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頓時。

PK面板在右上角形成。

很明顯,流仙兒的操作有逍遙的意思在,目的是給蘇羽一個下馬威,讓他認清兩家公會的差距。

另一邊。

穿雲和逍遙連接語音。

一開口。

穿雲質問道:「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單純的不爽。」逍遙隨意道,「那個壕無人性不選天浪,選穿雲,煞筆似咽下,我就是要讓他知道,他進的公會隨便就能被我打爆。」

「穿雲平台排名第二,你不要做的太過分。」穿雲冷聲道。

「兩家公會的差距有多大,你心裡不清楚?勸你不要輕舉妄動,搞出更大的麻煩就不好了。」

逍遙說完掛了語音。

一言一句,透著天浪對穿雲的不屑。

穿雲臉色陰沉,左思右想放棄和天浪對拼的想法。

大土豪都在天浪扎堆。

硬拼起來。

穿雲勝算不大,且沒任何好處。

可蘇羽並不打算當旁觀者。

他原意就是要搞出大動靜,正好借著這次機會好好玩一次。

「流仙兒那邊的人氣好高哦,都快壓我一頭了,你們快刷禮物幫我超過她!」

有二萌賣萌的鼓勵,一群鐵粉紛紛自掏腰包。

流仙兒的人氣實在高。

二萌這邊禮物不斷飛,也壓不住流仙兒的碾壓。

「壕無人性在二萌的直播間刷了五個狂歡寶箱,快來圍觀~~」

蘇羽的助力令二萌一下和流仙兒持平。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卧槽!」

二萌粉絲們驚呆了。

蘇羽找張芷蕾調來資金充錢,一邊回著穿雲的幾個問號:踩天浪不是更刺激嗎?

穿雲蒙圈。

踩天浪?

腦子被驢踢了嗎?

天浪土豪扎堆,更別說流仙兒背後幾個大土豪粉絲,怎麼夠他們玩? 穿雲忙不迭勸道:誰家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您一旦開始,虧錢又虧臉,沒必要。

蘇羽:我自己玩,你們看著就好。

這邊說著。

流仙兒那邊接二連三甩出數個寶箱,加上其他禮物,二萌在PK面板上跌落谷底。

「燒錢真雞兒刺激。」

蘇羽笑著丟出十個狂歡寶箱。

「卧槽!壕哥牛逼!」

「趕上諸神之戰了,我他媽請假不上班,拉好板凳看大戲。」

「壕無人性好剛,新晉的土豪就敢PK天浪。」

「你忘了昨天那個騷黑嘲諷壕無人性?壕哥一個寶箱直接點草,性格會不剛?」

兩個直播間的粉絲都沸騰了。

天浪公會的土豪收到了消息,紛紛詢問逍遙。

「本來我就給你一個小教訓,沒想到你頭鐵來挑釁我們,今天你滾不出平台,算天浪輸。」

逍遙冷笑連連,發動土豪反擊。

「嘭!」

「嘭!」

妖孽來襲:逆天小凰妻 「嘭!」

一個個金光閃閃的寶箱壯觀閃現流仙兒的直播間。

被公告吸引來的觀眾搶寶箱爆出的禮物都搶不過來,彈幕密密麻麻閃過。

「尊貴的龍傲天皇帝進入直播間。」

二萌眼眸閃動。

「龍傲天是天浪有名的大土豪之一,他怎麼來了?」

「他的財力超厚,上回他在流仙兒的直播間砸了四五百萬,跟沒事人一樣。」

「龍傲天來二萌這,估計要鎮壓壕無人性。」

觀眾熱切議論。

龍傲天這時發出的彈幕格外顯眼,紫金鑲邊:「壕無人性,和我們拼,你算個鳥,公開跟流仙兒道歉,不然你等著滾出平台。」

「尊貴的雲淡皇帝進入直播間。」

「尊貴的憂傷皇帝進入直播間。」

「…」

八個在平台出名的土豪不約而同進入二萌直播間。

「切,這種小蝦米也叫我們來?」

「逍遙不先說,下回灌他幾瓶酒。」

「隨便一個皇帝都搞的定的事,我們來了和殺雞焉用牛刀沒區別好吧。」

一個人或許拼不過蘇羽。

十幾個土豪呢?

名門寵媳 有錢就是他們的底氣。

孤身一人的蘇羽在他們眼中形同螻蟻,隨便碾壓。

「天浪公會的人屁話都這麼多嗎?」

蘇羽說話間甩出五十個狂歡寶箱。

五百萬!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蘇羽的話點燃了眾人的激情,也像無形的巴掌打在前來叫囂的土豪們。

話多且密。

行動說話,OK?

「好好好,看你怎麼接住我們的怒火。」龍傲天帶著幾名土豪離開直播間。

過了一會。

流仙兒的直播間炸出總共一百個寶箱。

「好猛!」

「人多力量大,壕哥一個人怎麼打得過對面。」

「不管結果怎麼樣,壕哥牛批!」

二萌和流仙兒都沒說什麼,靜靜看著一幫神仙打架。

狂歡寶箱吸引來的流量讓兩個直播間人氣節節攀升,一舉突破了五百萬大關。

這在工作時間已是斐然。

「哥您想飛啊。」狗頭魚發來信息說,「您挖牆腳,怎麼和天浪杠上了?」

「隨便玩玩。」蘇羽呵道。

「…」

狗頭魚相當無語。

隨便玩玩搞到天浪公會頭上,不要說不知道天浪是平台第一大公會。

「用我幫忙嗎?」

事到如今。

狗頭魚雖然知道這一戰必輸,但一樣義無反顧。

「不用。」

蘇羽轉而打電話給張芷蕾說:「給我調兩千萬過來。」

「小羽你在做什麼?這兩天一直在用錢,如果不是藥材那邊的預付款打過來,我都不知道從哪給你調。」

張芷蕾疑問道。

「玩直播。」蘇羽回道。

「…」

張芷蕾沒落伍到不知道直播,只是沒想到做事沉穩的蘇羽會沉迷那無意義的玩意。

「你是老闆,調錢我阻止不了,但你叫我一聲芷蕾姐,我得提醒你,沉迷直播害人。」張芷蕾勸道。

「我有分寸。」

蘇羽掛掉電話,輸出所有餘額。

一百個寶箱豁然爆發。

「壕無人性竟然還跟!」

「他是多有錢,感覺完全不把天浪的土豪放在眼裡。」

眾人無不沸騰。

二萌嘴唇張了張,最後也沒說什麼。

穿雲目睹全過程,只覺得蘇羽就一瘋子,在網上砸錢砸這麼狠,買排骨吃它不香嗎?

「會長,壕無人性入了穿雲,我們不幫嗎?」

穿雲搖搖頭說:「怎麼幫,動輒幾百上千萬,你們有天浪那幫人燒得起?」

「…」

穿雲公會所有土豪沉默了。

像穿雲說的,誰家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投個幾百萬,事後有彙報的玩玩還行,真要投幾波幾百上千萬,哪家傷的起?

同樣。

天浪那邊也覺得蘇羽瘋了。

「你們有誰知道他是誰嗎?」

沒人回應。

龍傲天打破安靜道:「不管他是誰,我們偌大的公會怎麼能輸給他?這臉我丟不起!」

「上千萬分攤下來,每個人也就一兩百萬,問題不大。」

「好久沒遇見這麼不怕死的愣頭青,辦他!」

「我OK。」

逍遙這時說道:「我們天浪一向團結,等這事完了,我出錢請大家聚聚!」

拿定了主意。

龍傲天等人再度丟出一百個狂歡寶箱。

「天浪回應了!」

「我感覺我燃起來了,好刺激!」

平台大半的流量都導向流仙兒和二萌的直播間,燒錢之爭炒的氣氛無比熱烈。 【毒是寧貴妃命人下的,但是她沒有明面上下命令,而是讓宮女去下的令。找不到證據的,就算知道了真相,也沒用。】

「我知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