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韓元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腦子抽風,找蘇羽來假裝男朋友。

蘇羽合上菜單,淡淡道:「魚子醬吞拿魚塔、大蝦春卷燴龍蝦、焦烤海鰲蝦,順便在來個秒煎三文魚,甜品等會在說。」

「你很會吃。」

柯星宇和煦道。

韓元珊嘴唇微張,不敢相信那些菜名出自蘇羽的口。

蘇羽見狀合上韓元珊的嘴,幫其擦了擦嘴角說:「口水要流出來就丑怪了。」

「鬼。」

韓元珊下意識拿起紙巾擦了擦嘴。

柯星宇兩眼微眯。

他對韓元珊好感俱佳,好不容易等到韓文學鬆口這次聯姻,還沒來得及說,竟被蘇羽截了胡。

這下目睹蘇羽和韓元珊親密。

柯星宇的心情糟透了,

從小到大,柯星宇想要的就沒沒得到的。

「安森是吧。」

蘇羽問向在烹飪食材的安森,「魚子醬是黑鱘魚還是白鱘魚?」

「額…兩個都不是。」安森搖頭道,「我們用的是卡露伽魚子醬。」

「好吧。」

蘇羽露出遺憾的表情。

韓元珊低著頭,雙肩微微抖動,極力忍耐著不抄起盤子打蘇羽頭上!

黑鱘魚還是白鱘魚,虧蘇羽想的出。 姚竹升起一絲興趣,問道:「鱘魚我有聽說過,頻危動物,滿六十年才最好吃,一斤白鱘魚子醬賣到了幾十萬美刀。」

「阿姨懂的真多。」蘇羽淡笑道,「黑白鱘魚的魚子醬口感極好,你吃了一口,在吃其他魚子醬,會覺得味同嚼蠟。」

「我是偶然在一本雜誌上看見的。」

姚竹輕笑道。

「是Gourmand嗎?」

「對。」

姚竹驚訝道:「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Gourmand結合了幽默和藝術的方式講述,阿姨喜歡慢且愉快的生活,很難抗拒這類雜誌。」

蘇羽恍然間仿若來自法國的紳士,優雅而談。

「是元珊告訴你的吧。」

姚竹臉上笑容沒消失過。

韓元珊一臉迷茫。

如果不是知道蘇羽第一次來自己家,韓元珊都覺得她在家裡安了攝像頭。

過分了。

知道米其林等等就算,竟還那麼了解姚竹。

「元珊那會告訴我這些,是我猜的。」蘇羽誇獎道,「阿姨皮膚緊緻沒皺紋,也沒打針的痕迹,不說年齡,像是是二十七八,說明什麼,說明阿姨你生活的很幸福快樂,對生活品質有一定的要求。」

「老了老了。」

姚竹捂嘴笑的美目眯了起來。

女人都喜歡被讚美。

平日里誇獎姚竹的人都含蓄,生怕唐突了她,而蘇羽直來直去,沒有堆疊華麗辭藻,聽起來就覺得真誠。

接下來。

這頓飯局像極了只有蘇羽和姚竹兩人在吃,聊的賓主皆歡,笑聲陣陣。

韓學文默默吃著東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柯星宇自認城府較深,臉色卻也難看的明顯。

自己準備的飯局。

自己請來的安森團隊。

跟姚竹相談甚歡的人應該是柯星宇。

然而這些統統給蘇羽做了嫁衣,這時的她在姚竹心裡的地位恐怕已是准女婿。

姚竹用餐巾擦拭嘴巴,笑說:「小羽,跟你聊天我覺得了解了你幾分,元珊跟了你不會有錯。」

「咳咳。」

沒等韓元珊說話,韓學文咳了咳嗽。

姚竹臉色一頓,抱歉道:「我約了姐妹打麻將,你們聊。」

「我家那邊也有事,阿姨我送你。」

柯星宇起身道,「元珊,我走了。」

「嗯。」

韓元珊點點頭。

「元珊,你去樓上待一會。」韓學文冷聲道。

美女贏家 「哦。」

韓元珊給了蘇羽個眼神,鼓著嘴上樓。

飯廳內只剩兩個人。

沉默一會。

韓學文背著手走到落地窗前,眺望著遠處的夜景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叔叔真健忘,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韓元珊的男朋友。」蘇羽叼根牙籤道。

「你不是普通人。」

韓學文注視著蘇羽,不怒自威道,「你有別人沒有的強大氣場,這種只會在上位者中出現,你說,你接近元珊的目的是什麼?」

「你去調查下蘇記,我的公司。」

蘇羽平靜道。

「那家之前鬧的滿城風雨的蘇記?」

韓學文有些意外。

在他的想法中,擁有那種極具攻擊性的氣場的人,怎麼都該是一方霸主。

蘇記怎麼看都配不上蘇羽。

「滿城風雨就形容的誇張了,就小打小鬧。」蘇羽失笑一聲,隨即想了想說,「雖然我是外人,管不著你家的家事,但你女兒不想聯姻,你何必逼著她呢?」

「你不想細說,我也不會細問,只希望你不要傷害我女兒。」

韓學文嘆了口氣,回身看著外面的夜景道,「從這,你看見了什麼?」

蘇羽歪頭說:「漂亮的夜景。」

「沒錯,夜景很漂亮。」韓學文淡淡道,「不過這裡不屬於你,你只是來做客而已。

歡影 要是沒有我女兒,你在下面看見的只會是一盞燈、一座建築。」

眼睛閃了閃,韓學文抬頭道:「同樣,比我更高的1號別墅看的比我遠,比我更全面。」

蘇羽攪了攪牙籤。

「蘇羽,我只想告訴你,或許你有不凡的經歷,但你否認不了這個世界分層次。」

韓學文高高在上道,「圈子不同,強融不了,柯星宇或許礙於身份不出手,免得被人說欺負你。

假如你得寸進尺,柯家一棒子下來,十個蘇記綁在一塊也擋不住。」

「你想表達什麼?」

蘇羽平和道。

「韓家跟臨海市長平起平坐。

韓家掌握著整個臨海對外的物流貿易。

韓家住在大門攔住臨海九成九人口的湯臣一品,還是達官顯要嚮往的2號別墅。」

韓學文沒了之前的溫文爾雅,現在的他是臨海市三大家族之一的韓家家主,威嚴盡顯。

「你或許有才能,幾年的時間就將蘇記做到今時今日的地步,但這遠不夠入我的門檻。

柯星宇。

柯家家主的二兒子,未來柯家的一切都是他兩兄弟的。

當你在朝著柯家這等地位努力的時候,柯星宇一出生就在柯家。

當你達到柯家今時的地位,柯星宇已經跟隨著他被稱為天才的大哥將柯家推上世界舞台。

柯星宇永遠是你需要仰望的對象。」

韓學文轉過身,與蘇羽擦肩而過說:「我希望你離開韓元珊。」

「你說的這些我唾手可得。」蘇羽古井無波道。

「年輕人的狂妄。」

韓學文呵呵一笑,背著手離開。

「狂妄?」

蘇羽站在落地窗前,將所有夜景收入眼底,微笑道,「我擁有無雙的醫術,高深的風水玄學!

僅此兩樣,我就能創造數不盡的財富!

我何須俯視,喜歡什麼大可全部買下來,我只不過享受的是製造財富的過程!」 …

途中。

韓元珊好奇道:「我爸跟你說了什麼?」

「沒說什麼,隨便聊聊。」

蘇羽搖了搖頭。

「神秘兮兮,不說就不說。」韓元珊轉而問道,「你怎麼那麼了解我媽?」

「進門第一張沙發上就放著那本雜誌,剛好前段時間我學英文的時候看過。」

蘇羽倚著車門板道,「那份菜單雖然我不全認識,但也認識一些,結合我看的雜誌,說出菜名很難嗎?」

「你厲害,你說的時候煞有其事的樣,我都給被你整蒙了。」

韓元珊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哈,柯星宇還想為難你,沒想到撞你槍口上。」

「柯星宇那樣擺明不上你不罷休,以後你得應付了。」蘇羽調笑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誒,你說話怎麼就那麼難聽呢。」

「需要我說更難聽的嗎?」

「停停停。」

韓元珊送蘇羽回比亞迪停的地方。

「蘇羽。」

韓元珊跟下車,抬頭迎著夜風叫住蘇羽。

蘇羽扭回頭。

韓元珊咬了咬粉潤的下唇,感覺要說的話難以啟齒。

「不說我走了。」

鬧婚之寵妻如命 蘇羽假意要走。

「別。」韓元珊鼓起勇氣道,「如果,我說如果,如果我不想聯姻,你還會像今天這樣幫我嗎?」

「當然。」

蘇羽咧嘴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謝謝你。」

韓元珊笑靨如花,雙手背著,蹦蹦跳跳回了車。

蘇羽仰望夜空,眼眸不斷閃著好戰的光芒,喃喃道:「人生就是要有挑戰,才有意思不是嗎?

三大家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