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額,算了,他也不問了。

林梓陽趕緊也過來了,鑽進了車裏。

可是,就當他要發動車子前往公司的時候,坐後面正翻閱着手裏文件的男人忽然來了句:「你去查一下溫栩栩這五年在國外的情況。」

「啊?」林梓陽立刻看向了後視鏡:「總裁的意思是……?」

「我要知道她全部,還有,包括她在國內的事!」

霍司爵盯着手裏這份文件,深不見底的黑眸里,便不能瞧出他真實的情緒,但是聲音的寒涼,卻可以聽出來,他這話不像是在說着玩。

五年了,他終於想起要查這個前妻了。

噢,不對,他們還沒離婚,他是「喪偶」,所以查的應該是他的「亡妻」。

林梓陽「嘖」嘆了一聲,發動了車子……

——

溫栩栩是第一次見到那麼豪華高檔的幼兒園。

天哪,這真的是幼兒園嗎?難道不是哪個高等學府嗎?看這整齊漂亮的教學樓,還有完全可以和公園媲美的校園空地。

真的,如果不是她在這校門口看到了裏面的小蘿蔔丁,她真的以為自己到了那個豪華一流大學。

而墨墨和若若兩人上的幼兒園跟這個一比,簡直就是太簡陋了。

溫栩栩生出了一絲難過。

「你怎麼了?」

「……沒事,阿姨就是看到了你的幼兒園,覺得它太漂亮啦,走,阿姨帶你去老師那邊。」

溫栩栩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牽着小傢伙就過去校門口了。

「咦?這不是霍胤嗎?你今天居然來上學了?」

看到了霍胤,負責在校門口接孩子的那位老師,露出了很驚訝的表情。

霍胤看到了,立刻條件反射般的就朝媽咪身邊縮了縮。

溫栩栩趕緊把他摟住了。

「是啊,前段時間我們家胤胤身體不太舒服,所以沒有過來,現在好了,就來了。」

「啊,是不太舒服?我還以為他不來了呢。」

沒想到,這個老師看着躲在後面的霍胤,竟然露出了一副根本就不太相信溫栩栩的話。

溫栩栩:「……」

算了,不跟她們計較。

溫栩栩牽着兒子:「不好意思,我能送他進去,他身體不太好,我想跟他的老師叮囑一下。」

「那怎麼行呢?你是第一次來帝國幼兒園嗎?不懂這裏的規矩?」

「不是……」

「這位家長,我帝國幼兒園的師資可是和國際接軌的,全市多少人掙破腦袋都想把孩子送進來,你如果懷疑我們老師照顧不好你孩子的話,可以帶回家!」

這老師,竟然態度強硬到讓溫栩栩要麼讓霍胤自己進去,要麼把他帶回家!

這都是什麼幼兒園啊?

態度都這麼囂張的嗎?

溫栩栩沒有辦法,最後只能讓孩子一個人進去了。

而她不知道,眼前這個幼兒園,在這裏真的是非常牛逼,來這裏上學的孩子,幼兒園都是根據他的家世背景來錄取的,你達不到一定的級別,人家還不要你。

所以,來報名時,霍司爵便沒有讓人透露真正身份的霍胤,在這裏是真的不怎麼受歡迎。[] 接到張柔的電話,簡思稍微有些意外,自從她和正良蜜月回來,送了禮物就很少聯繫。簡思也不是喜歡沒事打電話聯繫朋友的人,一度斷了音信,就像不在同一個城市了一樣。

張柔的聲音不像以往那樣意氣飛揚,當她沉着嗓子問:”晚上你有時間嗎?”簡思忍不住皺眉,這樣的低落不該是屬於張柔的,她隱約感覺到張柔的頹然應該與正良有關。她也算熟悉張柔,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她要麼大聲抱怨數落,要麼歡喜振奮,絕對不會有這樣有氣無力的樣子。

簡思記下了時間和飯店,掛斷了電話。坐在從窗子透進來的陽光中,她了一會兒呆,張柔的沉重似乎飛快地影響到了她。晚上。。。。。。簡思撥手機,提前告訴成昊一聲吧,萬一他推了應酬回家和她一起吃飯,把他一個人丟在家裏就過意不去了。在按下撥出鍵的剎那,她頓住了手指,這何嘗不是一個好借口?

接近聖誕,到處都懸掛了節日氣氛濃郁的廣告和飾物,走在街上無端就有種熱鬧歡快的心。簡思圍了條大大的圍巾,像雜誌教的那樣打了個鬆鬆的結,把款式略顯單調的大衣搭配得雅緻秀氣。她故意選了套不扎眼的衣服,即便是這樣,街上路過的人還是把目光投注在她身上。

嘉天大廈的廣場中央也放置了一棵碩大無比的聖誕樹,簡思在樹下仰頭望,看不見樹頂的星星。奚成昊的辦公室應該能夠居高臨下地看見這棵華麗的樹吧?她沒機會去看,結婚後她不曾踏入嘉天大廈一步。

午休時間到了,一些不願在公司餐廳用餐的員工三三兩兩說笑着從門裏出來,去附近的飯店或者開車去更遠的地方。簡思站得遠,有準備打車的員工路過她身邊,讚賞地向她看。。。。。。沒有人認識她,簡思自嘲地抿了下嘴,她也算是嘉天的太子妃呢。

冬日正午的陽光曬得人懶洋洋的,似乎很溫暖,但卻始終無法擺脫凜冽的寒意。當奚成昊和章睿從門裏談笑風生地走出來,簡思終於被一陣風吹透,輕微地哆嗦了一下。相遇的員工都向他們禮貌地問候,奚成昊正如和她重遇時那樣讓人覺得冷漠疏離,聽見下屬的問好只是淺淺點頭示意,眼睛只看着眉飛色舞說着什麼的章睿。高挑挺拔的他站在嬌小的章睿身邊明顯就有呵護的感覺,他們看不見,或者不在意,人們在他們身後露出些怪異又心照不宣的笑容。

章睿很活潑,雖然不知道她在說什麼,那張充滿青春朝氣的美麗臉龐表生動,可愛的手勢讓她興緻勃勃地說着的話題更加吸引人,就連簡思都有些好奇,她在說什麼?奚成昊聽得很專註,笑容是那麼輕鬆,他時不時說一句,逗得章睿驚訝地一噎后,呵呵笑,簡思知道他肯定又說他獨家的奚氏冷笑話了。

他們倆並沒開車,步行着走向大廈間的小小商業街,趙澤說的那家餐廳就在小街後面的大馬路邊。簡思只能看見他們的背影,但奚成昊的笑容卻好像依舊在眼前。他總是對她笑,溫柔的,撒嬌的,寵溺的,心疼的。。。。。。唯獨沒有這麼輕鬆的。她讓他無法輕鬆地笑出來,是啊,她讓他成為父母和妻子之間的夾心餅。

章睿的優勢或許就是這個,簡思整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頭,趙澤真的很懂男人——也很懂女人。簡思有些領悟到趙澤為什麼會選中章睿,並不是原本想像的那樣,章睿和她是一個類型。

章睿年輕,天真,世界在她眼裏是粉紅色的,她對待奚成昊的態度那麼自然,像對朋友,對兄長。如果是個眼睛中充滿妖媚的女人,奚成昊或許早就心存戒備地遠遠踢開了,根本不可能讓章睿有機會像這樣自然而然地靠近。也可能章睿根本不是被奚太太收買的,她只是顆無知的棋子。再好的演技,不如自內心。

簡思緩慢地走向那家飯店,奚成昊這點兒有些像孔雀,喜歡靠窗的位置,他可以冷眼看着窗外的世界,也不介意窗外的人看見他。她以前做過一個心理測試,只有自信或者自負的人才會喜歡靠窗的位置。她原本也很喜歡臨窗坐的,後來根本沒機會去飯店,做那個測試的時候還猶豫了一下,選了早年的喜好,看見結果的時候還好笑了一會兒。 第1655章

那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可以說,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要不是說,他們親眼所見的話,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陳天選沒有說什麼。

他走回酒店!

可是。

在他進入房間的時候。

竟然發現老婆方糖跟妞妞都不見了!

「老婆,妞妞?你們人呢?」陳天選叫道。

可是,他找遍了房間,都沒有看到人!

首發網址et

這讓陳天選無比的吃驚。

他的心中也有不祥預感。

難道說。

他們是一起出去玩了?

但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現在方糖大著肚子,她很少會出去玩!

陳天選立刻打電話給方糖。

結果還是無人接通!

就在這個時候。

他的手機竟然響起來!

是一個陌生號碼。

「陳天選,我想跟你玩個遊戲。」對方忽然說道。

「你想玩什麼遊戲?你到底是誰?我老婆孩子,是不是被你抓走的?」陳天選喝道。

對陳天選來說的話。

家人就是他的底線!

不管什麼時候。

他都不會讓別人來傷害他的老婆孩子!

「哈哈,你老婆孩子確實是我抓的。」那人笑道。

陳天選聽了,不由得怒發欲狂!

老婆女兒就是他的全部!

他絕對不容許別人傷害到他們!

「我警告你,若是敢傷害我老婆,定然要你死無葬身之地!」陳天選怒吼道。

「陳天選,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要是能夠在兩個小時之內找到我的話,我就放你老婆女兒,要不然的話,我會把她們掉到海里喂鯊魚。」那人笑著說道。

「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陳天選冷聲說道。

一股煞氣爆發出來!

陳天選的內心憤怒到了極點!

「好了,計時開始!」那人笑道,隨後直接掛斷電話。

陳天選悲憤不已。

不由得仰天怒吼!

這件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悲劇!

「老婆,妞妞,你們放心我不會讓你們有事的!」陳天選大聲吼道。

若是他連老婆孩子都保護不了的話,那跟一個廢物還有什麼區別?

陳天選沒有時間悲傷。

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

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定位到對方的位置!

而要想找到對方的話。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白兔出面!

只要白兔調查的話。

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

「白兔,你馬上幫我定位這個號碼,要快!」陳天選打電話給白兔。

他的語氣顯得很著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