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韓天師。”打開門之後,瀟瀟站在門外輕輕的叫了一聲。

“嗯。”韓禮應了一聲,把她讓了進來。“待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要驚訝。”

其實在老劉頭家裏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到了叫孫偉出來。這麼大數量的鬼魂,他肯定能感應的到。韓禮把體內的道力慢慢的集中到了左手臂當中,在心裏默唸這孫偉的名字。

“哈哈,韓禮你不會是想我了吧。”一個黑影從空中閃出,看到瀟瀟之後就愣在那裏了。“小雪!?”

“她不是小雪!”這小子,還是老樣子。“具體的事情待會和你慢慢解釋!你先幫我感應一下週圍有沒有大批的鬼魂存在。”

“也對,小雪投胎也沒長的那麼快。”孫偉摸着下巴點了點頭,“樓梯口有兩個。”

“去你的,我是說大批!”韓禮真服了他了,活寶!

“西南,有一大批的鬼魂。”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孫偉的神色突然一緊,開口道。

“走!”韓禮說了出這個字以後,看了一眼瀟瀟。

“我必須得去!”瀟瀟的回答十分的肯定,肯定到讓人無法拒絕。

三人在樓下的一間租車公司租了一輛實用金盃麪包車,然後在孫偉的指示下朝着那個方向開去。一路開去,周圍的高樓大廈變得越來越少,周圍樹木開始越來越茂密。時至深秋,除了風吹動樹葉的“紗紗”聲以爲,一片寂靜。

“接近了!”孫偉的眼睛盯着前方的山坡,一副頗爲認真的樣子。

韓禮順着孫偉所看的方向一眼望去,山坡上是密密麻麻的墳墓。有些幕的旁邊遊走着幾個白色的身影,靠!墓地!

“反正過來了,收了再說!”韓禮看着這些懼怕的四處奔走的鬼魂,從懷了掏出畫卷,念動了咒語。 狠心總裁我不要 “繼續!”

接下來孫偉帶着韓禮去到了一個個的地方,不得不說這裏沒有魂歸地府的魂魄實在是太多了。幾圈下來,除了韓禮的畫卷收穫了不少以爲,老劉頭一幫人完全沒有被感應到。 “韓禮,你也不用那麼賣力吧!”由於一路上韓禮都沒和孫偉說清楚,這小子還以爲他在努力工作呢。

韓禮白了他一眼,簡單把前前後後的事情說了一下。

“金蠱,不會是金蠶蠱吧!”沒想到孫偉聽後大吃一驚,“那可是劇毒的蠱啊,你快吐出來!”

“劇毒?”韓禮疑惑看向坐在副駕駛的瀟瀟,帶着一絲的詢問。

“你不用擔心,不是所有的金蠱都是有毒的。”瀟瀟平靜的看着窗外。“養蠱的方法不同而已!”

“算了,還有一個是在前面嗎?”事情到這樣了,懷疑也沒有用了。

“嗯,還有兩個特殊的靈魂。”孫偉皺了下眉頭,“活死人!”

“靠!那你不早說!”韓禮一下子就急起來了,前面跑了那麼多太冤枉了。

“那你不早說!”孫偉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韓禮頓時沒了脾氣。

韓禮看了看手機,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了。一般人的道士對付這些陰邪之物都會選擇在正午,而韓禮偏偏是個另類。車子發出了吱吱的響聲,然後就停在了路邊。

“可能是沒油了吧。”韓禮嘆了一口氣,“下車,步行吧。”

幾個人前前後後的從車上下來,由孫偉帶頭,繼續向着那個方向走去。不遠處,漸漸的出現了一些稀稀拉拉的房子。但是大部分都已經破爛的無法住人了,在月光下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滄桑感。

“孫偉,你感覺到了沒有?”就在韓禮他們踏入這羣老房子的時候,那股在劉老頭家壓抑感涌現了出來。

“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孫偉一臉的警惕,整個人都繃的緊緊的,好像隨時都會變身一般。“讓我忍不住想釋放出力量來。”

韓禮望着四周的這些房子,看來這裏是一個廢棄的寨子。很多倒塌的房子就好像被什麼巨大的東西從側面攻擊過一般,這裏肯定發生過一場大戰。

“這就是我們的寨子!”瀟瀟淡淡的說出了這句話,“但是我對這裏的記憶特別的模糊。”

“怎麼連個鬼影子都沒有!”韓禮瞪大了樣子掃視着,卻什麼都沒發現。

“進來之後,感應就變得模糊了!我們不會中了什麼圈套了吧!”孫偉自從進到這裏來之後就變得非常的緊張,兩隻眼睛賊溜溜的一直左顧右盼的。

“咔”

身後一聲石頭斷裂的聲音響起,一些韓禮從來沒有見到過的蟲子從裏面爬了出來。孫偉再也忍不住了,唰的一下變成了牛頭的模樣。

“啊!”瀟瀟一聲慘叫撲到了韓禮的懷裏。

“不要怕,他是地府的牛頭,這纔是他的本來面目。”韓禮也不打算隱瞞,直接將真相告訴了她。

韓禮輕輕的拍了拍瀟瀟的肩膀,這一刻他自己的以爲懷裏的是小雪。不過這些蟲子一看就不是善茬,漆黑的身體上帶着白色的斑點。幸運的是,不是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不然除非能長翅膀從天上走了。

“快走!”韓禮拉着瀟瀟的手,向着寨子更裏面跑去。

前面的一間屋子傳出了若隱若現的亮光,再近一點傳來了一陣吵雜的聲音。韓禮三人小心翼翼的靠在窗口,聽着裏面的動靜。

“娟兒,你能嫁個二郎這樣的好老公。二叔真是高興啊!”一個老人的聲音從裏面傳來。

“二叔,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對她的。今天大家吃好喝好!”新郎的聲音都在顫抖,看來是非常的興奮。

“啊!”“誰下了蠱毒!”“二郎,你!”…

突然裏面一陣喧鬧,接連着是一陣碗碎的乒乓聲,然後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中。

韓禮看了看孫偉,又看了看裏面。之後繞到正門,輕輕的推開佈滿灰塵的兩扇大門。裏面充斥着一股發黴的死亡氣息,瀟瀟夾在兩人中間,緊緊的捂着了自己的鼻子。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建築,但應該不是剛剛的事情所發生的地方。因爲裏面面積非常的小,幾乎都放滿了傢俱,根本不可能招待那麼多人。

“啊!”瀟瀟又是一聲慘叫,“外面,有人!”

韓禮順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個臉色蒼白,蓬頭散發的男人正站在窗口,直直的看着他們。孫偉二話不說,鐵鏈入蛇一般的擊向那個男人。快要擊中的時候,一隻手從側面抓住了那條鐵鏈。韓禮見孫偉僵持不下,飛快的從包裏拿出一張黃符。

“天地無極,老君敕令!誅邪!”說完,咬破了中指在符上畫了一個圈。

“轟”

符紙直直的飛向窗口,一陣火光閃起。等再次看向窗口的時候,窗外面已經空無一人。這一次孫偉的反應特別的快,火光消失的時候已經從窗口一躍而出了。韓禮扭頭看了看瀟瀟,帶着她從正面繞到了外面。

“怎麼樣?”韓禮看着東張西望的孫偉。

“什麼都沒有!而且你發現沒有,壓迫感也沒了!”孫偉已經恢復了人樣,沒有剛剛慌張的樣子了。

“你說我們兩個人是不是很菜!好歹你也是地府的牛頭啊!”韓禮看着孫偉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的挖苦起他來。

“你懂什麼!”孫偉白了韓禮一眼,一扭頭不愛搭理他了。

“去四處找找吧,我總感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韓禮望了望四周,皺了下眉頭。

爲什麼要給他們看剛剛的那種場景呢,而且並沒有對他們發動攻擊。活死人應該是相當難纏的東西,更本不是一般的鬼怪可以比的。所以他們完全不用畏畏縮縮,更何況這兩隻活死人還是巫師所變的。

不明所以的韓禮在寨子了轉了一圈,直到東方出現了魚肚白還是沒有發現什麼。這裏的房子和普通的廢棄房沒什麼不同,大不了就是有一些奇怪的攻擊,估計是當時用來養蠱和製作工具用的東西。

“靠!”韓禮揉了揉眼睛,一宿沒睡還是有點睏意的。

“白天了,估計今天是找不到什麼了!”孫偉厭惡的看了看天空,“活死人是不可能在白天出現的,等晚上了再來看看吧!” 幾人回到了車子旁邊,韓禮無奈的看了一眼已經沒了油的金盃。這一次出來什麼吃的都沒有帶,現在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三個人中就孫偉這小子最精神了。一點神色都沒有邊,瀟瀟則直接躺進車子裏面了。

“孫偉,你有辦法把這車弄回去嗎?”韓禮試探性的問了下孫偉。

“沒有!”孫偉嘴巴里叼了一根草,十分悠閒的樣子。

“那我們怎麼回去啊!”韓禮看了看這附近,荒郊野嶺的。“行了,你去後面推着!”

“不行!”說着孫偉還指了指天上的太陽。

“你大爺的,不會是讓我推吧?”韓禮頓時臉就拉下來了,不帶這麼玩的。

“第一、我沒有大爺!”孫偉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韓禮,“第二、你那東西不就是沒油了嗎?我去弄一次不就行了!”

也對,這傢伙能出現在任何地方,只要回一趟地府就又能到市區去了。怎麼感覺自己又被這孫子鄙視了,韓禮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臉的尷尬。沒過多久孫偉就提了兩壺油出現在了韓禮的眼前,原本還打算讓他帶點早點的。不過轉念一想有得被這小子鄙視事多,也就沒有說出口。

幾人到了市區之後買了一些乾糧、水帳篷之類的東西。這次準備充分,不然跑來跑去的太浪費時間了。一天有的時候很漫長,但有的時候又會變得很短,等忙完這些事情再回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已經日落西山了。

昨天晚上一宿沒睡,韓禮正躺在帳篷裏面睡大覺。突然一陣劇痛把他從睡夢中拉醒,心臟的部位就好像有針在扎一般。

“啊!”

“韓禮你怎麼了!”孫偉正在外面閒逛,聽到韓禮的叫聲之後趕了過來。

“蠱毒發作!”瀟瀟也過來了,站在孫偉的背後。

韓禮此時只能聽到模模糊糊的聲音,劇痛已經使他的大腦出現了模糊。

惡魔總裁請小心,我是臥底 “靠,那怎麼辦。”孫偉是完全沒有辦法了,只能看着韓禮滿地的打滾。

“陰氣!蠱毒最害怕的就是陰氣。”瀟瀟的腦子裏突然一閃而過,馬上反應了過來。

“韓禮,快!吸收這旁邊的陰氣。”孫偉急忙一把抓起韓禮的衣領,衝着他大喊。

可惜此時除了劇痛以爲,韓禮已經失去了對外面的所有直覺,帳篷的兩邊在他四處亂抓的時候出現了兩個大口子。就在孫偉無可奈何的時候,韓禮的身體居然開始吸收起四周的陰氣。緊接着,周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這陣光芒時亮時暗好像正和什麼東西衝撞着一般,不過使得疼痛的感覺越來越少了。

韓禮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身體,這次的金色光芒並沒有變成太極的圖案。但是卻幫他壓制住了體內的蠱毒,而且居然完全沒有用他的意識去操控,也就是自動觸發。反正他現在是越來越搞不懂自己的身體了!

“韓禮!你沒事了吧!”孫偉看到光芒越來越淡,韓禮也好像已經恢復了神志。

“死不了,這簡直是玩命啊!”韓禮一想起剛剛的痛苦,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想要獲得力量,就必須要付出代價。”瀟瀟用帶着奇怪的眼神看着韓禮,這個男人的能力讓她越來越看不透了。

“不要怕!韓禮,下次再發作你就馬上吸收陰氣!”孫偉帶着一絲同情,安慰起韓禮來。

“我也想,但是毒一發作我就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韓禮氣惱的看着孫偉,要是能他會那麼擔心?

金蠱、老劉頭、活死人。這些東西在韓禮腦子裏不停的轉動,他總感覺哪裏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隱約之間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但是每當看到瀟瀟的時候,又不知道怎麼對她開口。一到晚上就起了大霧,任憑韓禮的眼睛再好,也看不到十米開外的東西。但是問孫偉的時候,孫偉表示完全沒有察覺到什麼奇怪的東西。總之,昨天晚上所看到的一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難道是害怕了,故意躲着韓禮。還是…

既然沒有發現,韓禮也不知道下面該怎麼做了,躺在帳篷裏面守株待兔。不知道就這樣十多天,期間韓禮的蠱毒又發作了一次。

“韓禮,有東西過來了!”孫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等了十幾天終於有動靜了!

“有多少?”韓禮急忙從帳篷裏面出來,孫偉正一臉警惕的站在外面。

“三個!但是還有一個很感覺很模糊!”孫偉看了一眼瀟瀟的帳篷,示意韓禮去那邊。“不知道第三個是太厲害了,還是太弱了。”

一男一女從遠處慢慢走來,那個男的韓禮見到過!就是當時站在窗外的那個。兩人基本上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除了臉色蒼白完全沒有血氣以爲。不得不說那個女人絕對是個尤物,身材前凸後翹,破破爛爛的衣服剛剛遮住身體,加上精緻的五官…

“你們是誰!”雖然韓禮已經知道這兩人就是殺死瀟瀟他們整個寨子巫師,但是還是開口問了起來。

兩人好像並沒有聽到韓禮的話,還是木訥的朝韓禮他們走過來。

“不對勁!”這明顯不像是有意識的,看來是被人控制了。“孫偉,還有一個人呢?”

“就在剛剛接近的時候,他好像發現了我。一下子就不見了!”孫偉緊張的望着四周,同時身上黑色的氣息開始翻滾。

看來後面的那個纔是真真的操控者,但是他爲什麼過了這麼就纔來呢?兩人已經越來越接近,韓禮完全沒有思考的時間。對面的男人已經開始攻擊了,黑色的指甲划着空氣朝着韓禮抓去。

韓禮早就有留意他們的動向,急忙抽出身後的桃木劍輕輕的一揮,擊退了這一爪。孫偉見韓禮這邊已經打起來了,也不客氣。直接亮出了本體,向那個女的衝了上去。韓禮的桃木劍、孫偉的鐵鏈都是對陰邪之物有着天生的剋制,一時之間兩邊都佔了上風。

“鬼鬼祟祟!”韓禮趁着那男的被他逼退的瞬間,衝着四周大喊。“有種你就出來!” “吼”

男的那個活死人一聲怒吼,身上被韓禮的桃木劍挑出一道道的傷口,黑色的血不停的滴在地上。那個女的倒是沒受到多少傷害,不知道是孫偉手下留情還是確實是厲害。

“結束吧!”韓禮的心裏比較在意的是沒有出現的那個人,因爲他發現這個兩個活死人並沒有多少能耐。“驅邪輔正,破!”

這次韓禮並沒有使用其他東西,而是簡單的伸出了食指。一道紫色的光芒從指尖閃出,直直的撞在那個男人身上。緊接着,韓禮從包裏掏出一塊黃色的小布。縱身而起,兩個手各拎着布的一個角,從上而下罩住了男人的腦袋。

“對不起了!”說完,韓禮從口袋裏掏出兩枚銅錢按在布上。

一陣嘶嘶的響聲,加上一股燒焦的味道傳出。起先那活死人還掙扎下,不一會就沒了動靜,直直的躺在了地上。活死人是用巫術強行將靈魂留在已經死亡的身體上,所以肉體死,魂飛魄散!大羅神仙來都沒得救。因爲太過歹毒,所以施展這種巫術的人都會萬劫不復。當然,也有自己對自己的,那便是爲了得到力量!

“孫偉!不要追了!”韓禮這邊剛剛解決完一個,就看到孫偉正在向遠處追着。

“你小子運氣真好,你看看我!”孫偉說着指了指身上的破破爛爛的小孔,有些皮肉都翻出來了,帶着膿。“我根本沒有肉體,都這樣了!”

“她居然還能用蠱?!”韓禮看了看地上那具男人的屍體,“爲什麼只有一個會用呢?”

“真倒黴,下次我先挑!”孫偉還在爲這裏懊惱,氣呼呼的嘀咕着。

韓禮的心裏若有所思,突然間一眼掃到了瀟瀟的帳篷。不好!

“瀟瀟!你沒事吧!”韓禮拍着帳篷的布門,衝着裏面大喊。

“嗯!怎麼了!”瀟瀟從裏面拉開了門,探出一個腦袋一臉的疲倦。

看到瀟瀟沒有事情,韓禮心裏的一塊石頭落了地。就在他送了一口氣的時候,周圍的陰氣越來越濃,就好像掉落到陰曹地府一般。韓禮警惕的望着四周,風變得越來越大。

“韓禮!陰兵借道。”孫偉臉上出現了一絲急切,“快,快把瀟瀟拉到旁邊!”

“什麼!”也不急多想,如果普通人遇到陰兵不讓道的話,就會被陰氣襲身而亡。所以韓禮急忙把瀟瀟從帳篷中拖了出來,抗在肩上。

“幹什麼!我自己會走!”瀟瀟被韓禮架在背上,第一次和男人這麼近距離接觸,讓她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的紅暈。

“夠不夠?”韓禮把瀟瀟放在了遠處的一棵樹下,詢問着孫偉。

“嗯!不知道又搞什麼鬼!”孫偉一臉的不解,“這麼大規模的出兵,真是少見啊。”

正如孫偉所說,沒過多久,這一隊陰兵就帶着一臉的殺氣從韓禮他們的身邊經過。帶頭的居然是張子貴,就是五大鬼王當中脾氣最暴躁的那個。但是他們沒有絲毫的停留,就好像沒看到韓禮幾人一樣。

足足等了有十多分鐘,整隊的陰兵才走完。讓人疑惑的是他們的走向,不就是剛剛那個女的活死人逃跑的方向嘛?

“孫偉!你馬上回趟地府查查誰調的兵!”難道兩件事情有關聯,韓禮的心裏想道。“瀟瀟你留在這裏,我跟過去看看。”

事情緊急,孫偉也不多說,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原地。而韓禮因爲不放心瀟瀟一個人,所以叫叫來了夜叉保護她。自己則一個人緊緊的跟上了陰兵的隊伍,他用身體吸收了四周的陰氣,整個人完全都融入到了隊伍裏面。因爲裏面的士兵也並不是統一的着裝,所以沒有人發現到他這個異類。隊伍緩緩的前進着,走出了瀟瀟他們的寨子,筆直的朝着山腳下走去。

到了山腳,一個穿着一件連體紫色長袍的人站在那裏。那人的身體看起來十分的瘦小,而且長袍上的帽子扣在頭上,讓他的臉完全都被遮住了。

“就是你這傢伙讓我調的兵?!”張子貴的語氣中帶着氣惱,“如果沒什麼事,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還是老樣子!韓禮暗笑到,上次自己調他的時候也差點被大罵,幸好當時催判官在場。不過看這一次的排場,是把他所有的手下都叫過來了,這個神祕的人到底要幹什麼?

只見那人紋絲不動的站在那裏,好像完全沒有理會張子貴的話。風輕輕的吹動着他的長袍,把他下垂的帽子出起了一個角。韓禮忙把眼睛盯着了那裏,卻發現裏面是一片黑暗,完全看不見裏面有什麼。奇怪!韓禮的視力是不受黑暗的影響的,爲什麼這一次卻什麼都看不到呢?

“嘿!小子,你該不會是耍我吧!”見那人完全沒有搭理他,張子貴的爆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了那個神祕人面前,一把扯住他的衣領,接着向上一拉。但是那人卻沒有想象中的被張子貴拽到天上,而且站在那裏任憑他怎麼使勁都一動不動。

“哈哈哈哈!”一個沙啞的小說從長袍中傳出,“我不是耍你,而是要殺你!”

“哈哈哈!”張子貴聽後,先是一愣,然後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他做了那麼久的鬼王,還真沒被這麼恐嚇過!

一大羣的陰兵一下子從後面圍了上來,把那個神祕人圍了的四周圍了個水泄不通。張子貴掄起大錘就衝着那人的腦門砸去,只見那人往前一個踏步幾乎和張子貴貼在一起了,然後不忙不忙的舉起手捏住了張子貴的兩個手臂。四周的陰兵見兩人纏在了一起也不敢貿然上前,一大堆的在旁邊轉悠着。張子貴見錘子打不着索性就扔在了一邊,然後飛起一腳把神祕人踢進了陰兵的隊伍中。

“他孃的,給我撕了他!”張子貴氣惱的揮了揮手,轉過了身去,在他看來那人整個就一個瘋子。

嘶,一陣吸氣的聲音。韓禮親眼看着身旁的一個陰兵被那神祕人收到了長袍當中,緊接着接連好幾個全部都進入了裏面。 只見那神祕人吸食了十幾個陰兵之後,紫色的長袍開始隨風擺動起來,從他的身體內散發出陣陣的至陰之氣。沒想到還有人能以這種方式獲得陰氣,而且是永遠的歸自己所用。老劉頭當時明明就提到了那兩個活死人而已,現在一個已經被韓禮擊斃,另一個去向不明。那,那面前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張子貴見自己的手下一下子死了一大批,頓時就怒髮衝冠。因爲五方鬼王比較的不僅僅是自己本身的本事,手下的陰兵也是屬於實力的象徵。如果在這裏損失慘重,那他在鬼王當中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了。

“哈哈,你是要臣服與我呢?還是等着我把你們都吸收掉?”從長袍當中傳出一個尖銳的聲音,似乎已經有十萬分的把握。

張子貴正在氣頭上,聽後二話不說直接用行動證明。兩個直徑有半米多的大錘帶着呼呼的風聲,重重的砸在地上。緊接着他馬上衝向那個神祕人,掄圓了胳膊衝他錘去。大錘重重的砸在上面,發出一陣金鐵交加的聲音,那神祕人居然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這變化也太大了,要知道剛剛張子貴可是把他一腳踢飛的!

“我再問你一遍,你是不是要臣服?”那神祕人輕輕的撥開了貼在身上的那對大錘,看起來非常的輕鬆。

韓禮苦笑了一下,讓張子貴這頭倔牛屈服?那你得有閻羅王那本事了!果不其然,張子貴完全沒有理會他的話。掄起錘子又是一頓揍,一直到自己打的都氣喘吁吁爲止。四周揚起了一陣灰塵,韓禮估計了一下,剛剛的攻擊如果是開啓八卦陣的自己擋下來都會有點吃力。

“好了,你的幾乎已經用完了!”從塵土中傳出一個妖嬈的女人的聲音,那個神祕人一塵不染的從裏面慢慢的走出來。

周圍的幾個陰兵驚恐的看着他,有幾個膽子小的甚至已經不斷的再向後退步。這一小部分人一下子帶動了所以的陰兵,唯獨只有還在想事情的韓禮站在原地。

“好樣的!我記住你了!”張子貴一臉欣賞的看着韓禮,此時韓禮的身上陰氣密佈根本看不到本來的面貌。“那人實在是太厲害了,兄弟們各自逃命去吧!”

韓禮被張子貴的話驚醒,擡頭正看到張子貴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而四周的陰兵被他這麼一說,反而沒有再向後退,都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走啊!都給我退,這是命令!”張子貴吼完直接拿起放在地下的大錘,再次迎向了那神祕人。

要說張子貴也就和孫偉差不多,就是力氣大點。論起其他的神通幾乎是爲零,但是一般人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這麼大的力氣一錘子下去也就魂飛魄散了。韓禮此時不敢輕易的暴露身份,所以也就不能使用茅山的道術。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張子貴衝上去有被打回來,一次又一次的。看來過不了多久,那神祕人便會吸食了他。

對了,韓禮突然想到第一次的時候,陰氣進入體內並沒有變成八卦陣,而是單純的增加了力量而已。這樣想着,韓禮便大肆的開始吸收起四周的陰氣。這一吸,頓時吸引了張子貴和那神祕人的目光。

“咦!這個陰兵居然能吞噬外界的陰氣!”那神祕人就好像見到寶一般,如果能看到他的眼睛的話肯定是放着光的。

韓禮趕緊體內的陰氣越來越濃,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看來隨着自己能力的增加整個身體對陰氣的壓縮度有了很大的提高。沒等神祕人反應過來,三步並作兩步一下子閃到了那神祕人背後。接着握緊拳頭,衝着脊椎骨狠狠的一個衝拳。“咔嚓”一陣骨骼斷裂的聲音想起,韓禮發現自己現在的力量簡直難以想象。那神祕人就跟一直斷線的風箏一般,搖搖晃晃的飛到遠處。

這麼容易,韓禮驚訝的想着。只見躺在遠處的紫色長袍就像癟了氣一般,韓禮上前翻開袍子,裏面藏着一直斷成兩截的蟲子。

“你居然那麼厲害!”張子貴張大了嘴巴,一臉吃驚的盯着韓禮。“我怎麼不知道!”

“他還沒死!”韓禮儘量把自己的聲音放的低沉,被他打死的只是一個替身而已。

“哈哈,有點意思!”一個聲音從兩人的背後想起,在那一塊的陰兵一下子消失了一大半。

“你們這幫兔崽子!還不快跑!”張子貴急了,抓起一個陰兵就往外扔。其實從剛剛他捨身給這些陰兵逃跑,就能看出他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不對!應該是鬼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