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魔術師微微一笑,對着那兩個壯漢說道,兩人也點了點頭,直接扣住了他們的下巴。

鋒利的匕首距離他們越來越近,無法掙脫的他們怒視着這兩個傢伙,恨不得將他們挫骨揚灰。

“等等!”

看着那刀鋒漸漸逼近兩人的嘴巴,若是伸進去隨便攪一下,兩個人的舌頭就廢了,雲天急忙大聲喝止住他們。

“停!”

看着雲天終於開口說話,魔術師一臉微笑的喊道,而有了魔術師的命令,兩個人自然就停住了。

“怎麼樣?我已經拿出了我足夠的誠意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敲着二郎腿,魔術師一臉微笑的說道,只要撬開雲天的嘴,那隱藏在暗處的夜魔就會被抓出來。

“我如果說了的話,你如何保證我們的安全?”

雲天怎麼能夠看着自己的戰友就這樣的死在自己面前,緩緩擡起頭來的他,雙眼冷冷的看着魔術師。

“這個很簡單,只要我找到神算,他自然可以滿足我的條件帶你離開,而那夜魔,也算是我的贈品吧。”

魔術師說的很輕鬆,但是那淡然的笑容背後,可是沒有絲毫可以相信的支撐。

“那行,你把他們先放了,留我一個人做人質。”

雲天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魔術師的笑聲打斷了。

“哈哈哈哈,葉雲天,你當我是傻子嗎?放了他們,你還會開口嗎?我再問你一遍,說不說?”

魔術師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這代表,他的耐心到達了極點。

“動手!”

雲天的沉默已經等同於他的回答,魔術師立刻一聲令下,兩個壯漢再一次動手。

鋒利的匕首,向着大臉虎和獠牙的嘴巴里紮了過去。

“噠噠噠……”

猛然間,遠處突然傳來的槍聲,讓左右人都是一愣,而一直緊繃着臉龐的雲天,卻突然露出了笑容。

“終於來了!” ?槍聲的突然出現,讓魔術師一愣。

雖然這槍聲並不大,但是雲天卻堅定的相信,自己的援兵終於到達了。

這槍聲對於他來說,也將是衝鋒的號角,不過左右兩邊的壯漢卻並沒有停止手中的匕首。

“嗖……”

電光火石間,兩名壯漢卻突然感覺到余光中有什麼東西移動,緊跟着一陣鎖鏈的聲響同時傳來。

本能的側目,而眼前的一幕讓兩個人都愣住了。

被掉在半空的雲天,此時竟然落在了地上,而手中的手銬,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被打開了。

“幹掉他!”

反應過來的魔術師急忙大聲的喊道,同時直接站起身來的他,驚恐的瞪着落在地上的雲天。

“太晚了!”

雲天嘴角的冷笑掛着殘忍和嗜血,一直的隱忍也終於到達了爆發的零界點。

不等雲天起身,右手邊手持魚腸劍的壯漢,直接向着他撲了過來,手中利刃更是向着雲天的脖頸紮了過來。

微微側頭,避開襲來的魚腸劍,雲天沒有時間理會腳上的鐵鏈。

左手一叼壯漢的手腕,右手按在他的肘關節,關節擒拿借力下,那足有兩百多斤的壯漢竟然被他摔倒在地。

與此同時,雲天左手一擡,向着懷中一帶,吃疼下的壯漢急忙鬆手,而那鋒利的魚腸劍就被雲天扣在了左手上。

右手邊的壯漢倒地,左手邊的卻也襲了過來,手中羊角匕首直接向着雲天的脖頸紮了下來。

他快,雲天比他更快,一抖左手,那尚未解開的鐵鏈,直接纏住了他的胳膊。

右手伸出,擒住了他的手腕,順勢一擰,那壯漢的手臂就被雲天扣在背後,而左手上的魚腸劍直接割開了他的大動脈。

一切不過是電光火石間,在壯漢倒地的瞬間,他手中的羊角匕首就已經到了雲天的手中。

“死吧!”

就在和兩個壯漢糾纏的時候,遠處的魔術師轉身就逃,不過看着他的背影,雲天殺氣陡升。

右手剛剛奪回的羊角匕首,直接被雲天擲了出來,猶如一道白色閃電,直接向着魔術師的後背飛射而去。

魔術師現在剛剛跑到門口,只要拉開鐵門,他就可以逃出昇天了。

但是,他還是慢了一步,就在他的手抓住鐵門門環的時候,身後勁風襲來,魚腸劍直接貫穿了他的胸膛。

心臟被刺穿,魔術師只感覺渾身上下的力量全部被抽空一般,看着在直透心臟而露出前胸的魚腸劍,他的臉色慘白。

緩緩倒下,生命快速的流逝着,誰會想到被控制住的雲天,竟然會突然發難。

“鐺!”

就在魔術師倒地的瞬間,雲天手中的魚腸劍直接向着腳上的鐵鏈劈去,火花四濺間,腳上的鎖鏈應聲斷裂。

果然是至寶匕首,在這關鍵時刻真是不掉鏈子,得到自由的雲天一個前滾翻,雙腳釦住了之前摔倒的壯漢手臂。

對方的手槍剛剛從槍套裏逃出來,可還不等他瞄準,雲天的雙腳就鎖住了他的胳膊。

“砰!”

一聲槍響,子彈貼着雲天的臉劃過,鑽入了身後的牆壁上,而云天的雙手也幾乎是同時扣住了他的手腕。

韶華緣夢錄 一擰一掰,手槍就落在了雲天的手中,而這聲槍響,也暴漏了房間裏的激鬥。

“嘩啦啦!”

門外,七八個全副武裝的武裝分子急忙開門,在這刑訊室裏根本不可能用到槍的。

所以意識到不對勁,他們急忙想要增援,但此時的雲天卻比他們更快!

“砰!砰!砰!砰!”

一連四槍,雲天就打斷了吊在半空的大臉虎和獠牙手上腳上的手銬腳鐐,落在地上的他們急忙就地一個翻滾。

就在兩個人落地的同時,刑訊房的大鐵門也被外邊的人推開了。

“噠噠噠……”

首當其衝衝進來的兩個人,看着趴在門口早就已經變成屍體的魔術師,急忙向着裏面扣動了扳機。

自動步槍轟鳴間,本就不大的刑訊房內頓時子彈橫飛。

好在雲天第一時間打斷了大臉虎和獠牙手中的鐵鏈,否則這一次,他們真的就變成臘肉了。

就在對方M4A1自動步槍不斷轟鳴之時,雲天突然一腳踢在了那剛剛爬起來的壯漢身上。

從被雲天摔倒在地,再後來被雲天奪槍,這壯漢到現在還有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掙扎着爬起來的他更沒有想到雲天會給自己一腳,一個踉蹌向後倒去的他,卻感覺到背後一涼。

“噠噠噠!”

一切太快,開槍的兩個傢伙想都沒有想,手中的槍口直接對準了這個壯漢的後背。

子彈瞬間就鑽入了他的身體,高速離開後的真空爆炸,讓他直接被打趴下,他當然不會想到,自己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砰!砰!”

藉着這個機會,雲天扣動了扳機,手槍中射出的子彈,直接貫穿了他們的眉心。

這可是大腦裏最爲重要的一個位置,兩個人連哼都沒有哼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砰砰!”

又是兩搶,雲天已經翻身而起,用子彈逼退另外的幾個人,他必須要守住這道門。

一左一右,兩條身影快速的向着那屍體衝了過去,多年戰鬥經驗下,大臉虎和獠牙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趁着雲天手槍子彈守住了門口的時候,猶如獵豹的他們,則向着那兩個被雲天打倒的武裝分子撲去。

一手抓起他們手中的槍械,而另一隻手則將他們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這房間裏的掩體不多,而這屍體絕對是非常不錯的掩體,趴在他們屍體後,將槍械架在他們的身上,獠牙和大臉貓也終於發難。

“噠噠噠……”

兩把自動步槍再加上一把手槍,在這不大的刑訊室門口形成了一道彈網。

門外的攻擊立刻再次被壓制,原本安靜的基地裏現在是一片的雜亂。

槍聲不斷傳來,靠在牆壁上的雲天卻知道不妙,因爲在那門口的槍聲中傳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看樣子他們的支援到達了。

“沒子彈了!”

大臉虎一個翻身,打完最後一發子彈後,他靠在了牆壁上,狹小的刑訊室中根本無處藏身。

“我也沒了!”

想要用火力封鎖,就需要不斷的射擊進行壓制,但是這對於子彈的消耗可是非常之大。

衝進來的兩個傢伙,每個人也就帶了兩個彈夾而已,沒多一會就打完了。

雲天手中的手槍也被打空了,眼看着沒有火力壓制的話,對方就要衝進來了。

一伸手,魚腸劍和羊角刺就握在手中,向前一個滾翻的他,向着門口撲去。

後背的疼痛以及渾身的無力讓雲天幾近昏迷,臉色慘白的他一直都在拼命堅持。

勝利就在眼前,他絕對不能放棄,手中陰陽刺更是霍霍生輝。

槍聲驟停,外邊的守衛自然是衝了進來,一個掃射下,不大的房間就被籠罩其中。

大臉虎和獠牙急忙拉起屍體擋在身前,雖然這方法不錯,但屍體也抗不了多一會。

找到目標,守衛立刻步入房間,手中自動步槍猛射下,向着兩個人衝了過來。

但是他們卻沒有注意到,在衝進門的上方位置,雲天藉着欄杆撐在上面。

只確定了左右,沒有擡頭看看,這也是他們致命的失誤,隨着兩個傢伙率先進入,雲天卻猶如雄鷹一般落了下來。

陰陽刺精準的刺穿了他們的腦袋,同時雙腳向後一蹬,跟在他們身後的兩個守衛也被踢翻在地。

借力向前,雲天一個空翻落在地上,伴隨着兩具屍體的倒地,他急忙伸手去抓對方的槍械。

“噠噠噠……”

扣動扳機,兩把自動步槍再次呼嘯,門口撞在牆上的兩個人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

就地翻滾,雲天雙槍齊射,其他想要衝進來的守衛,再一次被火力壓制住了。

不過,這隻能用一次的偷襲招數再用可就失效了,不斷點射下,雲天內心更是焦急萬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槍膛內的子彈再一次被打光的時候,他們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處處揪心,但云天也無計可施,這連個窗戶都沒有的地下室內,要想衝出去恐怕根本不可能。

再來的路上,他就見識了那狹窄的走廊,再加上門口越來越多的援兵,死亡再一次威脅着他們。

“咔咔……”

終於,兩隻槍也被打光了,徹底沒有了火力的雲天急忙就地翻滾。

“噠噠噠……”

子彈緊隨其後,在雲天身後濺起一道道粉塵,一直被火力壓制的守衛,終於衝了進來。

毫不猶豫扣動扳機,他們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幹掉房間內所有的人。

“完了!”

雲天再快,也快不過子彈,耳聽着道道勁風,自己恐怕這一次命不久矣。

雙眼含恨,縱然有萬般不甘,但是他也算是拼盡全力了,這最後一搏最起碼幹掉了魔術師,他也算是值了。

“噗噗噗……”

子彈射入身體的炸裂讓人揪心,而伴隨着慘叫聲的槍聲,卻讓雲天一愣,而此時追殺雲天的兩個守衛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雲天,你沒事吧?”

當雲天看清楚衝進來的兩條身影后,頓時放下了懸着的心,因爲在這關鍵時刻,牛博宇和李清揚終於到達了。 ?率先衝進來的牛博宇和李清揚,急忙扶起來渾身是血的雲天。

看着他身上那被皮鞭抽過的痕跡,兩個兄弟真是一陣心寒。

“其他人呢?”

還不等兩人開口,雲天急忙焦急的問道,怎麼沒見到紅龍、潘瑤和唐曦呢。

“他們守在入口,這個基地的武裝分子太多,我們好不容易衝進來的。”

李清揚的話,這才讓雲天放心了一些,最起碼他們現在是安全的。

“不管怎麼說,任務算是完成了,我還擊斃了魔術師呢。”

看着眼前的兄弟,雲天也算是放鬆了一點,疼痛再次佔據了他的身體,忍不住皺了皺眉的雲天,指了指趴在地上的魔術師。

這或許算是一個不小的收穫,他欠下的血債也算是償還了。

“我看看。”

聞聽雲天擊斃魔術師,牛博宇自然是非常開心,但是李清揚卻有些不相信。

這魔術師詭計多端,想要擊斃他可是非常的困難,於是急忙起身,向着倒在地上的魔術師走去。

心臟被穿透的他,屍體都開始僵硬了,李清揚走到魔術師的面前,將他的屍體翻了過來。

首先揉了揉臉旁,確定不是人皮面具後,他再一次將他的腦袋反轉了過來。

妾的養兒攻略 “恐怕這正是個替身。”

檢查了一下後,李清揚搖了搖頭,他就說魔術師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死掉,否則怎麼會被稱之爲犯罪天才。

“替身?不會吧?”

牛博宇扶着雲天走了過來,大臉虎和獠牙此時也跟了過來,看着蹲在地上的李清揚,雲天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這傢伙不就是暗害我們的那個人嗎?”

牛博宇疑惑的打量着這張臉,曾經死亡囚籠讓他可是清楚的看到了這魔術師的臉龐。

既然不是人皮面具的話,李清揚憑什麼一口斷定對方就是替身呢。

“這種臉龐,全世界有太多太多相似的了,再加上整容,單憑面部特徵是可以以假亂真的。”

李清揚搖了搖頭,別說臉了,就連指紋現在也可以修改。

“那爲什麼你這麼肯定?”

雲天看着那倒在地上的魔術師,如果外表和指紋都難以區別,那麼他怎麼斷定這是假的。

“就憑這個!”

李清揚一伸手,掏出了一把軍刺,將魔術師的腦袋扯到一旁後,鋒利的軍刺直接扎入了他的腦袋。

如此殘忍的畫面,讓雲天和牛博宇都忍不住皺起了眉,他們不明白李清揚怎麼這麼狠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