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韓彩雲一說完直接轉身大步地往外面走去,走到了院子里上了那輛邁巴赫,然後司機開著車就出去了。

韓彩雲一走,王旭東與蘇婉琪都沉默了。

蘇婉琪什麼都沒說,慢慢地往樓上走去。

四個保安就站在客廳裡面,虎視眈眈地看著王旭東。

王旭東走到小花園裡抽了根煙,這個小花園是他挺喜歡的一個地方,而現在,可惜了。

王旭東抽完一根煙之後,也慢慢地上了樓,沒有敲門,直接就推開了蘇婉琪的房門,然後就見到了蘇婉琪背著身站在陽台上,一動不動地向外面看著。

「沒事吧?」王旭東走進卧室裡面,也走到了陽台上對蘇婉琪說道。

「我沒事。」蘇婉琪搖頭,然後說道:「這兩天經歷這麼多,現在只不過是沒房子住沒車開了而已,算不了什麼,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死不了,我也不會去選擇死。」 王旭東點點頭,抽著煙,隨後說道:「我去想想辦法,去找律師,問問看,看看能不能在法律層面上挽回一下這個事。」

蘇婉琪搖了搖頭,然後道:「沒用的,我已經問過了,只要遺囑是真實的,哪怕不是真實的,只要法律承認,這一切就都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我只是很想知道,我爸,為什麼會寫下那麼一封遺囑。」

「你覺得你爸會寫這封遺囑嗎?」

「你是說那封遺囑不是我爸寫的?可是……」

「你既然都不相信你爸會寫下那封遺囑那麼那封遺囑就一定不是你爸寫的,起碼不是在你爸自願的情況下寫的。楊明遠布局了那麼久,弄一份假遺囑實在是太容易了。可以找個人模仿你爸的字寫,也可以是強迫你爸讓你爸不得不寫,甚至於,那份遺囑就是隨便亂寫的,只要公證處承認就可以了。可以有千百種辦法去操作。只要你爸不在了,只要蘇氏集團在他的掌控當中,只要你沒有反抗他的實力,這一切就變的很容易。」

蘇婉琪聽過之後良久沒有說話,最後點了點頭,轉身往卧室裡面走去。

「你去哪?」

「收拾東西吧,與其被人趕出去倒不如自己收拾自己滾,起碼還落的體面一點。」蘇婉琪嘆了一口氣說著,一邊開始拿過行李箱收拾著東西。

王旭東從蘇婉琪的語氣裡面聽到了無奈、憤怒、悲傷,也有堅強。

王旭東靠在門框上,抽著煙,問道:「你……有什麼打算?」

「還能怎麼辦?出去租個房子住,然後找工作,起碼餓不死。以前從來沒想過,而且我也習慣了什麼都由我爸幫我安排,即使買這套房子和車子,我也一心撲在工作上,自己根本就不願意去管,所以我爸才自己到場幫我辦的,所有的一切也才都落在了他的戶名之上。而我自己,這麼多年來,我自己身上就沒什麼錢,我在洛美上班這麼多年,我沒拿過一分錢工資。我一直都覺得,我不需要錢,錢對於我來說,就是個數字而已。而現在……我才突然發現,我很窮。」蘇婉琪一邊說一邊冷笑。

惹上律政女王 「你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嗎?」

「那倒不至於,卡里還有二十多萬,這是我的零花錢,而現在……這是我的救命錢了。」

蘇婉琪自己在那收拾著東西,王旭東就靠在門上,看著蘇婉琪。

最後,蘇婉琪就只收拾了兩個行李箱。

「全部都收拾好了?」

「對,全部都收拾好了。」蘇婉琪點頭。

「現在走嗎?」王旭東問著。

蘇婉琪站在卧室裡面轉臉一圈,四處看著,最後強忍著淚水說道:「走吧,現在這已經是別人的地方了。」

王旭東看著蘇婉琪的樣子,心裡非常的心疼。走過去,一邊拉過一個行李箱提了起來,然後往樓下走去。

「這是房子鑰匙,這是車鑰匙,看好了。另外,告訴韓彩雲,替我保管好,早晚有一天,這些全部都要原封不動的給我還回來。」蘇婉琪走到樓下把鑰匙丟在了餐桌上冷聲對四個保鏢說著,隨後大步的走了出去。

她走出去之後,習慣性地往自己的寶馬車走去,走到門邊才反應了過來,愣在了那,然後又折返回來,走到王旭東的麵包車邊。

蘇婉琪的小動作王旭東都看在眼裡,他什麼都沒說,因為目前這種情況他也改變不了什麼。王旭東拉開麵包車,把蘇婉琪的行李放進了車裡面,然後坐上了駕駛位上。

蘇婉琪站在麵包車的副駕駛門邊,拉開車門,臨上車之前站在那再次看了一眼這套房子,眼眶紅紅的,但是卻並沒有哭出來,最後上了王旭東的麵包車,坐上去,繫上了安全帶,帶上車門,對王旭東道:「走吧。」

王旭東也沒多說什麼,雖然蘇婉琪什麼都沒說,也沒哭出來,但是蘇婉琪內心的痛苦他是能夠感受得到的。

「六年多了,從韓彩雲進門的那天起,我就搬到了這裡住,到現在六年多了。」蘇婉琪悠悠地說著。

坐在麵包車上,她還是有些不習慣,這是她平生第一次坐麵包車。

「你剛剛不是說了嗎,遲早有一天,你還再會回來的,離開,只是暫時的離開。」

「是的,遲早有一天,她從我手裡搶走的我都要拿回來,一定。」蘇婉琪咬緊牙關道。

王旭東沒再說什麼,蘇婉琪的堅強和堅持他是見識過的,為了她母親的一個願望她可以為之奮鬥這麼多年,更何況現在。

「現在我們去哪?」王旭東把麵包車開出了蘇婉琪家所在的小區之後問著。

蘇婉琪被王旭東給問倒了,她也一臉迷茫地望著王旭東,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該何去何從。

他來時星河璀璨 「我……也不知道該去哪,租房子應該要去找中介吧?實在不行先找個賓館住下,然後再做打算吧。」蘇婉琪想了下道。

「住賓館只是暫時,你不可能一直住賓館吧?而且,租房子住顯然不是個妥當的事,這麼說吧,東海不僅商品房價格高,出租房的價格也高,你身上有二十萬,但是如果沒有收入來源的話,想要租一套好點的房子也不是個長久之計。最關鍵的是,我不放心你一個租房住。」

「有什麼不放心的?」

「不放心來自很多方面,第一點,就你目前的精神狀態,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住。第二點,你太漂亮,另外,租房對於一個獨居的女孩來說本身就不安全。第三點,你從小生活在一個衣食無憂的生活環境里,你缺少最為基本的生活能力。所以,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我都不可能讓你出去租房住。」

「有什麼不放心的,我……」蘇婉琪想解釋,但是直接被王旭東給打斷了。

「不要再說了,婉琪,我可以這麼說,除開我是你結婚證上另外一半照片的主人這一點不說,在這個世界上,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必須要照顧你,你也必須要聽我的。這個事情不需要再商量了,聽我的吧。」王旭東直接打斷了蘇婉琪的話。

「我也不想出去租房住,我也知道不安全,但是,不租房我住哪?我現在已經是無家可歸了。」蘇婉琪冷笑著道。

「不,你有房你有家。」王旭東說道。 「啊?什麼?」蘇婉琪一下子沒明白王旭東在說些什麼。

「你是不是忘了你之前自己買過一套房子?」王旭東笑了笑問著。

「我買過房子?我什麼時候買過房子?」蘇婉琪完全被王旭東給說懵了。

王旭東沒有回答蘇婉琪的話,徑直開著車往前面走。

車開著開著,竟然就開到了王旭東家的樓下,蘇婉琪驚訝,不可思議地看著王旭東問著:「你什麼意思?」

王旭東笑了笑,把車停在了樓下,然後下車,打開門,把蘇婉琪的兩個行李箱搬了出來,一手提著一個直接就往樓上走去。

「王旭東,你幹嘛?你把我的行李搬到你家來幹嘛?」蘇婉琪跟著上了樓,拉住了要開門的王旭東問著,她完全沒有明白王旭東的意思。

「你搞錯了,這不是我家,這是你家,你是不是忘了?這房子是你把那輛跑車賣了自己湊錢買下來的。這房子是你的,不是我的。」王旭東一邊開門一邊道。

「可這房子我是買給你的,是我答應你的。」

「你答應我的?你答應了我什麼?」

「我們合同裡面說明了的,等到咱們倆夫妻關係結束,我給你把這套房子買了給你。」

「是啊,你也說了,是我們倆夫妻關係結束之後,可現在我們倆夫妻關係解除了嗎?在我們倆離婚之後,這房子是我的,但是在我們離婚之前這房子就是你的,所以,你回的是你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門把蘇婉琪的行李箱給拉了進去。

「王旭東,不要這樣,我明白你是好意,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王旭東再次打斷了蘇婉琪的話,放下蘇婉琪的行李之後,他就徑直走到了裡面的卧室裡面。

蘇婉琪站在那手足無措,自己也在認真地思考著。

蘇婉琪也走到卧室邊,往裡面看著王旭東,就見到王旭東正拿著一個旅行袋在裡面收拾著東西。

「你幹嘛?」蘇婉琪驚訝地問著王旭東。

「收拾東西。」王旭東回答著。

「你收拾東西幹什麼?你要去哪?」蘇婉琪問著。

「我出去住。」

「你……王旭東,為什麼你要出去住?要住也應該是我出去住。」

「你出去住不安全,我出去住很安全。你自己把東西都收拾一下吧,這裡面我住過,你看看,覺得那些東西用著不習慣我等下下午過來給你收拾一下,重新去買新的,床上的被褥我給你撤下來了,我等下回來給你買一整套新的過來。」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提著行李出門。

「那你住哪去?」蘇婉琪叫住了要出門的王旭東。

「我有地方住,工作室招了兩個學徒,我過去跟他們一起住宿舍就行了,我等下就過來。」王旭東說完就走。

「王旭東,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蘇婉琪再次叫住王旭東。

「對你好也需要理由嗎?」王旭東回頭笑著問著蘇婉琪。

「需要。」蘇婉琪點頭,然後說道:「以前的我可能還有家世有背景,我可現在一無所有,幾乎所有人都棄我而去,你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

王旭東就這麼看著蘇婉琪,笑了笑說道:「因為我是你丈夫,就算全天下所有人都可以拋棄你,唯獨我不能,因為咱們倆在一張結婚證上。只要我們倆一天沒離婚,你就是我妻子,我就對你有責任,對你好就是我必須做的事。自己好好收拾一下,我把東西搬過去給你買點東西就過來。」

王旭東說完就提著行李下樓去了,然後開著自己的車離開。

蘇婉琪獃獃地站在那,站在屋子正中央,王旭東說的話給了她極大的震撼,也讓她面紅耳赤,更多的是溫暖了她的心,溫暖了這幾天已經徹底冰冷的心。

王旭東直接開著麵包車來到了工作室,然後把李小天給叫了出來,一起拿著行李上了樓打開了給他們租的宿舍。

宿舍不大,裡面也比較的簡陋,但是卻該有的東西都有,王旭東走進去看了看,對李小天說道:「你把你的鋪蓋搬過去,搬到蔣偉的房間裡面,你們倆擠一下住一間,以後你這間房給我住。」

「啊?哥,你……住這來啊?你自己那房子呢?」

「我那房子是別人的,現在主人回來了,我就只能住外面來了,行了,搬過去吧,等下跟我一起出去買張床回來。」王旭東進去安排著李小天。

這裡屋子面積雖然大點,但是裡面傢具啊家電啊什麼的都基本沒有,另外,房子也足夠老足夠舊了,與王旭東那經過了全新裝修全新布置的家完全不能同日而語,但是王旭東也不在乎,他是個有張床睡就滿足了的人。

李小天進去之後就開始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然後把自己的床和所有的行李往另外一間房裡面搬。

王旭東幫了會兒忙之後,找了條凳子坐在那抽煙,腦子裡面在想著很多事。

正想著,王旭東的手機響了起來,看著號碼,王旭東接了起來。

「怎麼了?」王旭東直接問著。

「你回來吧。」蘇婉琪直接道。

「好,我這就回去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王旭東有些擔心。

「沒發生什麼,你回來住吧。」蘇婉琪聲音有些小。

「啊?」

「我……有些怕。」蘇婉琪再說著。

「怕呀……」

「我住你這,你住外面,我……心裡不踏實。」蘇婉琪再次說著,然後又道:「而且,我們倆要同居也同居了大半年了。」

王旭東聽著,笑了笑,然後道:「好,我馬上回去。」

隨後王旭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王旭東又提著自己的行李走到隔壁房間,對正在那收拾的滿頭大汗的李小天道:「小天,你搬回去吧。」

「啊?搬……搬回去?」

「對,我不住這了,你搬回去吧。年輕人,多鍛煉一下,干點苦力活是好事。」王旭東笑了笑,然後提著東西出了門。

「喂,哥……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王旭東又開著麵包車回了家,提著行李上樓,進去的時候就見到蘇婉琪把門反鎖了,王旭東連敲幾下門蘇婉琪才開門。

「怕?」

王旭東進去問著。

「有……有點。」蘇婉琪紅著臉點頭。人生第一次住在外面,而且是住在這種環境,一個女孩子會怕那是非常正常不過的事情。

「行吧,你要是沒有意見的話那我就住在沙發上吧,你放心,你不讓我進去我絕不進卧室。」王旭東開門見山說道。

「不是,我不是讓你住沙發,我是……」

「我這總共就一間房一個客廳一個小餐廳,然後一廚一衛,你不讓我睡沙發就得你睡沙發,我總不能讓你一個女孩子睡沙發吧?行了,別這麼多講究的了,我們兩個這也算是老夫老妻的了。走吧,去給你買點生活用品。」

蘇婉琪點頭,然後與王旭東一起下了樓,依舊是坐著王旭東的麵包車往商場里起。

渾身上下透露著高貴氣質的蘇婉琪坐在王旭東的麵包車裡面,顯得格格不入,不是說人格格不入,而是氣質格格不入。就像是一個天使折斷了翅膀跌落在了凡間一樣。

王旭東與蘇婉琪一起去了商場,逛了超市,這幾乎是王旭東第一次與蘇婉琪第一次進超市。

他與秦可欣去了很多次,但是與蘇婉琪卻是第一次。

比起與秦可欣進超市幾乎買什麼都由秦可欣決定不同,與蘇婉琪進超市,幾乎一切都由王旭東決定,蘇婉琪幾乎是一言不發,不是她不想發表意見,而是她真心不懂,就像王旭東之前說的那樣,她缺少最為基本的生活能力。所以,一切都是王旭東在安排,她也完全接受王旭東的安排。

王旭東幫助蘇婉琪買了很多的生活用品,也買了很多的水果和牛奶,這些都是蘇婉琪喜歡吃的,也是蘇婉琪日常的生活習慣,然後王旭東也買了很多的菜。但是在付款的時候,蘇婉琪堅持要她付款,王旭東最終沒有阻攔蘇婉琪,他知道蘇婉琪的性格。

在回去的路上,蘇婉琪也沒怎麼說話。這幾天下來,她加起來也沒說過幾句話,表明上看起來她似乎已經沒事了,但是實際上她內心的痛苦以及所遭受到的打擊、受到的傷還正在腐爛著,遠沒有痊癒。

回到家之後,王旭東就下了廚房開始忙活了起來。蘇婉琪自己拿著新買的床單被子去了卧室裡面,開始鋪弄起來,全部弄好了之後出來,就看到了王旭東在廚房裡面系著圍裙在那忙個不停。蘇婉琪走進廚房問著王旭東:「我能幫你做些什麼?」

「什麼都不用,你坐那看會兒電視休息一下吧,等下弄好了我叫你吃飯吧。」王旭東對蘇婉琪說著。

「我沒有看電視的習慣,我幫你做點什麼吧。這個菜要洗要摘嗎?我幫你洗了摘了吧。」蘇婉琪看了看廚房,又看了看一個人在那忙著的王旭東,連忙說著,然後走進了廚房開始幫著王旭東洗菜摘菜。

「旭東,我明天準備出去找工作,等我找到工作有穩定收入之後,我就搬出去住,我不能在這裡一直打擾你。」蘇婉琪一邊摘菜一邊對王旭東說著。

王旭東手裡的鍋鏟停了停,然後說道:「你現在這個狀態適合出去找工作嗎?」

「我沒事,我現在很平靜。」蘇婉琪回答著。

「你心裡平不平靜你自己心裡很明白,好好休息一段時間,等自己內心完全平復了再出去工作也不遲。我沒有一定要留你住在這裡,但是你現在的狀態不允許你出去找工作,而且,我也不放心現在的你出去。」王旭東對蘇婉琪說著,其實他也能感受的出來,蘇婉琪住在這很不習慣,很拘束。

「好。」蘇婉琪沉默了一下后道。

王旭東一回頭就見到了蘇婉琪手裡的菜,瞠目結舌地看著蘇婉琪,說道:「大姐,這個菜不是這麼摘的,你這摘的……不能吃了呀……」

「啊?不是……不是都是這麼摘的嗎?我不知道,對不起對不起。」蘇婉琪非常沮喪,更加的愧疚,手忙腳亂著。

「沒關係,炒不了我們可以做湯喝,其實這個菜更適合做湯,做出來的湯味道很鮮美。」王旭東看了眼蘇婉琪的沮喪懊惱,笑了笑道。

「真的嗎?還能用嗎?」

「當然能,不信你等下嘗一下就知道了。」

「對不起,旭東,我是不是很沒用?以前我覺得自己很能幹,現在……我發現我什麼都不會,就像你說的那樣,我缺少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可能韓彩雲說的也對,沒了我爸,我真的什麼都不是,一無是處。」

「你是不是一無是處別人說了都不算,只有你自己說了才算,在低谷的時候說了不算,得你站在人生高峰的時候說了才算,十年後,你記住你自己今天說過的話,到時候我再來回答你你是不是一無是處。快可以吃飯了,去把桌子擦一擦,碗筷在這裡面。」王旭東沒有客氣,直接安排著蘇婉琪。

「嗯,好。」蘇婉琪點點頭,然後去做,換做以前,很難想象蘇婉琪會主動去做這些事。

王旭東做完菜把菜端出來的時候,蘇婉琪已經擦好了桌子,擺好了碗筷,她是個有潔癖的人,桌子已經被她給弄得一塵不染,也不知道她擦了多少遍,平時王旭東可沒把桌子擦乾淨過。

王旭東一口氣做了五個菜,兩個人吃五個菜也夠奢侈的了。

兩個人在餐桌邊坐下,蘇婉琪還是有些拘謹。

王旭東坐下吃飯,想了想,又跑到自己的柜子裡面,翻了翻,翻出了幾瓶啤酒出來。

「還喝酒啊?」

「今天必須喝,今天這是歡迎你搬了新家,怎麼都要舉行一個儀式慶祝一下,來,喝點吧。」王旭東打開了啤酒。

「我不喝啤酒。」

「喝吧,喝一點,啤酒這個東西其實和茶很像,剛開始入口的時候是苦的,但是只要你把這口苦咽下去了,回味的就是香就是爽了,其實,人生也是同樣的道理。」王旭東一邊拿著杯子給蘇婉琪倒酒一邊悠悠地說著。 「來,喝一口吧,人生本就是一杯苦酒,醉過之後方知滋味,管它好不好喝,咱們都一口把他幹了,苦也好,甜也好,醉過之後,也都只是穿腸過。」王旭東端著酒杯與蘇婉琪碰了一下,然後自己仰頭一口氣把杯子里的酒一口乾了。

蘇婉琪什麼都沒說,只是感激地看著王旭東,她知道,王旭東是特意的在安慰自己。看著平時自己最為討厭的啤酒,咬了咬牙,也端起酒杯,一口把啤酒給喝乾了,雖然喝的時候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苦嗎?」王旭東看著蘇婉琪一口就把啤酒給喝了下去,笑著問著。

「還行,沒有想象中的苦,也沒有想象中的難喝。」

「吃點菜吧,嘗嘗王大廚的手藝。」王旭東給蘇婉琪夾著菜。

「謝謝,沒想到你做菜這麼好吃。」蘇婉琪點點頭道。

「這個世界上,只要你想做的事,就沒有什麼事是做不成的,只在至於你想不想做,敢不敢做。大廚只是我眾多身份中的一個。」

「那你說說看,你還有什麼身份是別人不知道的?」

「我的身份多了去了,保安、總經理、鞋匠、大廚等等,你能把這些職業都完全聯繫到同一個人身上嗎?而且,我還有一個很特殊的身份。」

「什麼?」

「我是你的丈夫,這是最特殊的身份,誰能想得到。」王旭東哈哈大笑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