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韓盛明聽到戚薇薇的聲音,這才冷靜下來,他一屁股坐在輪椅上,面如死灰。

這次的道歉,算是徹底的失敗了。

本來還想換取薇薇的同情心,沒想到,蘇如雅這個潑婦,竟然一點都不看場合。

她現在簡直就是個瘋子,靠她還不如靠豬!

想到這裡,韓盛明自嘲的笑了笑。

他抬頭看著戚薇薇:"薇薇,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不肯承認你是韓程程也好,韓家不久就要徹底沒落了!"

韓盛明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特意的看了蘇寒一眼。

蘇寒面無表情,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

韓盛明繼續開口道:"就算這樣,我最後還是想說,蘇如雅做的錯事,你想怎麼懲罰她都行,可是,蘇蘇是無辜的,她怎麼說,都是你的妹妹,如果你願意的話,爸爸還是希望,你能救她的!"

韓盛明說完,戚薇薇沉默的站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雨水淋濕了她的頭髮,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個雨中無家可歸的孩子!

孱弱的讓人忍不住想去抱著她,呵護她。

韓盛明無奈的搖搖頭,轉身對身後的韓振陽說:"走吧,振陽!"

韓振陽點了點頭,伸手去推輪椅。

看著韓盛明和韓振陽離開,蘇如雅本來還心存不服。

可是,她想到戚薇薇昨晚對自己的一頓暴揍,她頓時蔫蔫的,灰溜溜的轉身趕緊離開。

戚薇薇等到那三人的背影徹底消失。

她對著墓碑,突然撲通一聲跪下去,整個人哭的像個孩子。

聽著那一聲聲的抽噎,在雨中,讓蘇寒的心格外的疼。

戚薇薇哭著哭著,突然沒聲了。

蘇寒低頭一看,她竟然眯著眼睛,人事不知了。

蘇寒趕緊打橫抱起戚薇薇,向著墓園外面走去。

到了醫院,蘇寒才知道,戚薇薇已經發燒到三十九度,她這兩天又沒有好好吃飯,身體已經虛弱到了極點。

晚上的時候,戚薇薇的燒,這才慢慢退了下來。

蘇寒忙前忙后照顧她,同時,還要抽出時間,來看看收購韓氏集團的情況。

這一天晚上,戚薇薇醒來之後,跟蘇寒一句話都沒有說。

蘇寒安慰了戚薇薇兩句,就去處理公司的事情了。

下午,蘇寒剛把戚薇薇送回醫院的時候,公司這邊,就出現了問題。

蘇凜今天下午處理完公司文件,心血來潮,就去看了看收購韓氏股份的情況。

這一看,他竟然發現,盛世集團的股份,竟然有些細微的變動。

一些人肯定從這裡面看不出什麼。

可是,蘇凜是誰啊,他是全能型的人才,雖然沒有蘇寒那麼精,可是,他也是一眼就看出來,公司的股份,正在悄悄被人收購。

這讓蘇凜大吃一驚。

他們正在圍堵獵物的時候,沒想到,竟然有人把他們看作了獵物。

有了這一發現,蘇凜沒有磨蹭,立馬給蘇寒打電話了。

這種收購的時候,反被其他大型公司收購的案例,實在是太多了。

蘇寒其實這兩天,忙的暈頭轉向,沒有怎麼注意過股份,不然的話,他也是能輕易察覺到的。

聽到蘇凜一說,他去看了看,這才暗暗心驚。

商業圈的收購案,向來都是大魚吃小魚。

像他們盛世集團這麼大的公司,一般人還真不敢張嘴。

除非是,想要偷偷收購他們盛世集團的公司,很是了解他們總部的動向,知道他們要收購韓氏,現在所有的資金都套死了。

不然的話,對方也不敢做出這麼大的決定。

畢竟,一口氣可吃不成一個胖子。

蘇寒縱觀了一下這兩天的股價,以及股份的一些細微變動。

他打電話給蘇凜,讓他先查查,究竟是誰在背地裡,偷偷收購盛世集團的股份。

另一方面,他叮嚀蘇凜,一定要小心點,別讓對方發現他們已經知道了對方的收購計劃,以防打草驚蛇。

對方現在這麼偷偷摸摸的收購,就是想在盛世集團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口氣將其吞下。

蘇寒冷笑了一聲,這個如意算盤也打的太好了吧! 眼瞧著一切都越來越好,日子越過越舒心,唯有一件事讓白千帆發愁,如玉至今還在修元霜手上,她一直保守秘密沒說出來,就是怕皇帝一氣之下殺了修元霜,又怕修元霜狗急跳牆,對如玉不利。

至於修元霜為什麼要把人換了,並不難猜測,無非是怕皇帝和她重歸於好,所以弄個假的,但修元霜不知道,她不是假的,她是如假包換的白千帆。

綺紅送剛蒸好的紫竽包進來,「主子嘗嘗,這紫竽真不錯,又粉又甜。」

白千帆剛要去拿,她又說,「主子小心燙,剛出籠的,您拿筷子夾著吃。」

白千帆笑道:「你做事總是這麼細緻,寧九娶了你真是好福氣。」

綺紅打趣道,「要不是萬歲爺,他可沒這個福氣,我這會成禮親王的庶妃了。」

紫竽包確實燙,一口咬下去,熱騰騰的餡流出來,紫汪汪的,瞧著就好吃。白千帆邊唆氣邊吃,嘴裡嚼著,含糊的問她,「若是寧九那天不搶親,你真嫁給禮親王么?」

綺紅淡淡的笑了一下,「他若能眼睜睜看著我成親,我也就死心了,你是知道我的,我沒什麼主見,一生過得平淡無奇,不象綠荷和月桂,賈桐雖然不靠譜,但在感情上很執著,對綠荷忠心不二,月桂是個寧缺毋濫的,我跟她們不同,家裡催,父母著急,我也覺得女人這一輩子應該要找個知冷知熱的人嫁了。嫁不了我喜歡的,就嫁一個喜歡我的,禮親王很早就對我有意思,人品也靠得住,有皇上給我撐腰,在他府上,我的日子不會艱難,不嫁寧九,這一生我也能過下去。」

「嫁一個自己不愛的人,會幸福么?」

「對我們這種人來說,幸福是種奢望,還好,」綺紅很有點感慨,「老天憐我,我沒有嫁錯人。」

白千帆恍了一下神,腦子裡突然閃過藍文宇的臉,他放她走的時侯,她分明聽到他那聲長嘯里的悲傷和痛苦。可是感情的世界里總有個先來後到,錯誤的時間愛上錯誤的人,最終就是無言的結局。

她把筷子放下,「還有么,給皇上裝上一盒,我給他送過去。」

綺紅抿嘴笑,「主子想皇上了?」

白千帆下巴一抬,笑眼彎彎,「是他想我了。」

提著食盒到了南書房外,郝平貫看到她正要行禮,白千帆噓了一聲,「別聲張,我給皇上一個驚喜。」

郝平貫很配合,無聲的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白千帆悄悄進去,聽到寧九的聲音,「李將軍已經接到皇上的密令,不日將整合隊伍開拔,對付南原的獸軍咱們有經驗……」

白千帆一聲暴喝,「好啊,答應得好好的不打南原,轉身就給李將軍下密令,你這個大騙子!」

皇帝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有些慌亂,「你,你怎麼沒聲就進來了?」

白千帆衝到他面前,寧九正手忙腳亂的收桌上的圖紙,被白千帆一巴掌按住,在東越和南原的交界處,用朱紅的筆畫了進攻的路線,她滿腔都是被欺騙的憤怒,把手裡的食盒砸向皇帝。

皇帝輕巧的接住,放在桌上,腆著臉笑,「媳婦兒,你別生氣,這不正商量著么,還沒開拔呢。」

白千帆氣得不輕,胸脯劇烈起伏著,皇帝使個眼色,寧九趕緊退了出去。他上前摟她的肩,被白千帆抖開,「別碰我!」

皇帝把食盒打開,捏了一隻紫竽包吃起來,「嗯,不錯,好吃,」他把吃了一口的紫竽包喂到白千帆嘴邊,她頭一抬,把臉扭向別外。

皇帝把紫竽包一口塞進嘴裡,「你嫁給了我,就是我墨容家的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跟娘家沒有任何關係,南原的一切也跟你無關。」

「不是這樣的,」白千帆辯駁道:「這一切都是我母皇的主意,跟南原的百姓無關,你沒去過南原,不知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在南原,奇花異草,珍奇走獸,遍地都是,南原的百姓能歌善舞,熱情好客,日子過得悠閑自得,百姓們住的都是吊腳樓,沒有門窗,沒有院牆,夜不閉戶,他們相信神靈,相信善惡終有報,沒有人喜歡武鬥,甚至連正規的軍隊都沒有,何況南原的人口逐年減少,根本不堪一擊,這樣弱小的國家,這樣善良的民族,你怎麼忍心去殺他們?母皇犯的錯,為什麼要強加在百姓身上?」

她一番嚴厲的說辭,竟然讓皇帝說不出話來,他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有人害得他妻離子散,他自然要為自己討回公道,只是也不想白千帆夾在中間難做,所以要瞞著她,沒想到還是讓她知道了。

他坐在椅子上沒吭聲,陰沉著臉,眼睛盯著戰圖上。

白千帆走過去,蹲下來,把頭擱在他腿上,聲音輕輕的,「皇上,戰爭一起,民不聊生,不管是南原還是東越,受苦的都是百姓,你要對付母皇,我不反對了,但求你留她一條命,苟延殘喘也好,好歹再讓她活些日子吧。她是驕傲的人,沒了權力就如同斬了手臂,不會再做怪了。」

皇帝抬手摸她的臉,嘆了口氣,「因為她,你吃了那麼多的苦,一想這些年的種種,我心裡就不好受,恨不得一劍殺了她,可偏偏,她是你的娘親,你於心不忍,不想她死。說實話,千帆,不殺她,難解我心頭之恨。」

白千帆把他的手包在掌心裡,「我知道,她犯了難以饒恕的罪,你實在氣不過,就打我幾下出出氣。」

皇帝一把拉起她,狠狠按在懷裡,「說什麼傻話,她是她,你是你,不相干的,」稍頓了一下,幽幽嘆口氣,「好吧,我答應你,不打戰,也不殺你母皇,這件事就此揭過,只是我這心裡總歸不痛快,你得補償我才行。」

「行,你說吧,怎麼補償?」白千帆抬起烏沉沉的眼睛問他,一臉認真的模樣。

皇帝咳了一聲,「你別這麼看著我,我都不好下手了。」話音剛落,他的手已經準確無誤的罩在她的胸脯上。 就在馮少啟轉身時,不遠處被紀澌鈞追著跑的木小寶一個不小心被地上凹凸不平的地磚絆倒摔在地上。

怒氣沖衝要教訓兒子的男人看到兒子摔下,一秒變慈父,快步上前抱起人,「摔哪兒了,疼不疼?」

膝蓋很痛,扁著嘴巴在哭的木小寶用手推著紀澌鈞,「不要碰我,你這個大壞蛋,嗚嗚嗚……」

「都是爹地的錯,爹地就是古怪老男人,不哭了好不好。」把人抱起后,紀澌鈞伸手挽起木小寶的褲腳,看到木小寶的膝蓋紅了,心疼到不停用手揉著,餘光看到站在門口的呂鋥涼,紀澌鈞語氣著急喝令道:「還處著幹什麼,過來給寶少爺看看膝蓋。」

「……」

呂鋥涼和馮少啟對視了一眼。

他們又重新認識到,一個把兒子捧在掌心疼愛,為了哄兒子連面子尊嚴都不要主動承認自己是古怪老男人的紀總。

院子里,紀澌鈞抱著眼眶濕潤的木小寶,伸手接著許衛遞過來剝好的脆皮雞絲喂進木小寶嘴裡。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半蹲在地,望著木小寶膝蓋上那只有擦紅連皮都沒破的膝蓋,呂鋥涼笑著說道:「紀總,寶少爺這腿沒事。」

「什麼叫沒事,我兒子的膝蓋都紅了!」

「是。」既然紀總說有事,那就是有事,他得適應跟身為父親的紀總相處的這種模式,「紀總,那我進去拿藥箱。」

「還不快去!」

呂鋥涼起身的時候,身後傳來的說話腔調,讓呂鋥凉一輩子都難以忘記。

「我不要你剝,我要自己吃。」伸手拍打紀澌鈞的手。

「這隻雞皮那麼老,要是把你的小牙牙扯懷了,爹地會心疼的,就讓許衛給你剝肉肉,爹地喂你。」

不止呂鋥涼,四周圍聽到這段對話的人,紛紛打了一個寒顫。

平日里都害怕紀總嚴厲,可當紀總溫柔起來時,他們卻有點受不了,甚至是覺得,溫柔的紀總比嚴厲時更讓人害怕。

老紀這個壞蛋,就是喜歡一邊欺負他,一邊對他好,木小寶舉起自己的小手指,「哼,你好過份,人家不過是吃了你一隻雞,你就要揍人家,你看,都是因為你要揍我,害得我的手指都被地板擦紅了。」

紀澌鈞接住木小寶的小手指,「對不起,是爹地小氣,爹地給你親親。」

自認為自己能接受一切事物的呂鋥凉,這一回可實在是受不了紀總在兒子面前毫無節操可言的樣子,呂鋥涼連著打了幾個寒顫,忍著渾身雞皮疙瘩快步往前走去拿東西。

呂鋥涼在拿東西時,他聽見了房間里傳來來電鈴聲,因為職業特殊,所以有動靜,他都是習慣性的留意。

在隔音並不好的老房子里,他能聽到木兮說話的聲音。

剛睡下沒多久,就被院子里父子倆追逐打鬧吵醒了,起床后,木兮去拿手機,開機看到自己的手機卡被紀澌鈞插回來了,還有簡訊,閱讀費亦行發來的信息,木兮正要給費亦行回信息就接到費亦行打來的電話。

「太太,不好意思,把您吵醒了。」

「沒關係,你說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是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今天一大早老爺子的助理把董事都召集到了TX,四少憑著老爺子手裡給他的股權,要做董事長,雖然紀總手裡也有股權,但是比起四少還差一些,再加上集團里原本支持紀總的人,現在已經大部分倒戈到四少那裡,我希望太太您能幫個忙。」

原來景城那邊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她,紀澌鈞現在也不可能在嶺山鎮眼睜睜看著紀優陽在TX召集董事而不能趕回去阻止,「我能幫得上什麼忙?」

「紀董手裡有不少股份,如果紀總能得到這些股份的話,四少的陰謀就不能得逞了。」

這是最好的辦法,可是,她不能讓人知道深哥醒來了,「……」

就在木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費亦行的話時,費亦行接著說道:「太太,我希望你能跟李哥說,讓他偽造一份股權轉讓書,把紀董名下的股權都轉到紀總名下,只有這樣,才能解決目前的難題。」

「他們不會相信的,因為深哥的車禍發生的很突然,根本沒時間讓深哥簽下股權轉讓書,一旦有人質疑,這件事就會穿幫,到時反而會害了他。」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而且紀董根本不可能把股權給紀總。」看來,剛剛他是走投無路一時間連事情都沒想清楚就來找木兮。

「不過……」

「太太,難道您有別的主意?」

「深哥的股權不會給他,但是會給我。」

木兮一句話,費亦行立刻明白木兮要做什麼,「太太,紀總不會同意你這樣做的。」

「反正我的名聲都那麼差了,我也不在乎這點,這件事,也不會瞞得太久,遲早會有人知道我和深哥的關係,於其讓別人揭穿,倒不如利用這個機會做點事情,你放心吧,我會儘快讓李助理聯繫你的。」

拎著藥箱的呂鋥涼站在房門外,房間里的對話,一字不漏都聽得清清楚楚。

木兮和紀董的事情,他是聽老馮說的,他對木兮和紀總在一起,沒什麼感想,畢竟那是紀總的私生活,他們這些做下屬的除了私底下議論幾句也沒那個權力去管紀總要跟哪個女人好。現在,如果他沒理解錯的話,木兮是為了要保護紀總,不惜犧牲自己的名聲吧。

沒想到這個木兮,為了紀總能做到這份上,如果這是真的,那他很高興,這是一個值得紀總愛的女人。

呂鋥涼沒有再多耽擱,趕緊拎著藥箱出去找人。

和費亦行通完話以後,木兮拿著手機往外走,站在窗戶旁邊,透過窗戶和牆身的縫隙木兮望見紀澌鈞坐在石板凳懷裡抱著木小寶,明明出了那麼大的事情,現在的時間對他來說,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可他卻把時間花在照顧和陪伴兒子上面。

雖然,她不知道紀澌鈞是出於什麼原因才會在那天晚上救了她,後來為什麼對她見死不救,任由她們母子在監獄,至少她看得出來,他現在在極力彌補這些年對她們母子的虧欠,他為了她們犧牲了太多,而她也該為了他做些事情。

木兮眼裡有著從未有過的堅定,握著手機轉身回到床邊,撥通李泓霖的電話。

……

海城機場。

簽約結束后,祁任興帶著陳金從新收購的公司離開。

自從他來到景城以後,還是頭一回瞧見祁任興那麼開心,「少爺……」

剛剛完成一單價值兩億多的收購,此時的祁任興走路的步伐都比平日要自信和得意,聽到陳金叫他少爺,祁任興揮了揮手糾正陳金的發音,「從今天開始,叫我祁總。」

「是。」簽約過程很順利,可陳金的心卻是七上八下擔心的很,他知道,祁任興這個人性子高傲,因為一單收購案,就自信滿滿,甚至是直接去掉小字稱呼祁總,這是為了告訴別人,他祁任興不是靠老子是靠自己的能力做事,「祁總,這件事我總覺得沒那麼簡單,要不還是打個電話知會祁董一聲?」

一提到要跟祁至打聲招呼,祁任興就想起自己昨晚再次跟父親提議這件事遭到反對,而且還被批評,在父親面前,他就像個孩子一樣,毫無個人施展空間,不管任何決定,都是父親說了算,他發誓自己要比紀澌鈞厲害,就得擺脫活在父親光環下的日子,「陳叔,你現在是跟著我做事,就得服從和尊重我做的任何決定。」

「我不是質疑你的決定,我是覺得這麼大的事情,得再三思量,這間公司看起來沒問題,可往往完美的東西才是最有問題的東西,少爺,我怕你上了紀澌鈞的當啊。」

情急之下,陳金習慣性脫口而出的稱呼惹得祁任興非常不滿。

行走在人群中的祁任興猛地止住腳步,全然不顧來往的人流,沖著陳金大聲叱喝,「陳叔,是不是連你都覺得,我就是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沒有本事的大少爺,連紀澌鈞一根頭髮都比不過,是不是!”

陳金神色緊張看了眼四周的人以後拉著祁任興的胳膊,「我沒這個意思,祁總,你小聲點,讓人拍到不好,咱們去休息室那邊。」

本就覺得自己不如紀澌鈞的祁任興,如今看到陳金生怕他因為一句話就惹出麻煩,更是不爽,紀澌鈞身邊的人可不像陳金這樣怕事,他要超過紀澌鈞,他身邊的人自然也不能差,祁任興用力把手抽回,「陳叔,我看你年紀也大了,跟著我實在是讓你太操心,你還是回去吧。」

什麼?

祁任興是要趕他回去?

陳金望了眼走遠的人,心裡越發擔心。

少爺因為那個女人受到了挫折,現在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思想肯定會越來越偏激,不行,他得給祁董打個電話。

陳金趕緊撥通祁至的電話。

電話那頭是凌晨五點半的早晨。

祁至正在樓下花園慢跑,聽到手機響了,祁至放慢腳步接通電話,「老陳,什麼事?」

「祁董,我有一件事想告訴你,我和少爺現在在海城機場。」

提到海城,祁至就猛地止住腳步,就連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他該不會是跑去跟人家談收購了吧?」

不是談,而是,「剛剛少爺跟對方簽合合同,錢也付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