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風玫打量著他的神色,不由眯起了眸子。

看來尤他所經歷的他並不知道。

事實上,她說的只是尤他經歷過的一件而已,此後還有著無數件類似的事情,也就是這般,一次又一次的心冷受傷,一步步扼殺了原本乖巧懂事的尤他,一步步逼著尤他走向死亡。

可是,那麼多次,就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嗎?

「塔塔,對不起。」

良久,尤父才顫抖著唇瓣開口,眼中有淚。

這一瞬間,尤父的背似乎又彎了幾分。

風玫並沒有為之有任何動容。

「你打算,什麼時候把我的心給尤歡?」

這個問題,是尤歡一直想問卻從來不敢問的。

尤父猛地抬頭,滿眼不可置信:「你怎麼會這麼想?」

風玫平靜地回視著他:「難道你不是這麼想的?」

尤父深吸一口氣:「尤塔,你是我的女兒!是我願意拿命去護著寵著的女兒!」

「可你還有個願意拿女兒的命去換的兒子。」

尤父臉上是深深的痛苦:「我究竟做了什麼讓你有了這般想法?塔塔,虎毒尚且不食子!」

蘋果很甜,卻沒有繼續吃的慾望了。風玫將其隨手扔在桌子上:「奶奶說的,媽生尤歡的時候傷了身體,尤歡是你唯一的兒子,你不會讓他死,而他需要一顆健康的心臟,我可以給他提供。我十歲那年,你們不是帶我去檢查了嗎?我的心臟,他可以用的。」小說娃小說網

尤父捂著臉,聲音哽咽:「所以,那以後,你就開始不聽話,開始各種傷害自己的身體。」

「是,也不是。最初的時候,我是有乖乖聽話的,我想著,我聽話了,你們就會喜歡我,就會多陪陪我。可是沒有,所以我就做壞事吸引你們的注意力,可是慢慢的,也沒有用了,你們依舊不管我。」風玫眯著眼回憶尤他當時的心情,「那個時候我還不懂用我的心救尤歡是什麼意思,等到懂得了,我便想……毀了這顆心。」

尤父笑了,可是那笑聲比哭泣還讓人悲傷。

他終於明白了。

最初乖巧懂事的女兒突然不聽話,他憤怒生氣,又失望,給予的只有呵斥責備,從來沒有詢問原因。再後來,習慣了女兒到處惹事,他也懶得管了……

尤父揪著自己的頭髮笑著,卻是滿臉淚水。

曾經,他也想著將自己的女兒寵成世上最幸福的公主的,可是,看他都做了什麼?

十歲,到十八歲,整整八年,塔塔她究竟是怎樣度過的?

細回想,竟然抓不到這八年期間與女兒相處的畫面。

風玫看著他自責痛苦的模樣,神色冷淡。

「你走吧,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尤父愕然看著她:「塔塔……」

「我已經十八歲了,可以負責自己的人生了。」

「你……你不要爸媽了嗎?」

風玫笑了:「十歲以後,尤他就已經沒有爸媽了。」

室內開了空調,風玫只穿了一件衛衣。對上尤父張皇失措的視線,她笑著擼起了袖子…… 「陳公子,我現在已經把我們史密斯家族的所有資產都交出來了,還希望陳公子您能夠放我們家族一馬……」

老家主低聲沖著陳天說道。

「如果在我擊敗了鄭絕命之後,你就有這樣的覺悟,我可能會放過你們,甚至我還會拿出百分之十的股份給你們,讓你們衣食無憂的生活下去……」

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淡淡的看了老家主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但是現在你跟我說這些,已經來不及了……」

「陳公子,按照之前的賭約,我們史密斯家族現在已經把所有的資產都拿出來了,您還打算怎麼樣?」

老家主看著陳天,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我陳天從來都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之前說的事情我肯定也不會賴賬,但是剛才你們這些人當中好像有人要殺死我對吧?」陳天眯著眼睛輕聲沖著老家主問道。

老家主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因為此時他已經明白了陳天是什麼意思。

「在我們華夏有這樣一句話,那就是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你們欠下的債已經還了,但是你們想要殺我這件事你們打算怎麼算?」

陳天沖著老家主淡淡問道。

「陳公子,這一切都是我的命令,如果你真的想要償命的話,那就殺了我吧,這件事跟我們家族其他人沒有任何的關係,還希望陳公子您能夠放過其他人!」

老家主跪在陳天的面前,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大壯,還記不記得剛才誰要殺我?」

陳天沒有搭理老家主,而是扭頭沖著大壯問道。

「記得!」

大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點了點頭。

「殺掉這些人吧!」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主人!」

雅典娜看見陳天真的要殺掉所有史密斯家族的人以後連忙快步上前,然後跪在了陳天的面前,高聲喊道:「陳公子,我知道這些人有錯,但是求求您了,給他們留一條活路吧,畢竟這些人都是我的家人,如果您殺掉這些人,我以後怎麼面對公司的人啊?我這一輩子都會活在悔恨當中的……」

陳天聽到這句話以後,淡淡的看了雅典娜一眼。

此時陳天留著雅典娜還是有用的,畢竟以後史密斯家族的生意都需要雅典娜來管理,一旦雅典娜不幫助陳天的話,那陳天一時間很難找到更合適的人。

「你這是在幫他們求情?」

陳天輕聲沖著雅典娜問道。

「陳公子,我求您了,給這些人一個機會吧!」

雅典娜跪在地上,表情激動的喊道。

陳天猶豫了一下,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你幫助這些人求情了,那我今日就給你這個面子,但是有兩個人必須死!」

「誰?」

雅典娜連忙問道。

「這兩個人!」

陳天伸手指了指老家主還有雅典娜的父親。

陳天清楚,如果這兩個人活的話,那肯定會威脅到雅典娜在史密斯家族的位置,所以無論如何陳天都必須殺掉這兩個人,這樣的話雅典娜才能真真正正的控制住整個史密斯家族。

雅典娜跟她父親還有她爺爺的關係一般,而且雅典娜心裏面也非常清楚陳天這麼做是因為什麼,所以在沉默了兩秒鐘之後,輕聲的沖著陳天點了點頭。

老家主看見雅典娜點頭之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絕望,但是他也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陳天本來是並不打算要了他們性命的,只不過是他自己一時心中產生了貪念,所以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老家主年事已高,對於生死早就已經看淡了,所以臉上的表情還是非常平靜的,並沒有多說什麼。

「雅典娜……」

但是沃克就不一樣了,沃克萬萬沒有想到雅典娜此時救下了別人,但是唯獨沒有救下自己。

「父親大人,對不起!」

雅典娜沖著沃克深深的鞠了一躬,她清楚陳天此時只不過就是在幫助她掃除障礙而已,所以她根本就沒有繼續向陳天求情的意思。

「雅典娜,念在咱們兩個父女異常的份上,你幫我求求情好不好?」

沃克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父親,剛才如果不是因為您想要對陳公子動手,陳公子現在也絕對不會對您動手的,這一切都是您自找的!」

雅典娜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沃克說道。

「這……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沃克在聽到了雅典娜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苦笑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絕望。

陳天不打算繼續廢話下去,直接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大壯說道:「大壯,動手吧!」

「好!」

大壯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身影一閃。

「噗噗!」

一眨眼的功夫,大壯便再次回到了陳天的身後。

而老家主還有沃克兩人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便直接倒在了血泊當中。

史密斯家族的那些人看見老家主跟沃克都已經死了之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恐懼,所有人都呆愣楞的站在原地,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而鄭絕命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無奈,輕輕的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早就勸過你們兩個,但是你們兩個根本就不聽我的話,現在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我殺了你們史密斯家族的兩個人,並且奪走了你們史密斯家族的所有資產,你們可有不服的?」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看向了史密斯家族剩餘的那些人,面無表情的喊道。

史密斯家族的那些人,雖然心裏面肯定是不服氣的,但是他們也清楚陳天簡直就是一個魔鬼一般的存在,如果他們現在站出來說話的話,那基本上就跟找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所以這些人就算心裏面再怎麼不服氣也不敢說話,只能是表情絕望的站在原地。

「既然沒有人說話,那就代表你們所有人都服了是不是?」

陳天再次開口問道。

「服了……」

「我們服了!」

雖然眾人心裏面非常的不甘心,但是此時他們也只能選擇屈服。

「從今天開始,你們這些人在史密斯家族的位置不變,之前你們在公司裡面擔任什麼職務,現在依舊擔任什麼職務,而雅典娜將會成為你們史密斯家族的家主,以後無論是什麼事情,都是雅典娜一個人說算了,明白了嗎?」

陳天看著眾人面無表情的喊道。

「……」

眾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首先他們驚訝陳天竟然不僅沒有殺死他們,也沒有剝奪他們的財產,反而讓他們繼續留在史密斯家族的公司當中,那也就相當於這件事對他們的影響還是非常小的。

還有最讓這些人感覺不可思議的事情是陳天竟然選擇讓雅典娜擔任史密斯家族的家主。

這也就代表著,史密斯家族的最高權力依舊還把握在史密斯家族的人手中。

那饒了這麼的一圈,其實只不過就是殺掉了史密斯家族的兩個家主,然後讓雅典娜成為了新的家主,史密斯家族竟然還是Y國最大的家族。

這就有些讓史密斯家族的人想不明白了,陳天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是為了什麼。

但是這些人可能不知道,史密斯家族被雅典娜控制還是被陳天控制,已經沒有任何區別了。

因為現在的雅典娜根本就不可能背叛陳天。

「如果要是沒有人有異議的話,雅典娜你去把合同簽一下吧!」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再次開口說道。 擼起衣袖,露出的半截小手臂皓腕如雪,然而,再往上……是縱橫交錯的疤痕。

「你是我爸,但是你知道它們是怎麼來的嗎?」風玫垂眸摸著自己手臂上的疤痕,眸中光芒明滅難辨——

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她的身上遍布這樣的傷痕。

「這每一道印記,都是我心中,沒有爸媽的證明,所以你說,我又何來不要爸媽之說?」

「從來沒有,又何來的要與不要?」

最後,尤父渾渾噩噩的離開。

【宿主,你這未免也太狠了吧,好歹是寄體的父母。而且,他們似乎對寄體的遭遇並不知情,他們還是愛著寄體的。】

風玫放下衣袖,后靠在沙發上,斂眸盯著桌子上被她咬了一口的蘋果:「你在全國醫院搜查能夠與尤歡身體匹配的心臟。」

系統:【……】怎麼一開口,它就又成了苦力了?

想到劇情中尤歡在尤他跳樓沒多久就死了,風玫補充:「儘快。」

【知道了。】系統咕噥,【真是的,一會要和父母斷絕關係,一會又關心起弟弟來……】

風玫扯了一下唇角,眸中卻沒有絲毫的笑意。

尤他的心愿:未知。

因為尤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什麼。

或者說,她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自己的父母。

一直以來,她想盡辦法想要引得父母的注意,可是一次次失望,最終放棄。她認為,父母是不愛她的。

跳樓的那一刻,尤他心中,對父母,無疑是恨的。可是,隨著尤母隨她一同跳下,隨著她看見弟弟與父親的相繼死亡,她又迷茫了。小說娃小說網

她曾最想要的就是父母的愛,可是到死時,她才發現,她想要的,原來一直都擁有著。

心有執念,卻不知道自己的執念究竟在哪裡,所以心愿未知。

其實風玫並不在乎尤他的心愿究竟是什麼,能否完成任務,她也並不在意。但是,現在她是尤他,尤他未曾解決的事情,那便由她來處理——

以她自己的方式。

以愛為名的傷害,最為不可饒恕。

或許尤父尤母是愛尤他的,可這份愛實在過於淺薄。如系統所說,他們是尤他的父母,可為人父母,對尤他所遭遇的一切卻一無所知。

若是一次兩次倒也罷了,可是這八年來,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了,真的是一點都沒有發現嗎?

若發現了,只因那個行兇者是她的奶奶,他們的母親,便裝作不知,沒有任何的表示,那這叫做愛嗎。

若真的沒有發現,那這份愛,不要也罷。

當然,尤他也不是沒錯,她將什麼都埋在心裡,自己一個人承擔,在心中默默想著一切,不與任何人溝通訴說,如此,誰又知道她真正想要什麼呢?

但孰對孰錯,隨著尤他的死亡早已沒有了意義。

她終究不是真正的尤他。

沙發上,風玫枯坐了許久,直到日暮黃昏,肚子里響起抗議聲,她才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身體,起身走向廚房。

相對於拖家帶口,她其實更喜歡一個人,簡簡單單的一個人。

不需要親情,不需要愛情。現在,她似乎有了愛情,親情便更不需要了。

她想,她永遠都不會需要。 雅典娜在聽到了陳天的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您是打算讓我在合同上面簽字是嗎?」

「沒錯,就是你在上面簽字……」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雅典娜看著陳天心中非常激動,但是她心裏面也清楚現在誰在這份合同上面簽字,那史密斯家族的所有資產就都會歸這個人所有。

雅典娜現在對陳天已經敬畏到了骨子裡面,就算再怎麼心動她也沒有膽子真的在上面簽字,所以便輕聲沖著陳天說道:「主人,我覺得我在這份合同上面簽字好像有些不太合適……」

「沒什麼不合適的,你簽字就行了!」

陳天知道雅典娜心中忌憚什麼,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