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馬坤說道:「天珠學院是人類的最高機密,一旦我們確定你沒有資格進入,而你又知道我們現在的位置,為了避免泄密,我們會……」頓了一下,他才說道:「殺了你。」

「啊?」康圖娜娜頓時緊張了起來,「你們怎麼能這麼做?你們知不知道他幫助我們反抗軍有多少?沒有他,我們都被黑市大聯盟的裝甲軍團滅了!」

黃凱說道:「康圖司令,你有你的原因,我們有我們的規矩,希望你不要破壞我們的規矩。不然,你會失去訪問天珠學院的資格。」

「你們……」康圖娜娜頓時氣結當場。

舒雅說道:「娜娜姐,你在擔心什麼?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就算這位夏先生無法打敗馬坤,那也不會輸,平手也算是通過測試。」

康圖娜娜還要說什麼,夏雷卻打斷了她的話,「康圖司令,不要再說了。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我們得依照人家的規矩來。嗯,不用擔心我。」

「我才不擔心你。」康圖娜娜說。她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夏雷,她只是很生氣這幾個烙印戰士的做法。或許這真的是新的規矩,但她並不知道。可她很肯定的是,這樣的做法讓人很不舒服!

夏雷苦笑了一下,然後活動了一下筋骨。

「我可沒時間看你演戲!」馬坤突然撲了上去,一拳轟向了夏雷的面門。

他的拳頭帶著一股灼熱的氣息,彷彿是燒紅了的烙鐵!

夏雷也清晰的捕捉到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竟與他的烙印之力有很大的相似之處,而且非常強大!

烙印戰士,守衛人類最後的聖地的戰士,不可能是三腳貓角色。

夏雷的雙腳在地上一點,身體好些沒有重量,瞬間就往後飄移了好幾米,避開了馬坤的拳頭。

「還挺靈活的!」馬坤再次撲了上去。人還沒到,他突然騰空躍起,雙腿連踢。他出腿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即便是在狂風暴雨可之中也能感受到從他腿上散發出來的熱息,還有殘留在空氣中之中的殘影!

夏雷再退。

「膽小鬼!你能躲到什麼時候?」馬坤一臉的輕蔑,拳腳舞動,猶如一張網一般罩向了夏雷。

夏雷還是躲閃。

正在進行的戰鬥給人的一個印象就是馬坤強勢,夏雷靈動,但不是馬坤的對手。夏雷不敢與馬坤正面搏鬥,一點那種事情發生,這次渣都就會結束,而敗的人會是夏雷。

可真實的情況卻不是這樣,因為夏雷從馬坤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東西——AE能量!

AE能量,他無比熟悉這種能量,也了解這種能量的性質。那是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所走的進化之路,他之前也在那條路上行走。後來他開創了吃奶進化的道路,最終慢慢糾正了過來。所以,他怎麼可能不熟悉這種能量?

讓他驚訝的地方也就在這裡,因為在去邊荒城的路上他救下了天珠學院的生物科學家韓一飛,並從韓一飛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與「AE」有關的情況,那就是「AE」還沒有研究出來!研究「AE」的教授已經死了,而他還從黑鬍子的保險柜之中偷走了實驗記錄並交給了反抗軍和韓一飛。那麼,馬坤的身上怎麼會有「AE」能量呢?

這事,詭異!

「你要躲到什麼時候?懦夫!」馬坤罵道。

夏雷忽然停下了躲閃的身形。 「給我躺下!」難得找到進攻機會的馬坤瞬間前突,兩步借力之後他的雙腳在地上重重一踏,整個身體就像是一支扔出去的長矛扎向了夏雷。

他的「矛頭」是他的右拳。

這一拳,從他拳頭上散發出來的熱息更強烈了,幾乎能蒸發灑落在他拳頭上的雨水!

居然這樣的狠手?

夏雷的眉頭微微挑了一下,這一次他並沒有躲閃,他一拳頭對轟了上去。

蘇雅、蘭帕德爾維和黃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在三個烙印戰士的眼裡夏雷的舉動無疑是極其愚蠢的。他們似乎已經預判到了結果,那就是夏雷的手骨和臂骨會折斷,然後整個人會飛出起碼二三十米遠,爬不起來!

轟!

能量對撞的衝擊波從兩人的拳頭之間迸射出去,然後向四面八方推射。

咔嚓!

幾乎就在兩隻拳頭對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間,兩人的拳頭之間也爆發出來骨頭斷裂的聲音,那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有人飛了起來,飛出了二三十米遠的距離。

他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沒法再爬起來。

三個烙印戰士的預判都應驗了,非常的準確。可就錯了一點,那就是手骨斷裂,飛出二三十米遠,無法再爬起來的人不是夏雷,而是馬坤。

「噗……」馬坤吐出了一口血。

三個烙印戰士傻眼了。戰鬥就這樣結束了,塵埃落定,可是他們卻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夏雷淡淡地道:「我通過測試了嗎?」

沒人跟他說話。

康圖娜娜說道:「我早說過,我一點都不擔心他,你們現在明白了嗎?有些時候我都覺得他是一個怪物。」

蘇雅這才回過神來,「他……究竟是什麼人?」

康圖娜娜苦笑了一下,「我也想知道這個答案,不過你們不用擔心,他不是一個壞人,更不是我們的敵人。」

黃凱和蘭帕德爾維去查看了馬坤的情況。馬坤也確實夠強悍,他的指骨碎裂,小臂的臂骨也折斷了,可他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出來。他甚至沒讓蘭帕德爾維扶他,自己就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直盯盯的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充滿了不甘與困惑。直到現在為止,他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敗得如此「隨意」,而且如此之慘!

夏雷走了過去,他的臉上帶著歉然的笑意,「對不起馬兄,我出手重了一點,你的傷沒事吧?」

馬坤瞪著夏雷,嘴巴里就像是塞著什麼東西說不出話來。他的整條右臂差不多都報廢了,這傢伙居然還問他有沒有事。如果這樣都「沒事」的話,那要怎麼才算「有事」啊?

「我有沒有通過測試啊?」夏雷又問了一句,這次是看著黃凱問的。

「我輸了。」馬坤終於還是說了一句話出來,不過就這一句話。

「夏先生,你通過測試了。」黃凱說道:「跟我來吧。」

「謝謝,請帶路。」夏雷說,然後跟著四個烙印戰士向山坡下走去。

康圖娜娜和蘇雅兩個女人走在最後面,她們是故意放慢速度的。兩個女人在隊伍的最後面嘀嘀咕咕,說著悄悄話。

「他竟然打敗了馬坤,只用了一拳頭。我不敢想象,我覺得他的實力甚至比我們的武官唐聖還要強一些。」蘇雅說。

康圖娜娜壓低了聲音,「你沒有見到他在戰場上的樣子,那才叫可怕。」

「娜娜姐,他是你什麼人?你居然敢做他的擔保人,如果他的身份有問題或者動機不純,你會受到牽連的。你知道天珠學院對付叛徒的決心和手段,不知道為什麼,我為你感到擔心。」蘇雅的聲音小小的。

康圖娜娜卻是一副並不在乎的樣子,「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我和他沒有你想象中的那種關係。我只知道它對我們整個人類的命運都非常重要,他應該來這裡,我願意為他承擔任何風險。」

「真的什麼關係都沒有嗎?」

「如果非要說有什麼關係,嗯……戰友吧,朋友,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康圖娜娜說。

兩個女人的對話一字不漏地進入了夏雷的耳朵,夏雷的心中也感到了一絲麻煩。他來這裡是為了尋找那條線索的,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可能會動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可如果因為他的行動而給康圖娜娜帶來什麼麻煩的話,那對康圖娜娜來說不僅是一種欺騙,更是一種傷害。

三個男性烙印戰士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馬坤一直抱著他的右臂,他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可他始終忍著沒有叫出一聲。

馬坤和他的右臂再次將夏雷的思維引到了那個問題之上。

「AE不是還沒有研究出來嗎?這個馬坤的身上竟有AE能量,嗯……另外三個的身上也有,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那個韓一飛在騙我?不可能,我捕捉過他的思維,他並沒有對我撒謊。他沒有對我撒謊,那麼他恐怕是被人騙了。連自己人都騙,這個天珠學院究竟是一個什麼地方?」夏雷的腦袋裡面塞滿了問題,一個又一個。

也就在一個又一個的問題里,夏雷的宇宙烙印輕輕地顫動了一下。烙印之力能量水銀瀉地一般席捲了過去,悄無聲息,方圓五百米的範圍都在他的絕對掌控之中。

所有人的腦電波很快就被捕捉到了,夏雷的大腦之中也湧現出了很多信息。

「那個傢伙怎麼可能一拳打敗我?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究竟是誰……我不甘心,我一點都不甘心!有機會我一定要挽回我今天所失去的榮耀,我要打敗他!我一定要打敗他!」這是馬坤的大腦活動,他的表面上雖然沒什麼,輸得坦坦蕩蕩,可他的心裡顯然不是怎麼想的。

這個馬坤其實是一個表裡不一的人。

「幸好我剛才沒有出手,馬坤的身手和我差不多,如果剛才出手的是我的話,我的下場恐怕和他差不多。哼1馬坤想在蘇雅的面前出出風頭,這次是得不償失了,哈哈哈……」這是蘭帕德爾維的大腦活動。

這傢伙在幸災樂禍。

「這個夏雷真的有傳說之中的那麼厲害嗎?他的身上蘊藏著什麼樣的力量?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和羅蘭院長談一談了,看他是什麼看法。他一定知道一些什麼,這個小子實在是太奇怪了,我得盯緊他才行……」這是黃海的大腦活動,他的身份不同,思考的問題也不同。

從身後后捕捉到的腦電波則截然不同。

「這個夏雷長得挺好看的,他的身上穿的是什麼皮甲,就像是皮膚一樣貼身,回頭問一問他在哪裡買的,如果價錢合適的話我也去買一件。嗯,娜娜姐說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我不相信。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娜娜姐會為他承擔這麼大的風險,給他做擔保人嗎……」這是蘇雅的大腦活動。

「但願這次別出什麼意外,不然的話我就慘了……」這是康圖娜娜的大腦活動,她的心裡充滿了擔憂。

每個人的心裡想的事情都不一樣,可有一點卻是一樣的,那就是這些人心裡所想的事情都與他有關。

掌握了這些人心中的想法,夏雷對這四個人烙印戰士也就有了一些了解。白種人青年蘭帕德爾維有點小心機,可並不危險。馬坤的心胸狹窄,愛出風頭,睚眥必報,是一個表裡不一的小人。蘇雅是一個簡單純真的女孩,她沒有危險性。這四個烙印戰士之中最危險的人物並不是馬坤,而是黃凱。黃凱心機深沉,得提放著他一點。

走下山坡,黃凱在一塊巨大的岩石面前停了下來。

黃凱還沒有任何操作,夏雷便已經發現了真相。那並不是一塊真正的岩石,而是一塊模擬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幾的人造岩石。如果不是他的眼睛與常人不一樣,他恐怕就是路過這裡都不知道這是一塊人造岩石。

在黃凱開始操作的時候,夏雷有一股透視岩石後面的衝動,可是轉眼間他又將這股衝動按捺了下去。天珠學院不是一個普通的地方,守衛這裡的烙印戰士擁有AE能量,在這裡動用能力會有很大的被發現的風險!

巨大的岩石移開了,露出了一條通道。那並不是人工打造的通道,而是天然的火山溶洞。這條溶洞彎彎曲曲,沿途還有不少的岔洞,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天然的迷宮。

在溶洞和岔洞之中夏雷看到了不少的監控攝像頭,沒有死角,這個地方戒備森嚴。

在黃凱的帶領下,夏雷走出了錯綜複雜的溶洞迷宮,來到了山腹空間的中心。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那一剎那間視野豁然開闊,一個橢圓形的巨大溶洞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這個橢圓形的溶洞是一個蜂巢的形狀,兩頭小中間大。四面的岩壁上滿是大大小小的溶洞,那些溶洞中透露出了燈光。有的是教室,有的是實驗室,有的是辦公場所,還有的是圖書館。這個地方給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座高等學府。

天珠學院每年都要換一個地方,從來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超過一年的時間,所以它根本不會修建永久性的建築。從這個角度來看,天珠學院在這座死火山的內部空間之中「落腳」也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這就是天珠學院,人類最後的希望。」黃凱這樣跟夏雷介紹。

夏雷笑了笑,故作客氣地道:「真是壯觀啊!在我的心中天珠學院是一個聖地一般的存在,我很早就想來天珠學院看一看了,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

「蘇雅,你先帶康圖司令和夏先生去休息一下,我去跟院子談一談,看他有什麼安排。」黃凱並不想跟夏雷多說什麼,一句話之後就將夏雷扔給蘇雅了。

「好的。」蘇雅應了一聲,然後對夏雷和康圖娜娜說道:「娜娜姐,夏先生,請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休息的地方,你們可以洗一個熱水澡,然後再吃一點東西。」

夏雷沖蘇雅笑了一下,「謝謝。」 蘇雅將康圖娜娜安頓在一個溶洞房間之後又將夏雷帶到了另外一個溶洞房間之中。溶洞很小,還有一條岔洞不知道通往什麼地方。溶洞裡面有床、桌椅,還有一個供人洗澡和方便的地方。這些傢具給這個溶洞帶了一點房間的感覺,不然的話夏雷會覺得他自己是一個穴居的猿人。

「夏先生,請你在這裡休息一下。」蘇雅說。

夏雷從他微微笑了一下,「謝謝你,蘇雅小姐。」

「不用客氣。」蘇雅也向夏雷微微笑了一下,俏麗的臉蛋上浮現出了兩隻小巧可愛的酒窩。

這兩隻酒窩讓她看上去不是什麼強大的烙印戰士,而只是一個漂亮的普通的女人。

第一眼看見她的面孔的時候,夏雷想起了月野杏子。可那似乎只是因為她的胸部的原因,她的臉,她的氣質,她的性格和月野杏子根本就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爹地,放開我女人 「夏先生,你一直都是這樣看女人的嗎?」蘇雅被夏雷的眼睛盯得有些不自然了,她的嘴角微翹,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夏雷這才從她的胸部上移開視線,他尷尬地笑了一下,「呵呵……那個,這條岔洞是通往什麼地方的?」

蘇雅說道:「它能通到很多地方,這裡的岔洞絕大部分都是相通的。你不要走進這些岔洞,你不熟悉這裡的環境,你會迷路的。在這些岔洞之中迷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前不久還有一個人死在那裡面,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的屍體已經高度腐爛了。」

「我只是隨便問問,我可沒有那麼強烈的好奇心。」夏雷說。

「好了,你休息吧,我去和娜娜姐聊一會兒。」蘇雅轉身離開。

出於禮貌,夏雷將蘇雅送出了他暫住的溶洞的洞口,蘇亞離開之後他返回了溶洞之中。

他沒有喚醒雙眼的能力,僅僅是用正常的視線觀察這個溶洞。不過即便是正常的視線,他的視線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更何況他還有這極其豐富的諜戰經驗。

結果這一檢查,他很快就發現了兩隻隱藏在溶洞頂部的微型監控攝像頭,那兩隻監控攝像頭剛好覆蓋了這個溶洞的所有空間,幾乎沒有任何死角。

隨後他又在「衛生間」里發現了一隻隱藏在岩壁之中的監控攝像頭,發現那隻監控攝像頭的時候,他猶豫了一剎那之後還是拉開拉鏈,拽出小雷對著一隻簡陋的蹲便器放水。

明知道有人在監視他,他還是要這麼做,原因很簡單——你不方便,你進廁所幹什麼?

夏雷噓噓的畫面出現在了一台監控終端所投影出來的三維投影之中,他的一部分屁股,還有小雷什麼的都毫無遮掩的呈現在了虛無的控制之中,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展示。

黃凱皺了一下眉頭,他以為夏雷是在檢查衛生間,可想嘩啦一下就掏出那東西放水,他顯然被刺激到了。

幾個監控中心的工作人員也都尷尬地移開視線,這其中還有兩個女性工作人員。

不過在移開視線之後的下一秒鐘,兩個女性工作人員的眼角的餘光又回到了監控終端的屏幕上。她們的臉上悄然浮現出了兩朵紅暈,那表情也顯得很曖昧。夏雷的那什麼東西應該是她們所見過的最完美的了那什麼了,潔白如玉,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樣子。而絕大多數男人的那什麼東西又黑又丑,根本就不能和夏雷的相比。這樣的那什麼東西,身為異性的她們多看兩眼有什麼錯嗎?

不看才是一個錯誤。

三維投影里夏雷慢吞吞地放完水,然後轉身走出了衛生間。他躺到了床上閉上眼睛睡覺,他說睡就睡,再沒有半點動靜。

可即便是這樣黃凱還是觀察了起碼兩分鐘才決定放棄,他說道:「你們繼續監視他,他有任何異常的行為都要立刻向我報告。」

「好的,請黃隊長放心,我們一定會全天候監視他,隨時向你報告他的任何情況。」一個女性工作人員說道。

黃凱點了一下頭然後離開了監控中心。幾分鐘之後,他來到了巨大溶洞的底部。他的面前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可那塊岩石也是人造岩石,他在那塊岩石下面停留了十幾秒鐘的時間,然後說道:「黃凱,密碼179564。」

一道藍色的光柱從頭頂灑落下來,眨眼就完成了對黃凱的掃描。隨後巨大的岩石忽然打開,一條金屬通道出現在了岩石後面。

黃凱來到了通道的盡頭,通道的盡頭是一道堅厚的圓形的合金門,有著複雜的結構。黃凱再次接受了掃描,確定了他的身份之後才打開。

圓形合金門打開,一個奇異的空間呈現了出來……

夏雷是真的睡著了,他清空了大腦之中的所有的想法,也徹底放鬆了全身的神經和肌肉,讓身體得到徹底的休息。

這並不是什麼「深度睡眠」,而是最徹底的休息和放鬆。

在這種狀態下他的身體能糾正進化所產生的錯誤,往正確的方向走。這是非常重要的。人之所以會生病、衰老和死亡,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細胞在分裂的過程之中會產生自由基和錯誤,而這些自由基和錯誤就是人體生病、衰老和死亡的罪魁禍首。女人從21歲就開始衰老,男人從24歲開始衰老,而這是人類這個物種的基因所致,誰都避免不了。夏雷雖然已經超前進化,可他也避免不了,因為他也是人類。

普通人無法改變自己的從二十多歲就走向衰老和死亡的命運,可他有。他身體之中的烙印之力能量,還有主宰烙印之力能量的宇宙烙印此刻就在糾正他身體之中的錯誤,清除自由基,滋養他的細胞,使之始終維持著一種近乎完美的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溶洞外面傳來了腳步聲。是蘇雅和康圖娜娜的腳步聲,夏雷聽到的時候便辨認了出來。兩個女人進了他的溶洞。他閉著眼睛繼續裝睡。

「夏先生?」蘇雅的聲音,「我們能進來嗎?」

人都進來了還說這樣的話,夏雷有些無語。他睜開了眼睛,然後打了一個哈欠,迷迷糊糊的樣子,「誰啊?」

「是我,蘇雅,還有娜娜姐。」蘇雅從拐角走了出來,「黃隊長讓我帶你去見院長。」

康圖娜娜也走了出來,「起床了,懶鬼。我第一次來天珠學院的時候,興奮得兩天都睡不著覺,你第一次來居然還睡得著,真有你的。」

夏雷從床上下來,穿上鞋子往兩個女人走去,一邊走一邊笑著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實在是太困了。另外,這個地方也沒什麼特別的吧,我感覺只是一所普通的學校,所以興奮不起來吧。」

康圖娜娜說道:「也只有你這樣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好啦,你們回來再聊吧,現在我帶你們去見院長。」蘇雅說,說話的語氣裡帶著一點玩笑的意味。

夏雷跟著蘇雅離開了溶洞,然後沿著一條崖壁上路往上走。

腳下的路絕對稱得上是「天路」,它開鑿在懸崖峭壁之上,旁邊就連護欄都沒有。越往上,它懸空的程度就越大,走到「蜂巢」的上部的時候,它幾乎是懸在空氣之中的了。這樣的路就連夏雷都走得心虛,更別說是康圖娜娜了。她顯得很緊張,雖然極力掩飾,可夏雷還是看到她的雙腳在打顫。

夏雷伸過了一隻手去,「拉著我的手。」

康圖娜娜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抓住了夏雷的那隻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