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靈王淡淡道。

「現在不值,但是以後一定很值。」

雲天霄笑道,「所以我們這個可以說是患難中送出友情,以後我們遭遇了什麼事情的時候,這杏也一定會幫忙的。」

「是么?那看來,這件事情是沒辦法調和了。」

靈王曳,下一刻就對著下面的人說道,「你們直接動手吧,對這杏殺無赦,至於我們,會牽制這兩位。」

這話一出,下面的人也都是眼神一閃看向了上面,當看到雲天霄和神隱的時候,他們也都是眼神凝縮起來,他們都是高手,自然能感覺到雲天霄和神隱的氣息強度的,一個高階聖武,世界變化瞭然於胸,一個中階聖武,馬上就要突破高階聖武。

這兩個存在,的確是能夠讓這位靈家的靈王很難動手了,只能說是牽制。

好在的是,他們的數量依舊是比方恆等人的高手數量多的,這一多,自然就是優勢。

「運轉能量,壓迫他們!」

就在這時,吞血副掌門猛地大喝一聲,下一刻轟轟轟的爆炸聲響起,瞬間吞血副掌門身上的力量全都開始散發出來了。

看到了吞血副掌門爆發能量,立刻之間,其他的人也都開始紛紛爆發能量,肉眼可見,一股濃郁的如同海洋一般的白色聖力開始向著方恆等人衝擊了過來,見到這一幕,天家家主等人的臉色也是凝重起來了。

「運轉力量,保護掌門!」

喝聲從天家家主的嘴裡吐出,一瞬間,天家家主的身上也爆發出了一股股的白色聖力了,其他的瘍幫助方恆的聖武也都是紛紛爆發了聖力,頓時間,又是一股白色的聖力散發,直接以方恆幾個人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能量光罩。

轟咔咔!

白色的能量聖力衝撞到了方恆等人身上的聖力護罩上,引起了無數道激烈的炸響,無數的空間開始紛紛崩塌,只是方恆,卻是安然無恙。

看到這一幕,吞血副掌門卻是冷笑一聲,「不要著急,他們的聖武數量也有三十個,三十個聖武的聖力,自然是很強的,我們五十個就算能壓他們,卻也很難瞬間將其擊潰,但是只要咱們耐自子,慢慢來,那最多半個時辰,他們就會撐不住,到時候方恆必死!」

聽到這話,這些和方恆有仇的仇家都是紛紛點頭,都是高手,對於承的局面自然是看得清的,他們當然知道想殺方恆,必須要時間。

「呵呵,吞血副掌門,你看的倒是挺准。」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但是我也不是沒有準備。」

「我當然知道你有準備。」

吞血副掌門這時候笑道,「不過我們又豈會給你這個時間讓你把你的準備用出來?」

「是么?」

方恆眼神一閃,下一刻就身體猛然一轉,手掌直接抓向了他身邊不遠處的一個虛空,喀拉拉的聲音響起,空間炸裂,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直接被方恆抓住了脖子提了出來。

這青年,氣息是半聖,同時殘忍無比,一看就知道是吞血化骨門的弟子。

「嘿嘿,這麼點魔道手段也敢我面前用?真是不知死活。」

就在這時,靈玄也是怪笑一聲,看向了吞血,「你暗中安排的人,早就被我發現了。」

「呵呵,到底是太古不死魔神的靈魂碎片轉世,厲害。」

吞血副掌門笑著點點頭,「不過,你也不是第一次露臉了,那你以為,我們的手段就這麼簡單么?」

砰砰砰!

話語說完,接連三道爆炸聲響起,只見方恆,靈玄,鷹九,三個人身邊的空間同時炸開,緊跟著這三個空間中就各自飛出了一個年輕人!

這幾個年輕人,氣息無比穩定,同時還透著一股大氣,看到這些人,方恆的臉色也是變了。

「龍家之人!」

冷冷的話語從方恆的嘴巴里吐出,只是一眼,方恆就看出了這三個年輕人的來歷,唯有龍家的年輕人,才有這樣大氣磅礴的氣息!

「呵呵,正是龍家之人,我吞血化骨門的這個弟子,不過是一個迷惑而已,我們知道你身邊有這麼一個太古不死魔神的靈魂碎片轉世存在,那我們就知道一般的潛行之法一定沒用,所以必須要做出一定的陷阱,用一個優秀的魔道弟子,來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後讓真正的天才高手,直接對付你們。」

笑聲從吞血副掌門的嘴裡吐出,就在這時,轟咔一聲爆炸傳出!

肉眼可見,方恆手裡抓著的那個黑衣年輕人,身體竟直接開始爆炸了?烈的黑色魔光剎那間就覆蓋了方恆的身軀,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遍。

「掌門!」

天家家主等人更是驚呼一聲,他們有心想要幫忙,只是此刻的他們都在釋放著力量抵擋著吞血副掌門等聖武的壓力,哪裡有能力騰出手來?

妻子的祕密:冷總裁的復仇嬌妻 「黑暗之門。」

關鍵時刻,四個字從方恆的嘴巴里吐出,瞬息間,那包裹方恆的黑色爆炸力也突然被一股黑色的光華給生生融合,片刻之後,這黑色的光華才消失。

等到一切的光華消失的時候,方恆真正的身體也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只是此刻,方恆的樣子很明顯沒有之前強橫了,開始有了一些不穩。

就這一下不穩,所有人就都知道,方恆這是受傷了,不管怎麼說,一個半聖巔峰的魔道武者直接在方恆的手裡面自爆,這其中恐怖的爆炸力,方恆不受傷才怪了。

就算肉身無傷,只是方恆體內的能量還有精神,一定是收到了不少的衝擊的。

「嘿嘿,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就在這時,見到這一幕的吞血副掌門卻是怪笑一聲,「真正的殺招,現在才開始出現!」

「划空為牢!」

異口同聲的喝聲猛然從承這三個龍家年輕人的嘴裡吐出,下一刻,嗷嗷龍吟聲從這三個龍家年輕人體內出現,只見這三個年輕人的身上竟各自飛出了一條青色的神龍!

看到這青色的神龍,所有人的臉色都是變了,方恆卻是眼神一縮,他能看到了,這些青龍,不僅僅是能量體,其中都是一條條的鎖鏈!

同時這些鎖鏈再出現的剎那,空間就開始扭曲變化起來了,最基本的一點,靈玄和鷹九瞬間就和他拉開了距離,似乎到了一個完全密封的空間之內,只有方恆還算自由!

「可惡!」

見到這一幕,靈玄大吼一聲,身上轟轟震動,滾滾的紅黑色腐朽之力釋放,只是在四周的青色鎖鏈之下,這腐朽之力竟然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鷹九,吃了這些東西!」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見到自己的腐朽之力竟然無法腐朽這些鎖鏈,靈玄立刻吼了一聲,聽到了這話的鷹九更是連猶豫都沒有,張嘴就對著距離他最近的一條青色鎖鏈給咬過去了!

鐺!

巨響傳出,火星四濺,鷹九的牙齒和這青色的鎖鏈碰撞,竟沒有奈何這青色鎖鏈半點!

「什麼!」

看見這一幕,靈玄也是驚呼一聲,外面的吞血副掌門卻是冷笑起來了。

「方恆,我說了,這一次我們過來,你必死無疑,你以為我們過來,僅僅是憑藉人多的?不是把你的本事,朋友,以及朋友的本事都給摸透了,你以為我們會過來?」

這話一出,天家家主一批人也是眼神急切起來了,直接看向了方恆。

「原來如此,看來為了對付我,你們是真下了不少的功夫。」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頭說話了,「封印了我的兩個朋友,就是為了讓這三個龍家的年輕人抓會,聯手把我幹掉,嗯,就這一點來看,這三個龍家的年輕人也是不簡單了。」

「客氣了。」

就在這時,那為首的龍家青年淡淡道,「我們龍家,最優秀的就是龍行亂,其次就是龍行烈,再其次,就是龍家的幾個核心,我們,只不過是中等水平罷了。」

「中等水平就敢來對付我,那你們是迸必死的心來的?」

方恆淡笑道。

「可以這麼說吧,畢竟現在的情況,不是你死,就是我們死。」

那為首的青年再次說道,下一刻就身體一震,一柄龍形長酵直接從他的身體內飛了出來。

這龍形長劍一出來,立刻,另外兩個龍家年輕人的身體也是一震,紛紛出現了一柄龍形長劍!

嗡!

強烈的震動聲開始響起,一瞬間,這三柄出現的龍形長劍開始融合了,很快,就融合為了一柄。

嗖嗖嗖!

無數的劍氣開始爆發出來,剛剛融合成為一柄,方恆身上的青衫就開始出現了無數的口子了,同時就連方恆的臉頰,都出現了一些血痕!

看到這一幕,天家家主等人的臉色都是變了,天家大長老猛然吼道,「卑鄙S然用中階聖器對付我等掌門!」

這話一出,外面那些看熱鬧的人也都是驚呆了,很明顯,他們也沒有想到這群方恆的仇家這麼的卑鄙。

「呵呵,什麼卑鄙不卑鄙,我們這一次來就是要殺這杏的,至於方法,誰還在乎?」

吞血副掌門卻是冷冷一笑,「我們要的,就是方恆死!」

聽到了這話,四周的人也都是說不出話了,方恆卻是在這時候一下笑了起來,直接道,「就憑一個中階聖器,外加這三個不怎麼樣的傢伙,就想殺我?」

「我們三個的確不怎麼樣。」

就在這時,那為首的龍家青年道,「同時正是因為不怎麼樣,我們才被派過來對付你,就像你之前說的一樣,我們是迸必死的心來的。」

「是么?」

「是。」

那為首的龍家青年點點頭,「接下來,我們會把我們一半的修為給捨棄,全部送給青龍劍,相比這個強度,應該能夠殺你了。」

轟轟轟!

話語說完,這三個龍家青年再次身體一震,一股濃郁無比的七彩能量從他們的身上散發,當懲進入到了那青龍劍之內了。

嗖嗖!

一接觸到這三個龍家青年的能量,這青龍劍散發的劍氣更加強橫了,這一次,方恆的眉毛也是皺了起來,身體接連閃爍了兩三下,就在他閃爍的期間,他之前站立的虛空,全都無聲無息的變為了黑洞!

這些劍氣,已經達到了無聲無息的程度!

「原來如此,夠狠。」方恆點點頭,「不過,這樣真的值么?為了對付我,連自己一般的修為都能捨棄。」

「殺了你,什麼都值了。」

那為首的龍家青年,「你不死,那就是我們死,這就是一襯博。」

「是么?那你恐怕要賭輸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淡淡的說了句,下一刻就手掌一揮,轟隆聲音響起,只見黑暗之門直接出現,立刻,那濃郁的劍氣就被吸收了不少。

「劍氣,也是能量,在我的黑暗之門下,這劍的劍氣雖然強,但是想要傷害我,還是有很大難度的。」

「這個不試試怎麼知道?」

這為首的青年卻是淡淡的說了句,下一刻就手指對著方恆遙遙一點!

嗡!

青龍劍一震,下一刻就直接破空沖向了方恆了,方恆眼神一閃,卻沒有猶豫,直接拔出了自己的真武劍向著那青龍酵格擋了過去。

鐺!

巨響傳出,方恆的身體狠狠一震,只是那青龍劍,卻也被方恆的真武劍給生生格擋住了。

「游龍戲鳳。」

四個字從那青年的嘴裡吐出,立刻鐺鐺鐺的巨響開始響起了,卻是那青龍劍開始圍繞著方恆飛快的進攻起來了,或是斬殺,或是點刺,方恆手中的真武劍也是不停揮出,開始不停的和這劍碰撞。

足足碰撞了上百劍之後,嗡的一聲,那青龍腳是停止攻擊,懸崗了虛空中,方恆本人則是身體不停的顫抖,同時氣息起伏的也更加劇烈了。

「呼。」

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方恆這時候淡淡道,「到底是中階聖器,若不是我手裡的真武劍也是聖器,再加上我的黑暗之門,恐怕這時候我真的是要被生生震死了。」

「可惜你沒有死。」

這青年淡淡道,「所以,還要繼續。」

話語說完,這青年的手指就在此對著方恆隔空一點,那青龍劍也是嗡嗡震動起來,要再次對著方恆攻擊。

偏偏就在這個時刻,唰的一聲開始響起!

只見一道黑色的人影,猛然撕裂了那龍家青年背後的空間竄了出來,對著那龍家青年就狠狠打出了一掌!

轟!

爆炸聲傳出,只是剎那,這個龍家青年的後背就直接被這黑影擊中,口鼻當即噴出鮮血來,就在同時,那黑色的人影再次沖向了另外兩個青年,雙掌再拍,似乎要一口氣把他們三個都給擊傷。

「給我死!」

就在這個時刻,那為首的龍家青年卻是眼神一冷,哪怕他的口鼻在噴血,只是他的手指依舊動了,遙遙的指向了那出來偷襲的黑色人影。

嗖!

青龍劍直接飛出,下一刻就噗嗤一聲,直接刺中了這個黑色人影的肩膀,緊跟著就是一旋轉!

喀拉!

鮮血崩飛,肉眼可見,這黑色人影的肩膀直接被這青龍劍給刺出了一個血洞,當場讓著黑衣人的氣息開始飛快跌落下來了。

「滾!」

就在這時,喝聲傳出,卻是方恆的身體猛然來到了這黑衣人的身邊,真武劍猛然一掃,準確無誤的掃中了這青龍劍的劍尖,當場讓這青龍劍開始飛了出去。見到這誡開了這黑衣人的身體,方恆才是猛然一探手,一把就抓住了這黑衣人的肩膀,直接退後,和那青龍江開了距離。

「這種時候你過來幫我,你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