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風環絞殺!”

預料之中,假古玲瓏也是使出了與古玲瓏相同的招式,兩人幾乎就是同一人,手段實力都是絲毫不差。

嗡嗡!

風旋狠狠糾纏在一起,似乎都想要將對方侵蝕而去,然而卻是在風旋急速扭動間,同時消散而去。

“哎呀真煩,怎麼我這麼討厭啊!”

古玲瓏一邊有些奇怪地吐槽道,一邊握着龍刺骨環衝了上去,和同樣手持骨環的自己正面硬撼在一起,頓時便是將這巨大深洞中掀起了滿天風暴。

咻!

一道隱藏着鋒利鋸齒的風刃快速切割而來,將山壁劃出一條猙獰痕跡,古玲瓏主修風屬性靈力,加上身材嬌小,自身速度極快,自己和自己戰鬥起來頗具觀賞性,眼力差的人幾乎看不到兩道身影激斗的模樣。

“螺旋斬天舞!”

兩道威勢相差無幾的龍捲風在深洞中轟然相撞,劇烈的旋轉侵蝕着對方,不過這種侵蝕並未持續太久便是以古玲瓏的落敗收場。

古玲瓏和向峯一戰幾乎透支自己的靈力,緊接着便是無休止的趕路,狀態雖是算作正常,但和巔峯狀態時期的自己打消耗戰,落敗也是情有可原。

“可恨,我竟然被我自己打敗了!”

古玲瓏氣急敗壞地說道,回到了皇甫悠然身邊,後者拍拍她肩膀,然後便是自己走了出去。

“接下來,該我了。”皇甫悠然淡淡冰冷地聲音迴盪開來,似乎連空氣都有些凍結的跡象。

兩道身着白色衣裙的身影出現在深洞底部中央,氣質都是清冷無比,但很明顯,那從黑色石棺中爬出來的複製品身上,籠罩着一層黑氣,顯得極爲邪惡。

轟!

兩人都是融靈境小成,一出手立刻便是引動天地中的靈力,一股寒冷旋風自兩人氣息交接處豁然傳來,在她們身邊形成一圈寒冰屏障。

“誰先出圈,誰就算輸!”


那假皇甫悠然也是十分乾脆,身形在此刻陡然化作雪花消失而去,下一刻,在真正的皇甫悠然身邊迅速凝聚,一柄足以洞穿一名通靈境大成強者的寒冰劍在手中凝聚,狠狠射向後者眉心。

唰!

皇甫悠然嘴角微微一凝,袖袍揮動,將那道寒冰劍抵擋而去,反手結印,磅礴靈力瘋狂涌動,最後形成了一柄遠古巨劍,寬闊劍刃上佈滿着祕密的古老符文,最後帶着震動山丘的聲勢,朝自己的假身斬去! “寒冰劍斬!”

皇甫悠然結印的速度極爲迅速,單手結印瞬間完成,根本不給“自己”反應的時間,古老寒冰大劍當頭斬下。


轟!

整個深洞之底彷彿都是爲之震動了一下,只見在煙塵瀰漫處,一道白色身影緩緩浮現,竟是那假皇甫悠然,此時她身上黑氣滾動,幾乎是快將自己的臉龐遮蔽而去,氣息也是十分紊亂,顯然剛纔爲了躲皇甫悠然那一招,動用了底牌。

“寒冰挪移都用了出來麼?”

皇甫悠然見對面的“自己”頗顯狼狽的模樣,當即也像是知道了什麼,皺眉喃喃道。

對於自己的手段她再清楚不過,剛纔那一招不使出保命的底牌,那複製出來的“自己”就已經輸了。

“再來!”

假皇甫悠然一雙氤氳黑氣的眼中有着怒火涌動,看來這個所謂的複製品也是極爲成功,不僅實力手段完全模仿了出來,和皇甫悠然的性子也相差無幾。

寒冰屏障中,兩個皇甫悠然安靜站立,相互之間沒有任何言語動作,只是空氣中那股冷到刺骨的波動讓林冕知道,這場戰鬥還在繼續。


咔咔……

空氣中開始有冰霜凝結,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竟是在兩人周身匯聚成了兩尊猶如冰雪所鑄的巨大冰雕,那冰雕的模樣,赫然便是皇甫悠然本人!

“寒冰法身!”兩個人同時低喝道。

林冕睜大眼睛盯着那兩道十數丈龐大的寒冰雕像,心中震動不已,他深知皇甫悠然實力強悍,許多未知底牌沒有顯露出來,如今一出手,便是如此驚人的地步。

兩尊龐大的冰雪傀儡在皇甫悠然的控制下,宛如有靈智一般,幾乎同時手掌虛握,無數冰霜風雪在手中瘋狂集結,化爲了兩道巨大無比的寒冰長槍,手臂猛地一抖,同時朝對方洞穿而去!

咚!

寒冰長槍攜帶着濃濃的風雪,撕裂黑暗,最後在半空轟然相撞!

狂暴的音波猶如化爲實質,將地上的塵土盡數凍結而後碎裂開去,那風暴迎面吹襲,竟像是藏着無數柄鋒利的刀劍,讓林冕的皮膚都是微微刺痛。

身形往旁邊移去,林冕催動起蠻荒體將古玲瓏護在身後,她沒有修煉過肉體,如今這暴風雪威力太過驚人,怕是會將她誤傷。

嘩嘩譁!

暴風雪還在持續,這一刻,林冕和古玲瓏彷彿是置身於極寒之地,連體內的靈境都是凍結了起來。

漫天冰雪擴散開來,最後緩緩消散於半空,原本黝黑的深洞之內,石壁上盡是被堅硬的冰層覆蓋,將這裏凍成了一個巨大冰窟窿。

而在風雪瀰漫的中心,兩尊巨大的冰雪身影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僅僅是一道白衣身影,屹立風雪中,毫不動搖。

“是悠然姐還是那個假的悠然姐?”古玲瓏湊到林冕身邊,眼睛瞪得像是銅鈴一般。

片刻後,林冕卻是突然笑出聲:“她要是被自己打敗了,還真愧對她皇甫二小姐的名頭了。”

唰。

皇甫悠然的身形陡然倒射而回,掌心寒冰之力噴薄在林冕的臉上:“信不信我殺了你。”

“試試看。”林冕毫不示弱道。

“接下來就交給你了。”皇甫悠然收回手掌,輕聲道,雖然她相信林冕不會輸,但不能排除那複製品有什麼其他手段,剛剛和“自己”對戰,若不是動用了一些非常手段,自己也不會這麼快取勝。

林冕嘴角揚起一抹自信弧度,道:“放心吧,這個古墓的祕密,我會親自從我自己的嘴裏挖出來的。”

身形閃掠到中央,林冕單手對準同樣微笑看過來的“自己”,輕輕一彎:“讓我看看,我有多強。”

“如你所願。”

那“林冕”話音剛落,身後羽翼陡然彈射出來,雙翼一震,對着林冕俯衝下來。

“火雷拳!”

林冕雙目微凝,身體瞬間緊繃,靈魂之火和雷霆之力瞬間纏繞上雙拳,而後對着半空上的身影狂轟了過去。

“風火龍術!”

複製品林冕佈滿黑氣的臉上帶着凝重之色,雙手快速結印,一條龐大火龍自滔天烈焰中怕奔騰而來,熾烈的殺伐之氣瀰漫了整個深洞空間,將周圍牆壁的冰霜都是融化而去。

咻咻咻!

伴隨着每一次拳頭轟出,林冕身前的空氣都是猛地炸裂,如同炮彈一般帶着森白火焰和雷光激射過去,拳頭瘋狂打出,與那龐大火龍對撞在一起。

“吼……”

半空上的火龍似是覺得自己遭到了輕視,火焰熊熊燃燒間竟是發出了一道類似於咆哮的低沉聲音,而後龍尾擺動,突破重重火雷光拳的阻擋,朝真正的林冕吞噬而去。

“風雷印!”

火雷拳阻擋不了火龍,自己當即身體展翅而飛,雙手印法再變,風雷之力盡數匯聚在掌心,慢慢被壓縮,最後凝聚成了一枚實質般的靈印,靈印緩緩旋轉,任何見識過它的人都是深知其中的威力。

“去!”

靈印輕輕飛出,而後悶聲擴散,那原本被壓縮到極致的風雷之力陡然席捲開來,將那條近在眼前的火龍禁錮在其中,猶如是封印一般,令其動彈不得。

“哼,我早就說過,你會的我都會……嗯?!”

那假林冕冷笑一聲,剛想凝聚風雷印,神色卻是猛然一變,他赫然無法吸納出風雷之力,說明着,他只能吸納一種靈力。

看到那複製品錯愕的神色,林冕心中也是冷冷一笑,要是踏天決都被你複製過去了,那還得了?

轟轟!

風雷鎖鏈將火龍緊緊纏繞,風雷之力瘋狂侵蝕進去,火焰迅速退散而去。

那對面的“林冕”眼神中帶着一抹駭然,身形下意識地暴退,不過就在他身形急退而下時,一道人影竟是直接穿透空間出現在他面前,拳頭之上森白火焰涌動,凜冽勁風突襲而來,狠狠撼向他的胸膛。

見到這一幕,那“林冕”猛一咬牙,皮膚上似乎有着灰色斑點浮現出來。

咚!

然而林冕卻沒有給“自己”任何機會,拳頭快若閃電般落在了後者胸膛之上,一股狂暴的勁氣傾瀉而出,將其狠狠擊飛而去!

砰。

“林冕”倒飛出去的身影直到撞上山壁才停下來,蜘蛛網般的裂紋自其身後蔓延出來,等他再度想要站起來時,一隻火焰手刀出現在他的脖頸間,毫無疑問,這一擊下去,自己必死無疑。

“兄弟,現在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古墓的祕密了?” “兄弟,現在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古墓的祕密了?”


略顯戲謔的聲音在深洞空間裏迴盪,火焰掌刀散發出恐怖的高溫,像是要把人的靈魂都融化。

“呵呵,你們贏了……”

假林冕苦笑一聲,身軀竟是開始變得虛幻,黑氣繚繞,最後逐漸消失在林冕眼前,伴隨着一起的,還有那“古玲瓏”和“皇甫悠然”兩人。

三個複製品的消失,讓得林冕微微一怔,隨後低聲罵道:“媽的,竟然又被耍了。”

那假林冕原本說,他們只要贏得三局兩勝,便是將這古墓中的玄機說出,但現在竟然就這樣平白無故的消失了,費了這大的力,甚至還逼出了皇甫悠然的底牌,什麼也沒得到,着實讓人覺得窩火。

“林冕,看!”

然而就在下一刻,三人卻是猛然地發現,那黑色石棺的棺蓋不知何時又被人合上,黑暗深洞內再度恢復靜謐,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連空氣中殘餘的靈力波動都是徹底消失。

“怎麼回事,那棺蓋不是被釘在了牆上麼?”林冕扭頭看去,有些疑惑道。

“小冕,這裏有些奇怪,有一道強大的陣法連我也被騙了,你們剛纔,可能陷入了幻術當中。”正當林冕疑惑之時,林芊羽的聲音,在其心中響起。

“幻術?!”


林冕感覺心臟跳動的速度猛然加快,連林芊羽都沒察覺出來的陣法,那會是誰佈置下來的?

“沒想到你們幾個小娃娃,竟然能闖過這心魔克己陣,真是不簡單吶……”

沙啞的聲音在突兀地林冕三人耳邊響起,聲音傳來的方向,正是那黑色石棺所在之處,循聲望去,此時在那石棺之上,竟然端坐着一名略顯佝僂的身影。

那身影安然端坐在黑色石棺之上,臉龐被遮蔽在寬大的斗篷下方,看不真切他的面孔。

唰!

林冕掠回皇甫悠然古玲瓏兩女身邊,靈境中的靈力毫無保留地肆虐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道金光防護罩,冷眼緊盯着那道蒼老身影。

“你是誰?”林冕低聲喝問道,從聲音上分析,林冕斷定這是一名老者,只是從這老者身上,他察覺不到任何靈力和靈魂波動,甚至連一絲生命的跡象都不曾存在,就如同一具屍體一般,但屍體又怎會開口說話?

“我是誰,我自己都不記得了,他們給我取了太多的綽號,少年人,你想聽麼?”蒼老的聲音似是笑了一下,但那種笑聲,僵硬地像是冰塊。

林冕緩緩搖頭,拱手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們也多有打攪,這就告辭。”

說罷便是對皇甫悠然和古玲瓏眨眼示意,那老人太過詭異,沒有任何波動的活人,這個世界怎麼可能存在,既然不是活人,那就不是什麼善茬了,自己雖然對自己的實力信心十足,但在這老者面前,靈魂力探測過去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少年人,你難道不想知道,你身懷踏天決的隱患嗎?”老者沙啞的聲音在即將轉身離開的林冕一人耳邊炸響,直接讓林冕的身軀從頭到腳瞬間冰涼。

這個老人,竟然知道自己身上身懷踏天決的祕密?!

林冕僵硬的轉過身,神色呆滯:“你,到底是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