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韓非此刻尚且都還有著一陣陣的氣絕之感,手腳完全不聽使喚,甚至渾身上下都是一陣難捱的麻痹感覺,這樣的感受,令得他想要閃躲都是絲毫沒有辦法,只能強行逼迫著自己抬起了手中的雕靈長槍,硬接那劈面而來的一錘!

然而,韓非此刻哪裡還調動得起什麼靈氣能量來用作防禦?手中的雕靈長槍,完全只能靠著其本身的堅硬,去硬抗那鄭青手中的戰錘,而在韓非的長槍之上,還有這一些殘缺之處存在。

那是葉天留下的!

「咔嚓!」

只聽得空氣之中,陡然傳出一聲脆響,那韓非手中的長槍,居然是在此刻直接折斷了去,鄭青的一錘,直接將他狠狠呃拍在了地面之上,而他手中的長槍,也是徹底的被摧毀了去,再是一口血霧從韓非的口中噴薄而出,與他血脈相連的雕靈武器被毀,加上這接連的重創,此刻的他,當真是已經如同落葉在風雨之中飄搖了……

「哈哈!韓非!你的命,本尊收下了!」

瞧得韓非露出這樣的狼狽姿態,鄭青哪裡還掩蓋得住心中的激動?之間便是掄圓了手中的戰錘,朝著韓非的腦袋怒砸而下!

他知道,這要他這一錘落下去,韓非意思,保皇派的實力,立刻就要大打折扣,叛逆派最為忌憚的兩位涅槃後期高手這損一人,這對於保皇派而言,絕對稱得上是毀滅性的打擊!

「賊人,住手!」

忽然,就在那鄭青手中的戰錘將要落在韓非頭頂之上的時候,一枚青色的火符,突然便是從遠空之處爆射而來,直接是轟然落在了那鄭青的戰錘之上,劇烈的爆炸,陡然是將鄭青整個人都給掀飛了出去,在半空中狠狠的翻轉了幾圈之後,方才穩住身形!

而與此同時,一道高速山東的身影,也是迅速的將韓非救下,旋即,朝著戰圈之外徐徐的落下。

那救下韓非之人,赫然便是柳枯寒,而那青色的火符,自然便是葉天手中的陽火符!

場面上的人,都是在此刻頗有著幾分驚訝,特別是那些個叛逆派的人,此刻更是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葉天等人。

他們是無論如何都沒想到,葉天會在這樣一個檔口上出手相助,將韓非給救了下來,葉天這樣的舉動,幾乎是表明了一個立場——此刻,他站在了保皇派的一邊!

「田燁閣下……咳!多謝了……」

韓非的身軀,被柳枯寒攙扶著,此刻的他連站都站不穩了,滿臉的血污,更是令他顯得尤為狼狽,不過即便如此,他還是用盡了力氣的,朝著而葉天露出了一個頗為蒼白難看的笑容,一句道謝,直接是將他體內的傷勢再度給牽動了起來,令得他忍不住再度嘔出一口血污。

「客氣了,我也是瞧得這位正請閣下,居然受到了法則之力的保護,方才察覺到這傢伙,恐怕真的是找上了那紅葉社!」

葉天此刻倒是義正言辭的道,顯然,方才阻攔韓非攻擊的那透明屏障,赫然便是法陣之中的法則之力,韓非也是有著印象,之前與他交手的「紅葉尊者」,同樣是出國這樣的手段,當下,便是完全的將那叛逆派的人,和那所謂的「紅葉社」給聯繫到了一起。

當然,他是不會知道方才的法則之力是葉天發出的,也不會知道此刻他們依然身處在葉天布置的法陣之中。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葉天卻是想要削弱保皇派的實力,甚至是巴不得在這裡就將韓非給解決掉,但他很清楚自己不能這麼做。

韓非若是真的死在這裡,恐怕之後的事態,就要一發不可收拾了。風墟國的百萬大軍暴動,保皇派全面向叛逆派宣戰,這些事情,會很大程度大亂他們的計劃,甚至是將風墟國之內的不少勢力都是牽動起來,令得整個王城徹底的亂成一鍋粥,那樣,就不是葉天要的結果了。

韓非得死,但需要死的沒什麼動靜,就像是身負重傷,不治身亡,而且不能死在這裡,要死,也得死在王城之中。

這才是最為合適的方式。

葉天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手腳再快,關係抹除的再乾淨,韓非死在這裡,都會第一是將將消息傳回王城,傳遞給保皇派,這樣對於他今後的一些行動,可是極為不利的,甚至,會讓他完全脫不了干係。

現在這樣就足夠了,叛逆派勾結外黨,造反之意已經昭然若揭,那鄭青,現在更是無論如何都已經洗不幹凈了,這樣的結果,對於葉天來說最好不過!

葉天出手,叛逆派自然是不敢再行胡來了,葉天身邊有著三位涅槃中期的高手,他自己也是高深莫測,若是葉天等人加入這場戰鬥之中,絕對是能夠瞬間扭轉局面的存在,再打下去,就是自尋死路了。

鄭青明白這一點,也明白自己肯定是被算計了,他甚至猜出了這一切都是葉天的設計和安排。

但此刻他說任何話,都不會再有人相信了,他本就叛逆派此行來人的領隊頭目,此刻更是坐實了勾結外黨的身份,他的所有話,在接下來都是會變成無謂的誣陷。

本該扣在葉天身上的那些罪名,此刻,全部背在了他的身上,此時此刻,他就是風墟國最大的內賊,叛逆派已然明目張胆的對整個風墟國宣戰,戰事,已然要打響了!

而此刻,葉天臉上也終於是露出了一陣冷徹的笑容來,手掌之中,陰火符和陽火符盤繞著之間律動著,目光一片森然,道:「鄭青,你現在可以選擇滾或者死,自己拿主意吧!」 但是令她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從來都無往不利的靈力線,這一次卻像是撞在了牆壁上了一般。

豪門情虐:灰姑娘的腹黑王子 瞬間彈了回來,再也無法前進半步。

看到這裡沒聯繫就知道,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當中的那樣簡單,

從她第一次踏上二樓的大廳之時,那詭異的重力就像是預示著什麼一般,時刻限制著他們的行動。

沐靈夕艱難的抬起腳步,朝著靈力線剛才觸壁的地方走了過去。

直到在這大廳中開始行走,沐靈夕才發現這裡的重力,居然是根據他們行走的距離來變化的,越是接近那殘缺的陣法圖,他們所受到的重力就越加的大。

然而她現在僅僅只是走了三步的距離,腳下所受的重力就已經讓她怎麼也抬不起腳來了。

身後其他狂戰小隊的隊員,似乎也感受到了這怪異之處,紛紛朝著那殘缺的陣法圖看了過去。

幾名男生的體力相比較於女生來說更加強大了幾分,夜元鈺甚至走到了沐靈夕前面三步的距離。

但是即使這樣,夜元鈺距離那殘缺的陣法圖,依然還有十步之遙。

不甘心的夜元鈺不斷的努力著,想要再前進一些,但是他試過了任何辦法,無論是將靈力輸入到他的腳下,還是發出各種氣勁,對於這片空間來說,所有的辦法全都像是失去了效果一般。

看來這片空間應該是塔主,在建設之時就已經設置好的禁制空間了。

除非他們依靠自己本身的力量,戰勝這片空間的重力,否則他們想要得到那殘缺的陣法圖,無異於痴人說夢。

但是按照這塔中所形成的重力加成來看,每走一步,他們所感受到的重力都會翻番。也就是說,哪怕他們最終能走到那張殘缺的陣法圖跟前,但身體恐怕會承受不住那巨大的重力,最終被這片重力空間壓爆。

這根本就是一個無解的死局。

但是沐靈夕覺得,這個台主設置這座塔,本意是想讓人繼承塔中的秘寶,若是設置一個死局,那麼就毫無存在的意義了。

沐靈夕相信,這第二層的破解之道肯定不會是她們所想的那般簡單。

就在所有人都在跟著塔中的重力死磕的時候,沐靈夕卻抬手制止了大家的行為。

「大家先不要做無謂的努力,我們先試試其他的方法,看看能不能破解這裡的重力。」

一邊說著,沐靈夕將一層的殘缺的陣法圖拿了出來。

她仔細的看著那殘缺陣法圖的樣貌。

只見這張圖上,僅僅繪製了一個陣基的符文,這樣的陣基若是沐靈夕沒有猜錯的話,應該還有八個。

按照這張殘圖的位置來看,應該是這座塔東北方的位置。

宮佑冥曾給沐靈夕教授簡單困陣的時候說過,一般的陣法,東北方的位置上皆是控制陣法力量的位置。

若是將這個塔比作一個困陣的話,那現在這二層所代表的應該就是力量的陣基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再次對照著那張殘圖,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葉天的聲音頗為的冰冷,令得場面之上的每個人心中都是一片森寒,他們都是清楚,葉天雖然坐在輪椅上,雖然是個腿腳不便的殘疾之人,但他若是此刻想要加入戰場,恐怕這場面上的人,都是要被他給收拾了去!

八級法陣宗師,可並非是開玩笑的,特別是在這種群戰之中,葉天一道法陣落下,便是能夠將他們悉數困入其中,在法陣之中,葉天是絕對的主宰,場面之上的人,即便是全省狀態下的韓非,都不敢輕易去招惹,更不用提這其他的人了!

這場爭奪,保皇派贏了,或者說葉天贏了。

鄭青一瞬間便是將所有的事情想通了,方才他的思緒還在重重迷霧之中,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方向,但此刻,他全都想通了。

他想明白了這是葉天設下的一個局,從始至終,其中的各種細枝末節,他都想通了。

然而已經沒用了。

「哈哈……田燁閣下,好手段啊!本尊記住你了,若有朝一日我等踏破皇城,定然斬下你的人頭,高掛艷陽樓頂!」

鄭青陡然仰面發出一陣狂笑,他知道自己此刻如何反抗都是徒勞的,葉天肯定會放他走,即便是他要留下死斗,殺了他,對於葉天而言沒有任何的影響,而他也堅信,葉天此刻一定會放走他,放走所有叛逆派的人,這樣,消息才會被帶回叛逆派,才會令得叛逆派整個動起來,與保皇派真正的開始鬥爭。

鄭青唯一沒有想通的,就是葉天這樣做的目的究竟何在,不過這對他來說不重要了,葉天已經成功了,他算計了所有人,所有人都被他玩弄在了股掌之間,只有他自己,才是置身於這龐大棋盤之外的操盤之人。

他們都是棋子,葉天想讓他們落在哪裡,他們就不得不落在哪裡。

「滾吧,我的職責只是教導尋風殿下,你們之間如何爭奪,我沒興趣介入,趁著我還沒興趣對你們動手,帶著你的人滾蛋!」

正如輕輕所預料的那樣,葉天直接開口放他走了,理由不需要多有說服力,表明立場就足夠了。和鄭青猜想的一模一樣。

韓非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懷疑,葉天救了他,就是最好的表示了,他甚至能夠理解葉天為何不介入鬥爭,理解葉天不想將司馬尋風捲入這場斗陣的心思,當然,這僅僅是葉天誘導著他去猜想的方向。

如今這一切,已然敲定了。

鄭青鐵青著一張臉,咬牙切齒的瞪著葉天,如果目光真的能夠殺人的話,恐怕此刻,葉天早已是千瘡百孔了。

好片刻之後,鄭青方才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抬手對著那些已經停下戰鬥的叛逆派之人拂袖一揮,冷冰冰的吐出一個字來。

「撤!」

叛逆派的眾人,此刻也是有些愕然,不過,鄭青都已經這般發話了,他們也是沒什麼可說的,紛紛也便是扭頭朝著遺迹之外離去再待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保皇派與他們此刻絕對的對立,又有葉天處在而二者的中間,再留在這裡,無非也就是給自己找惹些完全沒有必要的殺身之禍,這些人都不傻,都能想明白這一點。

保皇派的一眾人,在虎視眈眈的目送著叛逆派的成員們離開之後,方才是紛紛長出了一口氣,方才一站之中,保皇派的那些個涅槃前期的小輩們,有著不少都是與叛逆派死斗落命,此刻,真正剩下來的,出了那烈陽皎月兩位劍皇之外,也就僅僅有著三個涅槃前期了。

韓非重傷,無心劍皇身死,其餘的涅槃高手也是大規模死傷,這等損失,對於保皇派而言,絕對是空前的。

「呵……暫且能夠鬆一口氣了呢,田燁閣下……小心!」

瞧得叛逆派的人離開,韓非當下也是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他準備再度向葉天道謝之時,其目光卻是陡然間一陣凜然!

在他的視線之中,一個極其詭譎的角落裡,正有著一道完全暗淡的黑色殘影,飛速的朝著葉天激射而來,情急之下,韓非幾乎是咬緊了牙,拼著身上的最後一絲力氣,猛地伸手將那細小的殘影給抓在了手中!

「噗哧……」

一聲細微的輕響之下,韓非方才感覺到了那是什麼東西,那是一根漆黑的針,而且那黑針,顯然不是金屬構成的,在他伸手將之接住的瞬間,那黑針便是完全的消解而去,直接是刺破了他的皮膚,然後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

這般變故,陡然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葉天的臉色,也是陡然間一陣煞白,當他轉臉望向韓非的時候,便是瞧見,韓非臉上的血管,都是猛然暴突了出來!

那是一根毒針!

「韓將軍,你!你怎麼這麼……快,琴兒,快替韓將軍看看,這究竟是何物!」

葉天的臉色,陡然變得有些瘋狂了起來,一把抓住蕭琴的衣袖,用力的搖晃著,聲音幾乎是在嘶吼!

「田大哥,你別急,別急!我這就給韓將軍檢查一番!」

感受到葉天那版急切,蕭琴趕忙是快步走上前去,玉手搭在了韓非的脈搏之上,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後,秀美便是陡然緊蹙了起來。

「這是一種劇毒,此毒實在是厲害,我根本未曾見過,其毒性也是相當的恐怖,韓將軍的血液,已經完全被毒素多浸染,我只能儘可能的壓制住毒性,做些應急的處理,一切,都得等到回到王城之後,方才能夠處理!」

蕭琴臉上的表情也是頗為的難看,一邊說著,便是一邊打開了自己的腰包,取出一排銀針,飛快地在韓非身上的各處要穴紮下,旋即又是接連的取出好幾枚丹藥,送進了韓非的嘴裡,將那些但要分分咽下去之後,韓非的臉色方才是略微的好轉了幾分。

「韓將軍,你怎麼這麼傻……你這讓我……讓我如何能夠報此大恩啊!」

葉天緊緊地咬著牙,一邊說著,眼中居然是有著些許的水霧涌動,其雙手僅僅的握著韓非的手掌,雙臂都是有些發抖。

「呵……田燁閣下,勿要說這些,方才若是沒有你出手,韓某已經是個死人了,韓某生平不愛欠什麼人情,這,算是還給閣下的,我們兩清了。」

韓非有些無力的擺了擺手苦笑道,「不過接下來,恐怕我也無力在陪同你們繼續探索了,這遺迹實在是個兇險之地……我想我還是趕快回到王城之中,看看是否有辦法能讓我多活些時日吧……」

「說什麼蠢話?!你是將軍,我是皇子太師! 學魔養成系統 論官職我比你高!我命令你不許死,這遺迹秦老不是說了么?下方很有可能有著古代的丹藥和藥材,我會繼續探索的,刀山火海,我也會取回能夠救你性命的東西!你先回到王城之中靜養,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回來!」

葉天有些暴躁的打斷道,那般語氣,端是無比的堅決,令得周圍的一眾人,聽得都是心中有些發顫……

「呵呵……這般的話,就有勞田燁兄了,末將……領命。」

臉色頗為蒼白的笑了笑,韓非也是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此刻,他也只能照著葉天所說的般了。

「二位劍皇閣下,有勞你們了,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將韓將軍送回去,找最好的煉丹者,一定要讓韓將軍撐到我回來,我一定帶回救命之物,我田某發誓,定要……」

瞧得葉天要發誓,韓飛也是立刻開口打斷道:「田燁兄,不可,你我都是涅槃境界,天道誓言不可違,萬萬不要給自己找上麻煩,在下會活著等老兄你歸來的,我保證!」 若是將這個塔比作一個困陣的話,那現在這二層所代表的應該就是力量的陣基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再次對照著那張殘圖,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這一看不要緊,還真讓沐靈夕看出了些門道。

只見在這二層的大廳之中,什麼都沒有,但是在每一個正向方位上都有一處奇怪的凸起。

那些凸起看上去就像是一瓣瓣圓形的花瓣一般,若是合起來,正好八瓣,組成了一朵梨花的形狀。

而在那梨花的正中心上,就是那張殘缺的陣法圖的所在。

沐靈夕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陣法,但是現在也沒有其他的發現了,只能先試一試。

看到這裡沐靈夕這才對著其他隊員說道。

「大家先都退回來,這裡應該是一處陣法,而牆上的那些凸起就是陣法的陣基,若是我們能將這些陣基一一毀掉,到時候自然就可以拿到那張殘圖了。」

所有人在聽了沐靈夕的話后,皆是退回了原來的位置。

沐靈夕轉身看了看位於他們身後不遠處的一處凸起,這裡離他們最近,倒是可以試一試。

艱難的抬起腳步,沐靈夕走到了那處凸起的下面。

手中的雪舞飛紗輕輕一揚,對著那處凸起就是猛烈的一擊。

那處凸起被沐靈夕一擊,應聲而碎。

然而所有人在此時皆是感到,身上的重力小了一些。

看樣子還真被沐靈夕給蒙對了。

這些凸起就是控制第二層陣法的陣基。

終於找到了有效的辦法,所有人也不再猶豫,紛紛朝著其他陣基的所在走了過去。

每擊碎一個陣基,沐靈夕就能感受到那重力變小了一些。

直到最後一個陣基被擊碎,第二層上再也感受不到任何重力的限制了。

此時再去看那張殘缺的陣法圖時,原本還懸浮在半空的殘缺陣法圖,已經掉落在了大廳中央的地面上。

所有人頓時歡呼一聲,至此他們再次得到了一張殘缺的陣法圖。

再也沒有絲毫的重力限制,一行人輕鬆的來到了第三層。

這一層相對第二層來說,變化並不明顯。

裝飾的風格與空間大小與第二層並沒有多少變化。

當然,他們也並沒有第一眼就看到殘缺的陣法圖。

幾人開始在第三層中仔細地搜尋的。

但是沐靈夕卻隱隱的覺得,這一層似乎有些過於簡單了。

若是第二層就已經出現了讓他們難以攻克的重力,那第三層按說不應該如此簡單才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