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鬼厲跌落在地上並沒有太長時間,就重新爬了起來,從口中吐出了兩口鮮血,然後笑了起來,緊接著方正就看見了一件十分詭異的事情。

因為鬼厲拿起了黑棍,並沒有擲向他,而是狠狠的插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正是左掌的位置。 在方正的眼前,鬼厲很快就變得不一樣了起來,彷彿鬼厲的左掌之上多了一些東西,很快就讓方正一驚的是。

眼前的鬼厲手掌之上成了黑色,與他的手掌一模一樣。

緊接著,鬼厲的左掌向前狠狠的轟擊,雖然沒有到方正的面前,但是方正分明能夠感受到,一種強悍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

轟然之間,方正直接被鬼厲隔空擊飛,甚至倒飛出數米才停下了身形。

……

方正爬了起來,看了一眼鬼厲的雙手,他明白,應該是鬼厲通過那黑色的棍子,將他左手上面的力量吸收走了,並且將其賦予在他自己的手上。

這種力量的直接轟擊,讓鬼厲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過方正也沒有指望,如此簡單就能夠取得勝利,看著鬼厲的方向,方正笑了起來。

手中的雙龍捲再一次出現,然後在鬼厲凝重的目光之中,方正將兩道龍捲融合在一起,合二為一。

雙龍捲不僅僅能夠相互纏繞在一起獲得力量,更是能夠通過摩擦的力量將其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現在的方正,已經足以能夠控制這種力量了。

巨大的雙龍捲變成了一個圓盤,帶著無比強悍的迴旋力量向著鬼厲切割過去,甚至連空間都出現了波動。

眼看即將切割在鬼厲的身上時,鬼厲周身的黑棍竟然又一次出現在了鬼厲的身前,並且與那雙龍捲發生了碰撞。

……

在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雙龍捲竟然被那黑棍生生的吸收了,消失殆盡。

甚至那龐大的能量沒有產生任何的作用,就直接完全的被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看來那個黑棍擁有著吸收靈力的作用,沒想到鬼厲竟然能夠在其中領悟到這種方式的靈技。」

方正在心中想到,不得不說,這一次的鬼厲已經大大的超出了方正的預料了。

緊接著在鬼厲那滿不在乎的目光之中,方正再一次施展出了雙龍捲,甚至連鬼厲都開始懷疑,這一招明明沒有任何的作用,為什麼驚羽還要反覆的施展。

很快,雙龍捲再一次化作一道切割氣旋,出現在了鬼厲的面前,那黑棍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出現在了鬼厲的面前,想要替鬼厲抵擋這一次的攻擊。

但是方正的身形一動,眨眼之間竟然出現在了那雙龍捲的後面。

「雙龍捲只是一個幌子罷了,真正的攻擊手段,是我自己。」

……

方正的右拳狠狠的轟擊在了黑棍之上,這一次的黑根沒能吸收方正的拳頭上的靈力。

方正猜想的沒有錯,這黑棍在同一時間根本就沒有辦法同時吸收兩種攻擊,所以他眼前的黑棍,在面對他的拳頭時,狠狠的崩斷了。

一擊得手,方正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再次出現想要攻擊在身後的鬼厲身上。

但是這個時候,讓方正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鬼厲睜開了他的雙眼,只不過這一次的雙眼明顯有著不太一樣。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彷彿帶著無限的黑暗,想要將一切吞噬一般。

「轟」的一聲,塵土飛揚,甚至方正感覺腳下的地面都顫抖了一下,緊接著方正周身的靈力潰散,風之靈力沒有起到任何的阻擋作用。

一種強橫的力量降臨在了方正的身上,彷彿要將他擠壓,要將他彈飛一般。

鬼厲周身的黑霧劇烈的抖動著,而身旁的塵埃也漸漸落下,只有鬼厲靜靜的站在那裡,毫髮無傷,剛剛方正的攻擊,沒有對鬼厲造成任何的傷害。

……

鬼厲看著方正,靜靜的開口說道:「不僅僅是可以吸收你的力量,我還可以將你的力量爆發出去。」

方正神情凝重的望著鬼厲,這怎麼可能?這是什麼樣的力量,這力量不由得讓方正想起了吸血妖法,但是這明顯跟吸血妖法又不一樣。

就算是吸血妖法,也沒有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如此快速的爆發出這般強橫的力量。

這種感覺就像是將方正的力量儲存起來,然後轟然之間爆發而出!

但是還沒有等鬼厲再一次開口嘲諷方正,鬼厲就感受到了他的腳下好像有不一樣的悸動,彷彿又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一般。

一道凌厲的沙劍出現在鬼厲的腳下,這是方正通過風之力量將玉清殿中的石磚碎屑組成的沙劍,通過將碎石凝結組成的一把武器。

鬼厲心中一驚,雖然及時出手抵擋,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那沙劍狠狠的刺進了鬼厲的雙腿之中。

鮮血順著鬼厲的腿留下,很顯然兩個人在剛剛的交鋒之中,是以平分秋色告終。

……

但是戰鬥還在繼續,場面十分的凝重,周圍箐雲弟子與魔教弟子的慘叫聲不停的傳來,彷彿是奏響了一曲哀樂。

鬼厲周身的黑霧一陣抖動,又是一根黑棍消失,融入在了鬼厲的身體之中,只不過這一次是融入在了那黑霧之中,讓那黑霧壯大了數分。

現在漂浮在鬼厲周身的黑棍還剩下四根,而方正看著那愈發強盛的黑霧,也是皺起了眉頭。

顯然每一次消失一根黑棍,眼前的鬼厲都會變得更加的棘手一些。

「天書奇談,崩碎之道!」

八個字順著鬼厲的口中吐出,彷彿在審判一般,那黑霧迎風見漲,彷彿像一個吹鼓的氣球出現在了方正的身旁。

緊接著狠狠的爆炸,強橫的衝擊力向著方正涌了過來。

……

方正只覺得好像是撞在了一堵牆上面,他又一次被狠狠的彈飛了出去。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可能擁有這樣強橫的力量?能夠彈飛一切的攻擊嗎?」

方正在心中想到,鬼厲甚至還能將這種方式,換做一種攻擊手段,能夠將方正狠狠的擊飛出去就是最好的證明。

但是經過了剛才的對戰,方正似乎掌握了一定的規律,那就是鬼厲並不能夠頻繁的操控這種力量,也就是說,這種力量在每一次發動的時候,都會有著一定的間隔時間,不然的話鬼厲早就可以擊敗他了。 方正又一次沖了上來,彷彿根本就沒有感受到那詭異的秘法一般,甚至沒有任何的停頓,雙龍捲再一次向著鬼厲狠狠的轟擊了過去。

鬼厲的雙眼一眯,顯然他已經受夠了這種攻擊,剩餘的四根黑棍漂浮到他的身前,雙龍捲又一次被吸收掉了。

只不過這一次,那雙龍捲好像有些不一樣。

但是還沒有等他多想,讓他震驚的事情出現了,對面的驚羽竟然又一次使用出了雙龍捲,連續的兩次雙龍捲彷彿不要錢一般向著他轟擊了過來。

這是在開玩笑嘛?難道他的靈力是無窮無盡的?就算是靈力雄厚,也絕對經不起這種浪費才是。

這種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的攻擊,又能對他造成什麼樣的傷害呢?

……

毫無疑問,雙龍捲沒有造成任何的效果,再次被鬼厲吸收了。

但是在那雙龍捲上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終於爆發了,鬼厲只覺得那黑棍之中彷彿又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一般,甚至連他自己都沒有辦法再次控制那黑棍!

雙眼一縮,鬼厲不再有任何的猶豫,向著方正遙遙一指,黑棍閃電般的向著方正刺了過去。

但是還沒有飛到方正的面前,黑棍就在鬼厲的面前轟然炸裂,甚至那爆發開的威力,狠狠的衝擊到了鬼厲自己。

「我的靈力並不是那麼好拿的,風之靈力有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會傷害,更不用說你了!」

方正笑著開口說道,擦掉了嘴角剛剛那一次衝擊留下的血跡,剛剛的兩次轟擊對於他造成的消耗也同樣是巨大的,但是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十分值得的。

至少現在,還懸浮在鬼厲身旁的黑棍只剩下了三根。

但是顯然同樣的錯誤鬼厲絕對不會犯第二次,所以這樣的方法,方正想用也不會奏效了。

……

就在這時,一名箐雲弟子彷彿看見了正在爭鬥的兩個人,想要上來幫助方正,可是還沒有走近,鬼厲身上的黑棍一閃消失在了鬼厲的身旁,然後插在了那名弟子的身上。

那名弟子臨死之前,還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明明看起來都是靈師的修為,他就算死也想不通,為什麼差距會這麼大,大到他一個照面都沒有走過,就直接被秒殺掉了。

「怎麼,對著曾經的同門出手,如此果斷?甚至沒有絲毫的猶豫?」方正笑著開口說道,不忘記任何一個打擊曉凡的理由。

鬼厲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這個問題,然後看著方正開口說道:「驚羽,沒想到你竟然早就知道鬼厲是我,但是你應該明白,早在你奪了我的東西,讓我被大家嘲笑的時候,那個天真無邪的曉凡就已經死了。」

「我最好的朋友,背叛了我,我能感受到這個世界有所不同,這些都是發生在你身上的,只要殺掉了你,一切都會走回原來的路線。」

這一次震驚的不再是鬼厲,而是方正了,他沒有想到,他的出現竟然被曉凡發現了一絲的蹊蹺。

不過這些顯然只有一個曉凡發現,沒有什麼大礙,畢竟當初的葯老也是猜測出來,他穿越的蕭丁發生了一些改變。

……

鬼厲下手狠決,讓周旁之人如臨大敵,但是在眾弟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殺戮開始了。

與方正知曉的那個鬼厲不同,原來的曉凡即便是入了魔,變成了鬼厲也不會這般肆意的殺害曾經的同門弟子,但是眼前的這個鬼厲,絲毫沒有任何的手軟,殺起箐雲的人來,就如同土崩瓦解一般輕鬆。

方正出手了,因為在鬼厲殺戮的同時,他發現了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方正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一個聖人,如果每一個人都要去救的話,那麼就不用他修鍊了,甚至他要為此活活的累死。

但是在鬼厲殺戮的同時,他能夠感受到,鬼厲的力場彷彿越來越強,就像是屠戮這些箐雲的弟子,能夠增強鬼厲的力量一般。

但是很顯然,方正有些晚了。

鬼厲周身的黑霧在殺戮了幾名青雲弟子之後,變得愈發濃郁,彷彿變成了實質一般。

並且這殺戮的過程看起來很長,其實也就是眨眼之間而已,他周身的黑棍幾次閃動,就已經有數名箐雲弟子隕落了。

……

甚至連方正都不得不承認,在群體戰鬥這一方面,他能夠造成的殺傷力,是絕對遠遠的不如現在的鬼厲的。

鬼厲看向了方正,看向了衝過來的方正,舉起了雙手。

那一雙眼睛再一次黑了起來,彷彿終於繼續完成了能量一般,在他身旁的那剩下的三根黑色棍子,快速的沖向了方正。

這一次方正的雙龍捲沒能產生任何的作用「噗噗噗」的三聲,方正剩餘的右手和兩隻腿狠狠的被黑棍命中。

緊接著黑棍彷彿融進了方正的身體之中。

方正的手腳完全的失去了任何的知覺,如同第一次受到攻擊一般,沒有任何的感覺,整個身體都不像是自己的一樣。

這更像是一種封印,封印了方正的力量。

……

那黑暗之中,彷彿又一雙眼睛睜開,在靜靜的盯著方正,甚至讓他連動都不能再動一下。

遠處的碧媱看著這處戰圈,似乎猶豫了許久,但是最後還是沒有衝上來。

「驚羽,這一次你能安靜一些了嗎?」鬼厲走到了方正的面前,彷彿勝券在握。

「你為何要做這樣的事情?我明明把你當做我最好的朋友,那黑棍對於我真的很重要,可是你卻奪走了他?」

「我最好的朋友啊,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拿你當命交,你卻視我如同無物,你還記得你當初的那個眼神么?是啊,你這種人怎麼會再記得。」

「你知道大家都是如何討論我的么?他們拿我與你做比較,說我是一個廢物,說同時上山的我們。竟然差距那麼巨大。」

「他們說的沒有錯,我就是一個廢物,可是為什麼連你也要來傷害我,奪走我最重要的東西呢?」

既然這樣,那就讓你的死亡,做最後的懺悔吧。 鬼厲向著方正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彷彿下一擊就要收割掉方正的性命。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芒閃過,鬼厲竟然在方正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煞氣,那是一種十分強烈的煞氣,甚至就連他,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不再遲疑,鬼厲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直接終結驚羽,但是這個時候,驚羽身上那黑棍留下的黑色光芒竟然在減退。

這怎麼可能?

……

那黑色的光芒,不僅僅是封印的力量,還融入了煞氣在其中,是污穢一切正道法寶與功法的利器。

可是眼前的驚羽,身體之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漩渦,在他的印堂之上緩緩形成,緊接著鬼厲只覺得身前的驚羽氣勢一變。

陌上花開,歲月安好 大道宗的功法彷彿書籍一般在方正的眼前不斷的翻動,最終形成了一個漩渦,將鬼厲留在他身體上的煞氣盡數吸收。

方正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身上的靈力波動越來越強橫,但是在那靈力之中,隱藏了一絲的煞氣。

彷彿是因為憤怒,讓方正整個人看起來都不太一樣。

這一幕讓鬼厲心中一驚,緊接著在方正面前的石磚,竟然全都隨著方正的動作漂浮了起來,紛紛飛向鬼厲,彷彿方正每一個動作都擁有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他並沒有像在蕭族之中的時候,獻祭自己所有的生命力。

這一次,方正只獻祭了一小部分而已,而鬼厲留在他身體之中的煞氣,竟然成為了他力量的源泉,完全的被他吸收。

如果鬼厲知道他的攻擊造成了這樣的後果的話,不知道鬼厲會作何感想!

……

一塊巨大的石磚被方正輕輕舉起雙手,然後抬了起來,舉過頭頂向著鬼厲狠狠的砸了下去。

鬼厲就像是一個釘子一定,被那石磚狠狠的拍打,甚至被那石磚打進了玉清殿中的青石磚之中,鬼厲身上的黑色霧氣越來越稀薄,彷彿下一刻就會被方正完全的抹殺。

這種攻擊已經不再是普通的道法可以解析的了,完全就是對於力量的運用,那種隨心所欲,信手捏來的操控。

這一幕讓鬼厲心驚不已,但是他最大的依仗在剛剛不僅沒有對對方造成任何的傷害,反而促使了這一幕的出現。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