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馬謖就任成都縣令,看似是一件大事,在成都鬧得沸沸揚揚,但在劉備、諸葛亮、法正這些大佬來說,還真是不值一提。

劉備作為漢中王,自然不想止步於西川。

按照諸葛亮的建議,劉備在成都鼓勵農耕,他要廣積糧草,多造軍器,以圖進取中原。

江東孫權,作為對劉備的盟友加姻親,這次劉備稱王,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絕口不提妹妹孫尚香回歸的事情,讓劉備心中警惕性大增。

孫尚香不回來,劉備作為漢中王,冊封王妃也是勢在必行。

劉備雖然對孫尚香有幾分畏懼,但也不至於丟了面子,後宮不能無主,在法正的勸說下,在法正的勸說下,冊封吳氏為王妃。

但劉備知道,這樣做會徹底觸怒孫權,也害怕孫權背棄盟約,轉而與曹操聯手對付自己,就把法正、諸葛亮等人召集起來,一起商議對策。

諸葛亮當然知道,孫權一直惦記荊州這塊地盤,但也害怕兩面受敵,如果關羽不給孫權出兵借口,他背盟的可能性不會太大,就安慰劉備道:

「曹操對主公稱王,遲遲沒有動作,我料定曹操不敢出征,是沒有取勝的把握。但在荊州卻可以製造事端,打的是連接江東孫權,合謀荊州的主意。但江東孫權也不是易於之輩,手下能人異士眾多,肯定不會貿然答應此事,必教曹操令曹仁先興兵,只要關羽能夠抵擋住曹軍的進攻,料無大礙。」

法正也出列說道:

「孔明之言有理,曹操新敗,無力進攻漢中,大舉進攻荊州,又怕受到江東孫權的夾攻,還怕主公繼續進兵關中,因此,曹操是想辦法穩住孫權,雖然曹操打好了算盤,但要想讓孫權背盟,沒有足夠的好處,肯定是行不通的,但讓孫權按兵不動,坐山觀虎鬥,還是可以做到的,我認為目前孫權不會出兵進犯荊州,讓關將軍謹防曹軍的進攻即可!」

天下第一是我爹 劉備在西川,最放不下的還是荊州。

從建安六年開始,劉備就進入荊州,可以說那裡是他的「龍興之地」,他對荊州的感情非常之深。

雖然關羽英勇善戰,但劉備不認為他能夠擋住孫權和曹操的兩面夾攻,聽了法正的話語,知道孫權對荊州並沒有死心,憂心忡忡地問道:

「依此如之奈何?」

梟寵罪妃:綁個系統好種田 諸葛亮回答道:

「可差使者,就送官誥與關將軍,並令其整頓軍馬,做好與曹操作戰的準備,同時,要關將軍和江東孫權搞好關係,只要關將軍能夠擋住曹軍的進攻,不給孫權出兵的借口,孫權和曹操的連接,自然瓦解。」

劉備大喜,隨即差諸葛亮推薦的前部司馬費詩為使者,齎捧誥命投荊州來。

聽說是漢中王封賞的使者到了,關羽也不敢怠慢,親自出城迎接。

入城之後,把費詩安定下來,關羽有些按耐不住,出言問道:

「敢問費司馬,漢中王封我何爵?」

費詩回道:「前將軍,四方將軍之首。」

古代官職之間,有著明確的級別之分。

武將中,大將軍一般都是最高稱呼,而到了東漢末期,大將軍的地位甚至比三公還要高,何進就是以大將軍的職位掌控朝廷。

曹操在洛陽迎接漢獻帝,遷都許昌,也是以大將軍職位掌控朝政,挾天子以令諸侯。

大將軍之下,就是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等,這些都是一品、從一品大員,是一等將軍。

而在這一等的將軍之下,就是四方將軍了。

四方將軍,顧名思義,就是以四個方位命名的將軍,包括前將軍、右將軍、左將軍、后將軍,他們之間大等級是相同,但也有等級劃分的。

以關羽受封的前將軍為首,其次是右將軍、左將軍、后將軍。

秦漢時期,前將軍比其他幾個將軍的職位要重要得多,是僅次於上卿的最高職位,一般主要職責,就是負責京師的防衛或者在邊境屯兵。

比如名將李廣,就擔任過這個職位,主要管的就是邊疆軍隊作戰防禦等重要軍事行動,大體相當於現在的大軍區司令。

關羽對自己的前將軍的封號,還是比較滿意的,但他未知可否,而是接著問道:

「那另外三個與我並列的將軍是誰?」

費詩回答道:

「還有張飛、馬超、黃忠三人。」

漢中大戰結束,關羽在劉備冊封之前,曾經與部下閑談,認為這次的四方將軍的職位,應該是以自己為首,張飛、馬超和趙雲與自己並列。

現在一看,名不見經傳的黃忠,居然取代趙雲成為後將軍,讓自己的預料落空,在部將中大失面子,不由心中大怒,對費詩說道:

「翼德吾弟也,孟起世代名家,位與吾比肩,可也。黃忠何等人?敢與吾同列?大丈夫終不與老卒為伍!」

因此,關羽堅決不肯接受費詩遞過來的印綬。

費詩為人耿直,能言善辯,敢於吐露直言,因而被諸葛亮選中,擔任來荊州的使者,他早就有了說辭,就對關羽勸道:

「建立大業者,所任用的不能只是一種人,才能吸引各方面的人才前來歸順。當年蕭何、曹參,與漢高祖劉邦自幼有交情,功勞不能說不大。而陳平和韓信,則是較后才逃命歸附的。最後論功行賞,論及他們的官爵次序,韓信的爵位最高,但也沒有聽說蕭何、曹參因此而有怨言。現在漢中王因為黃忠在漢中之戰的功勞,給予他很高的恩寵,無非是激勵士氣,但說到在漢中王心中的地位,怎麼會把黃忠與將軍您等同起來啊!漢中王與您就像是同一個整體,憂樂同享,福禍共當。我認為您不應該在意官號的高低,以及爵位俸祿的多少。我也只不過是一個奉命行事的使者,如果您不肯接受任命,我這就馬上回去,只是為您這樣的行為感到惋惜,恐怕您以後是要後悔的。「

關羽聽后,覺得有理,也有了下台的台階,當即接受了前將軍的任命。 因為諸葛亮催的急,馬謖回來以後,並沒有時間找諸葛亮回報蒯祺的事情。

看來,諸葛亮是故意先公后私,讓馬謖內心由衷敬重。

諸葛亮表率在前,馬謖當然不會公私不分。

他先把成都縣衙的工作全部捋順以後,才抽了一個時間,專門上門找諸葛亮,把蒯祺的事情詳細告知。

似乎早有預料,諸葛亮聽了蒯祺的死因以後,並沒有大發雷霆,只是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雖然諸葛亮的反應並不激烈,但馬謖從諸葛亮變幻不定的臉色,和緊握拳頭的雙手,看出他的內心極度不平靜。

諸葛亮知道是孟達謀財害命殺害姐夫以後,心中非常痛惜,也有殺了孟達替姐夫報仇的衝動。

但轉念一想,就憑馬謖找到的這些證據,只能確定是孟達的手下殺死了蒯祺,但他還真不能把孟達怎麼樣!

這並不是純粹意義上的謀財害命,畢竟是兩軍交戰,而諸葛亮的姐夫蒯祺,還是曹操手下的上庸太守,被陣前斬殺,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於把蒯祺的財產據為己有,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罪名,那時候的將領,帶領的大多是自己拉起來的部曲,都是以戰養戰,把繳獲的財物充作軍資或者歸將領個人所有,都是正常現象。

要想堂而皇之扳倒孟達,就算是諸葛亮掌管西川軍政大事,也有些力不從心。

宿主 孟達和法正是接應劉備入川的功臣,雖然身份地位比不上法正和諸葛亮,但也相差非常有限。

作為一郡太守,也算是劉備的重臣,他和法正還是至交好友,在西川的影響力不小。

就算諸葛亮找到孟達貪贓玩法的一些罪證,想要罷免孟達的太守職位都難,別說是殺了他報仇了。

良久之後,諸葛亮權衡利弊,終於拿定主意,為了主公的大業和自己的抱負,還是暫時放下私仇。

但諸葛亮也在心裡暗暗發誓,如果孟達真的一心一意為劉備效力,那他殺害蒯祺的事情就當做不知道。

如果孟達貪贓枉法、首鼠兩端,那麼就兩罪並罰,讓他自食惡果。

諸葛亮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不再糾結報仇的事情,對馬謖說道:

「感謝幼常給我調查出事情真相,此事雖然證據確鑿,但還真說不上是孟達的罪過,現在主公正是用人之際,我也不想節外生枝,希望幼常守口如瓶,此事就當做從來沒有發生過。」

馬謖並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因為他知道諸葛亮的心裡不好過!

當初獲得真相以後,他也設身處地替諸葛亮設計了一番,如果不利用手中的權利公報私仇,還真拿擁有四千餘部曲的孟達沒有辦法。

就算是公報私仇,也不是幾天的事情,要慢慢設計,才能讓孟達陷於不忠不義的泥坑,然後名正言順地報仇。

這樣一來,很有可能造成劉備集團內部的不和,帶來不可預知的損失。

諸葛亮不敢冒險,只能以大局為重,暫時放棄私仇。

馬謖對諸葛亮的品德非常敬佩,他也暗暗警惕,不能因私廢公,更不能公報私仇。

馬謖在夢中世界雖然只是學生,但知識面和眼界超前,縣令的那份工作根本就難不住他。

他破案的手段層出無窮,就是那些有心人故意給他挖的坑,也被他一一破解,在成都漸漸名聲鶴起。

馬謖政績突出,就彰顯出諸葛亮用人得當,有知人之明。

而劉備和法正,因為當年與諸葛亮的意見相左,雖然並沒有人說他們做錯了什麼,但他們心裡還是有一個疙瘩。

法正大事認真,但不拘小節,加上江湖氣息重,快意恩仇,難免被人詬病,劉備和法正在一起,反而更加自在。

諸葛亮處處嚴格要求自己,辦事謹慎認真,幾乎找不出一點瑕疵。

劉備與他在一起,儘管只是出了一些小問題,但與諸葛亮一比,就非常顯眼,劉備心裡很不舒服。

因此,劉備閑下來的時候,與諸葛亮的魚水關係出現了問題,漸漸疏遠了他,反而和法正越來越投機,也越來越信任法正。

當然,法正也不是不識趣的人。

雖然無傷大雅的小毛病不斷,但並沒有違反法令的事情發生,在大是大非上,能夠堅持原則,深得大家的信任。

馬謖雖然謹慎,雖然多次被人設計,但都被他從容化解,政績斐然。

劉備雖然有心敲找馬謖一些麻煩,順便也敲打諸葛亮一下,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

蔣琬跟隨諸葛亮入川以後,無論是在成都安定後方,還是前往漢中戰場,蔣琬都是諸葛亮的得力助手,就連他自己都認為,成都縣令非他莫屬。

誰知道,半路里殺出一個馬謖,把他擠到偏遠的廣都縣當縣令。

同樣是縣令,但品級卻相差整整一個等級,而且遠離權利中心,要說蔣琬心裡沒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失意之下,蔣琬畢竟年輕,難免借酒澆愁。

蔣琬雖然沒有得罪人,但他不理政務的事情,還是被人狀告到劉備那裡。

蔣琬是諸葛亮推薦的官員,劉備剛好想敲打一下諸葛亮,就拉著他一起出巡,直奔廣都縣。

進了縣衙,發現蔣琬令政務不理,且沉醉不醒。

見了蔣琬如此形狀,讓劉備想起了當年的龐統。

龐統是劉備心中的痛,劉備以為蔣琬是在效法當年的龐統,也有責備劉備五識人之明的意思在內。

劉備自然容不得蔣琬如此放肆,勃然大怒,就要將蔣琬加罪處死。

諸葛亮是蔣琬的推薦人,自然也需要承擔責任。

但諸葛亮知道蔣琬是有真才實學的,而且也並沒有耽誤縣裡的大事,主動承擔了責任,並勸劉備道:

「主公,蔣琬是社稷之器,而非百里之才,為政以安民為本,不以修飾為先,望主公明察。」

劉備素來敬重諸葛亮,雖然是敲打於他,但實際上也是給他製造施恩的機會。

因此,諸葛亮求情以後,劉備免除了蔣琬的死罪,但還是罷免了他的官職,讓諸葛亮以後再啟用。 孫權送走劉備的使者以後,氣得把條幾的東西都掃到了地上。

顯然,孫權對劉備不先和自己通氣,不聲不響單獨稱王,非常不滿!

孫權回府拜見母親,見到了一直服侍母親的妹妹孫尚香。

看到妹妹憔悴的面容,孫權不由得有些內疚。

看來,劉備稱王的消息,妹妹也已經知道了。

如果不是自己用計把她騙回江東,現在孫尚香應該在成都,風風光光做漢中王妃!

孫權非常糾結,曹操是漢獻帝親封的魏王,劉備又成了百官保薦的漢中王。

只有他自己,能拿到檯面上的官職,還是孫策死後,由朝廷冊封的討虜將軍,兼領會稽太守。

這樣的雜號將軍,就連開府建衙的權利都沒有,孫權雖然控制了整個江東,實在有點名不正言不順。

孫權因為沒有名分,也有點底氣不足。

當年與曹操在赤壁對峙的時候,孫權除了實力不濟,沒有名分也是硬傷,這才聽從魯肅的建議,把窮途末路的劉備,拉過來當擋箭牌。

赤壁之戰以後,「孫劉聯軍」大敗曹操,孫權幾乎把整個荊州都「借給」了劉備。

看似孫權吃了大虧,但他也不是一無所得,得到劉備的表薦,掛上了一個漢獻帝並沒有認可的揚州牧名號,算是有了割據江東的借口。

因為那時候,孫權赤壁大勝,得了曹操的不少軍馬和錢糧,實力足可碾壓劉備,加上又是劉備的債主,孫劉同盟中,孫權一直處於強勢的一方。

孫權為了強化自己的地位,在周瑜美人計的基礎上,又將計就計,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了劉備,成為劉備的大舅哥。

這也有著很深的寓意,如果把孫劉兩大勢力比作兄弟之邦,那孫權就是妥妥的大哥,而劉備是名副其實的小弟。

但劉備進入西川以後,一切都脫離了孫權的掌控。

首先,是自己用呂蒙之計,把孫夫人騙回江東,本意是要讓妹妹把阿斗帶到江東,用做人質,誰知道劉禪卻被趙雲和張飛聯手截了下來,還折了周善這員勇將。

但孫夫人回到江東也不是什麼壞事,除了可以名正言順索還江陵郡以外,還可以逼得劉備前來接親,給孫權這個大舅哥掙夠面子。

但劉備擊敗劉璋獲得西川以後,實力大漲,隱隱有凌駕江東之上的趨勢。

為了試探劉備的態度,孫權抓住關羽不守規矩的借口,悍然令呂蒙攻下荊南四郡。

但劉備似乎翅膀硬了,對此寸步不讓,居然從西川親自領軍來到公安,準備與孫權大戰一場。

正在雙方騎虎難下的時候,曹操攻佔了漢中。

劉備有了台階,首先找孫權尋求妥協。

本來,孫權可更加強勢一點,至少可以佔領大半個荊州。

但他最後還是認慫了,因為他害怕劉備孤注一擲,和自己魚死網破。

為了修復和劉備的關係,孫權甚至認可了劉備湘水劃界的建議。把已經佔領的大片土地,歸還給了劉備。

因為孫權也想乘曹操在漢中的機會,能夠攻下合肥,在淮南紮下腳跟。

但事與願違,孫權不但被張遼打的打敗,而且曹操從漢中千里支援,在濡須口,孫權更是被曹操打的損兵折將、無力再戰,不得不委屈求和。

與此相反,在西川尚未站穩腳跟的劉備,居然以劣勢兵力擊敗曹操的主力,硬生生從曹操手裡把漢中搶下來。

孫權知道,現在劉備已經不是當初來江東結親的那個妹夫了,無論是職位、名望、還是軍事實力,都已經在自己之上。

他要想和曹操、劉備平起平坐,憑他自己是不可能的!

田園蜜寵:山裡漢子追妻忙 就算孫權有樣學樣,和劉備一樣讓手下百官上表稱王,因為少了劉備宗室的身份,那也是適得其反,形同叛逆,只能起到反作用。

但孫權稱王,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的,而且還有兩條路可走。

第一條路,就是把孫夫人送到西川,認可劉備對荊州的佔領,通過改善和劉備的關係,或者可以讓劉備領銜,百官一齊上表漢獻帝,推薦自己為吳王。

那樣的話,就算漢獻帝不下旨承認,他也可以名正言順的以吳王的身份治理江東,因為他大可以把這事歸結到「曹操大逆不道,漢獻帝身不由己。」

另外還有一條路,就是倒向曹操,可以讓江東暫時依附曹操,由漢獻帝下旨給孫權冊封官位。

雖然漢獻帝只是一個傀儡皇帝,但畢竟是漢朝正統,有了他頒布的聖旨,孫權割據江東就更加名正言順了。

但因為曹操也只是魏王,孫權不可能得到和他一樣的地位,因此,他封王的希望渺茫,甚至封公的可能性也沒有。

孫權自己估摸著,最多能夠獲得衛將軍、驃騎將軍之類的封號,並獲得開府建衙的權利。

但這樣做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孫權割據江東就可以合法化,可以名正言順與劉備爭鋒,把荊州搶下來以後,江東的安全就有了保障,不用擔心和劉備共享長江天險了。

但倒向曹操,潛在的風險太大!

因為曹操的實力強大,自己要想得到封賞,必須要與曹操聯手打擊劉備。

這其中的分寸,卻是難以掌握,搞不好就會讓曹操抓住機會滅掉劉備,佔領西川,形成一家獨大的局面。

那樣一來,江東再也沒有獨存的可能,孫權除了老老實實當曹操手下的臣子,再無第二條路可走。

孫權正糾結之時,人報曹操派滿寵為使者,前來求見自己。

孫權還沒有拿定主意,不知道走那條路,自然不想馬上接見滿寵,就先把滿寵安排在驛館。

因為在濡須口大戰的時候,孫權落入下風,不得不先做了妥協,不但主動提出稱臣納貢,而且還答應,在必要的時候,和曹操一起夾擊荊州的關羽。

這次曹操在漢中敗給劉備,而劉備在漢中僭越稱王,讓曹操不得不出兵討伐劉備。

曹操就連漢中都沒有守住,越過秦嶺天險攻打漢中肯定不行,他派滿寵前來,肯定是想要和自己夾攻荊州。 孫權當初在濡須口與曹操大戰,折了陳武、董襲兩員大將,屢戰不利,主動講和,答應了曹操一些條件,但也是模稜兩可,留有餘地,倒也不怕曹操以此要挾。

孫權知道,滿寵此來,曹操無非要聯合自己,攻打荊州。

孫權作為一個上位者,自然有自己的主意,他可不會被曹操牽著鼻子走,就召集一眾文武大臣,商量對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