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馮梓雲氣的臉都綠了。

聽不到馮梓雲那張臭嘴說話,吳春熙乾脆把慕西顧抱了起來,走到郭嫂跟前,說:「西顧,看看,你的妹妹,可愛不?」

慕西顧瞪著濕漉漉的眼睛,看著襁褓里的小孩子。

剛滿月的孩子,皮膚白里透著紅,小小的一團,睜著清澈的眼睛,四處看著,轉了幾圈,對上慕西顧的眼睛,眨了眨眼睛,長而柔軟的睫毛,宛若蝴蝶的觸角,輕輕的煽動。

慕西顧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臉上帶笑,小聲而含糊不清的說:「妹妹……妹妹……西顧喜歡……妹妹……」

她說著,伸著自己白嫩的小手,去握小寶貝的手。

郭嫂有些擔心她會傷到孩子,想要避開的。

葉簡汐微不可查的搖了搖頭,慕西顧是真的喜歡她女兒,她看的出來,慕西顧沒壞心。

若是像防賊似的防著慕西顧,會給小孩子無形中留下陰影。

郭嫂得了葉簡汐的指示,沒有退開。

慕西顧輕輕的伸手,握住了小寶貝的大拇指,而小寶貝像是有感應似的,五指收攏,握住了慕西顧的大拇指。

慕西顧高興的咧開嘴笑,連嘴角流下亮晶晶的口水都沒察覺到。

吳春熙看著她笑,邊拿紙巾給她擦口水,邊說:「這兩個孩子還是有緣分的。」想想也是,簡汐跟蘇瑾年是表姐妹,洛琛跟知寒又是堂兄弟,這麼算起來,西顧和簡汐女兒的血緣關係也挺近的。藏在骨子裡的親昵,是天生的。

葉簡汐聽到吳春熙說的,笑了笑,沒說話。

兩人抱著孩子,玩了會兒。

馮梓雲氣的臉色發黑,不過也沒上前去把孩子搶回來。

等著葉簡汐想起來,還要抱著女兒去給老太太看,吳春熙也沒撒手,而是說:「既然要去,那就一起去吧。老太太想必見到了兩個曾孫女,更高興。」

她心疼慕西顧,自然不肯把孩子交給馮梓雲,讓她虐待。

葉簡汐也覺得把慕西顧交給馮梓雲不好,「嗯。」

馮梓雲見兩人不徵詢自己的意見,就要把西顧抱走,有些生氣的說:「瀟瀟把孩子交給我,你們就這麼把孩子抱走,我回頭怎麼跟她交代?」

「等下我親自通知瀟瀟,告訴她,孩子在我這。」吳春熙冷笑著說,「梓雲,你今兒不讓我抱走孩子,我這張嘴,可指不定在老太太那邊說什麼了……」

這連威脅的話都說上了!

馮梓雲瞪圓了眼睛,可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

吳春熙不屑的瞟了她一眼,對葉簡汐說:「我們走吧。」

葉簡汐不發一言的跟在吳春熙後面。

兩人出了大廳,便直接往老太太的卧房走。

路上,葉簡汐想了想,提醒吳春熙,說:「三嬸,奶奶剛醒,家裡那些糟心的事情,暫時別跟她說了。」

吳春熙見她一臉擔憂的模樣,不由得笑了:「你不用說,我也曉得。你二嬸那種人,做的錯事多了去了,老太太心裡都不明白。也不多西顧這件事,倒是我挺擔心西顧這孩子,你二嬸重男輕女,瀟瀟又生下了龍鳳胎,沒什麼人照顧,怪可憐的。」

葉簡汐聞言,目光落在慕西顧無辜稚嫩的臉上,不由得在心裡暗暗地嘆息。

誰不可憐西顧呢?

可再可能能怎麼辦?

蘇瑾年現在還被關著,哪怕把她從那裡放出來,依著她以前的所作所為,她未必會真心待這個孩子。至於唐瀟瀟,的確是個好人,可她的孩子不比西顧小多少,她一個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顧自己生下的龍鳳胎,難免對西顧有疏忽。唯一能指望的馮梓雲,偏偏又是個重男輕女的,她對西顧,不及對梁木木的萬分之一。

難道要把她交給吳春熙照顧?

可吳春熙有了慕子言和梁木木要照顧,再把西顧交給她,三個孩子照樣顧不過來。

自己就更指望不上,如意的事情還沒解決,天佑天寶,還有女兒的事情,已經夠煩的了,又怎麼有精力多照顧一個孩子?

想來想去,都沒有安置西顧的地方,葉簡汐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是以,乾脆沉默。

吳春熙說了那句話之後,也沒再說話。

因為她可憐西顧歸可憐西顧,但也沒打算為了一個孩子,跟馮梓雲撕破臉皮,來把孩子討過來自己照顧。

更何況,還有慕知寒和唐瀟瀟在呢。

她強把西顧要過去,他們會怎麼想她?

她能做的,也不過是在平日里,多幫襯幫襯這個可憐的孩子罷了。

兩人一路無話,到了老太太卧房前。

剛踏進房間,便聽到裡面傳出來老太太的聲音……

「是不是我的寶貝曾孫女來了?」

「老太太,你不是在休息嗎?怎麼就醒了?」吳春熙笑著走進去。

慕老太太看到她抱著的慕西顧,在傭人的扶持下,倚靠在枕頭上:「我剛醒你們就來了,快讓我看看,我的寶貝孫女。」

吳春熙把西顧放在床上,小丫頭也不認生,直接爬到老太太跟前,口齒不清的喊:「太來來(奶奶)。」

「乖寶貝,長得可真俊,等大了,一定是個美人胚子。」

慕老太太說著話,葉簡汐抱著女兒走到前,開玩笑說:「奶奶,你看你,有了西顧就忘了我們小寶貝了。」

慕老太太扭頭,看向她懷裡的小孩子,伸手抱過來,說:「哪能呢?只要是我們慕家的子孫,我老婆子都喜歡。」 說著話,老太太從自己的床側,摸出一對通身碧綠玉鐲子,一個人給慕西顧套上,一個塞到了襁褓里。

「這是太奶奶給你們的見面禮,咱們慕家的女孩子出生,我都給了。你們生下來的時候,太奶奶沒碰上,現在給你們補上。」

老太太把玉鐲子拿出來,吳春熙就認出來了。

那是老太太的陪嫁,聽說還是老太太的奶奶留下來的,一共六對,十二隻,個個都是老坑玉翠,拿出去能賣出天價。

當初婉如和溫婉都有,包括她女兒也有。

但這些鐲子,都比不上當初葉簡汐進慕家,老太太給她的那一隻。

那隻老太太戴了一輩子,可臨了給了葉簡汐,也是那次開始,家裡人都明白,葉簡汐在慕家的地位。

吳春熙對這個起初有些醋意,覺得葉簡汐配不上那隻鐲子,也配不上老太太的賞識,可現在她覺得老太太的決定沒錯。這個家,還有誰能更適合做慕家的當家主母的?

吳春熙臉上的笑容不變。

葉簡汐在看到老太太往女兒襁褓里塞玉鐲,臉色微微的變了一些,說:「她還小呢,怎麼用得上這麼貴重的東西?等她大一些,奶奶再給也不遲。」

「等大了,我或許就不再了,還是現在給的好。」

慕老太太執意。

葉簡汐聽到老太太的話,眼窩子不由得泛酸:「奶奶,你別說胡話。」

慕老太太抬眸望進葉簡汐眼裡,見她紅了眼圈,說:「人老了,早晚有一天要去的,簡汐,我老婆子都看得開,你有什麼看不開的?」說著,轉移了話題,問,「孩子的名字取了沒?」

「知寒的孩子名字取了,叫西顧。簡汐的女兒還沒。」

吳春熙回答道。

葉簡汐垂了眸子:「的確還沒有取名字。」她原想著,等另一個女兒找回來,再一起取名字的,可孩子一直沒找到,取名字的事情也就拖延了下來。

慕老太太眉頭蹙了下,說:「看著都滿月了,怎麼還沒取名字?」

「老太太,不然你給孩子取一個吧?咱們家孩子生下來,你還沒給他們取過名字呢。」吳春熙想哄老太太開心,道。

慕老太太雖然想幫孩子取名字,可想著孩子的名字,還是父母親自來取好一些,便說:「還是等洛琛跟簡汐一起取吧。」

葉簡汐想著,等忙完了溫如意的事情,又要去帝都那邊,這一通忙活下來,怎麼著也要半年,於是說:「奶奶,阿琛最近忙,哪裡顧得上給孩子取名字?你幫孩子取吧。」

慕老太太聽她開口了,這才應允了下來。

沉吟了半晌,她說:「叫蓁蓁吧,桃之夭夭,其葉蓁蓁。蓁蓁,取意茂盛,希望我們的小寶貝,像她的名字一樣,茁壯成長。」

「蓁蓁這名字好聽,早知道老太太取名字這麼好聽,當初我就不絞盡腦汁想了。」

吳春熙讚賞道。

慕老太太眼裡含笑,點了她的腦袋下,說:「你就取笑我老婆子吧,我取的名字,哪裡比得上你這個書香世家出身取得?」

兩人說說笑笑,葉簡汐看著,心窩子卻酸澀的不行。

蓁蓁……

蓁蓁……

她的一個女兒叫蓁蓁,另一個呢……

她答應了,會拚死保護她的。

可現在連孩子的蹤影都不知道,更沒替她取名字。

心裡難過,葉簡汐也沒在老太太跟前表現出來。等老太太跟孩子玩盡興了,葉簡汐才抱著孩子出來。

支開郭嫂,一個人抱著蓁蓁往後院走。

走到僻靜的地方,葉簡汐淚從眼眶裡涌了出來。

苦澀的淚砸在蓁蓁的臉上,她吧嗒著小嘴,吮吸了一口。

可能覺得不好吃,皺著眉頭,開始吐泡泡。

慕洛琛睡了兩個小時,被容子澈打來的電話吵醒,洗漱一番出來,恰好碰到簡汐抱著孩子坐在走廊里。

悄無聲息的走上前,輕輕的拍了下她的肩膀。

卻見她回過頭來,滿臉的淚水。

慕洛琛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住,轉而皺了眉頭,「怎麼哭了?誰給你氣受了?是不是二嬸?」

葉簡汐沒想到他那麼早起來,更沒料到,會讓他撞到自己哭,擦乾淨臉上的淚水,說:「沒什麼……就是忽然想起女兒了。剛才老太太給咱們女兒取了名字蓁蓁,『桃之夭夭,其葉蓁蓁。』,我因為這個想到了另一個女兒……她那麼小被人抱走,也不知道過的怎麼樣了,現在有沒有取名字。」

做母親的總想對孩子一碗水端平,尤其是雙生的女兒,自然更想給她們同等最好的待遇。

可現在只有蓁蓁在,另一個不知所蹤。

對比之下,更讓人擔心另一個罷了。

慕知寒聽她說的話,眼眸一暗,伸手扣住葉簡汐的肩膀,將她連同女兒一起緊緊地抱在懷裡,許久沒有說話。

他最初,還會告訴她,會儘快把女兒找回來。

可現在,幕後的人行為越來越收斂,他手頭上的線索幾乎都要斷了,他不想再給她空口許諾,讓她白白期待。

但無論如何,他會堅持不懈的去找女兒。

一年不行,就十年。

十年不行,就一輩子……

哪怕他不在了,還有天佑天寶他們,代替他繼續去找。

葉簡汐把負面情緒收拾好,笑了笑,說:「不說這些了,今天奶奶剛醒,我們還是說些開心的……」

話說到一半,便聽到慕洛琛低沉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我們另一個女兒叫菁菁吧,慕菁菁,『有杕之杜,其葉菁菁。』菁菁,草木茂盛,和蓁蓁是同樣的意思。」

葉簡汐抬起眸子,恰好撞入慕洛琛的眼裡,他的眼睛又黑又深,像一汪幽譚,籠著一層薄霧。深深的望著她,似是可以把她吸進去似的。

「簡汐,無論花多久時間,我都會把菁菁找回來,讓我們一家六口團聚。」

葉簡汐喉嚨哽了哽。

半晌,她說……

「好。」

簡單的一個字,卻滿含信任。

慕洛琛看著她恬靜的面容,拉平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了一個弧度。

像是應和慕洛琛似的,葉簡汐懷裡的慕蓁蓁,吐了一個泡泡出來。

「啪……」

奶泡炸裂,發出輕微的響聲。她被這一聲逗樂了,咧著小嘴,咯咯的笑起來。

葉簡汐看著她笑,忍不住也露出了笑臉。

而就在這個時候,慕洛琛放在兜里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他從兜里掏出手機,看到是容子澈打來的,不由得擰了眉頭。

看了眼葉簡汐,他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

容子澈等電話接通了,立刻問:「洛琛,你到哪裡了?」

「還在家裡,這就過去了。」慕洛琛說,「碰到簡汐了,耽誤了些時間。」

「碰到嫂子了?那你代替我告訴她,如意現在情況穩定,有裴娜陪著。讓她留在老宅那邊,照顧奶奶吧。」

「嗯。」

「那我不說了,你抓緊時間過來。」

「嗯。」

……

等慕洛琛掛斷了電話,葉簡汐問:「子澈催促你那麼急,是顧家那邊出問題了嗎?」

「沒出事,昨天晚上,顧家老爺子得了風聲,去帝都那邊搬救兵了。不過,他今天早上回來,就被子澈帶人堵在了機場,現在送紀檢委去了。還有……昨晚,容淑芬把關於容父的一些資料給了他,說是要幫他對付顧家。現在,子澈在考慮,要不要把顧家一網打盡。」慕洛琛淡聲解釋。

葉簡汐聽到最後一句,訝異的說:「子澈怎麼會對顧家,忽然手下留情?」

不是她不希望子澈對顧家留一手,當初容子澈對顧明珠下手,她就覺得有些過頭了。

對顧明珠,說到底,容子澈還是虧欠她的,如果等顧明珠醒來,發現容子澈已經把顧家趕盡殺絕。

顧明珠會瘋了吧……

葉簡汐考慮到這個,還是希望容子澈對顧家留一些餘地。

但她也知道,容子澈已經在怒頭上,他都能對顧明珠下手,又怎麼會對顧家其他人手下留情?

所以,乍聽到容子澈要跟洛琛商量,要不要放過顧父的事情。

葉簡汐是吃驚的。

慕洛琛倒沒什麼意外,唐南適帶傷去看了子澈,不知道兩人說了些什麼,容子澈就對顧家改變了態度。

他樂見其成。

「暫時不知道,不過應該跟唐南適有關係。」慕洛琛輕輕的摸了下蓁蓁的臉頰,說:「好了,不說了,我趕時間。你跟蓁蓁在老宅這邊住一段時間,等奶奶的病情穩定下來,我們再回去。二嬸那邊,她如果有什麼動作,別跟她客氣。你解決不了的,跟我,或者跟奶奶說。」

「你不用擔心我,趕緊去吧。二嬸那邊,我能應付的過來。」

葉簡汐笑著說。

慕洛琛點點頭,沒再停留,大步的向前廳走去。

葉簡汐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身影隱沒在走廊的拐角處,抱著蓁蓁往自己的卧房走。

到了卧房跟前,郭嫂已經回來了。

葉簡汐把蓁蓁交給她,準備用早餐,可還沒坐下,看到收拾房間的陳媽,忽然問:「陳媽,昨天晚上,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 昨天晚上,陳媽就守在隔壁,兩間房間只有一牆之隔,且她反鎖了房間的門。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