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魯班看著他的背影惆悵地道:「瘋二爺人品卑劣還記仇,這孩子提出留在天幽島,還不知道會被它如何奚落。」

「真是好孩子啊。」張班既欣慰又有些難過地道:「品性高潔又痴於工藝,為了學手藝又能忍辱負重,足以傳你我二人衣缽了……」

陸小風正在和一幫好友閑談,李維進來通報說流年道人來訪,他專門出去見了一面。目前重視工匠的玩家不多,作為重生者他知道工匠類玩家的作用,許多厲害的陣法都涉及到建築,需要能工巧匠巧妙布置。

流年道人開門見山地道:「二爺,我準備長期留在天幽島,能不能在橋樑位置給我一處洞府?」

「哦?」陸小風很是詫異,流年道人竟然主動上門投效,莫非自己也和輝煌一號那樣霸氣側漏,能讓穿山甲納頭便拜?他好奇地道:「你成了張魯二班親傳弟子,不跟他們去天庭學藝,留在天幽島幹嘛?」

流年道人知道王屋山的洞府極為緊俏,周邊五座山的洞府開始出租給玩家,王屋山洞府從不對外。既然想留在王屋山,他也不準備隱瞞,把張魯二班的話重複了一遍,坦誠地道:「我是生活職業類玩家,從來沒想過加入哪個勢力,二爺有吩咐我會盡心儘力,但你也不能阻止我在外面接活,畢竟選生活職業是為了賺錢。」

「很公道。」陸小風點了點頭道:「我也不能讓你白忙,平時修鍊你需要丹藥,可以去找血羽魔龍提供,門前的五行靈泉對元神修鍊也有幫助,你隨時可以來取用。」

主修鍊丹、煉器和建築類的生活職業玩家,他們也需要修鍊,因為他們從事的職業耗神,元神強度越強學習越快。流年道人很看好工匠前景,但他尚在學藝階段,並且遊戲里大興土木的幫派還很少,目前確實缺少修鍊資源。

兩人這是合作共贏,陸小風今後沒法再求張魯二班,天幽島六座山頭陸續打造,用到流年道人的地方不少。流年道人沒損失什麼,輕易就有了一處極品洞府,又能每日參悟五行橋提升技藝,還有免費的修鍊資源可以用,一下子什麼都不用愁了。

回到五行橋所在位置,張魯二班正在為木橋收尾,看到流年道人回來張班急切地道:「怎麼樣,瘋二爺答應沒有?」

流年道人點了點頭道:「答應了,我可以留下來參悟。」

魯班關切地道:「瘋二爺有沒有刁難你?」

流年道人臉上露出燦爛笑容:「沒有刁難啊,知道我留下來瘋二爺很高興,給了我一處橋邊的上佳洞府,還答應為我提供一些修鍊資源。」

張魯二班對視一眼,張班拿出厚厚的兩本書道:「這是我和魯班畢生心血,你今後對照十座五行橋參悟,有不懂之處隨時來天庭尋我們指點,且先下去吧!」

流年道人應了聲是,跑去王屋山挑洞府去了,張班搖了搖頭道:「瘋二爺卑鄙無恥還記仇,怎麼可能不提苛刻條件,難為這孩子了,受了委屈還在我們面前強顏歡笑。」

魯班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我們去尋瘋二爺談談,以指點他建造火橋為代價,換取他不要為難流年吧!」 奧林匹斯山,玩家帕拉斯完成了一個高難度任務,獲得了一把白鋼打造的彎刀作為獎勵。為了這把大名鼎鼎的彎刀,帕拉斯的行會付出了巨大代價,數千玩家全部掛掉,任務各個環節更是花費了無數錢財。

這把白鋼彎刀帕拉斯只是借用,奧林匹斯神話里閹割了天空之神的彎刀,由大地母神蓋婭親自鑄造。目前奧林匹斯山的神王是克洛諾斯,他是天空之神烏拉諾斯和大地母神蓋婭的小兒子,遊戲運行之初正是他用這把彎刀親手閹割了父親,爬上了神王的寶座。

帕拉斯領取的任務名為天空之眼,烏拉諾斯被克諾諾斯閹割,被迫離開大地母神蓋婭,禁錮在宇宙最高處。由於烏拉諾斯身體無比巨大,抬頭看是無垠的天空,圍繞奧林匹斯山成長的玩家,從未有人想過天的盡頭是什麼。

帕拉斯一直有飛到天空盡頭看看的想法,既然天空之神烏拉諾斯只是被禁錮,他的魂魄是否依然存在?成為三階低位神可以飛行,帕拉斯花費巨大代價購買高級神葯,依靠神葯不斷補充神力,飛了九天九夜才抵達天空盡頭。

猜測被驗證了,烏拉諾斯沒有死亡,他的身體被禁錮無法動彈,魂魄只能在小範圍活動。當帕拉斯靠近的時候,烏拉諾斯欣喜地道:「歡迎你來到天空盡頭,異人,我該怎麼稱呼你。」

帕拉斯彎腰行禮道:「尊貴的天空之神,我的名字叫帕拉斯。」

烏拉諾斯怪笑道:「如今統治奧林匹斯山的是是誰?還是我那愚蠢的兒子克諾諾斯?他他有沒有被自己的兒子推翻?」

帕拉斯不卑不亢地道:「克諾諾斯依然還是神王,他生下了一個名為宙斯的兒子,但被他一口吞到了肚子里。」

「哈哈哈哈。」烏拉諾斯瘋狂大笑道:「克諾諾斯上當了,宿命無法改變,我的詛咒他永遠無法解除。女人是奇怪的動物,蓋婭與他合謀殺了我,他們做了不好的榜樣,他的女人也會拚命護住自己的兒子。」

作為一名玩家,帕拉斯對於即將發生的神話故事很清楚,他飛了九天九夜來到天邊,不是為了聽烏拉諾斯顯擺。看了一眼禁錮烏拉諾斯魂魄的狹窄空間,他微微一笑道:「尊敬的烏拉諾斯閣下,就算克諾諾斯應驗了詛咒,他的下場最多也是和你一眼,所以您嘲笑他沒有任何意義。」

烏拉諾斯暴跳如雷地道:「你這該死的異人,你竟敢嘲笑偉大的烏拉諾斯。」

帕拉斯聳了聳肩道:「實話實說而已,烏拉諾斯大人與其嘲笑克諾諾斯,還不如想想怎樣才能脫困。」

烏拉諾斯兇狠地道:「你以為我不想脫困?我被蓋婭和克諾諾斯合謀殺死,已經失去了最重要的神晶,就算蓋婭和克諾諾斯願意釋放我,他們也做不到了。再說被禁錮后我俯瞰著大地,能看透所有人的命運,包括我自己,我命中注定會被永遠囚禁。」

帕拉斯想起了遊戲基本設定,各個神話世界最終會連接在一起,於是笑道:「大人您只看到了奧林匹斯神界的一切,但在奧林匹斯神界外面,還有無數的神靈存在,或許會有讓您脫困的辦法呢?」

烏拉諾斯醜陋的巨眼亮了起來,他閉上眼睛思考了片刻,興奮地道:「帕拉斯,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你只要有辦法挖開我的一隻眼睛,打開了天空之眼,或許就能到達另外一個全新的世界。」

帕拉斯通過與烏拉諾斯交談,觸發了大型劇情任務天空之眼,烏拉諾斯神體強大無比,能破開他神體的只有蓋婭專門鑄造的白鋼彎刀。領取了這個任務,帕拉斯動用了掌握的一切資源,終於完成了克諾諾斯的重重考驗,拿到了白鋼彎刀。

因為神晶進化過一次,帕拉斯已經是中階低位神,這次只飛了六天六夜就飛到了宇宙盡頭。看到他手裡的白鋼彎刀,烏拉諾斯眼裡充滿了仇恨,他瘋狂地大吼道:「用這把刀狠狠戳進我的眼睛,剜出我的血肉,打開天空之眼吧!我一定會讓蓋婭和克諾諾斯付出代價。」

帕拉斯眼裡露出了一絲不屑,他確實想從烏拉諾斯這裡拿到好處,但他從未想過拯救烏拉諾斯。奧林匹斯神話世界,大體上肯定遵循原有的軌跡,放出烏拉諾斯他沒有半點好處,還很有可能站在劇情對立面。

白鋼彎刀變成了十米長短,狠狠地插入烏拉諾斯巨大的眼眶,一個三米高的大洞出現了。帕拉斯踏入了大洞,他一路以白鋼彎刀開路,遇到阻攔的骨骼就用刀劈開,走了一天後來到了一個神奇空間。

空間里有十多道青銅大門,門上寫著不同的文字,有著形形色色的玄奇符文。還未來得及細看,一柄黃金鑄就的長矛飛到他的手裡,他很快收到了系統提示:「玩家帕拉斯,恭喜你來到天界之門,你獲得了奧林匹斯神界鑰匙黃金戰矛。」

帕拉斯迫不及待地查看黃金戰矛屬性,這是一件鑄造神器,相當於華夏神話世界的後天神寶。這件神器除了用於戰鬥,還能開啟任意一道青銅大門,每年最多只能開啟一道,所以帕拉斯必須做出選擇。

抬頭看了一眼眾多青銅大門,帕拉斯大步走向華夏神話世界那一道,並將黃金戰矛插入了鎖孔。他選擇華夏神話世界,主要是因為洪荒世界足夠大,並且華夏玩家最多,他期待著能得到一些機緣。

「轟隆。」

青銅大門打開了,但想象中的新世界並未出現,映入眼帘的還是一道青銅大門,這道門上有兩個鎖眼。帕拉斯再一次收到了系統提示,這才知道了遊戲規則,每一個通道都有兩道大門,他只開啟了屬於奧林匹斯神界這一道。

奧林匹斯神界要和洪荒世界連通,只有洪荒那邊玩家拿到後天靈寶,同樣選擇開啟青銅大門才行。第二道青銅大門上有兩個孔,這意味著有第二種選擇,如果其他神界有玩家來到這裡,同樣想打開洪荒大門,就可以憑藉兩把鑰匙強行開啟。

「shit」

帕拉斯忍不住爆了粗口,滿心期待地打開青銅大門,原以為能進入洪荒世界,結果被系統玩了一手。好在他又一次收到系統提示,當有玩家抵達天界之門,其他神話世界鑰匙任務也會很快觸發,他只需安心等待就行了。

婆羅門神界,潔白如玉的海浪拍打著礁石,毗濕奴大神所化巨大海龜俱利摩,沉入海中托起曼陀羅大山。龍王婆蘇吉充當繩索,阿修羅拉著龍頭,眾天神拉著龍尾,以曼陀羅大山為杵,瘋狂地攪拌著乳海,掀起萬丈高的海浪。

毗濕奴組織天神和阿修羅攪拌乳海,想要獲得不死甘露,不死甘露可以讓天神恢復法力,讓阿修羅獲得永生。 花重錦 毗濕奴更偏心天神,他知道阿修羅多疑,故意讓阿修羅持龍尾,眾天神持龍頭攪拌。

阿修羅果然上當了,多疑的他們堅持要持龍頭,讓眾天神去持龍尾。攪拌正式開始,當龍王婆蘇吉身體絞緊時,從龍口噴出毒焰和熱氣把阿修羅熏得半死;龍尾在空中擺動,形成了一朵朵香雲,不時有甘雨降落,眾天神勞動也不覺得累了。

婆稚阿修羅王倒是能沉受,他陰沉著臉,看著一個個揮汗如雨的阿修羅,謀算著如何才能擺脫困境。這時不遠處飛了了一名女性阿修羅,她長長的睫毛沿著眼睛輪廓整齊排列,高高的鼻樑,有著天使般的面孔和婀娜的身材。

阿修羅男性身形醜惡,女性卻是端正美貌,一個個都是絕色尤物,就連帝釋天也嫉妒阿修羅多美女。婆稚阿修羅王面前的美女不是NPC,她的名字叫做達爾維,這次來尋婆稚阿修羅王,主要是為了繼續自己的連環任務。

達爾維朝著正在做苦力的婆稚行了禮,恭敬地道:「尊敬的阿修羅王,需要我為您效勞嗎?」

婆稚嘆了口氣道:「達爾維,我們阿修羅一族上了毗濕奴的當,如果繼續進行下去,我們會被活活熱死。你是否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故事,千萬年前我們婆羅門神界位於混沌之中,共有三千大魔神,每日每夜都在瘋狂征戰,直到某天一位沉睡的大神劈開了混沌……」

達爾維點了點頭道:「您說的故事我全部記得,那位大神以斧頭劈開混沌,把婆羅門神界劈到另外一個空間,不讓三千魔神進入新開闢的世界。他已經厭煩了魔神的廝殺,劈開混沌時不少上古大魔神身死,偉大的羅睺阿修羅王也因此而重傷……」

「尊貴的阿修羅王閣下,恕我直言,您說的故事與阿修羅族如今的困境似乎沒有關係。」

婆稚搖了搖頭道:「婆羅門神界和新天地分離,但沒有徹底斬斷,羅睺曾冒險去了那個世界。那一界有兩位大能者,他們參考了部分婆羅門術法,創建了名為佛教的宗門,如今在那一界極為興盛。」

「乳海連接著新天地的血海,毗濕奴以曼陀羅山為杵攪拌乳海,便是把穢氣攪到那一界,再從那一界攪出不死甘露。上古大神劈開混沌,部分魔神被劈入空間裂縫,這樣一直攪拌下去,還有可能把上古魔神攪出來。 妮哈·達爾維是各類選美大賽的常勝冠軍,她被譽為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最佳代言人,連續三年包攬大學生女主角選舉桂冠。她的美貌和身材引起寶萊塢注意,有意邀請她拍攝電影進入娛樂圈,但被她拒絕了,理由是想過平淡的生活。

達爾維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進入了《神話世界》遊戲,因為阿修羅女性的美貌傳說,達爾維選擇了阿修羅族。作為國寶級美女,即便在美女如雲的阿修羅世界,她依然如魚得水,得到了阿修羅王的青睞。

遊戲里沒有太大追求,卻接到了阿修羅王發布的連環任務,她的美貌帶給她極大便利。阿修羅被毗濕奴算計,婆稚給了她一件寶物,讓她把龍王婆多吉噴出的毒焰引入海底深處,那裡有一個與外界相連的通道。

婆稚說婆羅門神界曾與洪荒連成一體,外界有可能是洪荒世界,她有可能開啟國戰通道。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眾神和阿修羅攪拌乳海,攪出了拉克什米女神,拉克什米女神又名吉祥天女,她是尊貴的財富與幸運女神,後來成了毗濕奴大神的妻子,所以乳海牽動的也有可能是異空間。

達爾維潛入萬丈深的乳海,瑩白如玉的手掌托一顆明珠,明珠內部燃燒著黑色烈焰。明珠是相互聯繫的一對,另一顆在婆稚手裡,婆稚會以明珠吸收龍王婆多吉噴吐的毒焰,通過明珠之間的聯繫把毒焰轉入達爾維手裡的明珠。

明珠能吸收的毒焰有限,所以達爾維必須儘快找到通道,把明珠帶離婆羅門神界。兩顆明珠不在同一個世界,彼此間的聯繫也不會中斷,達爾維手裡的明珠就能把毒焰釋放到異空間,從而緩解阿修羅的壓力。

達爾維克服了重重困難,終於來到乳海最深處,只見充當攪拌杵的曼陀羅山高速旋轉,另一端已深入了海底。她按照婆稚吩咐,穿上修羅戰衣,閉上眼睛投入不斷旋轉的牛奶漩渦,隨著曼陀羅山的轉動不斷向下沉去。

達爾維看到了曼陀羅山的盡頭,曼陀羅山攪碎了空間,偶爾從空間裂縫裡冒出一個人影,試圖攀住曼陀羅山脫離裂縫,但在空間撕裂下總是失敗。很快她被拋到一處空間,空間里有十多道血紅色大門,門上有著各種玄奇符文。

空中飛來一把漆黑修羅短刀,達爾維本能地伸手接在手裡,她收到了系統提示:「玩家達爾維,恭喜你來到地獄之門,你獲得了婆羅門神界的鑰匙修羅戰刀。每一道地獄之門後面,連接著另一個神話世界,你可以選擇任意開啟一道門,開啟后婆羅門神界也對那個神話世界開啟。」

「開啟必須是雙向選擇,你開啟某一個神話世界的門,必須那個世界的玩家也選擇開啟,婆羅門神界才能與那個世界連通。洪荒世界例外,洪荒世界和婆羅門神界本為一體,如果你選擇開啟洪荒世界大門,洪荒世界和婆羅門神界通道會馬上開啟。」

達爾維漂亮的臉上露出猶豫神色,如果她選擇開啟,洪荒世界和婆羅門神界會連接在一起。她了解過所謂的國戰,國戰就是各個神話世界間的爭鬥,洪荒世界和婆羅門神界玩家最多,早早連接在一起真的好嗎?

所處位置已經算是異空間,明珠里的毒焰源源不斷地釋放出來,伴隨曼陀羅山攪出來的戾氣飄向洪荒世界大門。她只需把明珠放下,就算完成了婆稚阿修羅王的任務,不開啟洪荒世界的大門,對她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天幽島。

陸小風主動提出讓Wyging幾人在王屋山挑選洞府,招攬的意圖很明顯,四人接受了他的好意。好人有好報,女媧補天副本做了好事,這四位一直記得他的好,關鍵時刻肯不惜代價陪著他拚命。

心情正愉快,忽然收到了一條消息:「二爺,你在天幽島沒有,我有點事想過來和你聊聊。」

發消息的玩家名叫一馬當先,他是遊戲里少有的馬妖玩家,曾經去烏江尋找烏騅馬魂魄,陸小風收霸王戟時順道幫了他一次。前段時間兩人聊了幾句,一馬當先完成了種族任務,成功進化為強大的幽靈馬,有著不弱的實力。

看到一馬當先發來消息,陸小風暗想好人有好報,莫非自己虎軀都不用震,一馬當先就準備納頭便拜?他心情愉快地回了個笑臉:「我在天幽島,你隨時都可以過來。」

天幽島邊緣,一馬當先看著六座大山,還有大山腳下聚集的無數玩家,很沒底氣地道:「蒼穹,天幽島那麼大,已經足夠容納所有血海常駐玩家,你說的事二爺應該沒興趣吧?」

持劍笑蒼穹自信地道:「現實社會一座超大型城市,周邊也有許多衛星城市,天幽島就是這樣的超大型城市,拿到了我們的黃龍島對他也有很大好處。」

一馬當先一臉不信:「超大型城市有衛星城市,是因為城市承載力不足,才會往周邊發展衛星城市。你看看天幽島這六座大山,除了不對外出租洞府的王屋山,五座大山開闢出來的洞府越來越多,哪裡還有玩家肯去周邊島嶼?」

持劍笑蒼穹尷尬地道:「現在血海玩家還不算多,大多數玩家還未進階,三階玩家多了周邊島嶼也就興盛起來了。我很看好黃龍島發展前景,如果不是需要的資金體量太大,我也不會捨得出售給瘋二爺,離我們不遠的那個島不也在按部就班開發?」

一馬當先不吭聲了,原本他是獨行玩家,進化幽靈馬後經常在血海活動,偶然遇到了持劍笑蒼穹。持劍笑蒼穹是幫派老大,自身實力極為不俗,兩人配合完成幾次任務后惺惺相惜,一馬當先也就加入劍傲蒼穹做了副幫主。

持劍笑蒼穹遇到了冥龍老祖,有機會拿到一處大型靈境,一馬當先也非常贊同。血海玩家無數,誰都知道打造靈境有利可圖,有了幫派駐地還能增加凝聚力。可惜拿到靈境沒多久,天幽島扔下了六座大山,容量增加了數十倍不止,周邊的島嶼連湯都喝不上。

一兩年內看不到任何收回成本的可能,持劍笑蒼穹也不敢投資了,於是有了出售靈境的想法。他與一馬當先合計了一番,決定上天幽島找瘋二爺問問,認為天幽島會想要一處緩衝地帶,有可能願意買他的黃龍島。

陸小風提前跟袁青打了招呼,袁青直接把兩人帶到清虛洞,看著眼前的人間仙境,一馬當先兩人又少了幾分底氣。陸小風熱情地迎出來,原以為只有一馬當先納頭便拜,沒想到又多還有一位裝備不俗的玩家,天幽島又多了兩名好手。

「哈哈,當初在烏江與兄弟就一見如故,你肯來天幽島再好不過,不知另一位兄弟怎麼稱呼?」

一馬當先有點尷尬,二爺似乎會錯意了,他連忙道:「這位是我們幫主持劍笑蒼穹,他有事來找二爺商談,所以我跟他一起來了。」

「這樣啊……」陸小風敷衍了一句,還以為自己有王霸之氣,一馬當先千里迢迢來投,結果人家都有幫派了。

持劍笑蒼穹拱了拱手道:「二爺,我這次來主要是想商量一下靈境的事,我手裡有一處天級靈境,不知道二爺有沒有興趣?」

「當然有興趣。」

陸小風點了點頭,靈境是遊戲里的稀缺資源,誰又會嫌靈境多?他笑吟吟地道:「靈境是好東西啊!只是無功不受祿,你拿到靈境就該好好發展才是,何必拿來送我?」

持劍笑蒼穹有點懵逼,為了拿到靈境自己付出了巨大代價,怎麼可能拿來送人?他乾笑兩聲道:「二爺說笑了,我花了巨大代價才從NPC那裡拿到靈境,最近經濟上有點緊張,所以考慮以成本價賣給二爺。」

「原來如此。」陸小風打了個哈哈道:「你看我這天幽島那麼大,一個靈境相當於數十處靈境,我都管理不過來了,哪裡還有心思再買靈境,只怕要辜負你的好意了。」

陸小風被「成本價」三個字嚇到了,前世沒有羅睺拔島,也就沒有冥龍老祖批發靈境的事。前幾天才知道周邊多了五個島嶼,他為此專門去問了羅睺,得知冥龍老祖敲詐玩家多少藥材以後,他都想把天幽島挖幾塊去賣了。

其實玩家購買靈境談不上吃多大虧,假如天幽島沒有增加六座大山,周邊島嶼有了人氣就能逐步收回成本。但陸小風看過鏡花水月的方案,她對外圍五座大山的利用做到了極致,能容納的玩家多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十年內周邊五個島休想沾半點光。

持劍笑蒼穹侃侃而談:「二爺,天幽島是咱華夏區唯一的超級靈境,打主意的勢力有不少。周邊增加幾處島嶼作為緩衝,構建一條完整的島鏈,對於天幽島的防禦很有必要,二爺要不再考慮考慮?」

陸小風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貨是不是軍事看多了?三階后玩家可以飛行,島上不用布置戰鬥機,血海也不需要海軍基地,我搞一條島鏈出來幹嘛? 陸小風很認真地在傾聽的樣子,臉上帶著和善的微笑,心裡忍不住吐槽:「我靠,這貨不會是專業賣房的吧?賣個靈境從軍事扯到地理,再從地理扯到人文,這麼忽悠老實人良心不會痛嗎?像我這樣實在一點,踏踏實實搞開發,和和氣氣出租洞府多好?」

如果踏踏實實開發洞府有前途,持賤笑蒼穹也不會想賣靈境了,說了半天看到沒效果,他苦笑著道:「二爺,成不成你倒是說句話啊!」

陸小風收起了傾聽表情,一臉認真地道:「你的島嶼在哪個位置?」

持賤笑蒼穹彷彿看到了希望,連忙道:「天幽島東面千里處,名叫黃龍島,貨真價實的天級靈境。」

「離得不遠是不是還有一個冥龍島?」

持賤笑蒼穹小雞啄米一般點頭道:「是啊!那個島叫做冥龍島,島主是你的老熟人天涯明日刀,二爺你買了黃龍島,有天幽島作為後盾他那冥龍島發展不起來。」

陸小風一臉同情地看著持賤笑蒼穹,該說這貨倒霉呢?還是非常倒霉呢?買個島賺不到錢就算了,選的位置也很奇葩。沉吟片刻過後他笑了笑道:「我這人說話比較直,可能不太中聽。」

持賤笑蒼穹無所謂地道:「二爺,大家都是朋友,你有話直說就是了,說什麼我都不會介意。」

陸小風靦腆地道:「說真的,你的靈境一文不值,就算白送我都不願意接手。作為朋友我奉勸你一句,如果有人願意接手,多少收回點成本就賣了,別留到最後砸在手裡。」

持賤笑蒼穹滿腦門黑線,這話還真不是一般難聽啊!好歹也是一處天級靈境,就算擺在那頂多是被套牢,怎麼就一文不值了?

因為一馬當先的關係,持賤笑蒼穹不好意思發火,尷尬地笑了笑道:「是我冒昧了,既然二爺對靈境不感興趣,那此事就此作罷,告辭!」

陸小風微微一笑沒有說話,任由持賤笑蒼穹起身告辭,一馬當先連忙追出去道:「蒼穹,我相信二爺的為人,他絕不會無的放矢,我們至少聽他說說理由再走吧!」

持賤笑蒼穹猶豫了,兜售自己的靈境,意向客戶把靈境貶得一文不值,第一反應肯定是生氣。但瘋二爺沒有討價還價,直接說了白送都不要,不像是欲擒故縱的樣子,莫非這其中真有什麼緣故?

兩人最終還是回到清虛洞坐下,陸小風搖了搖頭道:「我沒有坑朋友的習慣,如果一馬當先你也跟著走了,我不會再多說半句話,任由你們自生自滅好了。」

持賤笑蒼穹歉意地道:「我能動用的錢幾乎都投入了靈境,聽到二爺說一文不值激動了,還望二爺見諒。」

陸小風沉吟道:「我說你那靈境一文不值不是恐嚇你,你的靈境位置比較特殊,算是咽喉之地,正因為如此我才說一文不值。」

持賤笑蒼穹更加迷惑了,詫異地道:「二爺,我們打造靈境是為了發展商業,位置特殊是好事,為什麼會一文不值呢?」

陸小風嘆了口氣道:「你們都知道我比較擅長做任務,我從羅睺那裡得到了線索,國戰通道很快就會打開,位置就在黃龍島和冥龍島之間。這兩個島本就離得近,相距不到三十里,國戰通道離你的黃龍島不到十五里,所以我才說是咽喉之地。」

持賤笑蒼穹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自己竟然把靈境選在了國戰通道附近,按理應該是好事,為何瘋二爺說一文不值?他本就不笨,很快明白了原因,問題就出在距離國戰通道太近了,根本沒有發展商業盈利的土壤。

只有十五里不到的距離,國外玩家進入血海,必然先尋找一處立足點,多半是在國戰通道附近尋找。冥龍島和黃龍島處在咽喉之地,國外玩家肯定不惜代價攻打,只要兩個神話世界的玩家大戰,黃龍島和冥龍島必然會是主戰場。

當然持賤笑蒼穹可以選擇加大投資,不惜代價增加靈境防禦,比如布置一個超級強大的陣法。先別說他能不能布超級大陣,就算布下了也只是被動防禦,其他神話世界有不同於洪荒的手段,再厲害的陣法也有被破掉的一天。

遊戲里玩家不死不滅,參加國戰會很積極,黃龍島作為前沿肯定會有玩家願意駐紮。靈境想要盈利最需要人氣,大量玩家聚集按理是好事,但人家名義上是幫島主保護靈境,你好意思雁過拔毛從人家身上賺錢?

持賤笑蒼穹變了臉色,苦笑著道:「二爺,國戰通道真的會開啟在那個位置?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

陸小風聳了聳肩道:「目前應該只有我知道,所以我才說了你能出手就儘快,多少能賺回一點本錢。冥龍島和黃龍島,今後都會是國戰爭奪的焦點,就算能守住也會變成軍事堡壘,你根本不可能盈利。」

陸小風確實是看在一馬當先面下好心提醒,血海國戰通道最先由印度玩家開啟,因為開啟者沒有公開,具體細節他無從得知。不過作為曾經參加國戰的玩家,通道位置自然記得很清楚,如果沒有羅睺搬來的冥龍島和黃龍島,國外玩家會選擇距離通道一百二十公里的另一座島嶼落腳。

當初從羅剎手裡拿到一處靈境,他可以更換離國戰通道更近的島嶼,綜合考慮下來還是選了天幽島。遊戲里國戰不僅僅是兩個神話世界之間,數個神話世界的無數勢力,合縱連橫之下你今天占我一個島,我明天占你一座山這樣的事時有發生,通道八百里範圍內的靈境,一天之內數易其主也不奇怪。

華夏區西遊劇情剛開始國戰就會開啟,各個世界之間的混沌大神有約定,玩家之間的戰鬥NPC不能參與。比如婆羅門神界的的玩家進入血海,冥河老祖或羅睺打個噴嚏,就能讓他們統統掛回去,偏偏他們不能出手。

無論是天界通道、人間通道還是地獄通道,記憶里得到最大好處的是離通道千里的靈境。千里距離已經夠遠,不會成為玩家爭奪的焦點,這個距離又在玩家飛行範圍內,一場戰鬥下來補給也很方便。

天幽島天時地利人和都佔了,為了打造靈境投入大量金錢,國戰通道開啟對陸小風是好事,那樣能快速回籠資金。安全上暫時不用擔心,雙五行陣法雖未成型,外圍五座大山形成的單五行格局,配合大量樹妖也能擋住數萬玩家的攻擊。

持賤笑蒼穹面如土色,沉聲道:「多謝二爺指點,我先去把靈境處理了,以後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們劍傲蒼穹義不容辭。」

陸小風微微一笑道:「儘快找個冤大頭賣了把!我們天幽島增加了五座大山,短期內不會有玩家肯在附近買靈境,買家只怕沒那麼好找。」

持賤笑蒼穹苦笑著道:「只有聯繫天涯明日刀問問了,如果他肯接手,就算虧幾成我也會賣了。」

聽到天涯明日刀陸小風眼睛一亮,作為一個大度的人,他都快忘記天涯明日刀把自己當傻子的事了。已經收拾過天涯明日刀幾次,仇也報得差不多了,冤家宜解不宜結,何不幫他買下這處不錯的靈境?

陸小風乾咳兩聲道:「天涯明日刀很精明,他要知道你忙著出售,估計會死命地砍價,不如我們合計合計?」

持賤笑蒼穹臉色好看了許多,瘋二爺絕對是坑天涯明日刀等人的專家,如果他能有辦法再好不過。看著一臉期待的兩人,陸小風沉吟片刻道:「我等會讓鏡花水月發一個帖子,內容是誠心收購天幽島附近島嶼,看看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持賤笑蒼穹豎起大拇指道:「妙,目前周邊靈境哪個勢力拿著都不盈利,天幽島想收購可信度極高,如果我能拿回成本必有厚報。」

持賤笑蒼穹跑來兜售黃龍島,就是覺得天幽島有必要增加衛星島,畢竟天幽島價值太大,有衛星島嶼可以作為緩衝。其他人多半也是這種想法,鏡花水月發了帖子,作為瘋二爺的仇人肯定不想他得逞,那樣他就有機會把黃龍島賣出去了。

找到了鏡花水月,聽到要收購天幽島周邊島嶼她無語地道:「二爺,我們現在資金鏈已經要斷了,哪裡還有錢收購周邊海島?再說近幾年天幽島的容量足夠,我們沒必要把錢花在那些島上,要不緩緩再說?」

陸小風嘿嘿笑道:「你按我說的發個帖就行了,只是發著玩玩,展現一下我們的雄厚財力,那樣對你預收租金也有幫助嘛!」

因為同時打造五座大山上的洞府,天幽島是真的沒錢了,鏡花水月可謂絞盡腦汁。 九日焚天 除了把打造完成的數千座洞府租出去外,鏡花水月還搞了一個預付租金六折優惠活動,主要針對租用洞府一年以上的玩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