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顧南舒無話可說,悄然避開他的視線。

陸景琛卻不許:「說說看,藍可可和小沁,在你眼裡到底有什麼區別?為什麼陸太太可以對著藍可可肆無忌憚地放狠話,卻連面對小沁的勇氣都沒有?」

「我要是沒記錯,藍可可還是個當紅模特兒,比小沁的媒體影響力大得多。」陸景琛說這話的時候,語氣疏離,一副我跟藍可可不熟的樣子。

顧南舒看上去心不在焉,但陸景琛說得每一個字都風過留痕。她分明聽出了區別,陸景琛喚藍可可全名,喚薄沁,卻是小沁。

顧南舒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這大概就是她區別對待藍可可和薄沁的原因。

因為,陸景琛對她們兩個的態度,本身就是不同的。

「就因為小沁曾經從你手裡搶走了傅盛元?」

陸景琛嗤笑了一聲,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弧度:「你擔心,她也會從你手中搶走我?搶走你陸太太的位置?」

顧南舒的嘴角抽了抽,語氣不善:「陸總真自戀。」

大概是因為壞境好風景好的緣故,陸景琛今晚的心情好像不錯,即便顧南舒嗆了他,他也沒有翻臉,而是沖著她笑了笑。

顧南舒怔住。

陸景琛從來沒對她這麼笑過,善意的,明鏡似的笑,其中彷彿還帶了幾分寵溺。

寵溺?

是的,好像是寵溺。

後來,顧南舒每每回想起那晚的情形,都一度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陸景琛的笑只持續了不到一秒,突然間就壓低了腦袋,附到她耳側,輕聲耳語:「阿舒,你不用擔心的。我和傅盛元不一樣,她搶不走你陸太太的位置,更搶不走我的心。」

顧南舒有一瞬間的怔忡,腦袋裡一片空白。

夜色醉人,也不知道陸景琛說得是真話還是假話。

又或者,他對著所有女孩子,都是這樣說話的。

畢竟,誰都知道,在錦城,陸景琛不但流連花叢,還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本事,讓這些女人臣服於他的同時,還能和睦相處。

「你和薄沁去小北海,真得沒有和好,關係也沒有更近一步?」

等到陸景琛翻身在她身側躺下,顧南舒有了足夠的氧氣呼吸,她才找回一點點理智,側身望著他問道。

「沒有。」

陸景琛仰著頭,一雙深邃地眼眸盯著頭頂漫天的繁星,嘴角的笑意一圈圈漾開。

「那你們去小北海做什麼?」

顧南舒討厭他這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皺著眉頭追問。

陸景琛側目深深看了她一眼,在她眼睛里找到了什麼似的,而後又轉過頭去,低笑出聲:「不告訴你。」 聖安德魯斯酒店,酒店大堂。

薄沁眉頭緊擰,對著前台服務生語氣森冷道:「幫我查下8208的客人什麼時候退的房。」

「對不起,小姐,這是客人的隱私。」服務生朝著她笑了笑。

薄沁的臉色就更難看了:「他是我男朋友!我們很有可能因此走散,我必須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男朋友?」

遠遠地,傳來一聲嘲諷。

林嫣晚飯過後出來兜風,剛巧撞見了這一幕,忍不住嘲笑出聲道:「薄大小姐,我和陸先生相識十多年,只知道陸先生家中有一個姓顧的陸太太,還從來不知道他在外頭藏了個這麼漂亮的小三!」

「小……小三?」前台服務生聽了,表情很豐富,看向薄沁的眼神,瞬間就多了幾分鄙夷。

「林嫣!」薄沁臉色一變,沖著她斥責出聲,「你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我、阿琛和阿舒三個人的事,我勸你不要插手!」

「憑什麼呢?」林嫣聳了聳肩,「阿舒是我朋友。她被人欺負了,我當然要替她欺負回去。我不像薄大小姐,打著閨蜜的旗號,還能做出搶別人男朋友的事!啊,不對,八年前是搶她的男朋友,現在是搶她的老公了!薄大小姐,八年不見,越發能耐了啊!」

「林嫣,你是不知道你們林家現在是什麼光景么?!我爸爸只要踩你們一腳,你們就得一輩子躲在英國,再也別想回錦城!」薄沁冷冷扯了扯嘴角,臉上露出一絲陰狠來。

「英國挺好的呀,回錦城幹什麼?」林嫣眯著眼睛笑,「薄老太爺那點本事,也就只能在錦城發光發熱了吧!」

薄沁的臉色更難看了。

「我就說了兩句公道話,薄大小姐就惱羞成怒了呀?薄大小姐生氣了,又不能撒氣,該如何是好啊?!要不然這樣,你讓薄老太爺來英國,帶著你們薄家所有家當,來英國滅了我們林家呀!」

「林嫣!你!你不要太過分!」

薄沁被她嗆得臉色發青。

在錦城,林家是落魄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沒到那種人人喊打的地步。更何況,這些年,林家拚命地把根基往英國轉,現如今在英國也能安穩度日了。

薄家是時來運轉了,但家底子薄,也就能在錦城呼風喚雨,想要來英國搞事情,怕是沒那麼容易。

「哎?我聽說薄大小姐把房間訂在了陸先生的旁邊,是么?」林嫣接著笑,「真是可惜了,陸先生就是不想看見你。他怕我家阿舒瞎想,二話不說就退了房,搬去旁邊跟我家阿舒一起住了。」

薄沁聽了,臉色一白,轉身就往電梯口走。

「薄大小姐去哪兒啊?去阿舒房間找人么?」林嫣遠遠地將她叫住,「別去了!找不到的!陸先生陪我家阿舒去海邊露營了,今晚不回來!」

「露營?」薄沁的眼睛瞬間就瞪直了。

「對啊,露營。」林嫣勾了勾唇角,「海風吹、海鷗飛,有情的人兒成雙對!薄大小姐,你說好不好?你在媒體面前那麼大度,你會祝福他們的吧?」 「林嫣!你給我等著!」

薄沁回眸狠瞪了她一眼,隨即拎著包就朝著酒店大門口走去。

……

北海邊上。

顧南舒和陸景琛並排躺在帳篷裡頭,雙肩靠在一起,看似有幾分親密,又好像貌合神離。

陸景琛半眯著眼眸,好像睡著了。

顧南舒難得清凈,抬頭看著夜空。

不一會兒功夫,手機鈴聲就響了。

顧南舒一驚,一把就捂住了手機,回眸悄悄看了一眼陸景琛,生怕驚醒他似的。

就在她快要掛斷的時候,旁邊傳來一線懶洋洋的聲音:「接吧,我沒睡。」

顧南舒皺了皺眉,側了側身子,這才按了接通鍵。

林嫣的聲音很快傳了過來:「阿舒,我剛剛去前台結賬,碰見薄沁了。那丫不安好心,找前台打聽陸景琛的房間,我給羞辱了一頓。這會兒肯定跑海邊去找陸景琛了!」

顧南舒眉心蹙了蹙,而後回眸看了一眼身側的陸景琛,壓低了聲音道:「哦。」

「『哦』!『哦』是什麼意思?!阿舒,陸景琛是你老公,現在小三找你挖牆角,你好歹給點反應好不好?!」林嫣有些激動。

海邊很靜,林嫣的聲音又很大,顧南舒擔心陸景琛聽到,又刻意往帳篷一角挪了挪身子,咬著下唇道:「嫣兒,我應該是什麼反應?」

「阿舒,我對你,真是無話可說!別說陸景琛了,我要是你老公,我也得炸!」林嫣發了一頓牢騷,又沉下聲音道,「薄沁這個人吧,臉皮子薄,她肯定不敢當著你的面找陸景琛!等她到了海邊,一定會給陸景琛打電話,單獨把他叫走。待會兒,你給我盯緊了,不管陸景琛接了什麼電話,都不許放他走!今天晚上,你必須給我把陸景琛綁在你身邊!」

顧南舒腦袋轟轟的。

「阿舒!你聽到了沒有?!」林嫣又在電話裡面吼。

顧南舒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好了嫣兒,我知道了。沒什麼其他事,我就掛了。」

「阿舒,你千萬別給我掉鏈子啊!」

「咱們那位薄大小姐可是對著我放狠話了,你千萬別給我丟臉!」

「……」

林嫣還在電話裡頭嚷嚷,顧南舒連忙應了兩聲「知道了、知道了」,隨即就掛了電話。

陸景琛側目看了她一眼,眯著眼睛反問:「林嫣的電話?」

顧南舒:「嗯。」

陸景琛眉頭一皺:「有急事?」

「沒有。」顧南舒搖頭。

「那陸太太這麼緊張做什麼?」陸景琛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

顧南舒白了他一眼,沒有再說話,只是目光有意無意地往他的手機上掃。

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陸景琛的手機果然響了。

陸景琛掃了一眼手機屏幕,看見是「薄沁」的名字,臉色微微一變,也沒有接電話,而是抬眸望向顧南舒:「陸太太一直盯著我的手機看,等的就是這個電話?」

「沒有,陸總想多了。」顧南舒的嘴角抽了抽。

「那我接了?」陸景琛栗色的瞳仁里泛著薄光,很認真地詢問顧南舒,「或者只要陸太太說一個『不』字,我現在就可以關機。」 顧南舒擰緊了眉,看不清陸景琛的招數,沉默了許久都沒出聲。

薄沁的電話一遍又一遍地撥過來,陸景琛不掛斷也不接通,就這麼靜靜地看著顧南舒,等著她的答覆。

叮——

恰在此時,顧南舒的手機亮了,一條簡訊跳了進來。

顧南舒瞥了一眼,臉上的平靜一下子被打破,淺淡的笑容出現了裂痕,一點點放大。

她抬眸對上陸景琛的視線,很認真地說:「陸總想接就接吧,也許薄大小姐真的有急事呢?」

陸景琛擰緊了眉,試圖從顧南舒臉上尋找些什麼,可是什麼都沒有找到。他的眸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去,語氣冷冽:「好,陸太太這麼大度,我就不客氣了。」

說罷,他就接通了電話。

顧南舒的腦袋轟轟的,滿腦子裡都是剛剛收到的那條簡訊內容,以至於陸景琛接電話的時候,她看都沒看一眼。

也不知道薄沁究竟對陸景琛說了些什麼,剛掛電話,陸景琛就從帳篷里翻身起來,理了理襯衫,對著顧南舒道:「我有事,走開一下。你留在這裡等我,不許走。」

顧南舒沒有應他,陸景琛好像真的很著急似的,二話不說就快步朝著沙灘另一邊走去。

顧南舒盯著那一抹頎長的背影,這才將手指從手機屏幕上挪開,宋屹楠發過來的那條信息格外扎眼。

——【顧南舒,我不跟你兜彎子了。六年前救你的人是阿元,聖彼得醫院的入院記錄被阿元動了手腳,陸景琛的名字是後來才補上去的。顧南舒,你嫁錯了人,你就一點都不後悔么?!】

顧南舒一顆心懸在嗓子眼,整個人都空虛到了極致。那種空虛感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害怕,就彷彿不會游泳的人墮入了旋渦,卻遲遲不被溺死一樣。

叮——

又是一聲清脆的聲響,宋屹楠的第二條信息又跳了出來!

——【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可以對比字跡!陸景琛是你老公,他的字跡,你總歸認得出來的吧?!】

宋屹楠的話提醒了顧南舒什麼,她慌亂之中翻身起來,拉開手袋,在裡面拚命翻騰著。

她想要找錢夾,錢夾裡面有一張她和陸景琛的合影,合影的背面有陸景琛的簽名!

可是越是著急,她便越是手足無措。

顧南舒乾脆將手包倒過來,口紅、梳子、化妝品……各種小物件,瞬間就灑了一地,錢夾也跟隨著倒了出來。

顧南舒瑟縮著手拉開錢夾,翻出那張舊照片,一點點撫摸著照片背面的簽名,雙肩止不住哆嗦著顫抖起來。

陸景琛的簽名,她是有印象的,就算找不到這張照片,她也能分辨得出。只是當時在聖彼得醫院查看入院記錄的時候,她的心太亂了,壓根兒沒注意到筆跡的問題。

現在宋屹楠提起,對她而言,簡直就是當頭一棒!

顧南舒想都沒想,趕忙拾起手機,給宋屹楠撥了回去。

宋屹楠很快就接通了電話:「我以為顧小姐嫁了人,就不在乎當年的真相了呢?」 「到底是怎麼回事?」顧南舒臉色煞白,「你們到底瞞了我什麼?!六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救我的人變成了阿元?!為什麼?!」

「看來陸總真得很厲害,瞞得很嚴實啊。」宋屹楠的聲音了帶了幾分嘲諷,「陸太太對當年的事,竟然一無所知!」

「真相是什麼?」顧南舒也不想跟他兜彎子,開門見山,「如果我沒有猜錯,宋醫生就是當年幫我治療眼睛的醫生,你一定知道當初的真相!」

「知道啊。」宋屹楠回得漫不經心,「陸太太想要知道真相的話,三個小時之內,回聖彼得醫院。我心情好了,就告訴你。」

三個小時之內?

顧南舒眉頭皺了皺:「今晚不行。」

「過時不候。」

宋屹楠只回了四個字,就「啪」得一聲掛了電話。

……

另一側沙灘邊上。

薄沁看見陸景琛,連忙沖了上去。

「阿琛,我聽謝秘書說,你大晚上跑出來吹海風,還要露營,是不是真的?」她擰著眉,一臉焦慮不安的模樣,「你的胃傷還沒好,不能著涼的!現在不是夏天,現在可是冬天啊!很冷的!」

陸景琛皺了皺眉,不著痕迹地甩開了薄沁的手,冷著聲音道:「不關你的事。」

薄沁雙手一空,尷尬地站在原地。

陸景琛當著她的面掏出煙來,點了支煙,也不說話。

薄沁瞬間就明白了什麼似的,瞪直了眼睛望著他:「阿琛,你出來見我,該不會是為了氣顧南舒?!」

陸景琛一口煙霧吐出來,薄暮層層,將他的側臉籠罩其中,叫人辨不清他的情緒。收起打火機,又吸了一口煙,他才眯著眼眸掃了薄沁一眼,懶散開腔:「你知道就好。」

薄沁的一張俏臉瞬間就被氣紅了:「阿琛,你清醒一點好不好?!你到底圖顧南舒什麼?!你不要忘了當初她是為了什麼才嫁給你,你又是為了什麼娶她?!你不能因為跟我賭氣,就是非不分,好不好?!你不要這麼偏執,好不好?!」

陸景琛擰了擰眉:「小沁,偏執的人不是我。八年前,我就跟你說過,我們之間沒可能,我有喜歡的人。」

陸景琛手上的煙抽了半支就沒了興緻,隨手擰滅,扔進了路邊的垃圾箱。

海風有一點大,將沙灘邊上帳篷的一角吹起。

陸景琛沒有再逗留,轉身就要朝著帳篷那邊走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