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顧九九努力讓自己露出一個笑容,她指了指更衣室的裡面,說道:「不要在外面,到裡面去。」

這更衣室很大,裡面有不少穿衣鏡,就是為了滿足名媛們愛穿漂亮衣服照鏡子的虛榮心。

男人一聽,變得更加興奮了,「你真會玩!」

「走吧,去裡面。」顧九九一邊說著,一邊裝作要朝裡面走的樣子。

男人越來越興奮,已經被沖昏了頭腦,興奮地摟著顧柔就往裡面走。

進去一看,裡面擺著沙發,還有不少的穿衣鏡。

男人覺得這麼玩更帶勁,沖著顧九九邪笑道:「要一起嗎?」 顧九九強撐著精神,忍著嫌惡露出笑意,「還是一個個來吧,我去外面給你把風。」

這時候顧柔已經全身沒力了,就如同待宰的羔羊。

男人已經急不可耐,就不再和顧九九啰嗦,打算上完這個,再去弄第二個。

男人把顧柔放在了沙發上,然後就要伸手去脫顧柔的褲子。

就在這時候,顧九九抓住了機會,趁著男人意亂情迷的時候,用力猛地把一扇穿衣鏡給推倒!

厚實的鏡子砸在了男人的腦袋上,瞬間就見了紅。

顧九九順手抄起桌上的一個花瓶,對著男人的腦袋狠狠砸了下去!

本來她還想多砸幾下的,一來是害怕弄出人命,二來是她也吸入了不少熏香,此刻也是拚命屏住了呼吸。

她現在也是全身沒力氣,怕呆久了男人會醒來。

顧九九把倒在顧柔身上半昏迷的男人給用力推開,然後扶起顧柔。

好不容易撐到門口,顫抖著手打開更衣室門的時候,沒成想那男人竟然醒了過來,從裡面滿頭是血地跑了出來。

顧九九心裡急得不行,眼角的餘光忽然看到在門口躲著一個人。

那衣服,十分的面熟,就是今天安小倩身上穿的那套!

電光火石間,顧九九的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果然,剛剛走到了門口,那個躲著的人影就竄了出來。

只見安小倩滿臉都是幸災樂禍的神情,她呵呵笑著,說:「顧九九,你以為你還跑得掉嗎?快進去吧,我一會兒就讓四少,還有全允安市的繼承者們都來看看你發浪的樣子!」

安小倩先是推開了顧柔,想把顧九九給推回更衣室去。

她瑩白的小臉上都是得意與興奮,「呵呵呵,到時候我看四少還會不會要你這個賤人!」

後面的男人已經追了上來,就在這個時候,顧九九的唇角微勾。

只見她身影迅速一閃,那男人就撲到了身後的安小倩的身上。

然後,顧九九快速地伸手將門給關上,並且還擰死了門鎖。

裡面傳來了安小倩的拍門聲和咒罵聲,可是沒等一會兒,裡面就傳來了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喘息……

顧九九冷笑一聲,知道這是安小倩和那吸入了催、情熏香的男人開始歡好了。

外面的空氣讓她精神好了許多,她急忙轉身去拍地上軟綿綿的顧柔的臉。

「柔兒,快醒醒!」顧九九道:「你深呼吸,快點!」

顧柔聽到姐姐的聲音,下意識就跟著照做。

幾次深呼吸之後,昏沉的感覺好了許多。

兩人攙扶著,朝外面走去。

中途遇到了剛才在聯誼會上,一直和她說話的一個女孩。

「顧九九,你這是怎麼了?」那女孩擔心地問道。

顧九九想了想,現在在這裡唯一能夠保護她的人,只有北冥夜。

她對著那女孩說:「請你幫忙去找四少過來,就說我有些不舒服。」

「去找四少?」那女孩立馬點頭,這可是接近四少的大好機會啊!

沒想到,這麼個大餡餅竟然真的砸到她的頭上了!

「我馬上就去!」女孩說完,就興匆匆地跑了,恨不得腳下多生兩隻腿似的。

北冥夜很快就來了,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安小倩的父親,安遠。

安家在允安市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安遠算是在允安市僅有的,可以和北冥夜說得上話的人物之一。

如果不是看在安遠的面子上,安小倩一輩子都沒機會接近北冥夜。

北冥夜看到顧九九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潮紅,腳步虛浮,身邊的顧柔也是同樣的情況,他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將顧柔扔給一旁的保鏢,然後將顧九九摟進懷裡,皺眉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四少出現的地方,自然是萬人空巷。

那些在宴會廳的繼承者們,也紛紛走了過來。

顧九九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這時候,就從更衣室裡面傳出來歡好的聲音,女人叫得一聲比一聲大,不要臉至極。

「啊啊啊,不要停!」

「舒不舒服?」

「舒服,用力點!」

這些繼承者們都還是少男少女,年紀都不大,有些有經驗的,已經聽出了這是男女做什麼事情的聲音,一時間眾人的臉都有些薄紅。

安遠聽著聽著,臉就黑了。

裡面傳出來那不要臉的聲音,怎麼越聽越像是他的女兒安小倩的聲音?

安遠的臉都氣得變形了,感覺自己顏面掃地。

尤其是在北冥夜的面前,他還想著怎麼把女兒嫁進北冥家呢!

安遠的拳頭在捏緊與鬆開之間反覆循環數次,最後一咬牙,朝著更衣室走去。

他已經聽出來了,裡面的女人絕對就是自己女兒。

他現在就算是不想管她,也不能甩手走人。

就因為安小倩也姓安,他沒有辦法不管,雖然他的老臉都全給丟光了。

安遠一腳踢開了更衣室的大門,裡面的聲音就更加大聲了。

果然是安小倩那個不成器的東西!

安遠黑著臉走過去,扯開那對正緊緊摟抱在一起,意亂情迷的狗男女。

他一腳將那男人踢昏過去,再反手甩了安小倩幾個耳光,再撈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給她套上,把安小倩從更衣室給拉了出來。

被打了打幾個耳光,又呼吸到了新鮮空氣,安小倩的腦袋總算是回復了幾分清醒。

她看清楚自己衣冠不整的樣子,立刻尖叫了一聲。

她看到被北冥夜摟在懷裡的顧九九,恨得牙痒痒,哭泣著喊了聲:「四少……」

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這個禿頭居然是安小倩?

我滴個神啊,這也太丑了吧!

北冥夜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安小倩咬牙,只好轉頭看向臉色鐵青的安遠,淚水滑落,楚楚可憐,急急解釋道:「爸爸,有人要害我,你要給我做主啊!」

她轉過去指著顧九九,大聲說:「是她!是她點的熏香,是她找的男人,這一切都是她乾的!」

顧九九冷眼看著安小倩那不要臉,指鹿為馬的樣子,心裡覺得真是可笑,都到了這一步了,這女人還能撒謊不臉紅?

安遠剛才進去的時候,的確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再加上女兒這麼一說,他馬上就開始考慮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是暗算了。 就算女兒再水性楊花,這麼一個邋遢醜陋的男人,她肯定是看不上的。

再說這裡可是在帝豪酒店,女兒不是喜歡四少嗎?又怎麼會在四少名下的產業,和別人鬼混?

安遠再打量了下北冥夜懷裡的女人,說不定這女人是怕安小倩搶走了四少,所以用計陷害安小倩,也是有可能的。

「爸爸,你可要給我做主啊!」安小倩痛哭出聲,顛倒黑白地說道:「我被顧九九這麼陷害,我將來還怎麼活下去啊?我沒法見人了啊,嗚嗚嗚!」

「你不要臉,別在這裡含血噴人,明明是你要害我和姐姐!」顧柔這時候也清醒多了,氣憤之餘就指著安小倩開始破口大罵:「要不是我們從裡面逃出來,現在受害的就會是我們!」

安遠肯定是相信安小倩的,畢竟骨肉連心,他看向北冥夜,斟酌了一下,說道:「四少,這會不會是女人間吃醋的事情?」

北冥夜身上的寒氣,瞬間就冷冽起來,聲音冷然地開口:「別說我的女人不會做這樣下三濫的事情,就算她真的做了,又怎樣?」

他冷冷掃了一眼哭哭啼啼的安小倩,嫌棄地說道:「這種女人,就算是送給我的女人玩,都不夠資格!安氏公司?你好自為之!」

北冥夜說完之後,也不再看安遠臉上青白交錯的神情,直接將顧九九打橫抱起,朝著外面走去。

旁邊的保鏢扶著顧柔,也跟了上去。

顧九九和顧柔一起被帶回了別墅。

很快,就來了醫生,來給顧家姐妹檢查。

北冥夜全程黑著臉,盯著醫生。

醫生檢查完之後,額頭都有些滴汗了,為難地說道:「四少,這兩位小姐都中了催、情的香薰。這種香薰吸入之後,雖然呼吸新鮮空氣能讓人清醒過來,但體內的毒素會一直累積著,不徹底醫治很容易留下病根。」

「那就治。」北冥夜面無表情地說道。

醫生擦了擦汗,解釋道:「四少,要不傷身體徹底醫治的辦法不是沒有,只需要……」

「嗯?」北冥夜挑眉。

「只需要做那種事情做幾次,不然的話,需要調解毒劑。只是現在,我手上只有的解毒劑只有一支,只能解一個人的。」

氣氛有些怪異起來,顧九九覺得臉頰直發燙。

剛才回來的時候,北冥夜一路上都緊緊抱著她,他雄厚的迷人男子氣息傳來,她忍不住就將手悄悄伸進了他的衣服。

北冥夜是一路隱忍著,想到回來給她檢查身體,才沒有在車上碰她的。

醫生說完之後,就垂下了頭,不敢去看北冥夜。

只有一支解毒劑,要給兩個女孩戒毒,四少會怎麼做呢?

哎,這種事情,四少一定會很為難吧?

沒想到的是,北冥夜聽完醫生的話之後,淡淡問了一句:「就這樣?」

醫生重重點頭:「就這樣!」

北冥夜似乎鬆了一口氣,大手一揮,道:「把解毒劑送去給顧二小姐。」

醫生看北冥夜十分在乎顧大小姐的樣子,沒想到竟然毫不猶疑地把解毒劑給了顧二小姐?

就在醫生疑惑的眼神中,看到北冥夜像是嫌棄他礙眼似的,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還愣著幹什麼?去啊!」

「是!是!」醫生趕緊走出去。

走到門口,順手關門的時候,忽然看到北冥夜壓向了顧九九。

醫生恍然大悟,難怪四少要把解毒劑給顧二小姐,敢情他這是打算親自給顧大小姐解毒呢!

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窺視,北冥夜沖著門口,冷冷地呵斥了一聲:「滾!」

醫生嚇得抱頭鼠竄,趕緊關上門跑了。

「你想先用什麼姿勢做?」北冥夜看著顧九九,一臉認真地問道。

顧九九嘴角抽了抽,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什麼啊,誰要和他做了?

北冥夜特別認真地說:「醫生剛才說了,必須要多做幾次,才能解清你身上的毒,不然以後會留下後遺症的。」

顧九九捂住臉,超小聲地說:「就平時……平時那樣就好。」

「平時哪樣?」北冥夜一本正經地說:「是後進式?還是你在下面?」

天吶嚕,這麼羞恥的事情,他怎麼能說得這麼正經!

顧九九不想和他說話了。

北冥夜很認真地思考了一番,說:「要不每個姿勢都來一套吧,不然我怕毒解不幹凈。」

每個姿勢都來一套?

每個姿勢?

姿勢?

「呵呵,好……」顧九九有一種今天被安小倩坑慘了的感覺。

北冥夜的唇邊隱現一個微彎的弧度,「那就先解鎖浴室吧,我們還沒有在浴室做過。」

等等,解鎖浴室是什麼鬼!

不是現有的姿勢嗎?

難道還要開發新姿勢?

當顧九九被北冥夜抱進了浴室,整個人都有點崩潰。

因為那個浴缸好大,好寬敞,就是在裡面游泳都沒有問題。

她頓時就羞得不行了,整個人都有些慌亂。

這個色胚,準備了這麼大的浴缸,平時腦子裡一定都在想這些事情。

北冥夜一把把她抱起來,放進了寬敞的浴缸,聲音略帶沙啞,「專心點,不然我不能保證解毒的療效。」

還解毒的療效!

顧九九在心裡再次把安小倩給吊打了一百遍,一百遍!!

該死的安小倩啊,你可真是害死我了。

北冥夜也跟著跨了進來,顧九九就再也忍不住地往他身上蹭,手也下意識地就摸上他身上結實的肌肉,她呼息之間微喘了起來。

北冥夜滿意地享受她的主動,眸色幽暗,三兩下就堵住她的唇,把她往浴缸按。

顧九九有些抓狂,身體就像是個大火爐一般,唯有靠近北冥夜才會舒服。

一雙玉臂緊攀著他的肩頭,起起落落。

北冥夜扶著她的細腰,目光暗沉,咬牙忍耐著,強逼著不讓自己要反客為主,就為了看這小妖精能主動到多久。

到最後,他忍得連額頭上的青筋都要蹦出來了。

低吼一聲,就欺身壓上,狠狠欺負起來。

水花四下蕩漾,很快浴室響起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一直到了天微亮的時候,顧九九不知道被折騰了多久,中間昏過去好幾次。 醒來的時候,看到腿間有一顆黑色的頭顱。

她嚇了一跳,剛想坐起來,就聽到一聲低沉的聲音,「別動!」

她愣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