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顧連勝:馬屁精!!

顧朝夕這馬屁拍的,明顯顧司令的心情就愉快了起來。

顧連勝氣得差點原地爆炸了,再讓這臭小子這麼花言巧語的哄下去,老爺子肯定被這臭小子給牽著鼻子走。

顧連勝氣得狠狠地瞪了顧朝夕一眼,顧朝夕淡淡的回了他一個挑釁的眼神。

「爸,您別聽朝夕的,他現在是在給您灌迷魂湯呢!」顧連勝氣得口不擇言。 「你的意思是,我是個很容易被收買的人?」顧司令立刻沉下了臉,「你現在當了軍長翅膀硬了是吧?就連總統閣下都不會這麼跟我說話!」

顧連勝急了,「爸,我真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朝夕……」

「朝夕怎麼了?我看朝夕就好得很!」

眼看顧連勝還要說話,舒文君急忙拉了拉他的衣服,顧連勝這才忍氣吞聲,只是一雙眼珠子瞪得就像是手電筒一樣地瞪著顧朝夕。

顧朝夕完全無視,還倒了一杯茶給老爺子,「爺爺,您喝茶。」

「嗯。」顧司令慢條斯理地把放大鏡放回口袋裡,兩手背到身後,昂首挺胸,一本正經地開口說道:

「我也不是個不通世故的老頑固,現在事情也鬧開了,孩子也有了,我還不至於做一個棒打鴛鴦的壞人。既然朝夕是真心喜歡那姑娘,你們做父母的也別那麼容不得人。」

「他們不是都在國外辦了結婚證書了嗎,我看國外的肯定不行,找時間去民政局再辦一次吧!酒席的事情也要抓緊了,要在肚子大之前給辦了。」

「爸……」顧連勝跟舒文君不約而同地開口。

顧司令卻不想再聽,擺了擺手:「不用說了,這件事就這樣子,我也累了,先上樓休息了!」

說完,顧司令真的就走了。

顧連勝憋了一肚子火,哼了一聲就越過顧朝夕也走了。

顧朝夕看向舒文君,笑了笑:「媽還有話對我說?」

舒文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緊跟著顧連勝的腳步出去了。



此刻,在醫院裡。

「爺爺,您喝點粥吧!」藍夢打開保溫盒,倒了碗燕窩粥遞給宋老。

宋老的左手背上還扎著點滴的針頭,看都不看藍夢一眼,直接抬手就掃落了藍夢手裡的碗。

藍夢被滾燙的粥燙得低呼一聲,下意識地就丟了碗,紅著眼捂住燙紅的手腕。

「爺爺,怎麼了?」

宋涼生一進來,就看到宋老橫眉冷對藍夢。

藍夢見宋涼生來了,立刻露出了一個充滿了委屈的笑容道:「涼生,你來了?」

宋涼生看了眼冷著臉的宋老,低聲對藍夢道:「你先出去吧,爺爺這邊我照顧著就行了。」

「我沒事。」藍夢搖頭道:「爺爺已經一晚上沒吃東西了,這樣下去對胃不好。」

藍夢的話音未落,宋老就冷哼一聲:「只要你不在這裡氣我,我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

「爺爺……」藍夢咬著唇瓣,眼淚汪汪地望著宋老。

宋老別開頭不去看她,只是上下起伏的胸膛看出他真的氣得不輕。

他在主席台上聽到喇叭里的那些話,一時怒極攻心,兩眼一黑就昏了過去。

好不容易從重症病房被推出來,就看到拿著坐墊跪在病房門口的秦朗,一邊偷偷拿著洋蔥抹眼睛,一邊哭得哭天搶地的道歉。

這哪裡是來道歉的,分明就是想要活活氣死他!

宋老被氣得兩眼一翻,醫生差點把輪椅一掉頭又把他給推回重症病房去。

想到顧家居然這麼快就把蘇晚給帶回家,宋老就氣得地拿手用力地錘床沿,顧家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宋涼生上前給宋老倒了杯開水,道:「爺爺,您要保重身體,彆氣壞了身體不划算。這次的事情顧家恐怕早就有了想法,這一次他們就是故意在全軍區嚷嚷開的。」

「哼!」宋老橫了眼一旁乖乖低頭站著的藍夢,「你老實說,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藍夢立刻就哭著大喊道:「爺爺,我肚子里的孩子千真萬確是涼生的呀!我和涼生的感情,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會背著涼生,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來呢!」

秦朗在喇叭里喊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種時,藍夢早在心裡把他詛咒了不知道幾百遍。

此刻見宋老把所有怒氣都撒在她的身上,藍夢對秦朗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宋涼生向藍夢使了個眼色。

藍夢其實很擔心宋涼生會懷疑,但現在看到宋涼生這個態度,她心裡的不安也消褪了不少。

她看向宋老道:「爺爺,那我先回去了。」

宋老怒氣未消,對藍夢自然給不了好臉色。

藍夢心裡憋屈,但面上卻只能表現得像個孝順的孫媳婦,跟宋老告了別才出去。

等到藍夢出了病房,宋老立刻說道:「涼生,藍夢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宋涼生也不是傻子,其實他多少也聽到一些關於藍夢和季寒的風言風語。

「爺爺,其實我就是想跟您說,我不想娶藍夢,現在事情鬧得這麼大,我要是娶了她,不是帶了綠帽子嗎?」宋涼生剛才對藍夢的態度,看似平和,其實透著疏離。

他只是想儘快把藍夢給趕出病房,才好和宋老談正事。

誰知道,宋老臉色一沉,立刻說道:「不行!你現在必須娶她!」

「為什麼爺爺?」宋涼生想不通,「難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也要娶她?」

宋老躺在病床上,無奈地說道:「就是因為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許不是你的,你現在如果不娶她,這頂綠帽子不就是扣在你的頭上了嗎?你娶了她,在外人面前做做樣子,等到一年半載再離婚,這樣也就保全了我們宋家的臉面。」

「我不會娶藍夢。」宋涼生重複著,語氣異常的堅決。

「你……」宋老苦口婆心地說道:「涼生,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報紙上已經刊登了你和藍夢的事情,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都必須要娶她!」

「爺爺,您一定要這麼逼我嗎?」宋涼生苦笑著問道,聲音沙啞。

宋老張了張嘴,看到他泛紅的眼睛,忽然覺得不忍。

「涼生,到了這個地步,有些事你還是不要計較那麼多好。」宋老嘆了一口氣說道:「就算你真的不喜歡她,過個一年半載再和她離婚。但是,不是現在!」

宋涼生怔怔地看著宋老,聲音艱澀極了:「所以,我沒得選擇對嗎?」

看到他這個樣子,宋老深深的無奈了。 藍夢覺得現在的情況對她越來越不利了,她必須要抓到主動權才行!

宋涼生最是孝順了,現在只有沈蘭芳站在她這邊,她才有十足的把握。

這麼想著,她正準備給沈蘭芳打電話,電話就響了,而且正好就是沈蘭芳打過來的。

「你現在馬上過來一趟!」沈蘭芳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藍夢心裡很是不爽,但是表面上還是乖巧的答應了,「好的,伯母。」

沈蘭芳沒等到她說話,就直接掛了電話。

看著掛斷的手機,藍夢的眼底劃過一抹幽光。

這個女人真把自己當成她婆婆來使喚她了,如果她不是宋涼生的媽,以她現在的名氣可地位,才懶得應付她。

藍夢摸著肚子,輕輕說道:「寶寶,你現在可是媽咪唯一的依靠了,你可一定要爭氣啊!」

藍夢去了宋家,誰知道沈蘭芳一見到她,就劈頭蓋臉地問道:「你給我說清楚,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怎麼每個人都這麼問?

藍夢心裡把秦朗罵了幾百遍,此刻卻滿臉動容地望著沈蘭芳說:「伯母,我肚子里的孩子當然是涼生的啊!」

「你放屁!現在整個軍區都傳遍了,說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我們涼生的,是季寒的野種!」沈蘭芳說著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幾天她連門都不敢出,就怕一走出去就被人給戳脊梁骨。

沈蘭芳一向高傲,怎麼受得了這種氣?

藍夢看到沈蘭芳的臉色難看得跟鍋底一樣,便給她身後的慧姨打了個眼色。

慧姨收到藍夢的暗示,立刻上前一步,跪在了沈蘭芳的面前,「大小姐,我們夢夢是被誣陷的呀!」

「阿慧,你這是做什麼,快點起來!」沈蘭芳伸手去扶慧姨,慧姨卻不肯起來。

「大小姐,夢夢從小就和涼生一起長大,他們兩個人青梅竹馬,情比金堅,以前宋老那麼反對也沒能分開他們,您怎麼能懷疑我們夢夢的人品呢?」慧姨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說道。

「可是秦朗那麼說……」沈蘭芳遲疑地說道。

慧姨馬上咬牙切齒地說道:「秦朗是顧朝夕的表弟!他們一早就和蘇晚狼狽為奸了!」

慧姨朝著地上啐了一口,「明明就是蘇晚勾三搭四,不要臉的和這兩兄弟好上了,卻反咬我們夢夢一口!這就是在往我們夢夢身上潑髒水,她蘇晚得不到涼生,也不想我們夢夢好過!」

沈蘭芳半信半疑了,藍夢立刻眼淚汪汪的往地上一跪,捧著肚子道:「如果伯母不相信我,我就和寶寶在這裡撞死,來證明我的清白!」

沈蘭芳看到她那快要四個月的肚子,心裡著急了,急忙說道:「你快起來,地上涼,對孩子不好。」

藍夢的嘴角悄悄彎了一下,臉上卻是一副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伯母,我真的是被冤枉的。蘇晚一直都很恨我,她才想著法子的污衊我,我對涼生的心難道您還不清楚嗎?」

沈蘭芳這是徹底相信了,她一向都看蘇晚不順眼,這件事情要是蘇晚乾的,她馬上就相信了。

她同仇敵愾地說道:「我就知道那個蘇晚不是個好東西!夢夢,你起來,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別讓我的孫子在地上受罪。」

宋涼生回到家,看到藍夢也在,還其樂融融的和沈蘭芳一起在吃飯。

「夢夢,來喝碗雞湯,這個是老母雞的雞湯,對寶寶好。」沈蘭芳說道。

「謝謝伯母。」

宋涼生皺著眉,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

「涼生回來了啊!」沈蘭芳說道:「快過來吃飯,你坐到夢夢身邊吧。」

「涼生,給你筷子。」藍夢體貼的給宋涼生擺好了碗筷。

「夢夢,你現在肚子都這麼大了,乾脆就搬過來住吧,不然我放心不下你的身子。」沈蘭芳說道。

「就是,夢夢你搬過來吧,你現在身子不方便,住在外面叫什麼事呢!」慧姨附和著說道。

藍夢開心地說:「謝謝伯母,謝謝媽,我回去就整理東西。」

一頓飯,宋涼生的臉色很不好,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

吃完飯,他就上樓去了。

藍夢也跟著上了樓,輕聲道:「涼生,你不相信我嗎?」

宋涼生皺眉:「我相不相信你,有什麼關係嗎?只要我媽相信你不就行了?」

「涼生,你為什麼要這麼說?難道你也覺得我和季寒有私情?」藍夢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般說道:

「我也是因為你的關係,才和季寒做朋友,我真的沒想到,居然會被人給污衊成這樣,要是你不喜歡,以後我不理季寒就是了。」

宋涼生搖搖頭,「你讓我冷靜一下吧。」

說著,他打開衣櫃,抱了一床被子,要走。

藍夢慌了,急忙拉著他,「涼生,你要去哪裡?」

「我去書房睡。」宋涼生面無表情地說完就走。

藍夢幽怨地看著他的背影,忽然大喊了一聲:「哎呀!我的肚子!」

宋涼生下意識轉頭,就看到藍夢捧著肚子,顫顫巍巍地要摔倒。

他急忙把手中的被子放下,走過去皺眉問:「肚子怎麼了?」

「我肚子好疼啊!」藍夢哭道。

「你別裝了。」宋涼生有些不耐煩了,「剛剛不還好好的嗎?」

「我肚子真的好疼……」

「行了,你別用這樣的方法留下我,真的很幼稚!」宋涼生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藍夢看到宋涼生竟然真的走了,氣得狠狠一拳捶在柜子上,誰知道一時氣急攻心,竟然真的動了胎氣。

「啊,我的肚子好疼……」她驚慌的捧著肚子叫道。

後來,是她的喊聲驚動了樓下的慧姨,這才叫了救護車把她送到了醫院。

宋涼生得到消息來醫院,被沈蘭芳給訓斥了一頓,「夢夢是被冤枉的,都是蘇晚那個賤人搞的鬼,你怎麼會相信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

「媽,這事和蘇晚無關。」宋涼生皺眉道。

「怎麼和她無關,我看就是她勾搭了顧朝夕還不夠,還勾搭上秦朗,這事就是她教唆秦朗乾的!」 見宋涼生不以為然的樣子,沈蘭芳氣不打一處來,「你要還當我是你媽,就找個時間和夢夢結婚!」

「媽……」宋涼生皺眉。

「你別叫我媽,你如果不娶夢夢,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你也不看看,夢夢的肚子都多大了,你不趕快把她娶進家門,你還在等什麼?你等得起,我的孫子等不起!」沈蘭芳生氣地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先進去看看她。」宋涼生說著就推開了病房門。

房間里,藍夢躺在病床上,看到宋涼生來了,立刻強撐著身體想要起來,「涼生……」

「好了,你別動,躺著吧。」宋涼生扶著她躺下。

「涼生,你是不是還在懷疑我?」藍夢傷心地說道:「我的肚子里的寶寶當然是你的了,我有多愛你,難道你心裡不清楚嗎?你怎麼會聽了別人的挑撥,你就懷疑我了呢?」

宋涼生沉默地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涼生?」藍夢輕輕喊了他一聲。

「嗯?」宋涼生轉過頭來,眼神茫然,好像剛才她聲淚俱下的那些話,他壓根一個字都沒聽見似的。

藍夢強壓下心裡的不悅,柔聲說道:「當初你車禍住院,你酗酒的時候,是我照顧你,現在反過來了,是你照顧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