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顧柒就跟只皮猴兒似的,在賭場呆不慣,又回了歐洲。

得知悠悠和經年兩人被帶去繼承財產,阿才和阿旺在另外一處和穆南樞進行某種試驗,就算是她來了歐洲,穆南樞也沒辦法來見她。

偌大的薔薇古堡就只剩下了顧柒一人,她閑著沒事,就讓人在古堡修了一些中式風格個的房間。

既然穆南樞短時間沒辦法回國,她就給他一個驚喜,等他回來了,一定會喜歡這裡的房間。

呆了幾天,顧柒實在是呆得無聊了,身邊就只有一個顧浣。

「啊,好無聊啊。」顧柒坐在城堡的房頂上,雙手托著臉頰。

「小姐,你倒是下來好不好,摔下來了怎麼辦?」

「小浣熊,你上來陪我說說話。」

顧浣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坐在顧柒身邊坐下,「小姐,你才來幾天就這麼無聊。」

我和英雄有約會 「我過來以為天天都可以見到我帥帥的小樞樞,誰知道還是見不到,哼,我還不如不來,阿旺偶爾還來看看你。」

顧柒似乎很不開心的樣子,顧浣知道她是在想穆南樞了。

「小姐,先生是在做什麼重要的研究,哪像阿旺就是一個跑腿的。」

「至少你能見到他,我連穆南樞的毛都見不到。」顧柒嘆了口氣,「我家先生那一頭又長又濃密的毛髮啊。」

聽到她這種形容詞,顧浣也是哭笑不得。

「小姐,只要忙過了這一陣先生就能來見你了。」

「可我好無聊,你看我一根頭繩都編好了。」

顧柒手中有一條很精緻的紅色絲線編織的頭繩,給穆南樞系長發正好。

「小姐無聊的話就出門轉轉,我陪你去遊河好不好?」

「好吧。」

顧柒呆在古堡都快長霉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也不喜歡穿著男裝去酒吧撩妹子。

每天都是女裝乖巧,偏偏穆南樞不來欣賞。

塞納河上,顧柒看著兩岸閃過的風景,顧浣小心翼翼問道:「小姐,你現在心情好點了嗎?」

「沒有,因為陪我的人不是他。」

「小姐你這是在嫌棄我了?」

「對,你現在才看出來也太笨了。」

「小姐,你要再這樣說話我就不理你了。」

「逗你玩的,瞧你認真的樣子就像是天橋下貼膜的。」顧柒揉亂了顧浣的頭髮。

顧浣捂著自己的頭,「小姐,別揉了,髮型都亂了。」

兩人在船上鬧開,顧柒停下了手,「小浣熊,你說我們能不能去找經年悠悠串串門?」

「那可不行,小姐你會被打死的,我聽阿旺說那位公爵大人可凶了,一個月就只讓阿才和經年見一面而已。」

「不錯了,人家一個月還能見上一次,我家這個呢?我到了巴黎都見不到他,哼,再見不到我就爬牆去,看他急不急。」

「小姐,你又胡說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穆先生是真的很忙,我聽阿旺說他已經在盡量加快步伐,就是為了早點出來見見小姐你。」

「你說他究竟在忙什麼呢?我看那些一天接八個通告的明星也沒有他這麼忙。」

「你怎麼能拿明星和穆先生相比,咱們穆先生是科學家,偷偷告訴你,阿旺有次說漏了嘴,說穆先生在給國防部研究新型武器呢。」

顧柒就知道他的身份很神秘,亦正亦邪。

「所以他這次是在研究什麼裝備了?」

「裝備?小姐,我怎麼覺得在你口中就像是打遊戲呢,雖然不知道他在研究什麼東西,但一定很厲害。」

顧柒撇嘴,「再厲害又有什麼用,我都見不到他,一些搞科研的都會掉發的,你說他會不會再過幾年就成禿子了?」

「我的大小姐,你都在想什麼,穆先生那一頭黑髮發質比我們都好呢,就算他掉發,那也是最帥的禿子。」

「烏鴉嘴,我家小樞樞才不會變成禿子呢。」

顧柒張口閉口都是穆南樞,遊船結束,兩人剛剛上岸,就聽到不遠處有個人在大叫抓小偷。

竟然是有人搶了一個中國遊客的包,顧柒將自己包丟給了顧浣。

「哪裡來的小賊!」

「小姐,你倒是慢點。」

顧柒像是飛毛腿一般跑的飛快,保鏢衝上去人都沒影了。

顧浣嘆了一口氣,這個小姐就是不讓人省心,希望保鏢能快點追上去,不要讓她受傷。

重生之秀色田園 「小賊,給你爺爺我站住!」顧柒本來是想一鞋子甩到他的臉上,無奈冬天的鞋子太麻煩,要是拖鞋已經飛到男人臉上去了。

那人回頭看了顧柒一眼,甚至還故意停了一兩秒再跑。

「嗨,我這個小暴脾氣,你是在侮辱我嗎?」

顧柒將劉海一撩,拔腿追去。

這個小賊似乎故意在激怒她,顧柒的跑步速度很快,一般的男人也跑不過他。

偏偏他更快,而且每次拉長了距離他就會停下來等等顧柒。

就這麼繞了無數個圈子以後,顧柒被他帶到一個死胡同。

「哼,小賊還不乖乖就擒,把包給我。」

顧柒朝著他一步一步走去,將手指捏得咔咔響。

「小子,知道我是誰嗎?我的外號可是飛毛腿,導彈都沒我快,敢在我眼皮子下搶包,活得不耐煩了。」

那人背後就是死胡同,無路可逃,在顧柒眼中就是瓮中捉鱉。

「你大概不知道吧,小爺還有個外號叫小霸王,再不把包給我,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得嗷嗷叫。」

那戴著面具的人不躲不閃站在原地,顧柒開始覺得有些奇怪。

「我當然知道了,小霸王飛毛腿,這名字還是我給你取的。」他摘下面具,露出一張熟悉的臉。

看到是邁克,顧柒第一反應是,「卧槽,你不是抱了一條粗壯的大腿嗎?怎麼淪落到搶別人包包過日子了?不會這麼慘吧?」

邁克:「……」

這小混蛋的腦迴路從來都沒有和他在一條線上。

「我是專門引你過來。」

顧柒撓頭,「怪不得有人可以跑過我這隻飛毛腿,原來是你。

喂,邁克,你裝什麼弄什麼鬼,上次的教訓都忘記了?

被我先生打得嗷嗷的事情,早知道我就該給你錄下來。」

「小柒,你的嘴還是這麼損。」

「當然了,我還有個外號不是叫伶牙俐齒怪么。」顧柒洋洋得意。

說實話她對邁克並沒有太深的懼怕,畢竟是一起長大的人,還是自己說東他就往東的人。

「你很得意?」

「當然了,你不管把我帶到什麼地方我先生都會追來,這次還會把你炸得嗷嗷叫的。」

「我倒是要試試看,他穆南樞有多大的本事。」

邁克朝著顧柒靠近,顧柒在他面前胡亂舞了幾下,「你,你別過來,你知道我身手靈活的,一會兒我讓你斷子絕孫。」

邁克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眼中一片溫柔,「我的小七,我早就給你說過,女孩子家還是要溫柔點。」

「小爺才不要,你別過來,我很厲害的,我真抓你了,我我我警告你,我超級厲害的!」

邁克輕而易舉抓住了顧柒,聲音溫柔道:「小柒,你忘記了嗎?你練跆拳道的時候是我陪著你,而我的段位早就在你之上。」

「你……」顧柒被他一敲,暈倒在邁克懷中。 不管她想不想見,顧錦還是將她丟去了唐茗的房間。

當五花大綁的顧安楠再次和唐茗見面,唐茗還沒有開口,倒是安楠冷哼一聲。

「看什麼看,沒看過仙女啊?」

脾氣還是這麼暴躁,唐茗笑了笑,「是沒有見過這麼暴躁的仙女,大概是吃火苗長大的。」

「混蛋,還不快給我鬆綁?」

重生之&傻阿呆& 唐茗這次倒沒有那麼乖了,對顧安楠也多了一些免疫力。

「那可不行。」

顧安楠怒:「為什麼不行?」

「綁你的人不是我,你應該找她來給你鬆綁。」

「就算不是你,那還不是你們一夥的,不然她怎麼會將我往你這裡送。」

唐茗推了推眼鏡,「你倒是提醒我了,她將你送來可是給我安排了任務的,問出你的身份,你看,刑具都準備好了。」

顧錦提前就讓人給他送來了一個黑色箱子,說這是給他準備的刑具。

為了恐嚇顧安楠,唐茗當著顧安楠的面打開了黑色箱子。

箱子打開的那一瞬間兩人都愣了,這是什麼刑具?

顧安楠雖然沒有經歷過情事,性格大大咧咧的她也很清楚那是什麼。

一張笑臉漲得通紅,「你這個流氓,無賴,你想對我做什麼?」

唐茗欲哭無淚,他哪知道那麼正經的顧錦也有這麼不正經的一面,竟然送來了男女之間助興的東西。

以顧錦的性格,他怎麼都不會將她往那個方面去想,這下鬧了一個大烏龍,顧安楠肯定會將他想成那樣不堪的人。

現在解釋還來得及嗎?顧安楠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蟑螂一樣。

甜妻來襲:沈少,我不嫁 「你……你不要誤會,我,我就是想要拿鞭子嚇嚇你。」

唐茗從裡面拽出一條鞭子,這個看上去總沒有那麼旖旎吧。

「你這個變態,你倒是抽啊,小爺要是眨眨眼睛就管你叫爸爸。」顧安楠脾氣也上來了。

這威脅比解釋更糟糕,顧安楠肯定恨死他了。

唐茗一個頭兩個大,顧錦這回可真是害死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兩人待在一起的時間久了,顧錦現在的做事風格和司厲霆一模一樣。

她的目的是讓自己霸王硬上弓,可面對顧安楠,他怎麼能下手。

唐茗關上了箱子,「咳咳,這就是個誤會。」

「誤會?我誤會你奶奶,我都看見了,你這色魔,不要臉。」

「女孩子不能說髒話,這樣不太文明。」唐茗一本正經的糾正。

「我就說,爺就這個性格,怎麼的,不服氣你就用你鞭子抽我啊。」顧安楠得理不饒人。

「這個東西不是我的。」唐茗真不想被顧安楠誤會。

「呵呵,不是你難道是我的?我看你這個人不僅是個瞎子,而且還是個臭流氓,想趁人之危啊?」

「我要是想趁人之危,那一晚我就動手了,我至於連碰都沒有碰你?」

顧安楠更加生氣,「看來你不僅流氓,還是個陰險的小人,那天你沒有拿道具就不想動我,今天買了道具,你是不是就打算大顯身手。」

唐茗這下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這個是你姐姐給我的,她想讓我問出你的來歷。」

「呸,臭不要臉,居然想推給那個蠢女人,她幹嘛這麼做?

不要狡辯了,你就承認吧,你就是一個心理骯髒的卑鄙小人,滿腦子都想的齷蹉的事情……」

顧安楠罵人的詞是一套一套的,小嘴叭叭不停。

「說了我不是。」

「你就……唔……」

顧安楠還想要繼續罵,嘴被唐茗給堵住。

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沒想到那溫文儒雅的男人竟然真的會這麼對她。

「現在你該冷靜一點了吧?我說了我不是。」

一般的女人都會變乖了,哪知道顧安楠更加暴躁,「我冷靜你奶奶地腿兒!你居然敢親老子,老子跳起來打死你。」

「為什麼要跳起來?」唐茗的注意點很奇怪。

「廢話,那還不是因為你比我高。」顧安楠還真的解釋了一句,「你鬆開我,你看我不打死你。」

兩人爭吵的言語就像是小學生吵架,要是旁邊有人聽到一定會樂得哈哈大笑。

「好了,別鬧了,你乖乖的告訴我你來自哪裡?你爸爸媽媽呢?」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算老幾?」

唐茗拍了拍她的頭,「我不算老幾,我只是一個工具人,你姐姐想知道。」

「她想知道我就要說么?再說我才沒有姐姐,死流氓快鬆開我。」

「不說是么?那我就吻到你說為止。」

這一招對顧錦是很有用的,顧安楠聽了不但沒有害怕,反倒是擺出一副要和唐茗干架的架勢。

要不是她手腳都被綁著,肯定這會兒就在捲袖子了。

「好啊,那就來啊,我要是怕你就是你孫子,反正我也不吃虧,就當是玩了一隻鴨。」

這樣的顧安楠唐茗實在沒有辦法吻下去。

這世上的人分很多種類,有的人你強她就弱,顯然顧安楠是第二種,你強她比你更強。

「愣著幹嘛,你不是要威脅我嗎?」

唐茗嘆了口氣,送來的不是人質,而是大爺。

「餓了么?」他突然問道。

「我晚飯都沒吃,肯定餓了。」

「想吃什麼?」

「吃你奶奶地腿兒。」

唐茗又拍了拍她的腦袋,「好好說話。」

「那就蛋炒飯吧。」

顧安楠這麼刁鑽古怪的人,本以為她會提出吃其它什麼昂貴的東西,哪知道她要吃的是蛋炒飯。

「不吃其它的了?」

「不要,你有這麼好心?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要在裡面下藥迷暈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