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青藍一下抱住他:“二郎,是我不好,吧不該提這個話題的。做這個司法天神實在是難爲你了。”

楊戩眼眶微溼,這世上最理解他的人只有眼前的人兒了。 總裁的贖罪新娘 “沒事的,熬過這段時間就好了。”新天條出世一切都會好的。

兩年後,三聖母私配凡人,還生下一個兒子沉香的事情被曝光,楊戩不得把不親自將楊禪抓捕歸案。

強烈推薦: 感受到了熟悉的波動,櫻滿集皺眉:「你……是亡靈?!……不對……這種感覺好像有一點不太一樣……」

他衝到這個地方只是因為天天夢到有一些的奇怪,本來是日無所思,卻因為天天夢到而開始好奇這個不斷出現在夢中的建築物。

在又一次夢到之後,起床時,坐在床上沉思了一會兒,直覺使得他感覺到這其中有問題,他的直覺很靈很靈,前文的一切也能夠表現的出來。

一時激動之下便急速的沖了過來,和這一個金髮外國小女孩交流了一會兒,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直覺讓他大腦直接連接到不知火舞的記憶之中的距離之中的一些情況,立刻場景與經驗在大腦之中快速發生著化學變化。

前文說過,櫻滿集幾乎是以別人的人生活過了一次,所以不知火舞所擁有的經驗等於櫻滿集也擁有那樣的經驗。

聽到櫻滿集的話語,金髮少女的表情沒有變化,依舊是那副冷冷的表情,只是周圍的環境快速變化著,讓櫻滿集有些摸不著頭腦。

直覺讓櫻滿集並沒有動手,其實他也只是以防萬一而戒備起來而已,又不是做了什麼遭人仇恨的事情,這個金髮女孩和他無冤無仇的,一般也不可能因為櫻滿集這幾句話就想打想殺的。

金髮女孩並沒有看周圍變化的環境,而是輕聲的說道。

「沒錯,我並不屬於人類……」

轉頭看了看這一桌已經變得和他記憶之中一樣荒廢的小城堡,一樣的別墅。

「至少,現在已經不是了……」

回過頭來看著櫻滿集,說道。

「其實我很早就已經見過你了,只是你沒有見過我罷了,我一直都在這個地方,原本,只會就這樣,一直到我感覺不再留戀,便會離開,但是……她出現了……」

聽到金髮女孩所說的話,櫻滿集不由得有些恍然,因為確實,每次來到這古堡的時候,櫻滿集的直覺都會有提醒,雖然眼前這位,可能,不,應該說是確定了,這位根本沒有什麼敵意,導致櫻滿集只是隱約有感覺,好像就是有一些不太對勁,然後直覺感覺並沒有什麼危險,那行吧,問題不大。

嗯,雖然這麼說,但是櫻滿集還是警惕過一段時間。

「我類似亡靈,嗯,也屬於亡靈,我行走於曾經所行走過的地方,不斷的修鍊,變強。」

櫻滿集大腦之中開始出現一些符合對方這個情況的信息。

「有一些溶於一些地方,成為縛靈類,有一些執念消解,化為自由的幽靈,行走於人世間,因為聖光教會的約束,所有的化靈都無法影響人世!你是化靈!……」

化靈……亡靈的一種分支,亡靈也是有無數的種類的……

亡靈一般只要不是人為的,在人群密集,嗯,這個密集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類聚集地都是算人群密集。

只要是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亡靈基本上難以形成,因為驅魔師會阻止它們的復甦,即便復甦也會控制住,很多區域都會有冥府或者類似冥府的勢力的亡靈法師存在。

這一些信息不是不知火舞的記憶,而是那本古籍之中記載的。

「是啊……我現在還沒法離開我為人的時候所經過的區域,甚至無法在我記憶中以外的區域活動……我以為我會一直就這樣……」

金髮女孩看著櫻滿集,慢慢的,表情有一些變化,說的話也從一開始冷淡,隨意變得有一些認真。

「我出生在一個有錢的家裡,我的名字叫瑪尼……真奇怪……為什麼我會和你說這些?……而且……我感覺,你……很親切?……」

淡淡的說著,金髮少女的表情開始變得柔和。

「算了,也不是什麼需要保密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我一個糟老太婆的人生故事?……」

櫻滿集微微的皺眉,但是看了看天空,雙眼一片閃爍,看到這片天空,直覺告訴櫻滿集,現在的時間大概在四點多的樣子。

時間,還有的是。

低頭,對金髮女孩點了點頭。

隨後,金髮女孩就給櫻滿集講了一個漫長的故事……

故事裡面的金髮女孩出生在一個類似貴族的家庭之中,童年在小島別墅之中,有著許多的女僕,嚴厲而古板的管家婆婆,一年不怎麼能見到面的父母。

最為開心的,就是每年沒幾次的父母回家,會有舞會,會有禮物,會有很多來跳舞的叔叔阿姨……

最討厭的就是每天梳頭,那個管家婆婆會用力的梳扯她的頭髮。

後來,突然有一天,父母死去的噩耗傳來,家裡原本古井無波的環境一下子變了天,女僕一個個離開,隨著一次,那一些每年見到面次數屈指可數,原本和藹無比的叔叔阿姨來到了這個別墅,開了一場爭的面紅耳赤的回憶,別墅和她被瓜分。

然後,她在那個領養她的家裡過了一個糟糕的童年,在那個家裡能夠知道,原來在這個別墅裡面的時光才是最幸福的!

只是那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然後,她決定逃跑,離開親戚家。

在外面闖蕩,見識到了各種各樣的人事物。

不知道怎麼就和一個男人結婚,成家,結婚後的生活,很難,很痛苦,丈夫不是什麼好人,生了一個讓她討厭的女兒,不知不覺也讓自己的女兒過了一個不美好的童年,後來,她女兒長大了,不知道怎麼也和一個男人結婚,結婚後的生活也不幸福,這個時候,她才有一些同病相憐的發現了自己不知不覺,讓女兒成為了和自己一樣的人,女兒成家之後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她,她卻開始留意女兒的生活,只是無法插手了而已……

然後女兒生了自己的外甥女,女兒對外甥女也和自己一樣,後來,女兒死了,自己帶外甥女了一段時間,真的是想把所有自己有過沒有過的愛全部都傾注到她身上,但是可惜的是自己的大限到了。 “三妹,你太讓我失望了,”楊戩痛心疾首地道。

三聖母被打入華山底下鎮壓着,面上一片悽然,雙目中卻帶着母性的光輝。她幽幽地看着楊戩,笑起來道,“二哥,憑什麼你和二嫂就能在一起,而我和劉彥昌卻不行,這不公平。二哥,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有錯嗎,”

楊戩雙手死命地握起,聲音帶着滄桑,“三妹,難道你忘了母親的下場嗎?”

提到母親,楊嬋的身子猛然一震,但只是一會兒,她很快便鎮定下來,堅定道:“我相信我不會走母親的老路的,是吧?二哥,我還有你和二嫂對嗎?”

楊戩垂下眼瞼:“三妹,你好好呆在這裏,沉香和劉彥昌我暫時不會動的,王母娘娘讓你在這裏好好反省,什麼時候承認錯了再說。”頓了頓,又道:“你放心,你會沒事的,二哥保證。”說完急急轉身離開。

楊嬋看着楊戩離開的背影,眼中聚積起淚水,喃喃道:“二哥……我相信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楊戩離開華山便轉身迴天上的司法天神府,沒想到卻被一人截住。楊戩臉上帶着淡淡的疏離和冰冷,“嫦娥仙子,不知找楊戩有何事?”

嫦娥的臉上帶着深深的憂慮和焦急,她直接開門見山道:“楊戩,我聽說你親自將三聖母壓在華山底下?她是你的親妹妹啊!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聽着她的話,楊戩冷冷刀道:“楊嬋她私自與凡人結爲夫妻,違反了天條,這個決定是王母娘娘親自下達的,楊戩作爲司法天神,自當秉公處理,有哪點不合規矩的,還請仙子提出來,楊戩一定按照天規來辦。”

嫦娥一臉的不可置信,美目睜大,搖頭道:“楊戩……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難道你忘了當初你是怎麼爲瑤姬鳴不平的嗎?你今天又做了什麼,楊戩,快醒醒吧!”

楊戩眉頭一皺,極不耐煩她提起自己曾經的傷口。

恰在此時,青藍走了過來,笑盈盈地開口道:“嫦娥仙子,我想楊戩做什麼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吧。還是說嫦娥仙子想要和王母娘娘,想要和天條作對?”

嫦娥聞言,臉色一下子白了,不再接青藍的話,而是轉身對楊戩道:“楊戩,希望你快點變回來,我還是朋友,好自爲之!”說完這才走開,飄然而去。

眼見嫦娥離開,楊戩面上的冰冷才卸下來,露出滿臉的疲憊。

青藍立刻扶住他:“沒事吧?”

楊戩抱着她,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搖搖頭:“沒事的。小蓮,還好我有你。”他的妻子至始至終都站在他的身邊支持他。

青藍拍拍他的頭髮:“一切都會過去的,我們回去吧。”

回到天神府,青藍問道:“三妹還好嗎?”

楊戩道:“她沒事,只是暫時失去法力而已,你別擔心,我不會太讓她吃苦的。”

青藍點頭:“二郎,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一切都有我。”

時光一晃而逝,又是一個十八年過去,當年的小嬰兒也成長爲一個翩翩少年郎,迷得一干少女爲他癡迷。

青藍此時已經來到了峨眉山斗戰聖佛洞。孫悟空當年被佛門算計,一直對佛教那幫人不待見,就是對自己的師父唐三藏都頗有微詞,因此除了那麼幾個人,孫悟空一向都呆在花果山或者峨眉山。

“小蓮花,你怎麼來了?”見到老熟人,孫悟空非常開心。

總裁誘妻入甕 青藍笑道:“當然是來看看我們的孫大聖在做什麼了,怎麼樣,在這裏過得還習慣嗎?”

孫悟空拿出自己珍藏的桃子和香蕉,喋喋道:“這可是俺老孫特意珍藏的好東西,哪吒來了我都沒給。”

青藍看着那一個個紅紅的桃子和黃燦燦的香蕉,拿起一個放在嘴裏,輕輕咀嚼,點頭道:“確實好吃,這桃子就是和蟠桃相比也是不差的,大聖你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孫悟空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習慣用自大來掩飾:“那是,也不看看俺老孫是誰,我可是齊天大聖鬥戰勝佛孫悟空!”

青藍忙點頭:“是,是,誰不知道這天上地下最厲害的就是您大聖爺!”

孫悟空又耍了一陣帥,才慢悠悠地問道:“說吧,今天怎麼有空來找俺老孫了?”一副你肯定有事的樣子看着青藍。

青藍笑道:“今天來確實有事情想要請你幫忙,其實也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你可能還不知道,三聖母私配凡人,生下了一個兒子叫劉沉香,據我所知,再過不久你師弟豬八戒就會帶着他來找你拜師學藝,到時我希望你能收他爲徒……”

將所有的事情跟孫悟空說清楚後,他直接道:“放心吧,俺老孫會好好調,教他的,說起來俺老孫到現在還沒有個徒弟,真是白白浪費了我這麼好的身手,我決定了,再過幾天我就去找幾個小徒弟來玩玩兒,改天也好在哪吒他們面前炫耀炫耀。”

青藍將自己親自釀製的葡萄酒給他:“這酒的後勁兒很大,你一次只能喝三杯,否則當心又像當年那樣醉個半死不活。”

孫悟空摸着腦袋笑起來,他也想到了自己當年的糗事,還是微微有些尷尬。

“主人,劉沉香結識了一個叫小玉的狐狸精,正是當年那對狐狸精的女兒,只是後來兩口子想要吃唐僧肉被孫大聖打死了。他還認識了西海三太子敖烈,而且沉香已經知道他有法力的事情了。主人,您看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楊戩沉聲道:“俺計劃來,對了,十四娘最近出關了,我讓她去接近沉香,有她在,小玉翻不出花樣來。”

Wωω✿тt kān✿¢ O

青藍回來,就見一身雪白錦衣的十四娘安靜的站着,身上的仙味兒越來越濃郁,而她嘴角淡淡的笑容卻給她增添了幾分柔和,越發清麗脫俗了。“十四娘,出關了,修爲精進不少。”

十四娘對着青藍行了個禮:“多謝師父指導,徒兒才能這麼快悟道。”

青藍微笑點頭:“很好。對了,馮生這些年拜入蜀山門下,成了掌門的得意弟子,如今修爲也十分不錯,有時間可以去見見他,比較你們也算是熟人了。”

十四娘微微詫異,沒想到馮生竟然會走向修仙這一條道路。“師父放心,我過幾日就去找他。”她雖然只和馮生相處了一天,但卻有着別樣的好感。

你是澎湃的海 青藍到:“剛纔二郎說有事找你,你快去吧,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吩咐你去做。”

猛然聽到楊戩要找他,十四娘驚了一下,但還是認真地應下去找楊戩。

來到華山附近的劉家村的時候,十四娘還是沒有緩過勁兒來,沒想到自己此次的任務竟然是做間諜,真是不可思議。

她不屑於扮什麼弱者,因此她就這麼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按照情報的指示找到劉彥昌家,看見一箇中年男子正在院子裏糊燈籠,她直接問道:“你好,我找小玉。”

……

“青蓮,哀家最近要去一趟天池之巔,你有空的話就陪哀家一起去吧。”王母如是道。

青藍道:“是娘娘,請恕青蓮多嘴,娘娘您爲何會想去天池之巔呢?”

王母遙望天際,神情凝重道:“新天條即將出世,天地秩序將會迎來一場巨大的浩劫,聽說天池之巔的池水能看到未來,哀家想去看看,也好爲未來做準備。”

青藍安慰道:“娘娘放心,會沒事的。”

王母嘆氣:“但願吧!天地浩劫不是誰都能躲過的,上一次的大劫是在封神大戰,不知道這次是否能轉危爲安。”

王母的話讓青藍也禁不住心頭劇烈地跳動起來,她感到了危險,而且是在西方佛教那邊。

一場大變故悄然衍生着。

作者有話要說:對不起大家,讓你們久等了,接下來幾天都會更新的,工作太忙了,只能更這麼多了, 死後,靈魂脫離了身體,她一直牽挂著外甥女,眼看外甥女隨著自己的死去而彷彿丟了魂一樣,然後,外甥女,遭遇了魔臨,為了救她,瑪尼幾乎魂飛魄散,意識陷入虛無,過了不知道多久,瑪尼再次蘇醒,這一次,她與外甥女的聯繫斷開了,所以她漸漸的,來到了記憶之中最為深刻的區域,也就是這裡……

隨著時間的不斷過去,她也越發的強大。

櫻滿集看著這個金髮女孩,聽了這樣的故事,他其實在穿越前的時候各種相似的故事不知道聽過多少,但是卻沒有聽對方所說的時候這一種沉重,只有真正有這樣經歷的人在你面前輕輕的,用回憶的感觸述說才能夠讓人感同身受,即便你並沒有那樣的回憶……

聽完故事,櫻滿集陷入沉思,久久不能回神,怎麼說呢?有一些無奈吧?雖然不是自己的人生,但是若是經歷那樣的人生,何人有能力掙脫?……

她不是非凡者,不過一凡人……

櫻滿集在她的故事之中知道,她外甥女,也就是經常和他一起出現在夢中的那個少女,原本身上就有病,一些呼吸道的疾病,那一次的魔臨,直接就讓她發病,雖然被救回來,但是她的病也從普通的病變成了非凡病症,哎,人類的身體……

有很多的時候,凡人覺醒,會讓身上的病患修復如初,但是也有一些情況,嗯,魔臨,只是解除魔臨,導致以後只是能看見非凡世界,基本上沒有什麼非凡力量,而且沒有強大的人幫助,只是僅僅挺過魔化,那,病也會藉此機會進化……者其實是極小几率的。

凡人醫生對佐佐木杏奈(就是瑪妮的外甥女)的病沒有任何辦法,然後,疼愛杏奈的阿姨就讓她來這個地方修養,這個地方有她的叔叔和阿姨。

然而這一些並不是瑪妮告訴櫻滿集的,是櫻滿集後來不斷的接觸了解所知道的。

當然了,這一切也是后話。

聽金髮女孩的故事,櫻滿集陷入沉默,聽完了,久久不能言語,這種人間灰暗的故事融合了一些的貴族落魄的故事,可惜,現實不是小說,金髮女孩沒有崛起,也沒有遇到自己的白馬王子……

一切都一切都是莫名其妙,人生顯得無趣而無聊……

自己重生前要比她幸運很多,但是也就童年好很多,和對方一樣,感覺家裡無聊枯燥,長大后就和對方一樣,雖然沒有莫名其妙,其實也是沒有資本和對方一樣莫名其妙的結婚,男人沒本事,在重生前只能光棍一生……

有很多人受不了光棍而改變自己罷了。

櫻滿集獨自生活,封閉自己,幾乎與外界隔離,除了通過網路連接外界,但是,說不痛苦是不可能的……

成年的世界確實很難,很痛苦……

等感觸平息下來之後,櫻滿集皺了皺眉頭,抬頭看看天空,現在大概(其實櫻滿集的直覺基本上就讓他的感覺成為最為精準的時間)五點十五……

皺眉看了看周圍,自己跑回去大概需要五到十分鐘,全力奔跑,平均一秒跑五米,這是沒有遇到危險情況的櫻滿集像之前幾次在絕望與崩潰之間所奔跑的速度絕對要超過這個速度好幾倍。

想了想家裡的情況,櫻滿集雙手快速結印。

亡靈!影分身之術!……

一個櫻滿集出現在身邊,身上環繞著令人不安的氣息,除此以外並沒有任何與櫻滿集在外表有什麼區別,對櫻滿集點了點頭,然後轉頭奔跑,跳躍……

經過實驗,櫻滿集知道,自己的亡靈分身要比不知火分身抗打,雖然在家裡應該不會有什麼受傷太大的情況,但是自己現在也不怎麼需要亡靈能量,嗯,下意識的就使用出了亡靈影分身……

單純的亡靈能量所凝聚的影分身,想要使用出不知火是不可能的,不過亡靈櫻滿集也擁有冥火術法可以使用,可以說也不比不知火要差,而且有對於生命侵蝕的能力,相比起不知火能量要更強一些……

不知火能量的優點在於恢復速度快……

為什麼是影分身回去而不是自己回去? 我家有個仙俠世界 ……

因為櫻滿集的直覺使得他根本沒有回去的想法,又怕父母姐姐起來發現自己不在擔心自己。

金髮女孩隨著和櫻滿集聊天,表情已經變得和朋友一樣了。

越來越覺得覺得習慣了,櫻滿集就這麼毫無保留的信任自己的這種直覺。

一品暖婚 「真是可悲的故事,希望這個故事能有好一點的結尾吧……」

他嘆了一口氣,說完之後,心情緩緩恢復。

來到這個地方並不是來聽故事的,櫻滿集的直覺這麼和他述說。

至於到底是什麼?……

櫻滿集皺眉。

根據自己內心突然出現的想法和直覺,開始閉上眼睛,用內心的「眼睛」來查看自己直覺所發現的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櫻滿集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隨著閉上眼睛的櫻滿集的大腦開始瘋狂運轉,對於身體的控制略微失去掌控,不住的搖晃,最後直接的倒在了地面上面,即便如此櫻滿集依舊沒有張開自己的眼睛,看起來就是突然暈厥了過去一樣……

黑色的世界(遊戲載入中)……

大腦瘋狂的運轉著,跟隨著自身的直覺,漸漸的,非凡力量在大腦上面運轉起來。

「看」到了一些的東西……

漸漸的,如同視線清晰起來,櫻滿集『看』到了一個奇異的畫面,宛如腦袋上長了無數的眼睛,接收到了無數的畫面所組合而成。

一個完全,完美,無死角的畫面。

同時還有第二層以及外面的東西半透明的出現在畫面之中。

隨著櫻滿集的大腦不斷的『看』到清晰的別墅三維地形,一種奇異的紋路也漸漸的出現在這別墅的周身,隨著櫻滿集疑惑的拉高視距。

嗯,現在的感覺就和之前做夢的時候一樣,可以拉高視距,從高空俯看地球的同時彷彿又在地面。

兩種奇異的視覺感覺同時出現,很難說這種感覺。

而且還有透視感也存在,三種視覺匯合凝聚成最終的畫面,極為的清晰且完全的收入櫻滿集的腦海。

在詭異的這一片區域全知狀態之中,櫻滿集看到了自己……無力的躺在地面上面的自己。

隨著自己的意念,櫻滿集緩緩站立,嗯,很詭異的從躺著的狀態彷彿被什麼抓起來一樣的頭重腳輕的『站著』,其實更準確點應該說是,嗯,被拉扯著站立。

把自己弄站起來之後,櫻滿集看向三中畫面組成的奇異畫面,金髮女孩的身體裡面一邊灰白色的能量流動著。

一條線,將其和遠方的一個地方連接起來…… 櫻滿集隨意的看了看這位給自己講故事的化靈,隨後就看向自己直覺之中讓自己激動的直接過來的東西……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