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騰梟在她說瓏五的時候,目光就已經變得冰冷。

「這裡還輪不到你在做主。」騰梟淡淡的提醒她。

「尊兒,媽媽這事為你好。」景夫人說話都時候明顯底氣不足,其實她自己也清楚,要不是有血緣關係在,景尊比如不會放過當初她賣了他的事情。

可也正是因為有血緣關係,她還是能夠享受到他的強大所帶來的好處。

「有什麼事直接說吧。」騰梟可沒有景尊對她的感情。

景夫人盡量展現出自己的母愛:「媽媽就是關心你,想來看看你,以前是媽媽不好,以後媽媽一定都會補償給你的。」

瓏五一笑,都這個時候了補償什麼?拿什麼補償?

「你這個死丫頭怎麼還不出去,我在跟我兒子說話,你笑什麼,這是沒有教養。」

「住口!」騰梟覺得當面解決問題就是個錯誤,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個沒有腦子的蠢貨。

「尊兒,你怎麼能這麼凶媽媽呢。」景夫人一臉的受傷。

騰梟丟出一份證書:「叫你上來只是為了告訴你,從現在開始,我和景家,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了。」

「你說什麼?」景夫人看到證書蒙了,「我生你養你,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我不同意,我不要斷絕關係!」

「景尊已經死了,你生了他,卻只利用過他,你不配說關係,佟愷扔出去。」騰梟說完直接叫人。

佟愷哪裡能不知道主人的決定,趕忙帶人把掙扎的女人拽出去。

景夫人在門外撒潑,被御昭和東方璨裝了個正著。

「這是景尊的母親,她在這幹嘛?」御昭問到。

東方璨一天景尊,立馬來了興趣,也許姐姐也在呢。

忽然出事找不到元兇,她心裡的黑暗進一步擴展,現在急需要鮮血的刺激來填滿。

瓏五在東方璨心裡無疑是第一人選。

真是得不到的反而更好,因為幾次出手都失敗,御昭和東方璨同時對瓏五產生了變態的興趣。

瓏五在景夫人被扔下去的時候就扔掉平板:「你幹嘛攔著我?」她剛才就準備教育一下這位不會說話的夫人了。

騰梟捏著她的小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摩擦,「她怎麼值得你動手,我幫你解決。」

「你把她怎麼了?」瓏五有點好奇。

「沒怎麼,她既然這麼不會說話,以後就不要說話好了。」騰梟對瓏五百般溫柔,可對別人卻只有殘忍,他怎麼可能讓別人隨便罵了他的寶貝呢?

他直接破壞了她的聲帶,景夫人這輩子都不能再發出一點聲音,省的污了寶貝的耳朵。 「騰梟。」瓏五叫了他一聲。

「嗯?」

「沒事我就是想叫叫你。」瓏五往後一倒躺在他懷裡。

騰梟自然的接住,「隨便你叫。」

別說叫了,他覺得自己的名字從她嘴裡叫出來都變的好聽了。

小手鑽進他的手掌里,很快小丫頭就睡著了。

騰梟有些哭笑不得,她還真是仗著自己沒長開肆無忌憚了。

不對,她這是仗著自己的寵愛才肆無忌憚的,不管是因為什麼她對他的信任都讓他心裡無比滿足。

這樣小丫頭,明明什麼都沒做,卻讓自己這麼心動,真是要命的小丫頭。



聯邦科學院的研究成果還沒有出來,南部地區突然爆發了戰爭。

發動者還是一個聯邦附屬公國。

這一手讓聯邦猝不及防,緊急調動了兵力反擊。

信息戰可不是那麼好打的,最大的優點大概就是人員傷亡少了。

但與此同時造成的破壞力也是非常大的。

只能說這個時候最受傷的就是人民了,所幸邊境地區的人民在出現危機的時候就已經轉移到就近的中央區域了。

中央區有大範圍的城市防護罩,可以很有效的保護人民的安全。

聯邦會議開的一天比一天緊湊。

而瓏五此時正穿著騰梟的大襯衫,悠哉悠哉的坐在桌子上看電影。

投影儀播放著星際大戰的電影,雖然有月球開發項目,也有部分到月球旅遊,但現在到還沒有開發到星際。

電影講是因為資源枯竭,一個高文明星球為了尋求生產侵略其他星球的故事。

瓏五覺得還不錯薯片不離手。

電影里資源枯竭星球窮途末路的後悔和掙扎,到發現了其他星球的驚喜,再到走錯路採取侵略方式,最後雙方在摩擦中互相了解,互相體諒,融合成一個新星球的故事。

雖然最終設置了俗套的大圓滿結局,人物刻畫的非常不錯,各種細節,大場面都非常好。

騰梟從身後遞過來一杯冰咖啡貼了一下她的臉頰:「你說你這麼小一個怎麼這麼能吃呢?」

瓏五腦袋一縮,脖子上被冰咖啡的杯子刺激的起了雞皮疙瘩,臉上也沾了水漬。

瞪了他一眼,騰梟則一臉笑意的把她從桌子上抱下來。

「也不墊個墊子,多涼。」騰梟不忘說她。

「屋裡這麼熱我哪會涼。」瓏五反駁道,端起嫩綠的咖啡杯喝了一口,這傢伙連咖啡做出來都比別人好喝,他是在咖啡里下藥了嗎?

她在卧室里不出去,也沒有戴帽子,襯衫長度有限,三條小尾巴也可以自由的在身後甩來甩去。

不對現在是大尾巴了,三條尾巴現在長度已經到了腳踝上一點的位置,毛和耳朵一樣,是濃郁到幾乎是黑色的幽藍色,只有反光的時候能看的出來。

平時都在長裙底下,很少能看到。

這麼說來,瓏五其實這段時間也長高不少,身材也已經開始有了曲線,只不過在長裙之下不太明顯。

「把褲子穿上吧。」騰梟覺得她這樣還是會有些涼。

從變形金剛開始 瓏五卻不同意,她這樣可以自由的甩尾巴多舒服。

因為尾巴是從尾椎骨長出來的,位置十分尷尬,平時自然是裙子蓋著,一點也不自由。

「平時委屈你了。」騰梟自然知道,他還專門讓人設計了衣服,可效果也不是十分理想。

「帝國那邊已經傳消息過來,曼特帝國以解藥為要挾,要聯邦做他們的附屬公國。」騰梟轉移了話題,瓏五衣服上的問題他會再想辦法解決。

瓏五正打算跟他說什麼,忽然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毫不猶豫從空間里拿出雨傘撐開,綠色的氣泡把兩個人罩在裡面,接著氣泡擴散開來,慢慢變大。

大樓的警報系統完全沒有感應到擴散開來的氣泡。

「小五,怎麼了?」騰梟不覺得她會憑空做奇怪的事。

「我有種不好的感覺。」她的預感比別人強烈很多,所以預感出現的時候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騰梟把她抱緊在懷裡,說了她最長跟他說的一句話:「別怕,有我呢」

瓏五點點頭,她倒不是怕,就算真有什麼事她這個世界死了,也不過是需要再經歷一世罷了。

她自己也沒法說起不安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只能說是她的第六感。

騰梟話音剛落,警報聲就響起了,這是空襲警報。

不過頃刻間,這座曾經聯邦最具有文化氣息的帝都,就斑駁不堪,天上的流火如同給了這個城市一個致命的打擊。

是隕石!

大家都在忙著去對付外敵的時候,流星雨躲過了各種先進的偵查手段,

憑空出現在了帝都。

在空襲警報響起的時候,帝都的防護罩就張開了,但還是有些晚了,一顆顆火球穿過高樓大廈。

「去救人。」騰梟甩出一片陰影。

瓏五沒動,她不會騰梟這樣的能力,至於她手下的龍,出去太耀眼了,根本用不了。

防護罩外的一聲聲巨響讓人們都嚇壞了。

而這附近的人卻覺得自己十分幸運,居然沒有被砸到,熟不知是瓏五救了他們。

怎麼會憑空跑出流星雨來呢?瓏五心裡疑惑。

不管怎麼說這場流星雨對聯邦的打擊很大,要知道有一半的重大機關都坐落在帝都。

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分鐘,損失也是不可估量的。

全市所以的消防員全部出動。

別說聯邦,就是帝國也嚇了一跳,已經幾千年沒有過隕石大批落入地球的事情了。

可這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不是嗎?

於是帝國第一時間發起了進攻。

這次不是小打小鬧,而是動真的了。

他們動作迅速,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聯邦。

聯邦動作一樣迅速,一邊忙著救人,一邊派出了聯邦的常勝女神,副總理兼三大軍事長之一。

這是瓏五沒想到的是居然是御友奈。

御友奈那樣一門心思研究實驗,真讓人以為她是個研究員,誰能想到她就是一直挂名副總理的常勝女神?

和實驗室里不同,網上御友奈雖然沒有強大的身手,卻有強大的智慧,指揮戰鬥時英姿颯爽的樣子真看不出她是個性感的科學家。 瓏五看了半天網上的新聞,騰梟才告訴她,確實不是,這是御友奈的雙胞胎姐姐。

啥?這又是哪一出?

騰梟笑著給她普及了一下,御家,自前朝以來,就是黑白通吃的大家氏族,景家掌政期間曾出過多位參政大臣,將軍。

御友奈偏偏是個異類,一心只好醫學,還成績斐然,但家族不支持。

於是她唯一的姐姐就挑起大梁。

御友靖年紀輕輕就身居高位,才能給自己的妹妹如今的自由。

只是御友奈和御家關係不好,基本上不會回去,所以才落到了騰梟的手裡。

「還真是個好姐姐。」瓏五看了看屏幕里和御友奈一模一樣,只有氣質不太相同的女人。

這個年紀能做到副總理,哪裡是光靠努力就成功的,背後少不了不少不為人知的辛酸吧。

這也是瓏五之所以說她是個好姐姐。

以御友奈的才智,也許不能達到她這樣的高度,但也絕對可以做到成績斐然,有自己的親妹妹在身邊,是非常大的助力,可她卻放棄了這樣的助力。

怪不得御友奈那麼積極的研製解藥。

「那御昭呢?」瓏五好奇的問騰梟。

騰梟想了想:「御昭嚴格來算應該是御友奈的外甥,不過他父母都已經不在了,他們家的老家主看他天資不凡,才帶他走上來這條路。」

瓏五眨巴眨巴眼睛,大家拼的都是家族背景,到她這,背景是個白板,呵呵。



流星雨留下的影響不是那麼隨便就能消除的,這個國家已經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緊張狀態。

之前在街上網路上大罵政府的民眾好像又找回了自己的良心,開始關心這個國家,關心帝都的人民,關心領導人的安危,關心前線拼搏的戰士。

怎麼說呢,人的兩片嘴皮,有時候就是這樣,無知,可笑,又可憐。

說他們真是沒良心也不至於,他們只是沒有主見,跟風倒,庸庸碌碌只知道跟隨著大眾的腳步。

瓏五和騰梟正準備離開帝都回影城,下午直接從國防部出發,做高速懸浮車回去。

騰梟昨天已經見過那位常勝女神了,兩個人談了很長時間。

卧室門悄無聲息的打開了,一個身影安靜的進來。

「好久不見了,姐姐。」東方璨本打算悄悄進來,但看到已經在房間里的瓏五,也就不再偽裝,隨手關上了大門。

瓏五看了看她,國防部是隨便想進就進的嗎?你光環值掉的少就可以囂張是吧!

這麼久沒見,東方璨長高了許多,不再像她一樣一臉的小蘿莉樣子。

臉上的笑容也比在東方家看到的時候溫柔自然許多。

瓏五知道這並不是她心態變好了,而是她更加會偽裝自己了。

果然偽女主成長速度也是不輸於正經女主啊。

瓏五吸了一口牛奶,似乎對於她這個闖入者沒有任何意外。

她現在正在想東方璨到底知不知道她其實是東方家親女兒的事情。

東方夫妻對於東方明來說覺得不是一對好父母,可人家對自己的女兒好啊,連替身都找好了。

這應該是後期感動挽回女兒,圓滿大結局的鋪墊吧。

哎,可憐她一個正經女主,連爹媽都沒有,瓏五為自己掬一把辛酸淚。

系統:小姐姐不知道又給自己代入了什麼魔鬼劇情,這麼多個位面沒爹媽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會兒又戲精上身。

瓏五:滾粗。

東方璨對於瓏五無視自己的行為一點也不生氣,反而十分高興。

瓏五變得越特別,她把她弄到手才更有意思。

她那個詭異的視線瓏五隻要不是瞎子都感覺的出來。

「姐姐,你不想我嗎?」東方璨一步步向她走來。

系統:小姐姐我覺得她要搞事情。

瓏五:……我看得出來。

東方璨見她全無防備,心裡覺得不太對,可又覺得自己多慮了。

她什麼也沒有拿就像是空著手走到瓏五身邊。

在她到瓏五跟前之時,忽然從背後拿出一個小瓶子摔在地上。

粉色的煙霧散開,屋子裡一下什麼也看不清了。

東方璨一隻手拿著防毒面具戴上。

瓏五在她砸東西的同時起身跳到窗邊,撐開雨傘。

她剛才要是沒看錯,偽女主拿是空間吧?

還真是不錯啊,設備這麼齊全,怎麼沒有老爺爺給她兜售個天材地寶呢?

系統:……

小姐姐好需要別人兜售寶貝?

煙霧散開,東方璨看到瓏五好好的站著時,心猛的一縮,這才感覺到了恐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