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韋步平又向嘉雅里部落現任酋長薩克斯告辭。

薩克斯當年年少氣盛,因為與哥哥爭酋長一職不利,一氣之下跑到加里曼丹島去,沒想到現在居然夢想成真,正高興得緊…… 薩克斯聽到手下彙報韋步平來見他,高興得從里帳迎了出來。

「勇敢的年輕人你好,聽說你從利雅德載譽歸來,成為我們中的一員,恭喜你當上加瓦爾部落的酋長!」

「薩克斯叔叔,我也恭喜你當上嘉雅里部落的酋長!」

倆人相視而笑。

薩克斯招待韋步平坐下,侍女給韋步平盛上駱駝奶。

「我一直想當嘉雅里部落的酋長,為此不惜與哥哥翻臉,遠走他鄉,現在才知道這個酋長不好當啊!」

薩克斯苦笑著繼續說道:「夫妻吵架來找我!鄰居不和來找我!丟失牲口來找我,生個小馬駒還要我去看看!還有各種各樣的經濟糾紛!真是頭疼得很!」

韋步平看薩克斯一點都沒有後悔的神情,就知道他這是痛並快樂著!

「薩克斯叔叔,其實你可以挑選部落里的人才擔任各種職務,例如法官、市場管理員、稅務官等等工作人員!」

薩克斯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這個行不通的!莎曼紗、莎曼琳曾經幫助我的哥哥,使用你說的方法管理部落,但是很快以失敗告終!

失敗的原因是管理的費用太多了!部落本來就沒有什麼收入,還要養10多人,我們養不起啊!」

「歸根到底還是需要增加收入!」韋步平皺著眉頭說道。

「對!這是最根本的原因!」薩克斯表示同意,並馬上說道:「你有什麼辦法嗎?」

「有!」韋步平肯定地說:「我們國家生產有大量工業產品,你們可以出售我們的產品牟利!」

「可是我們不能經商啊!我們只能放牧!我們是游牧部落!只能穿行在眾多的沙漠綠洲之間!」

「我記得沙特國王已經發布教令,宣布穆斯林並非天生的游牧民,從事農業、手工業和商業也符合伊斯蘭教的規定!」韋步平說道。

「國王真有教令?」

「是的!國王還鼓勵部落定居!在固定的地方發展農業、手工業和商業!」

薩克斯拿不準沙特國王有沒有宣布過新教令,他把莎曼紗、莎曼琳找來詢問。

莎曼紗、莎曼琳異口同聲說:「早就有這個新教令了,是偉大的沙特國王令宗教學者發布的新教令!」

「這就好這就好!」

薩克斯先是大喜,接著皺起眉頭髮愁道:「可是我們部落沒有人懂商業!不知道怎麼做生意!」

韋步平笑道:「這個問題太容易解決了!到時候我會派遣一批商業人才過來,跟你們一起合作!保證嘉雅里部落在一年之內脫貧致富!」

「你說的!」薩克斯指著韋步平說道:「到時候我部落不能脫貧致富的話,我找你去!」

「你不用來找我!按我說的去做,如果一年之內不能夠致富,我賠付給你們!」

重生之鐵血嫡女:邪王毒妃 「好好好!莎曼紗、莎曼琳你們做見證!」

薩克斯高興萬分、開懷大笑:如果部落在我手裡變得興盛,那麼證明我當這個酋長是正確的!

……

韋步平回到崖州的時候,已經是7月份了,長城抗戰已經結束,中日雙方已於5月31日簽訂了《塘沽協定》!

民國在事實上承認了了日本佔領東北三省和熱河省大部分面積,並把冀東22縣置於日偽勢力範圍之內!

熱河僅有赤峰一帶6萬多平方公里領土沒有被佔領。

中日雙方和談時,日方要求赤峰一帶的中方軍隊撤走,中方代表堅稱這是軍閥韋步平的部隊,政府也無法調動他們!

雙方代表據理力爭之際,賈萬年的瓊崖軍和楊智娟的東北人民義勇軍主動出擊,在飛機的掩護下,向承德的日軍進攻,日軍大敗!

日軍急調第6師團、第8師團精銳部隊出戰,瓊崖軍和東北人民義勇軍假裝不敵,向隆化方向撤退。

日軍以為得手,急吼吼的追上來,卻不知道隆化等地是八山一水一分田,賈萬年的瓊崖軍和楊智娟的東北人民義勇軍以游擊戰為主,把日軍打得死傷慘重,不得不撤退!

日軍撤退,中方軍隊跟進、隨後掩殺!

日軍惱怒,回頭殺回去,中方軍隊急退!

日軍退,中方軍隊又殺回來……

此時日方空軍基本不敢出現在戰場上空!中方軍隊得以進退自如!

最後日方放棄了赤峰一帶地區。

偽滿洲國派出使者勸降,被孫殿英手執寶劍趕了回去!

至此,日軍談判不再把赤峰地區帶上!

瓊崖保衛隊和東北人民義勇軍牢牢把握住赤峰、隆化一帶地區!成為華北支援東北三省義勇軍的重要通道!

……

了解國內發生的戰事之後,韋步平對莎曼紗、莎曼琳說:「戰爭暫時結束了,你們不用到前線的醫院幫忙了!」

「太遺憾了!」莎曼紗攤開雙手,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那我們可以做點什麼工作呢?」莎曼琳說道。

「這樣吧,你到我們醫士培訓班當教師,如何?」苗玥茹說道。

「可以啊!可以啊!」莎曼琳拍著雙手叫好!

韋步平看了一眼苗玥茹,看她面色如常,這才放下心來!

韋步平是在莎曼紗、莎曼琳姐妹踏上崖州的土地時,這才突然驚覺:怎樣貿然帶兩名美女回去,未婚妻苗玥茹會有什麼想法?

雖然自己沒有想法!

幸好苗玥茹自始至終臉色如常!沒有一點兒生氣的樣子,韋步平這才放下心來!

看著莎曼紗、莎曼琳歡天喜地的跟著苗玥茹去醫院報到,韋步平放下心來:團結萬歲!

……

韋步平召集瓊崖特區的工廠企業主開會。

「我們的產品繼南美洲之後,又有一個新地方可去!」

韋步平成劈頭第一句就引爆全場!

近3000名工廠企業主豎起了耳朵。

「早段時間我去了一趟中東!這是一個完全沒有開拓的市場!我們的產品一定會在中東大賣!」

韋步平大手一揮說道:「想賺錢的請做好準備!現在已經開通了瓊崖至中東的航線,完全可以去考察考察!我只說一句話,這是一個完全空白的市場……」

無需多說,台下已經一片沸騰! 招商大會奪得圓滿的成功,當場組成了一個300多人的考察團!

韋步平把中東飛機航線的終點設在嘉雅里部落。

韋步平心想嘉雅里人就是賣食品賣水,也能賺一點錢了!如果我方商人跟他們生意來往,或者是雇傭他們當嚮導,就算是扛貨、運輸貨物,也比現在的生活好多了!

招商大會之後,韋步平把情況發電報給駐守納瓦沙山谷的莫永新,叮囑他一定招待好來自祖國的客人,並給他們提供各種方便,並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

為了保證萬無一失,韋步平再派出100名精銳到納瓦沙山谷,以保護來自遙遠祖國大陸過去的客商!

隨後韋步平給薩克斯酋長發出了一封電報。

韋步平在電報里叮囑薩克斯酋長:我方的客商到達之後,派出有點文化的青年人,為中國客商當嚮導,要有耐性,虛心向中國客商學習做生意!

以後的商品將從瓊崖發出,走海路或是空運,先到嘉雅里部落,再分銷到整個中東地區,甚至歐洲地區!

薩克斯酋長收到電報大喜:看來嘉雅里部落人的苦生活真的到頭了,新生活開始了!

……

韋步平在回來的飛機上看到瓊崖碧波萬頃般的地方,落地之後才想起是甘蔗田!

辦完所有的事情之後,韋步平親自開著吉普車向田間進發,想看看瓊崖的甘蔗長得怎麼樣了。

韋步平和張保、黃橫身著便裝,開著吉普車轉了一圈,看到甘蔗田鬱鬱蔥蔥!

韋步平停車與蔗農交談,大多數蔗農認為豐收已成定局!他們所擔心的是:糖廠到底會不會按照原先的承諾價格收購甘蔗?

如果不收購甘蔗的話,他們忙了就虧大了!甚至有傾家蕩產的可能!

韋步平當即對眾蔗農說:「請鄉親們放心,糖廠承諾收購,那就一定是收購,瓊崖特別區政府不會矇騙群眾的……」

韋步平還想說下去,就看到人群前面走出倆個人。

韋步平定眼一看,這2人居然是瓊崖特別區政府正、副專員伍朝樞和唐紹儀!

看來又有什麼事情了!

韋步平丟下眾蔗農,徑直向伍朝樞和唐紹儀走去,

韋步平見過伍朝樞和唐紹儀。

伍朝樞說道:「都回來幾天了,你們為啥不來看看我呢?」

「其實我想明天上午到海口拜訪你!」韋步平說道。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韋步平肯定的說道。

「姑且相信你!我們找你,是瓊崖出了大事!」伍朝樞臉色有點發白!

「什麼大事?」韋步平瞪大了眼睛。

「之前有個日本兵病重,碾轉來到我們醫院求醫,經過仔細的觀察,這個日本兵已經是病入膏肓!醫生把他留院查看!並把他的病治得差不多了!

這名日本士兵很感動,他主動找到我們說,日方的大批間諜已經進入了我們瓊崖!希望給他治病的醫生快點離開這裡。我認為這是一條很有價值的線索,所以來找你商量對策。」

「明白了!」韋步平說道:「小鬼子的間諜越來越猖狂了,得抓一批關起來,否則的話越來越無法無天!」

伍朝樞、唐紹儀點點頭。

3人回到崖州府衙,崖州調查情報局局長沈天良、瓊崖分局局長陳年豐已經奉伍朝樞、唐紹儀之命等候多時了!

「……打著做生意、開工廠的日軍間諜最多!」陳年豐彙報完情況之後說道。

「多到多少?」

「多到占所有間諜的九成!」陳年豐說道。

「那就不要動他們!」韋步平說道。

「什麼?不要動他們?」

伍朝樞、唐紹儀、沈天良、陳年豐吃驚的看著韋步平。

「是的,不要動他們!事說上他們來10個人,跟來100個人收集情報是一樣的!只要我們重點把握好大龍湖生產科研基地就好!」

「但是……」陳年豐心想你這作法與戴笠教導的方法不同啊!戴笠的做法是見一個抓一個,來二個捉一雙!

韋步平擺擺手說道:「把這些間諜抓了,工廠就沒了,將有大批工人失業,對瓊崖經濟有重大影響!

調查情報局應該以布控為主,發現間諜刺探我方情報,先予以警告,如果不聽,再採取進一步措施。」

沈天良、陳年豐點點頭:至此他們明白了韋步平的苦心。

事實上韋步平一眼看穿這些間諜的目的:不過是日軍里的一批醒目人,以打聽消息為借口,利用自己身份的便利,藉機賺一筆錢而已!

這情形就跟在馬六甲海峽做海盜的小鬼子小賀光夫一樣,他為了躲開韋步平,主動提出到南洋勘測地形,調查石油等資源!

公事之餘,還不忘搞私撈,組織了一支海盜隊,專劫掠馬六甲海峽的輪船,法國、荷蘭的商船是重點照顧對像!

這些人大多數到過歐美國家留學,沾上了歐美國家重私利的觀點,他們做不到「公而忘私」,他們做的是「公私兼顧」!

……

沈天良、陳年豐看3名首領有要事相商,於是起身告辭了。

除了間諜事件之外,伍朝樞和唐紹儀確實是有要事找韋步平。

「汪(精衛)院長想見你,你有時間嗎?」伍朝樞問韋步平。

「當然有!他要見我什麼時候都有時間。」

到沙烏地阿拉伯二個多月時間,韋步平想通了很多問題,汪精衛是一個關鍵人物,他倒向日本之後,他的追隨者也跟著他倒向了日本。

老蔣與汪精衛相比,老蔣雖然手握兵權,但做事優柔寡斷,沒有一點兒梟雄應有的氣質。

汪精衛有當年刺殺攝政王載灃的光環,加上他能說會道,尤其擅長演講,很能鼓動人心!

要是他一投敵,跟著他的人多了去,前世投敵偽軍數百萬人,領頭的大部分是跟隨汪精衛投敵,他們認為汪精衛投靠日軍是對的!

「汪院長很快來瓊崖視察,到時希望你跟他談談。」

「沒問題!只要不是分裂祖國,不反對抗日力量,我都能答應,只要不內戰、只打日軍,甚至我們瓊崖保衛隊都可以聽他的!」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真的?」

…… 「當然是真的!」

韋步平說道:「我這一趟沙特之行,除了打通把商品銷到中東的通道之外,受沙特國王的派遣,成功勸降9個部落!

免了干戈殺戮,血流滿地,慷慨的沙特國王認為我有辦法,把6萬平方公里的沙漠交給我治理!

不出意外的話,治理沙漠將是我下一階段所做的正事,把小鬼子趕跑之後,跟我走的,可以到沙特去治理沙漠,不願意走的留下來,到時瓊崖保衛隊的指揮權將交到你們手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