽在睡夢中,夢見了基因鏈中記憶過的霸王龍的曾經。戊煦並不能確定,但是霸王龍媽媽說她看到過的,而看到了那些之後,霸王龍媽媽的心中有一種混合着憤怒和悲哀的感覺。

她認爲大家的存在方式是不正確的,還有那些被從製造廠裏大批量製造出來的,纔不是她的族人。

那一段時間,霸王龍媽媽的精神似乎也是有着一些問題的。

後來,就是霸王龍媽媽開始了對同族的屠殺。如果要這樣可悲的活着,不如全都死掉更好,而且根本就不對,一切都不對,都是怪物……

—— 霸王龍媽媽“瘋”的很厲害,攻擊性也特別的強,不過不論她怎麼瘋,都無法影響到人類,所以也沒有人來管她。就算是任由她殺,殺過頭了很有可能就把自己的命給送了。

在對島嶼上的恐龍情況進行調查的時候,哈蒙德博士的團隊們不是沒有發現霸王龍媽媽這一特異的存在,不過最後也沒有人來對一頭髮瘋的霸王龍做什麼。

哈蒙德博士的團隊推測,這頭霸王龍活不過多久,以這種瘋狂勁來說。也正如同他們所推測的那樣,不久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霸王龍媽媽了。等到霸王龍媽媽再次出現的時候,她的身邊已經跟着一個戊煦,而且也沒有曾經那種瘋狂勁頭了。

只是她倒是開始給自己劃定地盤,那些進入她的狩獵範圍內的霸王龍,照樣還是殺了不管。

哈蒙德博士的團隊們對於這頭霸王龍在失蹤的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並不關心,他們的全部精力可並不是在恐龍個體的研究上面,而是在製造恐龍,並且從大體上維持這座島上的生物平衡上面。

所以沒有人知道,這頭霸王龍之所以沒有瘋到死,是因爲她生了一枚恐龍蛋,並且一直在緊張兮兮的養着這頭恐龍蛋。在霸王龍媽媽看來,只有她的兒子纔是正常的,也是因此,她對戊煦有着過盛的保護欲。

在戊煦知道,原來他真的是由霸王龍媽媽生下來之後,心中那個關於自己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問題,終於得到了解答。

要知道這座島嶼上的所有恐龍,全部都是被哈蒙德博士製造出來的。

雖然哈蒙德博士和他的科學家團隊們破解了恐龍基因密碼中的一部分,得以只憑借一滴血,就復生出了如此種類繁多的恐龍。但他在改動了那些基因密碼的同時,也出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所有被製造出來的恐龍,全都無法生育。

這也是哈蒙德博士爲什麼總是在製造恐龍的重要的原因,島嶼上的恐龍不斷在死亡,但是卻沒有新的小恐龍出生,爲了彌補這中間出現的空差,哈蒙德博士只能夠繼續不斷的製造出新的恐龍。

並且哈蒙德博士爲了更多的利益,在製造恐龍的過程中,更喜歡更多的製造出食肉性恐龍。

也許霸王龍媽媽是一個奇蹟,就像是她的瘋狂原因一樣。不過戊煦很高興的是,沒有人發現這個祕密。

……

侏羅紀公園開業了,大量的人類涌入了島嶼之中,爲了給這些來遊玩的人類一個好的體驗和感受,哈蒙德博士在島上建造了一些鐵軌、渡口之類的東西,當然也少不了一些可以將人類和恐龍隔絕開來的防護網。

人類涌入了島嶼之上帶來的影響,沒有想象中的巨大,只是也不小就是了。對於戊煦和霸王龍媽媽來說,只是使得他們兩個的作息之中,多了一項固定時間去狩獵走錯地方的霸王龍。

對於霸王龍媽媽殘殺同類,造成霸王龍數量過少,而哈蒙德博士更加賣力的製造霸王龍這件事情,戊煦沒有發表過任何的意見,哈蒙德博士也沒有任何的表示,對於這麼一個嗜殺的霸王龍。

只不過後來被放出來的霸王龍都好似學聰明瞭不少,會自動自發的繞開霸王龍媽媽的活動範圍。

對於其他的恐龍來說,這些兩腳怪的到來,代表着無盡的噪音還有智能看不能吃。

出門狩獵的戊煦可在被新建起來的彷彿網後面,看到過乘坐着車子,在鐵軌上移動的遊客們,對着防護網這邊正在撕扯獵物的盜龍發出過驚歎。

那些遊客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興奮,簡直恨不得想要衝過防護網來跟這羣正在吃獵物的盜龍來個美妙的合影。而那些盜龍全都非常安靜的盯着防護網另外一邊的遊客,相互之間交換着只有它們纔可以相互理解的吼聲。

而看着系統聊天窗口的戊煦,耳朵裏聽着那些人類驚呼:“這些恐龍是什麼品種?哦!它們真是看起來太兇猛了,多麼想要帶一頭回去當寵物養!那一定比養蛇還要高興!”

聊天窗口中看着盜龍們說的話。

“外面又出現了不少兩腳怪。”

“好想吃掉他們。”陳述。

“我也好想吃掉他們。”複數。

“我們都好想吃掉他們!”加強心中的衝動。

“但是那個‘牆’跳不過去。”有盜龍潑冷水。

“沒關係,這個牆可以跳過去,兩腳怪也會自己走過來。”

“總是會有兩腳怪走過來的。”

“嗯,我們也要好好的練習跳躍!”

“想太多。”又有盜龍潑冷水。

不過:“加油,一定能夠吃到兩腳怪的!”說完,這羣盜龍再次低下頭,完全無視了那些人類的驚聲尖叫,吃着自己的獵物了。

這邊的盜龍安靜了下來,不過外面的人類已經商量到了該如何與這些活着的兇猛的肉食性恐龍進行合照了,還有人表示一定要跟哈蒙德博士提出這個建議,讓哈蒙德博士開出這樣的服務項目,最好被請來合影是可以是霸王龍!

聽到這裏的戊煦不再去聽這些人類到底想喲啊如何作死,就算是再過多少世,他都無法理解人類本身的作死想法。

有那樣的想法沒有錯,這種東西從來都是不分對錯的,可是如果沒有可以與那種想法相對應的能力,也就是分分鐘去見閻王的節奏。

而沒有與之對應能力的人類,一直都非常熱衷於作死。

戊煦只想說,如果真的想要請一頭霸王龍去進行活對活的合影,找出來的照片,大概就是霸王龍把人類的腦袋給要下來的“酷炫”畫面了。

侏羅紀公園開業之後,不斷有人類企圖在這座島上作死,中間也發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比如有人想要盜取恐龍最後卻被殺掉了這樣,但是這件事情的責任並不在哈蒙德博士這邊,孤兒也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

只是把與恐龍親密接觸的安全須知再次敘述了一遍罷了。

但同時,在侏羅紀公園對外開放之後,哈蒙德博士和侏羅紀公園的名聲,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高度。

全世界的人幾乎都可以說出侏羅紀公園的名字,哈蒙德博士也因爲侏羅紀公園享譽海外,各類大獎和電視臺、世界各地,全都充斥着侏羅紀公園幾個字,每當這幾個字被提起,哈蒙德博士的名字也會隨之響起。

哈蒙德博士幾乎可以被確定,他將會名留青史,並且揚名立萬!一切的發展都正如同他最先預料的那般順利,全世界的人都在爲了侏羅紀公園而瘋狂。

更多的財富和名望,不斷的流向哈蒙德博士,哈蒙德博士幾乎只是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全世界最富有同時也最有名望的人。

只不過隨着侏羅紀公園的名聲越來越大,跟哈蒙德博士帶來的利益也越來越多的同時,跟曾經相比,將不懷好意的目光放到這座島上的人也越來越多。

哈蒙德博士及其屬下們所擔心的盜取資料的人,並不是無的放矢,且在侏羅紀公園名聲大噪之後,這種擔心就更加的嚴重了。

以前的哈蒙德博士還擔心別人偷走他的資料,現在的哈蒙德博士已經擔心隨便哪個人偷走他的恐龍了——雖然不論是食草恐龍還是食肉恐龍,對於人類來說都是非常危險的。

正如同他所擔心的那樣,居住在這座島上,自從大量的人類涌上小島,就進一步擴大了自己巡遊地盤的戊煦帶着霸王龍媽媽已經發現了很多偷偷潛入恐龍到上的人類了。

經常大半夜就能聽見島嶼上響起警鈴的聲音,緊接着就是一個人在前面跑後跟跟着一票人追的戲碼。

到了後來還真的有自認爲把自己武裝的很到位的人,利用科技手段翻過了防護網,想要直接隨便偷走一頭恐龍的,不過這些人全都死在了恐龍的手裏。就連霸王龍媽媽在發現這件事情之後,晚上的活動頻率也變高了。

在戊煦詢問霸王龍媽媽爲什麼晚上睡眠質量變差了這個問題的時候,霸王龍媽媽特別深沉的告訴戊煦:“兒子,最近有兩腳獸想不開,天天翻那道會電龍的牆,媽媽帶你去吃宵夜噠!”去晚了可就沒了。

發現這種規律的自然不僅僅只有霸王龍媽媽一個,還有很多其他的恐龍,然後戊煦就發現,這座島上的恐龍們形成了一個習慣。每天晚上,特別是半夜的時候,休息的範圍都移到了防護網的附近。

特別是那些夜間行動的恐龍,乾脆都躲在防護網附近的暗處,睜着一雙亮晶晶的豎瞳盯着防護網外面看,就是希望能夠撞大運的遇到想要翻網進來的人類。

看到了恐龍們如此表現的戊煦,也只能說哈蒙德博士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那些想要偷走恐龍的人,因爲那些人還沒有接近自己想要偷的恐龍跟前之前,就已經被衆多一哄而上的恐龍們給相互爭奪撕成了碎片。

肉食性恐龍們這種爭奪兩腳怪的行爲,非常充分的說明着:在食物面前只有戰爭的這句話。

包括那些平日裏捕獵的時候,相互見面都會互爲狩獵者和獵物的恐龍,在爭奪兩腳怪的時候,那股狠勁可也都是平分秋色。

只是看着越來越嚴重的覬覦哈蒙德博士恐龍研究資料的盜竊者,戊煦覺得,距離自己剛開始就預想到的混亂後果,大概也不遠了。

—— 如果戊煦變成了侏羅紀時期的一頭普通的恐龍的話,戊煦不會有後來的那些想法,一切只是因爲戊煦變成了一頭現代社會裏的霸王龍,而且還是處於這麼特殊的情況。

關於復生了恐龍並且整出了這麼一座恐龍島的哈蒙德博士,將會獲得的榮耀和金錢,戊煦全都可以預料。於此同時,戊煦還特別的相信人類的作死能力,那真是一個賽一個。

恐龍島上出事,都是早晚的事情。

戊煦從一開始就想要不停的擴大自己的勢力,賺錢賺錢賺錢,都是爲了今後考慮。假如恐龍島出了什麼事情或者有其他的情況,早一步有準備總是比較好的。

而且在如今,戊煦的實力差不多都已經穩下來之後,就可以進行一下個考慮了——買下恐龍島。當然,他也有其他的考量,買下恐龍島只是其中之一的想法罷了。

畢竟在恐龍島如今的情況下,想要得到恐龍復生技術資料的人還是非常多的,更多的人考慮的應該都是買下恐龍復生的技術和基因,或者直接跟哈蒙德博士進行合作。如果可以,大家還是更想直接把哈蒙德博士招攬到自己毫下的。

不過以哈蒙德博士現在的這種狀況來看,還是合作比較靠譜點,哈蒙德博士的心還是很大的。

雖然大部分的人是這麼想的,不過也還是有一些人,是將眼光放在恐龍島上面的。因爲大家都知道,哈蒙德博士如今如此光鮮亮麗,一切都是基於他的恐龍島還有恐龍復生技術,特別是恐龍復生技術,這可是哈蒙德博士的心肝寶貝,誰都動不了。

與此相比,恐龍島似乎就有一些商量的空間。

正如同戊煦所想的那樣,在發現恐龍島上的防範非常嚴密,幾乎沒有哪個商業罪犯能夠偷走想要的東西后,漸漸就有不少的商人跟哈蒙德博士彈起了恐龍島還順帶提一提恐龍復生技術的問題。

此時,侏羅紀公園的生意如火如荼,哈蒙德博士怎麼可能答應這些荒謬的條件?這種行爲,簡直就是要從哈蒙德博士的嘴巴下面奪食!

不過,雖然哈蒙德博士不同意,但是大家還是可以繼續談談別的合作的嘛~現在的侏羅紀公園這麼火爆,還是非常有投資價值的。

在跟哈蒙德博士談生意的人中,也有約翰在裏面。

現在的約翰站在哈蒙德博士的面前,面對自己曾經的老闆,卻完全的談笑風生,只要不提到他現在的老闆,約翰看起來完全是一副人生贏家又特別可靠的樣子。不過如果要是有人跟他談他現在的老闆,約翰立刻就會進入普通人無法理解的腦殘米分模式。

而所有接觸過約翰,見到過那種腦殘米分模式的人,可不想見第二次。

並非是約翰到底有多逗比,而是有誰能夠忍受自己的智商彷彿在被嘲笑一樣,看着約翰拿着一頭恐龍的照片,然後跟你說他的老闆到底有多厲害、多英俊,已經快要成年了,就是還沒有對象……

不論你再怎麼強調你的老闆厲害程度以及他有沒有對象這個問題,咱們還是這麼說,什麼時候你能拿出你老闆真正長相的樣子,咱們再來談對象這個問題,或者是你老闆自己出面,其他的一切免談。

不過約翰這一次來找哈蒙德博士,爲的是正事,哈蒙德博士自覺自己如今地位不同了,他的時間也寶貴的很,自然不可能花費更多的時間,去跟約翰談論他的老闆。

不過哈蒙德博士對於約翰的老闆,默許自己的代理人說自己是恐龍,並且“言心如已”的如此認爲的事情,感到非常高興。

這不就是表明,約翰背後的那個老闆對於恐龍是非常感興趣的嘛! 修神外傳仙界篇 而他就是整恐龍這些東西的。

於是兩人從一見面開始相處的就還算融洽,聊的也還不錯,直接發展到了後來簡直就是相見恨晚。自然,兩人的聊天話題全部都集中在恐龍這個東西上,而因爲太過於崇拜自己的老闆,已經get到了恐龍審美能力的約翰,跟哈蒙德博士兩人聊的根本就停不下來。

特別是在說恐龍到底哪個更漂亮的問題上,因爲哈蒙德博士從基因方面考慮,約翰從純粹的外觀方面除非,結果兩人甚至都拍桌子吵上了。

吵的外面的人還在想,這位新興投資大亨的代理人果然牛逼哄哄,連現在正厲害着的哈蒙德博士都敢拍桌子,這生意還要怎麼談啊。

可就是這樣,彷彿火藥味濃的不得了的兩人,在分別的時候可謂是依依惜別,搞的那些看到的人全都是莫名其妙,只能感嘆,果然成功人士的變臉能力等級高到不可思議。

轉頭約翰原本來找哈蒙德博士的目的,在離開的時候也已經達成。

約翰這一次來找哈蒙德博士的目的,僅僅只有一個,不是想要買下恐龍島,也從頭到尾沒有跟哈蒙德博士提到半個字的恐龍復生,約翰的目的只是爲了買一頭恐龍回去。

他當然不是偷恐龍,他這是光明正大的買,並且約翰他們的公司也只是一個投資公司,跟科學完全不相干。同時約翰還願意跟哈蒙德博士簽署一條絕對不會把買回去的恐龍拿去做科研的事情來。

其實,若是有人真的偷一頭恐龍回去,也無法做到哈蒙德博士這般,復生出一整個島嶼的恐龍來。

因爲那些人都沒有掌握最關鍵的基數,而哈蒙德博士能夠做到如今的這一切,跟他自己在這一行中鑽研和花費的金錢與時間息息相關,更何況他在這方便,還有一整個屬於自己的科學家團隊。

只是若是自己的恐龍真的被別人給偷走了,多少會有一些麻煩。

但是在跟約翰這麼“深入”的交流了之後,哈蒙德博士最終同意了約翰的請求,表示願意讓約翰挑兩頭恐龍回去。

同時哈蒙德博士也願意相信約翰說的那些,因爲從約翰的眼中,哈蒙德博士是真的可以看得出,約翰是真的喜歡那些恐龍,也是一個非常真誠的人。

簡直就像是知己一樣!

約翰說挑恐龍是因爲他的老闆,他的老闆可喜歡恐龍了,不然也不會連自己的照片都改成了恐龍的。

對此,哈蒙德只是想,約翰的老闆也是一個有能耐的。在跑去註冊公司繳納稅收等等的時候,到底是如何通過那張恐龍照片的。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應該操心的,反正誰沒有一兩個小小的怪癖嘛不是?而且還是一個投資大亨!

哈蒙德博士沒有提要約翰簽署合約的事情,但約翰還是非常主動的跟哈蒙德博士簽署了絕對不會把恐龍拿去搞研究的事情來的合約。

這種主動的行爲再次獲得了哈蒙德博士的好感。

接着第二天,哈蒙德博士就主動陪同着約翰,出現在了侏羅紀公園之中。

BOSS兇勐:腹黑老公喂不飽 雖說哈蒙德博士是這座島嶼的主人——這座島嶼可是屬於哈蒙德博士的私有財產——但哈蒙德博士真正來到這個島嶼上的次數卻屈指可數。

恐龍的復生技術,都是他在研究好了之後,再投放到了這座小島上面的。爲了讓接下里的事情可以順利,他不但將自己的科學家團隊大部分都投入到了這個小島裏,還請了不少相關研究的其他科學家來到此處。

前期的工作早就做完了哈蒙德博士,後來對這些,基本都只要掌握一個進程和方向就夠了,其他的自然有員工爲他做剩下來的事情。

侏羅紀公園的島嶼上每一天都非常的熱鬧,而在這裏負責導遊還有處理遊客問題的員工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老闆。

老闆跟其他遊客的待遇自然是不同的。

早早的,他的員工們就爲他準備好了一切。約翰就這麼好像真的在挑恐龍似的,看着那些其他的恐龍,臉上露出欣賞和適當讚歎的笑容。

爲戊煦工作了這麼久,約翰已經跟曾經發生了很多的變化。不僅僅是進行過微整形的臉,還有他通體的氣質,完全就像是兩個人。

經歷和閱歷多了,約翰也就變成了曾經他所羨慕過的,那種知道見什麼人說什麼話的“人上人”。

約翰跟哈蒙德博士兩人,坐在遊覽的車廂裏,享受着vip服務,他們的車上沒有導遊,因爲不論是約翰還是哈蒙德博士,全都可以算作恐龍通。

兩人對恐龍的瞭解都非常多。

哈蒙德博士是因爲他就是鑽研這個方面的,就算曾經他只是一個基因學家,但是自從開始復生恐龍後,他所瞭解的恐龍知識,也不會比任何一個人少,只會更多。

至於約翰,好吧,可憐又幸運的約翰。

他曾經爲哈蒙德博士工作,並且還是在恐龍製造廠裏,就算他以前對這些恐龍完全不感興趣。但是在恐龍製造廠中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有那麼多品種不同的恐龍從他的手下誕生。

然後三天兩頭的會有主管爲他們進行培訓,該知道和不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

也許別的恐龍約翰說不出,但是這座侏羅紀公園裏的恐龍,還真沒有約翰不認識的。

於是這兩個恐龍“迷”在一起,再次熱火朝天的聊了起來,能夠把眼睛所看到的那些恐龍身上的優缺點全部都說出個一二三四來。

—— 男人喜歡豪車、美酒、情人的理論,放到恐龍上來說,男人就應該喜歡霸王龍這種完全能夠體現男人“品位”的恐龍品種。

哈蒙德博士跟約翰在島上繞了大半天,聊的差不多後,哈蒙德博士就用一種我瞭解你的眼神看着約翰,然後直接問:“到現在還沒有看得上眼的恐龍嗎?”

然後約翰就特別順溜的點頭,“恐龍雖然都是非常難得而又稀奇的緊,但我還是比較喜歡霸王龍。”就好像如果是動物,男人們會比較喜歡獅子和獵豹這種,恐龍自然也會喜歡霸王龍這種的。

聽到約翰這麼說,哈蒙德博士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後兩個人就跑去挑霸王龍了。只是霸王龍的危險性非常高,而且島上的霸王龍總體數量要比較少,所以想挑霸王龍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起碼得要找得到的吧?

哈蒙德博士倒是想幹脆直接從恐龍製造廠里弄一頭直接送給約翰,但是約翰說了,“老闆喜歡攻擊力強悍的,越強越好。”

說到這攻擊力強悍,哈蒙德博士就想到了這島上那頭總是給他帶來麻煩的霸王龍媽媽,如果約翰能夠把霸王龍媽媽給帶走,簡直就是幫了哈蒙德博士的忙,島上的霸王龍數量也不會這麼少了。

這麼一想,哈蒙德博士離開帶着約翰換了自己的私人飛機,飛向了霸王龍媽媽的活動範圍。

戊煦擁有點石成金的技能,但是這種技能在科技比較完備的世界中,顯然不能夠隨意使用。而且對於戊煦來說,他雖然能夠想到辦法給他的金子們找到一個銷路,可他在這個世界摸索着建立自己的事業,並不僅僅只是爲了單純的有錢,他也需要一些時間來弄清楚很多事情。

到了如今,戊煦終於讓約翰來把他從這個地方帶走,他離開這裏沒有問題,但是對於霸王龍媽媽來說,離開這座島嶼的意義並不一樣。

霸王龍媽媽是在這座島嶼上出生的,就算她能夠“看到”曾經的恐龍們的生活,並且因此而“瘋狂”,但是對於她來說,這座島嶼就是她的全部。

霸王龍媽媽只是覺得這裏跟恐龍應該存在的“樣子”有着太多的差異,她攻擊同類,在沒有戊煦之前,有的時候會出現自殘的行爲,因爲她覺得自己也是不應該存在的,在她殺掉的那一批恐龍之中,甚至還有戊煦的爸爸。

如果不是因爲她生了個蛋出來,霸王龍媽媽也早就已經瘋狂致死。

如果把霸王龍媽媽帶到島嶼以外的地方去,看着那些完全不同的人類建築,即使是戊煦也無法想象霸王龍媽媽會有什麼樣的感覺生出來。就算這座島嶼再有問題,感覺再不對,可這裏起碼還有不少遠古的植物與恐龍,但是外面的世界?

那裏充滿了水泥還有煙霧、繁雜而又忙碌的人類。

將霸王龍媽媽從這裏帶走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可是戊煦對這座島嶼並不放心,現在應該是他離開這裏的時候,如果將霸王龍媽媽留在這裏,他做不到。

原本的霸王龍媽媽一大早睜開眼睛,就充滿了幹勁跟戊煦說,今天也要捕獲到好吃噠恐龍!

在戊煦跟霸王龍媽媽說要離開這裏的時候,霸王龍媽媽還沒有意識到戊煦是說要離開這個島嶼,她就在那裏高興又帶着擔心的說,外面不是咱們的地盤,到外面去可要小心啦。

直到霸王龍媽媽在戊煦的解釋下,瞭解到,戊煦是要離開這座小島,到一個完全沒有恐龍的地方去時,霸王龍媽媽才略帶遲疑的說:“去一個沒有恐龍的地方?”

“那裏都是兩腳怪,不過不能隨便吃,比這裏要安全很多……或者我們可以去一個私人小島上居住,那裏會有很多的動物,我們還能吃一些海里的魚,自己抓,不會有這種會電死龍的‘牆’,也不會有那些‘怪物’。”戊煦說着自己的眉頭就皺了起來,不知道要如何繼續說下去了。

真的說起來,外面確實是不適合恐龍生活的。

聽着戊煦說島嶼的外面有什麼,霸王龍媽媽其實不太懂,就算是走到了島嶼的邊緣,也都是望不到邊際的水,她的世界就是這麼大,她想象不到更多的了,就算是從夢裏看到的那些,她也不太理解。

但是在戊煦說到,外面沒有這些“怪物”的時候,霸王龍媽媽的態度突然就改變了。

“你到外面去吧。”她說,“我的兒子是最優秀噠!外面都是兩腳怪,肯定沒有龍能夠欺負到我的兒子,我的兒子又這麼聰明。兒子到外面去吧,去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至於霸王龍媽媽自己,她說:“雖然從來沒有告訴過你,但是媽媽其實也是怪物,怪物不可以離開這裏,媽媽還要把其他的怪物都殺掉。”那些怪物總是不停的出現,霸王龍媽媽不知道要殺到什麼時候,她只是重複着看到了就殺死的做法。

自從有了兒子後,她就把自己的活動範圍限制在了這一片裏,但如果兒子可以遠離這些怪物,讓她不再擔心,那她就可以更加自由的去把活動範圍之外的霸王龍都給殺掉了。

島嶼上的恐龍太多了,還有很多羣居的恐龍,霸王龍媽媽不敢隨便去動這些恐龍,但她只是希望霸王龍不要這樣……霸王龍不應該是這樣的……

戊煦因爲霸王龍媽媽的這個想法,跟霸王龍媽媽做了很長時間的談判,可霸王龍媽媽非常固執,就是不願意離開這裏。不過她卻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兒子能夠離開這座島嶼的事情,在她的心裏,自己的兒砸可厲害呢!

最重要的是,她的兒子可以離開這羣怪物,而且聽起來外面都是兩腳怪那種軟乎乎的食物,兒子肯定不會被欺負,所以她就非常堅定的要戊煦走。

兩個人聊到後來的結果,就是互相對吼,甚至差點打起來了。這一次兩龍的吼聲比以前的每一次都要大很多,把周圍的恐龍包括其他物種,全都給嚇的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