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韋斯利仍是不言,洪非一邊嘆氣,一邊拔出銀針又再隨意插下。

反覆數次,韋斯利臉上已經出現了一條條細長的血跡,縱然痛得冷汗潺潺倒吸冷氣,可他卻仍舊嘴硬。

「好吧,這可是你逼我的,我也是第一次這麼干。」

說罷,他暴力撐開韋斯利的眼睛,指尖銀針迅速從內眼角斜著刺入,韋斯利的眼淚立時嘩嘩地湧出。

親眼看著大半截深入眼眶、末端輕輕顫抖的銀針,韋斯利終於承受不住了。

「不在!他不在家!」

「那他去哪兒了?」

「去談生意了,明天才會回來!」

看著韋斯利顫抖的眼皮,洪非道:「如果你不想變成瞎子那就忍住別眨眼。這裡有多少人?」

「三十多個。」

「有槍嗎?」

「大部分都有。」

「倉庫在哪兒?」

韋斯利忽地沉默了。

洪非用指肚輕輕推了推銀針,韋斯利立刻痛苦不已地喊道:「我知道,就在這座別墅下邊,還有城南和城東的碼頭,我只知道這些!」

「很好。」洪非笑著掏出一支錄音筆,「我覺得我們已經達成了一個非常穩固的君子之盟,你說呢?」

韋斯利不敢置信地盯著錄音筆看了又看,最終喟然地點了點頭。

洪非拔出銀針,指尖一轉,銀針消失不見。

他攙著韋斯利站起身來,又道:「給你清清淚囊而已,別害怕,趕緊擦一擦,咱們該出去了。」

片刻,紅著眼的韋斯利親自將洪非送離了這座別墅,一路上兩人有說有笑,並且洪非特意放低姿態,看起來就像是韋斯利已經將他成功收服了一般。

回到家時,朝陽已升。

電話召集弗蘭克等人上樓后,洪非陰沉著臉道:「我被綁架了。」

幾人一聽當即目露茫然。

洪非沒好氣地道:「之所以你們現在還能看到我坐在這裡,是因為我被綁架出去一圈又自己回來了!而你們卻睡了一整晚都沒發現。」

一號、二號和三號立刻低頭道歉。

弗蘭克則是皺起眉頭:「誰幹的?」

「當然金並的手下。不過這件事金並不知道,而且他更不知道我已經把他的助手給策反了。」洪非嘆了口氣,伸出兩根手指:「兩件事。第一,一號你們三個趕緊找一處夠大夠私密的地方,我們儘快搬家,這棟房子不適合改造;第二,弗蘭克,我的炮呢?」

弗蘭克:「碼頭,集裝箱。不過你確定要在城市裡開炮?」

「不然呢,買來抱著睡覺嗎?」 別以為在沙漠中掘進,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稍微有點兒常識的人都能想到,基本沒有粘合力,亦缺乏支撐力的沙粒間,挖一個坑,眨眼的功夫就會被周圍流下的沙粒填上大半。

坑挖的越深,周圍沙土的回填速度就越快。

解決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用比沙土回填更快的速度不斷挖掘。

而且,真正實踐起來,還有其它的難點需要克服。

首先,就是挖出來的沙土,完全不能揚到溝道外面。

因為,沙石坡上方劉毅等人不是瞎子。

沙土一旦外揚,秒秒鐘就會發現異常。

其次,溝道不能是直接向前掘進。

不然離的遠些時,因為視角的原因在沙石坡上方觀察不到。

距離稍微近一些,同樣會暴露動作。

所以,需要藉助起伏的沙丘作為遮掩,以極大的角度做「S」形掘進,才能讓整個動作足夠隱蔽。

但那樣一來,炎熱的環境下,對體能無疑是一種變態級別的考驗。

衛星觀測到的情況是,對方有七人,從服裝和武器特徵上可以確定,是叢林狼的雇傭兵。

兩人在前面掘進,四人在中間分兩組接力挖出來的沙土,一人跟在後方做最後的回填。

沒錯就是「回填」。

因為掘進間挖出來的沙土,必須有一個隱蔽的去處。

而悄然增援來的七人,選擇將沙土直接回填到身後的坑道中去。

這樣一來,既解決了沙土無處安放的問題,又最大化的阻止了,身後坑道兩側的沙土向中間堆積。

始終保持着,外部沙地平面出現的異常,能夠維持在一個不算明顯的幅度上。

劉毅之前發現的異常,就是看到了遠點沙地平面似乎出現了塌陷。

不過,劉毅發現異常的地方很小。

隨着掘進中的七人,將溝道挖到了一處沙丘後方。劉毅觀察視角中的細微變化,便消失了。

滿眼千篇一律的黃沙,除非出現像之前露出的車燈一角,那樣異常明顯的突兀點。

不然,一些幅度不大,尤其是不影響沙丘整體線條走向的變化,是極不顯眼的。

劉毅肉眼察覺到了一絲變化,可用瞄具仔細觀察時,卻什麼異常都沒有發現。

要不是天上有衛星幫忙,恐怕還要過上很長時間,等那七個人掘進到更近的地方,才會發現他們的動作。

然而,就算此刻知道了對方在做什麼,甚至大概方位,也很難捕捉到他們的蹤跡。

因為,那七個人每次都會在有沙丘阻擋觀測視線的位置完成變向。

掘進間的「S」形走向,也是隨着沙丘起伏變化呈不規則改變。

離著大幾百米的距離,用肉眼看去,沙土堆積的變化極不明顯。

藉助瞄具觀察,在摸不準對方進程走向的情況下,觀察視野很可能會錯過對方的掘進線路。

另外,瞄鏡下滿眼疊加重複的沙土細節,非常容易讓人的眼睛產生疲勞感。

觀察的時間稍微長一點,就會因為找不到焦點而發花,視物模糊。

而且,坡下那些進退不得的雇傭兵們,也不消停,時不時的就會瞅冷子往上面打上一兩槍。

他們雖然不敢輕易突進或是撤退,但只要不離開坡下的區域,依靠着坡度和起伏的地形,就有非常充裕的騰挪空間。

冷槍過後,不等你鎖定他便縮回身去。

伏低姿態大耗子似的快速轉移,幾個晃動就不知道竄去了哪裏。

而坡上的人,雖然有殘垣斷牆作為掩護,騰挪空間卻非常有限。

適合拘槍觀察坡下的位置,就那麼幾處。你能看到下面的時候,就意味着下面的人也能夠看到你。

幸虧殘垣所在的沙石坡坡度雖然不高,但緩而長。三百米左右的距離,斷絕了下面人用槍榴彈或是手雷曲線攻擊的可能。

但,這正是劉毅擔心的地方。

第一波敵人,不知是因為來的匆忙沒帶。還是高梅用重狙遠距離打擊時,恰巧摧毀了他們的榴彈發射器。

總之,沒有中遠距離曲射武器。

而正在掘進間的那七個人,可就不好說了。

現在那幫傢伙處於不利於隱蔽的黃沙間,所以不敢暴露自己。

一旦衝到坡下,利用坡度的阻隔,通過中遠距離曲射武器攻擊坡頂,無疑會讓防守變得非常被動。

始終發現不了增援敵人的位置,讓劉毅的情緒有些焦躁。

四下打量了一下,反身爬起直接向固定中繼天線的那處殘牆上攀去。

「小心!」高梅發現劉毅的動作后,面色緊張的提醒。

「放行吧,不行我就跳下來!」劉毅匆匆回了一句。

想更早的發現正在掘進的敵人,最有效地方法就是攀上更高的位置。

而坡頂的這片殘垣斷壁來說,最高點就是叢林狼選擇固定天線的位置。

但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當處於高點能夠看到敵人的時候,理論上你也會落入敵人的視線。

敵人身處於坑道當中,有一定的規避空間。

可固定天線的那處殘牆雖高,卻幾乎沒有騰挪的地方。

一旦敵人反擊迅速,劉毅就是個蹲在高點上的活靶子。

可劉毅現在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對方展現出了強大的身體素質,以及極高的默契程度。

這些,給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心理壓力。

沒錯,增援而來的雖然只有七個人。

但劉毅有預感,他們的到來,會打破眼下的僵持,從而讓己方陷入被動局面。

迅速攀上最高點,劉毅小心的趴伏在被風沙打磨的完全沒有稜角的斷牆橫截面上。

摘下導軌上的瞄具,卡在右眼上觀察對方掘進而來的方向。

將整片區域粗粗掃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地方。

橫下心單手拄著斷面半蹲起來,再次觀察。

視野比之前延展了一些,來回掃視過後,還是沒有異常。

剛想站起身來,心頭忽然一緊。

根本不過大腦,全憑肌肉反應直接趴倒……

「嘭~」

槍聲入耳的同時,劉毅背上的吉利服被急速掠過的彈頭,撩動着盪了一下。

「劉毅!」高梅的心瞬間縮成一團,情急下直接喊出了劉毅名字。

「沒事兒~盯住你十一點方向!」劉毅在剛剛槍響的一瞬,餘光已經鎖定了坡下射手的位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