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顏溪站在妞妞跟前,貪婪地鎖定她的容顏。

自己有多長時間沒看到她了?

那晚之後,她應該很傷心,很惱恨他吧。

可是,自己從來不後悔,做出那樣過分的事情。他寧可她怨恨她,也不想她忘記了自己。

顏溪伸出汗涔涔的手,輕觸向妞妞的臉頰。

「清歡,我好想你……」

然而就在他指尖碰觸妞妞的一剎那,不遠處的小寶寶,忽然扁了扁嘴,發出嗚哇哇的哭聲。

妞妞頓時從淺眠中驚醒過來。

「瑤瑤……」

她下意識的去找自己的女兒,然而,在睜開眼睛的剎那,注意到自己眼前站著的身影,渾身的血液頓時凝固了。

顏溪!

怎麼會是他!

自己一定在做夢……這一切都是假的!

妞妞狠狠地閉上眼睛,可夢依然存在,耳畔也清楚地回蕩著書瑤的哭喊聲。

她偷偷掐著自己大腿的內側。

疼……

但比起疼痛,更令她恐懼的是,眼前的顏溪張口說話了。「清歡,是我。」 這不是夢。

顏溪真的站在自己跟前。

那一晚的記憶排山倒海般襲來,淹沒的她幾乎無法呼吸。

妞妞睜開眼睛,慌不擇路的逃跑,滿腦子只剩下了一個念頭——跑。

她要逃到沒有顏溪這個惡魔存在的地方。

可她跑了沒多遠,聽到女兒的哭聲,又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不行……

自己不能丟下書瑤跑。

妞妞轉過身,去找自己的女兒。

顏溪心中重逢的喜悅,被她滿臉的惶恐和逃避的舉動,瞬間弄得煙消雲散。追上妞妞的腳步,扣住她的肩膀,說:「清歡,我們那麼久沒見,你不想我嗎?」

我想你死!

妞妞的眼裡迸射出恨意,狠狠地推開顏溪,說:「滾!別出現在我面前!惡魔……你這個惡魔……你怎麼不去死?你應該下十八層地獄……你不得好似……」

她想用最惡毒的語言,將他施加給自己的傷害,全部還給他。

可不管說多少,都沒辦法彌補她心中的傷害半分。

早就料到她恨自己,但當真正的面對她的恨意,還是無法承受。

顏溪的臉色變得煞白,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

妞妞趁機擺脫了她,腳步踉蹌的抱起了趴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女兒。

「寶寶不哭,這就帶你走……」

她抱著女兒想跑。

但顏溪回過神來,上前一步,攔住了她的去路。

「你不能走。」顏溪牢牢地鎖定住她,眼裡滿是瘋狂和執著,「你是我的!你哪裡都不能去!」

「我是我自己的!不是你的! 婢女為後,嘆生離 顏溪,你想得到的我,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都休想!」

「是嗎?」顏溪怒極反笑,為了不讓她逃跑,伸手去搶孩子。

剛停止哭泣的寶寶,被他弄疼了,再次哭喊出聲。

妞妞聽到女兒的哭聲,心疼的不行:「顏溪,你放手!你弄疼她了!」

「不想我弄疼她,那就跟我走。」

顏溪說著話,加重了力道。

網游之洪荒戰紀 眼看著女兒要被這個惡魔搶走,妞妞用自己最大的聲音喊:「來人啊!來人啊!有人闖進來了!」

「不許喊!你再喊,我就掐死她!」這眨眼的功夫,顏溪已經將寶寶弄得面色青紫。

妞妞肝腸寸斷,顫抖著嗓音說,「你不能傷害她,顏溪,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

你的親生女兒。

餘下的話,妞妞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不能說。

一旦顏溪知道了,自己生下了有他血脈的孩子,肯定會更加糾纏不清。

她不能跟這個惡魔,有更多的糾纏。

「我管它是誰! 論咸魚的自身修養 我只要你跟著我走!清歡,你要是不跟我走,她就死定了!」顏溪加重了力道,寶寶的哭聲戛然而止。

妞妞害怕的渾身哆嗦,通體冰冷。

而就在這時,聽到動靜的傭人,已然趕了過來。

顏溪再也顧不得其他,放開了孩子,拉住妞妞的一隻胳膊,就要往牆壁跟前跑。

命運遊戲之聖昊 妞妞想護住孩子。

被他粗暴的動作,拉了個踉蹌,栽倒在了地上。

顏溪的腳步也被拖慢了不少。

傭人見狀,一擁而上,死死地扣住了顏溪。

顏溪眼裡生出了憤恨,拼出全力,去毆打那些傭人。妞妞終於得空,抱著孩子,跑出了他的魔爪。

眼看著傭人越來越多,再不走,自己會被困在這裡。

顏溪不甘心的跳上牆,轉身離開。

……

傭人們一部分去追顏溪,另一部分則留下來保護妞妞。

妞妞抱著寶寶,哭著說:「快去叫醫生。」

傭人聽話,趕緊轉身去喊醫生。

然而沒等到醫生來,原本沒了動靜的寶寶,忽然咳嗽了幾聲,哽咽了起來。

妞妞懸著的心,總算塵埃落定,抱著孩子,哭了個稀里嘩啦。

為什麼顏溪要出現?

明明一切都走向了光明啊……

她只覺得天塌地陷,整個世界都暗無天日。

「小姐,別哭了,已經沒事了。我們會加強巡邏,不再讓歹徒進來。」傭人安慰她。

妞妞卻一句也沒聽進去。

抱著書瑤,哭了許久,哭到嗓子都沙啞了,她忽然想起了喬崢。

對……

自己還有喬崢,不能被顏溪打垮。

她還要保護自己的女兒。

堅決不能讓顏溪知道,這世上有他的女兒。

妞妞擦乾淨了眼淚,對傭人說:「傳我的命令下去,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訴阿崢。誰敢告訴阿崢,我就把他辭退。」

在傭人跟前,她從來都是和善可親,哪裡像現在這般嚴厲?

傭人只覺得眼前的妞妞,變得很不一樣,令人忍不住服從她的命令。

隱婚成愛:宋少的專屬嬌妻 「是,小姐,我們這就去傳話。」

「去請醫生過來。」

「是。」

抱著哭泣的書瑤,回到了房間,妞妞把她暫時交給了傭人,洗乾淨了臉上的淚痕,又找了冰塊敷青腫的眼睛。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妞妞握緊了手,咬牙著牙,一點點的將苦水咽到了肚子里。

她不能告訴阿崢,顏溪的事情。

如今阿崢脫離了喬家,無權無勢。可他愛她,一旦聽到強迫了她的顏溪,跟他們同處一塊地方,甚至囂張的上門來找她,肯定會生氣,去找顏溪。

如果他有什麼三長兩短,那麼她也無法苟活。

自己得忍著。

回到國內,告訴父親,顏溪在美國。

讓父親來對付這個惡魔。

心裡這麼想著,妞妞卻愈發的害怕。

她怕顏溪的出現,奪走她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幸福……

阿崢,阿崢……

只有默默地在心裡念他的名字,她激烈跳動的心,才能安靜一些。

……

醫生趕到別墅,妞妞吩咐她,給書瑤看了一下。醫生看到書瑤脖子上的掐痕,眉頭擰成了疙瘩,「這是誰呀,喪心病狂的對小孩子下手。」

妞妞說:「一個瘋狂的歹徒。」

若是顏溪真掐死了這個孩子,那到了陰曹地府,應該去十八層地獄,承受所有的酷刑吧。醫生嘆了聲氣,拿出葯,細心地將書瑤受傷的脖子周圍,全都塗抹了一圈,說:「好在受傷不重,等過幾個小時就會消除淤痕。不過,以後還是小心點吧。這孩子是早生子,身體本就比其他孩子虛弱,萬一

有什麼三長兩短,很容易……」殞命。醫生沒把餘下的話說出來,但彼此都一清二楚。 「我知道了,謝謝你,醫生。」

「不客氣。」

醫生開完葯,便離開了。

妞妞看著安睡的女兒,眼淚漸漸地滲出了眼眶。

……

喬崢回到家,格外開心的呼喚妞妞和寶貝女兒。可喊了好幾遍,都沒聽到妞妞的回答。他有些疑惑的問,「清歡在哪兒?」

「在樓上的卧室,陪著書瑤小姐呢。」

「嗯,我知道了。」

喬崢順著樓梯,上了二層。

推開寶寶的卧室,看到妞妞趴在床邊睡著了,忍不住露出無奈的笑容。

都是當媽的人了,怎麼那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呢?

就這樣坐在地板上睡著,是要著涼的。

幸好房間里開著暖氣。

喬崢邁開步子,走上前,輕輕地拉住妞妞的胳膊,彎腰抱起她,打算送她回自己的房間。

可妞妞睡的很淺,被他這麼一碰,便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阿崢……」

「醒了?怎麼嗓子聽起來,那麼沙啞?」喬崢關切的問,「是不是著涼了?」

「也許吧。」

妞妞垂下了眼帘,迴避他探究的目光。

「你把我放下來,我自己走。」

「嗯。」

喬崢放開了手。

妞妞站在了地毯上,岔開了話題,道:「你實驗都交接出去了嗎?」

「交出去了,顧南潯說會幫忙。」

「那就好。」

妞妞放下了心。

喬崢走過去床畔,查看女兒,注意到她脖子上有紅色的痕迹,忍不住摸了下,「這怎麼弄得?有人掐了書瑤的脖子嗎?」

「……不,不是的。」妞妞慌亂的回答,「是蚊子叮咬了她的脖頸,我給她擦藥的時候,不小心弄出來的。小孩子的皮膚嬌嫩,稍微碰一下,就有痕迹了。」

喬崢不疑有他,「原來是這樣。」

「我們去吃晚餐吧,瑤瑤剛哭了很久,才睡著呢。別再吵醒她了。」

「嗯,好。」

……

走到了一樓的餐廳,妞妞吩咐廚師,做了一些意麵和牛排。

廚師很快便完成了。

傭人將飯菜端到餐廳里,喬崢和妞妞分別坐一邊,開始用餐。

妞妞心裡有事,有點吃不下去東西。

喬崢注意到了她的異樣,問:「清歡,你是不舒服嗎?如果實在吃不下去的話,我找醫生過來,給你看看病。」

「不用了,只是一點小毛病,何必麻煩醫生過來?我吃完飯,再找點感冒藥吃就好了。」

妞妞勉強勾出一抹笑容,安慰喬崢自己沒什麼事。

喬崢心裡擔憂,但也沒堅持。

吃過晚餐后,妞妞就回自己的卧房休息了。

喬崢則去寶寶房間,喂她喝了奶粉,又換了新的紙尿褲,這才起身離開。

經過妞妞卧室時,他腳步頓了頓,上前敲了敲門。

「清歡,睡了嗎?」

房間里沒有回答,喬崢輕輕地擰開了門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