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面對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伏隱患那些手下,向自己展開的那猶如海浪一般的攻擊,董眾兵登時大怒著將手中那兩把,已經融化的所剩無幾的冰劍,嗖嗖的兩下子想那些人甩了過去,緊接著還手捏法訣,在他們的周圍釋放出了一陣陣,相當猛烈的狂風,眨眼間就將那些被凍住了的惡人,弄成了一具具屍首分離且周身上下,散發著一層相當經營光亮的屍體。

而那時候本就對那些人十分惱火的明復祖和申有為,更是猶如兩頭猛虎一般向他們撲了過去,幾個起落間竟然打死了數十個身體強壯的大漢,一下間就將那些人給震懾住了。

可那時候正在和那些人拼殺著的練寧寧,卻因為體力不支險些摔倒在地上,一下間就被幾個手持大刀的傢伙抓住了機會,相當兇惡的向她劈出了一大片深綠色的刀鋒,一下間將她治癒了極為危險的境地當中。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明復祖猛然間從練寧寧的身後,揮動出了他那把斬月奪命刀,一下間向她的前方打出了一大片,月牙形的銀白色刀鋒,轟隆隆的和那些綠色的刀鋒撞在了一起,向周圍爆射出了一陣陣銳利的鋒芒,登時又將一些惡人或打死或打傷了不少。

那時候見機得快的董眾兵,忽然隔空向練寧寧運轉出了一道,相當綿柔的淡黃色的光線,一下間便將她從那些刀鋒下面拉到了他的身旁。

當時已經解決掉了一些惡人的申有為,立刻飛到了他們的身後,和他們一起嚴陣以待的和那些人對峙了起來。

就在明復祖和那些惡人打鬥在一起的時候,董眾兵忽然怒聲大喝了一句:「且住!」

當時誰也沒有料到他會發出那麼一聲斷喝,一下子都被他震懾的跳到了兩旁,也就是在那時候,一個身穿淺棕色長袍,留著一連絡腮鬍子,長相相當狂野的中年大漢,忽然怒目圓瞪的說道:「董眾兵你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放著你們東方之城好好的不待著,為什麼偏偏要來襲擾我們部族,毀壞了我們諸多的城池,而且還大肆殺害我們的族類?向你們這樣的混蛋真該遭受千刀萬剮,令世間無限生靈永遠唾棄!」

說話時他和他身後的那些人,還示威性的攥緊了一下他們手中的兵器。

看著他們那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董眾兵等人卻絲毫沒有露出任何懼意,相反的是董眾兵還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們這些惡賊,現在也知道這種被別人欺負到家門上的感覺了吧?告訴你們現在你們知道的太遲了!這次我們就是奉了我們城主的命令,跟隨著你們前些陣子前去我們東方之城的那些鼠輩,來到了你們這裡,勢必要將你們那些,經常組織人馬犯我帝國邊境的罪魁禍首的首級帶回去,並且還要將你們那些,有著無限狼子野心的傢伙全部消滅掉。」

說話間他便將練寧寧交給了明復祖,而他則神威凜凜的和那些人對峙在了一起。

聽了他那番話的那些人一下子極為惱火了起來,其中一個身穿一套打了很多補丁的長袍,長相相當陰森可惡的怪人,登時大怒著說道:「董眾兵,你最好不要太放肆了,這裡可是我們部族的地盤,就算是你們僥倖一路來到了這裡,未必就能再往前走一步,甚至是再有性命回到你們東方之城去了!」

說完后他猛然將手裡的大刀,當的一下子戳在了腳下的石頭上,與此同時站在他周圍的那些人,也相當兇惡的向董眾兵等人,晃動了幾下他們手中的兵器。

看著他們那種大有誓死也要將自己等人攔截在那裡的架勢,董眾兵卻哈哈大笑著說道:「穿山甲八大護法,我知道你們幾個人,雖然各個都有著一定的法力,可是你們最好掂量掂量,就你們這幾塊料,縱然是拼盡了全力來和我們廝殺,你們能不能經得起我們四個人聯手的實力呢?」

他那句話剛說完申有為和明復祖一下子和他站成了一排,與此同時練寧寧也怒容滿面的向那些人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那些人竟然極為不屑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其中有一個極為醜陋的大漢還滿含不屑的說道:「董眾兵啊董眾兵,如果你在你們東方之城的城牆上,大咧咧的向我們說出這番話的話,我們沒準會以為,在你們的身後還有著數量強大的伏兵等著我們,正在司機將我們消滅了呢!可你要搞清楚,這裡是我們穿山甲部族的地方,不是你們的老窩,現在就憑你們這幾塊料,還是少在我們面前耀武揚威的為好!」

說完后他猛然間向練寧寧劈出了一道深綠色的刀鋒,可就在那道刀鋒飛射到了中途的時候,卻一下子被一種看不到的力量震了回去,砰的一下子劈在了一個長相醜陋的大個子的身上,一下間將他的身上辟出了一條大血槽,登時將那些人惹得更加惱火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申有為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你們這些混蛋最好放聰明點!我們雖然這次只來了四個人,可我們的實力,卻不是你們這幫酒囊飯袋可以應付的。」

說完后他忽然隔空朝著一個距離他不遠的大漢一攥拳,砰的一下子竟然將那個大漢打在了地上,一下間就將他周圍的那些人,震懾的不自覺的向後面倒退了幾步。

想不到申有為一個年僅十來歲的小孩子,就身具那等高深的法力的那些惡賊,一時間還真的相當驚訝了起來,但在注意到了他們四個人背後的那片妖靈泥潭,又相當詭異的看了看他們身旁那些,佔據著舉對優勢的人數,那些惡賊心中的怯戰之意,反倒一下子小了不少。


但聽得一個手持鬼頭方片鋼刀的大漢相當粗狂的說道:「董眾兵,你們這幫小崽子今天休想從老子手裡逃走!雖然你們的法力的確不容小覷,但老子就不相信,你們在妖靈泥潭中帶了那麼長的時間之後,居然還一點損傷也沒有。」

說完后他猛然向董眾兵等人劈出了一道殺氣騰騰的刀鋒,刷的一下子竟然將他們所在的那片地面上,劈出了一道大裂縫,一下子引得那座山峰轟隆隆的晃動了起來。

意識到自己那樣強撐著居然沒有騙過那些混蛋的董眾兵,登時心中較為緊張了起來,因為他很清楚以他們目前的力量,根本是沒有辦法和那些混蛋硬碰硬的大都一場的。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相當惱火的大吼了一聲:「狗膽匪類竟敢這樣戲耍我等,現在老子就將你們全部消滅了!」

說完后就在董眾兵和申有為帶著練寧寧飛到了空中的時候,他猛然向那些惡賊揮出了他的斬月奪命刀,轟隆的一下間向那些惡賊劈出了一道銀光閃閃的刀鋒。

可就在那時候其中一個人忽然大喝了一聲:「列陣!」

說完后他猛然將他的雙腳踩在了,布設在那片泥潭附近的一張符印上,同時剛猛異常的向明復祖,劈出了一道兇狠剛猛的深棕色的刀鋒,轟隆隆的和他所發出的那道刀鋒撞在了一起,一下間將他們所在的那片地方的幾塊大石頭,打碎成了一片片的碎石屑,紛紛揚揚的向周圍爆射了出去。

定時由於明復祖是身處半空當中的,所以就在那個惡賊換招的時候,他居然沒有時間改變自己的姿勢,硬生生的用他的寶刀,接住了那個惡賊向他接連劈出的三道刀鋒。

那時候董眾兵等人雖然很想去幫助他,但無奈的是他們的周圍一下子也聚集了很多的惡賊,向他們發出了一道道凌厲的刀鋒,有些惡賊甚至向他們跑射出了一根根相當銳利的長矛,逼得他們竟然差一點又陷落道那片妖靈沼澤當中去。

就在那危急時刻,董眾兵忽然大喝了一聲:「風遁,狂風凜冽!」

說話間他猛然將他的右手在胸前快速的舞動了一圈,眨眼間在他們的周圍,竟然爆發出了一條,足有一張左右的淡青色的龍捲風,呼嘯著將他們保護在裡面的同時,還相當強橫的向那些惡賊席捲了過去,一下間便將他們逼得退到了遠處。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相當惱火的,揮舞著他手中的寶刀衝出了那條龍捲風,猶如一頭髮怒的大鷹一般,極為兇猛的,向剛才和他交過手的那個大漢撲了過去,一時間竟然和對方刀刀相對的硬碰硬的拚鬥在了一起。

當時深知明復祖雖然擁有著一雙百靈之眼,但他的法力絕對不是和他交手的那個人的對手的董眾兵,登時大怒著衝到了他們的身旁,一下間向那個惡賊拍出了一連串的純黑色的掌影,在將他逼退的同時,一下子抓住了明復祖的肩膀相當小聲的說道:「復祖不要胡鬧了,現在咱們趕緊找地方恢復功力,要不然寧寧可就危險了。」

!! 在那樣危險的時刻,在聽了董眾兵所說的那番話之後,明復祖心中一下子更加著急了起來,在未經細想的狀態下,他忽然間想那些已經圍在了他們周圍的惡賊,拍出了一大圈赤紅色的火焰,一下子就將他們淹沒在了那片烈焰當中,而他和董眾兵則趁機向申有為還有練寧寧飛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有一個相當狂野地聲音,忽然不屑一顧的說道:「小崽子,你以為你這種小火苗,真的就能將我們消滅掉嗎?」


說話間他猛然將手中的鋼刀向空中一拋,隨即將他的雙手向不遠處的妖靈泥潭,釋放出了一道淡綠色的光芒,眨眼間竟有一圈圈黑乎乎的泥漿,從那片泥潭中涌動了出來,就在董眾兵和明復祖剛剛落到,申有為和練寧寧身旁的時候,那些泥漿竟然將那片烈焰,全部淹沒在了裡面逐漸的消失不見了。

想不到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夠將自己發出的那片烈焰給洗滅掉的明復祖,登時極為惱火的怒喝了一聲:「火遁,赤紅驚炎!」

說完后他不顧董眾兵和申有為對他的勸說,硬是飛到了那些惡賊面前,快速的手捏法訣向他們釋放出了一大片,極為顯眼的赤紅色的烈火,一下間讓那些人在那片烈焰中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

可就在那時候,那些惡賊當中的一個體型較為瘦弱的小個子,忽然怒喝了一聲:「土遁,泥流大川!」

說話間他猛然將雙手拍在了他身旁的一張符印上,一下間從那張符印上,猛然間向明復祖爆射出了一條,威力驚人卻又噁心至極的深棕色的爛泥,一下間將那片烈焰拍滅的同時,還有如靈蛇一般,將正在快速的躲閃著的明復祖,打的極為狼狽的上下翻飛了起來。

時間不長,就在他因為真元不足墜落在了一座小山奉上的時候,那些爛泥忽然間猶如一條兇狠至極的蟒蛇一般,轟隆隆的一下子向他飛舞了過去,還好他的反應也是極為迅速的,就在一些泥漿濺到了他身上的時候,他猛然間化作了一道黑光,出現在了董眾兵的身旁。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那些泥漿便轟隆隆的落在了那座小山峰上,一下間竟然將那座小山峰,連同周圍數里方圓的山峰,轟隆隆的衝擊成了一條條深不見底的大裂縫,登時就將逃過了一劫的明復祖震驚的混身抖動了一下。

可就在那時候申有為忽然很小聲的向他們說了句:「復祖你現在保護著寧寧向正前方飛出去,我和師傅去將他們那幾張符印破壞掉,到時候咱們在掃視里意外的那座上峰上會和。」

說完后他就向遠處的,一座相當不起眼的小山峰看了一下。

當時也知道事態危機的明復祖和董眾兵,立刻慎重的向他點了點頭,隨即董眾兵猛然向那些,圍攻到了他們身旁的惡賊將雙手一合,眨眼間在他們的周圍忽然爆射出了一圈圈,威力驚人的黑旋風,一下間將那些人打的相當狼狽的四散奔逃了起來,而那時候明復祖帶著練寧寧,立刻化作了一道黑光從那裡消失了。

由於有著那些黑旋風作為掩護呢,是以在明復祖和練寧寧消失的時候,那些正在應付著那一陣陣的黑旋風的惡賊,也就沒有發現他們離開的事情,而那樣一來對申有為和董眾兵下一步將要展開的行動,便留出了相當方便的餘地。

!! 就在明復祖和練寧寧,離開了董眾兵他們不一會兒的功夫,那些惡賊當中的一個人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好你們這些奸詐的混蛋,竟然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溜走了兩個小崽子,老子現在就滅了你們!」

說完后他便揮動著手中的鋼刀,向董眾兵和申有為分別劈出了兩道明晃晃的刀鋒,一下間逼得他們趕忙飛到了兩座小山峰上。

也就是在那時候董眾兵忽然相當平靜地說道:「伏隱患的走狗們,你們都給我聽著,我董眾兵身為東方之城的一代大將,我的手上可不殺那些無能之輩,你們如果想要和老夫交手的話,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再說,免得髒了老夫動手!」

大老嘴大王系列故事

見識到了他那種隨手取人性命的功夫之後,那些人一下自己為緊張了起來。

可沒一會兒工夫他們有些人就將注意力,集中在了申有為的身上,看著他那副略帶稚氣身形又不太壯碩的樣子,很多惡賊的心中一下子便升起了,將他拿在手裡用以要挾董眾兵的意思。

雖然他們的那種心思表現的並不是很明顯,但向來心思縝密的申有為,一下子邊看穿了他們那些詭計,就在他們想要向他發動攻擊的時候,他忽然用一種相當慎重的語氣向董眾兵喊道:「師父,既然您自重身份,不想和那些身受地位的傢伙交手過招,那身為您的弟子的我,就勉為其難的和這些傢伙玩一會兒,您老人家就和他們那些有身份的頭頭們,好好的較量較量吧!」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他便趁著那段時間仔細的看了看,地上的那幾張符印鎮壓著的具體位置,說完后便將它們的方位,牢牢的記在了腦海中,準備著一會兒將它們全部毀掉。

而那時候的董眾兵,雖然並不清楚他為什麼要說那些話,卻知道他最任何事情的時候,都向來有著很高明的意思的,是以在他說完后董眾兵立刻裝作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說道:「好吧有為,既然你有這個心思,那為師就勉為其難的答應,讓你和這些小兔崽子們多多歷練歷練,讓他們也見識見識咱們師徒二人真正的實力!」

說完后他一下子便出現在了那些惡賊的面前,相當平靜地說道:「怎麼樣啊你們這群混蛋?有沒有膽量和我們師徒倆,按照我們剛才所說的那種方式好好的玩玩啊?」

他的話剛說完一個手握兩把鬼頭大刀,身穿一件土黃色粗布長袍,濃眉大眼粗獷異常的大漢子,便用他那聲若龍中一班的大嗓門,兇巴巴的說道:「董眾兵這可是你們師徒二人自尋死路,可不是我們硬逼著你們這麼做的。」

說完后他忽然將他的雙刀向兩旁一分,站在他身後的那些人一下子便站成了兩方人眾。

但見得站在他左邊的那些和他的體型差不多的,各個手持一把巨大的鬼頭刀的大漢,連同他加起來也就只有八個人,而站在他右側的那些手持各種兵器的惡賊,最少也有數百個之多,那時候他們一下子都相當狂傲的,向董眾兵和申有為看了過去。

當時想不到他們真的打算那樣,和自己師徒二人較量的董眾兵,看著那數百人各個都不是什麼善茬的樣子,登時有點擔心的向申有為說道:「有為,為師很相信你的法力絕對是相當強大的,但你是不是在考慮考慮啊?」

他的話剛說完那些惡賊一下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其中一個人還一邊大笑著一邊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世人都說你董眾兵,向來都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現在我看你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只會動動嘴皮子的菜鳥罷了!」

他說完后另一個人也一邊大笑,著以便相當鄙視的說道:「如果你們兩個沒膽子和我們較量的話,就乖乖的從我們的褲襠地下鑽過去,沒準到時候我們一高興還真就放了你們呢!」

說完后他們便更加放肆的大笑了起來,一下間惹得董眾兵大為惱火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申有為卻渾不在意的說道:「師父既然這些混蛋這麼著急著去送死,那咱們就成全他們好了。」

說完后就在所有人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他猛然間向那數百個惡賊彈出了數十道,凌厲之極得淡藍色的光芒,一招間竟然就打死了數十個人,一下子就將那些人震懾的,趕忙揮動起了手中的兵器向他飛身撲了過去。

與此同時那八個大漢也極為兇猛的將董眾兵圍在了中間,不停的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大刀,招招狠絕的和他大戰在了一起。

面對著那場實力懸殊的大戰,雖然董眾兵並不為他自己擔心,但他在和那八個人打鬥著的時候,卻為申有為相當擔心了起來,畢竟申有為所面對的是數百個窮凶極惡的混蛋,而他在前不久又在那片妖靈泥潭中,花費了相當多的功力,應付了一陣子那片泥潭當中的怪人。

想到了那些事情不覺間他向那八個人發動的攻擊,竟然不自覺的減小了很多。

當時正在拼盡全力和那數百個,手持各種兵器的惡賊交戰著的申有為,卻相當自信的運轉著一道道看不見的氣流,十分隨心的和那些傢伙打在了一起在經過了一百多招之後,他居然沒有顯露出任何的敗象,反而還將那些人打死了數十個。

留意到了那些事情的董眾兵一下子相當放心了起來,可就在那時候一個大漢忽然暴喝了一聲:「泥流劈空斬!」

說完后他猛然將他手中的大刀舉過了頭頂,兇狠異常的向董眾兵劈出了一條,威力驚人的深棕色的泥流,一下間竟然穿透了,董眾兵構築在他身體周圍的那些護身罡風,轟隆的一下子將他劈成了兩半。

想不到自己能夠將董眾兵給打死的那個人,一下子狂喜著大笑了起來,可就在那時候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上,出現了一張緊緊的抓住了他的心脈的大手,就在他和其他的大漢反應過來的時候,卻聽到董眾兵相當狠覺得說道:「狗雜碎!現在你就去死吧!」

說完后他的手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圈很小的小旋風,一下間在那個人的體內不停的衝撞了起來,就在他身旁的那些人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向董眾兵兇狠的劈過去的時候,他那壯碩的身體忽然爆射出了一道道極為恐怖的血流,眨眼間他的身體竟然變成了一個,猶如蜂窩狀的軀殼,極為恐怖的死在了那裡。

在死的時候他居然連一聲慘叫也沒來得及發出來,便猶如一片樹葉一般倒在了地上,而那時候他原本劈死的那個董眾兵,卻忽然間變成了一些被劈碎的大石頭散落在了那裡。

想不到會發生那些變故的那些大漢,一下子極為惱火了起來,就在其中的一個人流著眼淚,將那具屍體包起來的一瞬間,那個手持雙刀的大漢,忽然極為兇狠的向董眾兵喝道:「姓董的,想不到你居然這麼卑鄙的也能用替身術,將我的兄弟真凄慘的打死了,老子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將你碎屍萬段。」

文藝生活 :「你們這些混蛋不要強詞奪理,以前你們屠戮我東方之城的百姓的時候,什麼卑鄙無恥的辦法沒有使用過?現在我僅僅使用了一次替身術,就將你們當中的一個混蛋消滅掉了,你們最好還是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和我說話吧!」

說完后他猛然向那些人,拍出了兩道凌厲之極的淡藍色的掌力,一下子迫使的那些人立刻將他們的鋼刀橫在了胸口上,硬生生的擋住了董眾兵的那兩掌。


不過很無奈的是,雖然他們兩個人都擋住了董眾兵的那兩掌,其中一個人卻因為他的鋼刀被那道掌力打斷了之後,硬生生的插進了他的身體中,一下子將他那巨大的身體插了個透心涼,在發出了一聲慘叫之後砰的一下子,倒飛進了不遠處的妖靈泥潭當中,眨眼間便沉沒在了裡面。

豪門式離婚

可董眾兵不愧是東方之城內的超一流高手,就在那些刀鋒攻擊刀了他周圍的那一瞬間,他猛然將身體快速的旋轉了起來,眨眼間在他的周圍竟然爆射出了一陣陣飛沙走石的狂風,捲動著那些猶如人頭般大小的石塊,呼嘯著向周圍擴散了開去,不但十分強橫的將那些刀鋒逼向了四方,而且還將那六個大漢,打得相當痛苦的發出了一聲聲的悶哼。

不過他們很快就變成了一灘灘的爛泥,隱沒在了那些亂石堆當中,相當兇險的躲開了董眾兵的那招猛烈的攻擊。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但董眾兵的身體逐漸的停了下來,輕輕的落在了一塊小山峰上的事後,在那座小山峰的下面,忽然出現了一片冒著無數顆氣泡的沼澤地,一下間竟然將那座小山峰吞噬了下去。

意識到情況不妙的董眾兵,一下子飛到了半空中相當勇猛的向那篇沼澤,拍出了一道赤紅色的符篆封印,一下間便將它封印的恢復成了一片山石。

可就在他剛剛收回了手掌的那一瞬間,那幾個消失了的大漢忽然出現在了他的周圍,同時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兇猛異常的劈在了他的身上,一下子將他劈成了數段殘軀,相當恐怖的落在了不遠處的那片妖靈泥潭當中。

那時候其中一個大漢忽然兇狠異常的說道:「老子倒要看看,你這次還怎樣再來偷襲我們!」

說完后他猛然間向,剛才董眾兵的身體墜落下去的那片泥潭上面,劈出了三道銀光閃閃的罡風,一下間竟然引動著盤繞在上面的那些迷霧,迅速的湧入到了被爛泥包裹住了的董眾兵的身體,瞬間將他化作了一片白骨。

可就在他的大刀剛剛收回去的那一瞬間,卻忽然又聽到董眾兵相當隨和的說道:「你們這些不入流的東西啊!真不知道你們這些,所謂的伏隱患那雜碎的八大護法是怎麼當的,居然接二連三的看不清老夫到底在哪裡呢!我真為伏隱患那頭蠢驢感到可悲啊!」

他的話剛說完,他忽然向正在圍攻著申有為的那些惡賊,釋放出了一片淡藍色的光芒,一下間便將其中的一個人抓在了手裡,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那個人竟然變成了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快速的手捏法訣,向那幾個大漢拍出了一道,凌厲之極的深藍色的狂風,一下間將正在驚訝當中的那些人,打的相當狼狽的飛到了半空中,極為兇險的落在了那片妖靈泥潭的上空。

不過好在他們的修為都相當的深厚,在強行從那片狂風中飛出去之後,立刻穩住了自己拿巨大的身形,極為惱火的和董眾兵對峙了起來。

就在董眾兵驅使著被他控制在手中的那個人,又一次向那幾個人發出了一陣狂風的時候,那個手持雙刀的大漢,在憤怒的揮出了一圈深綠色的刀鋒,將那一招化解之後忽然狂怒著說道:「董眾兵你也是時間成名已久的人物,怎麼現在卻做出了這種不守規矩的事情呢?難道你就不擔心今天你所做的這些事情傳揚出去之後,被世間無數生靈的唾沫星子給淹死嗎?」

說話間他和她身邊的那幾個人,便飛到了那片泥潭的邊緣地帶,更加兇狠的向董眾兵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相當不以為然地說道:「老夫所做的任何事情,都無需你們這些混蛋有任何的言詞,如果你們覺得我抓住了你們這些手下,來對付你們的方法很卑鄙的話,那你們所做的那些,抓住了別人的親人,要挾著你們的對手自殺的事情,豈不是更加的卑鄙嗎?」

說完后他猛然間又驅使著他控制著的那個人,向那些人發出了一圈圈暗紅色的狂風,而已經被激怒到了極點的那些人,登時兇狠至極的怒喝了一聲,同時向周圍爆射出了一圈圈,相當恐怖的深棕色的骷髏頭怪影,一下子引動著妖靈泥潭當中的爛泥,化作了一把把鋒銳異常的長矛,嗖嗖嗖的向董眾兵射了過去。

那時候早就防備著他門那一手的董眾兵,在那些長矛穿過了那些狂風即將攻打到他的時候,忽然將左手一翻,一下間向正在被申有為逐漸的引到了,某處相當重要的要衝地帶的那些惡賊,釋放出了一大片深藍色的光芒,一下間便將他們控制在了手中。

當時正在奮力向申有為發動著兇猛的攻擊的那些人,怎麼也沒有想到,董眾兵會從他們的身後向他們突然出手,是以一下間他們便被那片藍光控制著,不由自主的飛到了董眾兵的前面,極為凄慘的為他擋住了那些長矛。

想不到董眾兵居然會故技重施的,一下子控制住了自己那麼多的手下的那六個大漢,在看到了那些人極為凄慘的,被那些長矛刺死的一瞬間,同時難以自制的發出了一陣陣的狂吼,與此同時那個手持雙刀的人更是極為腦戶的怒吼了一聲:「董眾兵,你太卑鄙了!」

說話間他便將他的雙刀猛然間在胸前一旋,眨眼間爆射出了一圈淡棕色的光芒,極為詭異的向董眾兵爆射出了一片片,丈許方圓的大圓盤,相當迅猛的向董眾兵打了過去。

!! 面對著那個大漢想自己發出的那一圈圈相當詭異的光茫,雖然董眾兵並不知道那些東西到底有多厲害,但他也知道盛怒當中的那個人所發出的招數絕對不容小覷。

眼看著那些光芒已經飄動到了,距離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到一丈遠近的地方了,董眾兵猛然向他控制著的那些惡賊,釋放出了一陣陣兇猛異常的淡藍色狂風,硬生生的將他們那些被打的相當凄慘的身體,化作了一道道高速旋轉著的人體盾牌,將那些淡棕色的光芒逐漸的抵擋了下去。

看到了董眾兵居然那樣運用著自己那些手下的屍體,來為他組成的那一層層的盾牌,那些人登時極為惱火的大喝了一聲,同時向他打出了一道道凌厲至極的深棕色的罡風,瞬間和那個手持雙刀的人,向董眾兵發出的那些淡棕色的光圈撞在了一起,眨眼間居然組成了一頭周身上下,長滿了一根根恐怖的尖刺的深棕色的大怪獸,異常兇猛的向董眾兵撲了過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