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青年抱著自己的大腿,表情十分痛苦的哀嚎了一聲。

裴夢夢方小白楚令尹等人看見青年這個模樣以後,全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這麼殘忍!

「楚……楚小姐,您的這個保鏢也太可怕了吧?」

方小白結結巴巴的沖著楚令尹說道。

楚令尹此時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的位置。

「說不還是不說?」

陳天眯著眼睛沖著青年問道。

青年看陳天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個惡魔一樣,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高聲喊道:「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說吧!」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轉身坐在沙發上面,表情平靜的看著青年。

此時陳天給方小白他們接個人的感覺,就好像陳天根本不是楚令尹的保鏢一樣,而且出事的人也根本不是他們的朋友,而是陳天的朋友。

青年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直接扭頭看向了張馨月的位置,高聲喊道:「高人,就是這個女人指使我們抓走紀成軒的,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劃的,跟我們真的沒有任何關係,如果您要是想找幕後主使,您就找她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真的都不知道了!」

眾人在聽到青年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扭頭看向了張馨月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因為誰都想不明白,張馨月為什麼要找外人綁架紀成軒。

而陳天則淡淡的看了張馨月一眼,其實他早就已經猜出來了,是張馨月想要對紀成軒動手,但是此時陳天更加好奇,張馨月後面的人到底是誰。

「你不要在這裡胡說?怎麼可能是馨月對我動的手?」

紀成軒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青年喊道。

「就是這個女人準備對你動的手,當初她被綁架的事情也都是她自導自演的,她根本就沒有被綁架,她就是為了騙你的錢,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青年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

而眾人看著青年還有張馨月,表情就更加的不解了。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紀成軒看著張馨月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問道:「馨月,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我……我……」

張馨月不知道應該如何跟紀成軒解釋,猶豫了兩秒鐘之後,轉身就往屋子外面跑去。

方小白的反應速度非常快,一伸手便攔住了張馨月,然後等著眼珠子喊道:「張馨月,今天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必須解釋清楚……」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才都是這些人在誣陷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張馨月一邊解釋一邊奔著紀成軒的位置走去,然後抱著紀成軒說道:「成軒,你相信我,我真的不認識這些人,我跟這些人也真的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就是在誣陷我!」

「既然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剛才為什麼還要跑?」

紀成軒咬著牙低聲沖著張馨月問道。

「……」

張馨月在聽到紀成軒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緊張。

「說話啊,既然你說剛才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那你為什麼還要跑你告訴我?」紀成軒此時似乎也發現問題有些不對勁了,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張馨月問道。

「我……我剛才就是有些害怕,所以才打算跑的,我真的不認識這些人,這些人就是在誣陷我!」

張馨月結結巴巴的解釋了一句。

「你不認識這些人?」

紀成軒冷笑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陳天身前的那個青年問道:「你現在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女朋友就是你們背後的主使?」

「我有證據!」

青年想都不想,連忙點了點頭。

「什麼證據?」

陳天目光平靜的看著青年問道。

青年猶豫了一下,連忙爬到了那個已經都昏迷不醒的中年人身邊,然後伸手從中年人的衣服裡面摸出了手機,找到張馨月的電話撥通了過去。

「叮鈴鈴!」

眾人在聽到了張馨月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以後,再次陷入到了一陣寂靜當中。

所有人都目光不解的看著張馨月的位置。

「你們都聽到了吧?我哥是一直都在跟上家聯繫的,上家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而我哥手機裡面存著的上家電話號碼也是這個女人的,我當初也看見過我哥跟這個女人見面,所以她就是我們背後的主使!」青年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張馨月此時已經徹底絕望了,因為她萬萬沒想到對方在這個時候竟然真的拿出來證據,而張馨月在聯繫這些人之前自然也沒有想到要換個電話號。

「高人,我現在已經證明完了,我能走了嗎?」

青年看見眾人不說話以後,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問道。

「你走吧!」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青年在聽到陳天這句話以後長長的出了口氣,連忙讓自己身邊的人把自己扶了起來,然後轉身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一眨眼的功夫,房間裡面的那些武者全部都互相攙扶著走出了房間。

而張馨月則表情絕望的趴在地上。 紀成軒看著地上的張馨月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問道:「張馨月,今天這件事難道你不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嗎?」

「解釋?」

張馨月看著紀成軒苦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現在你不是已經都知道了嗎?我還需要解釋什麼嗎?我也沒有什麼想要跟你解釋的,你想要怎麼處理我,那你就怎麼處理我好了,我沒有廢話……」

張馨月心裏面非常的清楚,紀成軒現在對自己還是有感情的,所以紀成軒根本不會把自己怎麼樣。

「張馨月,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還要騙我?」

紀成軒語氣十分憤怒的沖著張馨月喊道。

「你被騙那是因為你太傻了!」

張馨月冷笑著回了一句。

「當初你被人綁架是你自導自演的對不對?」

紀成軒咬著牙問道。

「對啊,我當初綁架其實就是我自導自演的,那些綁匪全部都是我找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騙走你手上的所有錢!」

張馨月冷聲一笑,然後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手裡面沒有了錢,你的公司就沒有辦法運轉下去,你從韓曉汐手中拿到的那些項目也沒有辦法完成,所以你肯定非常著急用錢!」

「然後你就故意帶我去了賭場對不對?」

紀成軒咬著牙沖著張馨月問道。

「對啊,我就故意讓你去跟那些人賭博,剛開始的時候你確實贏了一點錢,但是其實那隻不過都是我們故意設計好的,讓你上癮,然後後來你就開始輸錢,輸了錢你肯定就要想辦法贏回來,這樣的話,你就需要在我們手裡面借錢!」張馨月看著紀成軒冷笑了一聲。

「我當初為了把你從綁匪手裡面救出來,已經花光了我所有的積蓄,你為什麼還要繼續設計我?」紀成軒想不明白,當初自己明明把所有錢都拿出去了,張馨月為什麼還要繼續害他。

「大哥,當初你只給了綁匪五百萬,我跟那些人分了一下之後,我最多也就只能拿到兩百萬而已,這筆錢根本沒有辦法讓我後半輩子衣食無憂,所以我決定在你手裡面再騙一點錢,反正你不是認識一個非常有錢的朋友嗎?你完全可以從他的手裡面借錢啊,如果你真的找了陳天借錢,那就不會發生今天這些事了!」

張馨月目光平靜的看著紀成軒說道。

「怪不得這幾天你一直都在讓我找陳天借錢,原來你不僅想騙我,還想讓我去騙小天,你這個女人的心腸怎麼這麼歹毒啊!我紀成軒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你告訴我?」紀成軒咬著牙表情憤怒的沖著張馨月喊道。

「不是我的心腸歹毒,也不是你哪裡對不起我,而是現在的你根本就滿足不了我!」張馨月面無表情的沖著紀成軒說道。

「我滿足不了你?」

紀成軒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低聲說道:「張馨月啊張馨月,我萬萬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女人,你提出的什麼要求我沒有答應你啊?你到底還想要什麼?」

「紀成軒,你摸著你自己的良心好好的想象,我說過我要房子,你買了嗎?我說過我要車子,你買了嗎?你把你所有錢都花在了公司上面,但是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無論找你要什麼,你都會以公司現在缺錢為借口拒絕我,我想問問你,你的公司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有錢啊?」

張馨月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當初我不僅一次勸過你,你認識的那個陳天非常的有錢,你現在缺的那點錢只要你跟陳天開口,他絕對不會拒絕你的,陳天只要隨便幫助你一下,你就不是現在的你了,但是你就是不聽我的話,每天為了那些小項目累死累活的,你說你到底圖什麼啊?我在你的身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所以我想要離開你,但是我在離開你之前,絕對不會這麼簡單的走,我需要拿到我應該拿到的東西!」

紀成軒呆愣楞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張馨月,眼神異常絕望,因為他根本沒有想到每天都跟自己睡在一張床上的女人,心腸竟然會如此歹毒。

「紀成軒,你不會是真的以為我是發至內心的愛你吧?」

張馨月看著紀成軒冷笑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其實我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想過要離開你了,但是吧,上次你公司開業的時候,我突然看見你竟然還認識陳天那樣的大人物,這讓我在你的身上重新看見了希望!」

「你跟我在一起竟然是因為陳天?」

紀成軒低聲問道。

「對啊,我原本以為你紀成軒都有了陳天這個大靠山,那你以後肯定也會飛黃騰達才對,所以我也就沒有離開你,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你竟然會那麼不爭氣,天天就知道為了那點蠅頭小利忙的不可開交,所以我就打算離開你,但是在離開你之前,我需要把我應該得到的東西拿到!」

此時張馨月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紀成軒目光獃滯的看著張馨月的位置,他現在都已經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才好了。

而裴夢夢再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情緒,直接邁著步子走到了張馨月的面前,上去便是一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張馨月的臉上,然後低聲罵道:「你真是個賤人!」

張馨月被裴夢夢打了一耳光以後,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裴夢夢,然後低聲說道:「我是不是賤人還輪不到你來評價!」

裴夢夢聽到這話,揚起自己的小手便要繼續往張馨月的臉上打。

但是方小白卻伸手攔了裴夢夢一下,然後低聲說道:「現在事情已經都發生了,你打她還有什麼意義嗎?」

「那也不能放過這個賤人,如果不是因為她,紀成軒怎麼可能會這麼慘!」裴夢夢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夢夢,我已經沒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紀成軒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紀成軒,你……」

裴夢夢扭頭看向了紀成軒的位置。

「我說了,我已經沒事了!」

紀成軒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其實如果不是因為發生了這些事情,我也不可能看清楚這個女人的真面目,讓她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想在看見這個人了!」

眾人聽到紀成軒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紀成軒竟然這樣就放過了張馨月。

「紀成軒,你是不是瘋了啊?這個女人把你騙成這個樣子,你現在竟然還打算原諒他?你腦子裡面都在想些什麼啊?」裴夢夢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沖著紀成軒喊道。

「是啊,成軒,我覺得咱們現在就應該報警,把這個女人抓起來!」

方小白也跟著喊了一聲。

紀成軒聽到這兩個人的話以後淡淡看了張馨月一眼,然後低聲說道:「不管怎麼樣,我曾經也真心喜歡過這個女人,而且她也只不過是從我的手裡面騙走了幾百萬而已,這筆錢我就當是送給她好了,你們讓她走吧!」

「紀成軒,你腦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裴夢夢此時根本沒有辦法了解紀成軒的這個做法。

「我說讓她走你們都聽不到嗎?事情已經都這樣了,我現在就算是報警又能怎麼樣,錢能找回來,但是人還能找回來嗎?」紀成軒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裴夢夢跟方小白兩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但是最後還是選擇給張馨月讓開了位置。

紀成軒此時已經對張馨月這個女人徹底死心了,所以他也並不打算計較這些事情了,而且就算是計較下去又能怎麼樣?無非也就是從張馨月的手中拿出來那幾百萬的贖金而已。

張馨月似乎也沒有想到紀成軒就這樣放過了自己,猶豫了一下之後,連忙起身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都沒有說話的陳天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眾人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眼神不解。

「你……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張馨月此時並不害怕裴夢夢方小白紀成軒等人,但是她對陳天才是發至內心的恐懼。

因為她剛才親眼看見了陳天一個人瞬間秒殺了房間裡面的所有武者,如果陳天真的打算殺死她的話,她也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如此縝密的計劃應該不是你自己能夠想出來的吧?」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張馨月問道。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張馨月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

「我說你想要在紀成軒手裡面騙錢這件事,應該並不是你自己想出來的計劃,而且你應該沒有能力找到這麼多的脫凡境武者幫助你,你的身後應該還有什麼人對不對?」陳天眯著眼睛看著張馨月說道。

陳天非常的清楚,張馨月這個女人雖然確實非常的物質,但是絕對沒有這麼好的腦子,所以張馨月身後絕對有人在幫助她出謀劃策。

「我……我身後還能有什麼人啊?」

張馨月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

「我現在有一萬種辦法讓你說出實話,但是我不想這麼做,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快點說出你後面的人!」陳天緩緩說道。

張馨月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說道:「沒錯,你猜對了,確實有人在幫我!」

「什麼人?」

陳天輕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我就知道別人都喊他李公子,我的這些計劃也都是他告訴我的,那些武者也全部都是他幫我找來的!」 徐家主母 張馨月為了活命只能跟陳天說實話。

「李公子?」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

而其他人則是一臉的不解,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張馨月再跟陳天說些什麼。

整個江南省能如此費盡心思對付陳天朋友的,應該也就只有李君誠李浩峰父子兩人了吧? 風玫只是輕微動了一下便把譚痕依驚醒了。

看到風玫睜開眼睛,她愣了一下,轉而狂喜:「夫君,你終於醒了!現在感覺怎麼樣?」

嗯,她現在是女扮男裝的國師,還有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媳婦。

當然,原劇情中女主是沒有媳婦的,很顯然,這個世界在她來之前,劇情就已經崩的它爹媽都不認識了。

對此風玫表示她很淡定。

「依依,我餓。」她都聽到肚子的叫聲了。

譚痕依臉上的表情有瞬間凝滯,正這時,有人推門走了進來:「我算你這時候差不多要醒了,餓了吧?剛做好的。」

是兩菜一粥。

「鬼醫。」看著男人一頭銀髮,風玫叫出了對方的身份。

放好碗筷,男人走向風玫:「你可以叫我容傾。」

容家有子傾天色,花見鬼穀神也怯。

怎奈天妒風華絕,可憐身嬌發成雪。

傳聞鬼醫容傾有天人之姿,一手醫術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他自身卻是從娘胎里就中了毒,身體很虛弱,傳聞他十歲毒發時差點殞命,後來雖然活了下來,一頭青絲卻頃刻成雪。

最初的時候別人是稱他為神醫的,但是因為其脾氣古怪,是否救人全憑心情,而殺人更是在一念之間,漸漸就成了讓人聞風喪膽的鬼醫,其居住的花見谷在大家眼中也成了鬼谷。

近些年鬼醫銷聲匿跡,沒人找得到花見鬼谷的入口,大家都在猜測他是否已經死了……

這樣一個人,無疑是極為危險的。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譚痕依起身,戒備地看著鬼醫容傾:「感謝鬼醫相救,只是我等還有事,就不便多打擾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