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鳳沐清作為一字閣管事之一自然是要來看看的,這不正巧碰見令狐雲鴿也在裡面。

「沐清,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令狐家的三當家,令狐雲鴿。」藍若昕介紹起來,「雲鴿,這是錦皇陛下。」

令狐雲鴿驚著了,可是看藍若昕又不是戲耍她的,而且錦國藍家的確是皇親國戚。

雲鴿立馬行了大禮,跪拜起了錦皇陛下。

但藍若昕拉住了她,「這裡是外面,別聲張。」

令狐雲鴿看了眼鳳沐清,鳳沐清也略點頭,「令狐小姐不必客氣,他鄉異國一切從簡就好。」

「多謝錦皇陛下。」聽說新登基的錦皇是先皇的三皇子,本是個不起眼的皇子,論各方面都要少遜色一些的,可是最後登上皇位的就是這個身份背景都是最低的三皇子。

但世人也說了,唯有三皇子才是最深藏不露。

不過他們關係還真是好,一國之君便直呼其名。

「若昕,你倒是不聲張?」鳳沐清鄙了她一眼。

藍若昕拿起放在雲鴿一邊的圖紙,「因為她是皇后的侄女,怎麼都是會見到你的。瞞著我說閑的沒事兒幹了才是。」

「看來進度不錯,雲鴿還需要多少日完工?」

令狐雲鴿說,「整個結構基本上差不多了,可是其中的細節和處理不免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來做的。我想一字閣應該是不容許粗製濫造的。」

藍若昕明白,這是不要催促。

「我能給你的日期就是至少需要三個月才能完工但是不算收尾的。」

鳳沐清抽過來圖紙,「依照令狐小姐姑娘給的進度,已經算是快的了。」

「若昕,你們太貪心了。」這其中不少建築和工程都是錦國比較傳統的手藝了,北國工匠還算不得精通。

令狐雲鴿吐吸一口氣,總算是有人說說公道話了。

「哪能怎麼辦?」若昕嘆氣,「原本我和木葵計劃好的工程怎麼也會比這短上一個月的,工人木匠什麼的我們人是不缺的。可是小舞這一來,加了不少的東西放上去,這就讓整個工程複雜多了。」

她嘆氣,「最無奈的是,我們也反駁不了。因為人家補充的一點都沒錯更是錦上添花。」

在一邊數數幾層樓的鳳沐璃被眾人毫不留情地凝視著,「我家炫兒優秀還不給發揮了。」

鳳沐清在一邊添油加醋,「我說,若昕,你怎麼浪費你夫君這麼大好的資源不用呢?」若是天下第一閣的人出馬,估計一個月都可以給你完工了。

重要的是此番經費無需動用分毫。

——————————————————————————————————————————

番外小劇場之落越學成語記

今天落越乖寶寶又開始每日一習,而景禾盯老師也開始每日狂盯。

翻著景禾給她準備的書,四個字四個字的看起來看起來可比之前那些個什麼「之乎者也」來的順眼多了。

落越舔了舔手指翻了一頁,「哎呀~」眉頭緊皺,「嗯~這個詞兒好像…」

明明在處理公務的景禾卻裝作低著頭看公文,問,「怎麼了?」

乖寶寶先把書給架起了擋著不給他看,「我覺得這書上的詞兒也不都是對的。」

景禾問,「怎麼說?」

「景禾,人家都說你可聰明可聰明了。」

「然後呢。」

「落越也覺得你可聰明可聰明了。」

還是她嘴裡面說的話讓他最為舒坦,「說的不錯,繼續。」

「可是…」落越把身子往桌子上一蹭,佔了整個桌子,而這手也伸到了對面景禾的領域。

沒等景禾反應過來,那女子的手已經放在了他的頭上。

當然了他也沒有想躲的意思。

他盯著她,看她的小臉慢慢地變得皺巴巴的,「可是明明人人都說你很聰明的,可是你的頭髮也沒有絕頂啊!還是很茂盛的頭髮啊!」那小模樣就是一副想不通的樣子。

此刻景禾微微張口,可~他能說什麼呢?

算了,就好好地享受一下被摸摸頭的滋味吧!

反正,不賴! 589

軒轅明恪也忍不住插上一句,「我也忍不住說上兩句。弟妹,這夫君就是嫁來用的。不用何嫁?」舜粲這家底厚實的都可以上天了,弟妹真是的暴殄天物!

鳳沐清的眸子里也透出了暴殄天物的字樣,英雄所見略同。

雲鴿也知道這舞家公子可以能人所不能的,她也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她這幾日來這裡幫忙著,關著大門監工都抵擋不住外面狂熱人潮想進來的心。

她這天天抓著偷偷爬窗戶進來一探究竟的人,她也仰天長嘆,想著:莫不是給她以後逮著晚歸貪玩的兒子先練一手?

「娘親,你是不是又在偷懶了?你這樣子渾水摸魚被若昕姐姐逮著,以我無敵可愛的魅力也是救不了你的。」

「哇塞,這麼多人?明恪表舅你也在?沐璃哥哥也在?」小糰子一手拿著冰糖葫蘆一手拿著糖人,還順便享受了一下商子染的懷抱。

神醫農夫 這就是為什麼他這一次不用老遠跑過來看人頭就發現誰是誰了的原因。

「明恪表舅,我覺得這個沒有你之前給睿睿的好吃。」對手裡這個賣相也一般般的糖人無能為力。

軒轅明恪也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糖人,裹著白色的紙片,「吃吧,這是糯米紙可以吃的。」

琳琅也跟在後面,冒出頭,「我說明恪老哥,我找你要糖絲吃你就推推拖拖的,睿睿還沒有要你就給了!太厚此薄彼了吧。我還跟你比較親呢!」

「小舅舅別難過,我這個就給你了。」娘親教導:尊老愛幼!他一向很好地秉持。

軒轅明恪笑道,「接著吧,別讓孩子累著,好歹也是睿睿的一番心意不是?」那糖人早就被小睿睿舔地頭都沒了。

嫌棄地接過去,「我決定先去漱個口。」拈著那糖人竹籤跑遠了,他得讓水沖化了再回來。

睿睿含著明恪給的糖絲,臉冰糖葫蘆都擺在一邊了,「子染叔叔,小舅舅幹嘛去了?」

商子染不急不慢解釋,「他嫌棄自己嘴巴太髒了決定好好地漱漱口再去吃你給的糖人。」

「哦哦~」睿睿「小雞啄米」狀,「其實我不嫌棄他的!」

眾人:這孩子…孺子可教!

令狐雲鴿穿過人群她家兒子太過受歡迎了,親娘見一面都難,「睿睿,下來吧,會走路了就不要讓人一直抱著了。」

「沒關係,我想抱著他,也不累。」商子染看著兒子穿得歡心,自己也滿足。

「子染叔叔你放我下來吧。」令狐天睿還是要求下來,「我已經是大孩子了。」

商子染雖然不想放手可是也還是鬆了手,到底他是抵不過令狐雲鴿的。心裡有些說不清的滋味,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娘親~」一手一個零食的睿睿好在自覺地張開手去抱自家娘親,沒去弄髒衣服。

雲鴿蹲下來,「娘親,不是說不能吃這麼多的糖嗎?牙齒要是像你琳琅舅舅一樣后槽牙黑了一個,你就可勁兒哭吧。小孩子可比大人黑的要快多了,一個兩個三個…」這就是為什麼琳琅來的時候兩手空空。

一抹上去,兒子手裡黏糊糊的,之前還不知道吃了多少東西。

這幾天雲鴿才見識到琳琅吃零嘴的厲害,甭管甜的鹹的辣都往嘴裡面胡亂塞去,這體重沒見漲,倒是牙齒壞的厲害了。這幾天可是叫疼了。

這一下子恐嚇惹得睿睿立馬要把手裡的糖都給丟掉,立馬瞪著圓潤的大眼,都又濕潤的感覺了,「娘親,睿睿不想黑牙齒,不想牙疼。」可是又不捨得,這糖糖都這麼好吃的,怪可惜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以後一開口笑就時黑蒙蒙一片,小人兒立馬打了哆嗦。

「娘親,怎麼辦?要拔牙嗎?」張著嘴巴,那意思像是說讓雲鴿現在給他做個拔牙手術一樣。

「哈哈哈~」若昕笑道。這孩子可真是好玩。

突然,「弄不好,可能全部換掉。」

鳳沐璃這冷冰冰的話砸過來,令狐天睿的眼睛再也扛不住了,止不住的銀豆豆往下掉,「娘親,我不要換牙。我不要…嗚嗚嗚嗚~」哭得可是傷心了,可是嘴巴裡面還是念念有詞得不要換牙的。

令狐雲鴿也是無奈,兒子平時也不見得多麼的膽小啊,怎麼離王殿下一句話就把兒子給弄哭成這樣子?

「好好好,咱們不換,不換的。沒說要換牙的,不哭,不哭。」雲鴿趕緊抱著兒子哄著拍著,可是雲鴿又不能對鳳沐璃做什麼,其實她連說也都不太敢的。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這個少年明明年紀比她小上好幾歲,可是卻異常地難開口和他多說幾句話。

但是兒子這撕心裂肺的哭,也不是辦法啊。

「哥哥開玩笑的。是嚇唬你的,你不是見過隔壁家叔叔老是嚇唬他女兒嗎?好了,不哭了。」

可是不奏效。

「離王殿下,還請你可以跟我兒子說一下,說是騙他玩的,是開玩笑的行不?」其實雲鴿也是無奈極了,她家兒子明明知道離王性子不好相處還偏生有時候喜歡去撩撥,每回都是兒子哭慘慘的回來,可小傢伙對離王的話還就是那麼的深信不疑的。

也是奇了怪的。

鳳沐璃想了一會兒,「本王從不胡說。」說完抬腿就走,去看看這樓上的建築如何。想好詞兒,回去誇誇炫兒去。(旁白君:你就是求關注吧!某璃:要你管!旁白君:就是嘆氣,這年頭長成這個模樣的都要討好別人了。我得好好思考人生了!)

舞舜粲打個圓場,「我表弟素來這樣子。」果然不能好好地聊天,「不過你家兒子一來我家還就是喜歡屁顛屁顛跟著沐璃身後的,當真是奇了怪了。」

舞少夫人很適時地點了頭,沒錯,她也發現了。

重生之逆天王妃 雲鴿也是一陣滴汗,這是來打圓場的還是過來給她「加柴火」的?

忠犬一生推 看兒子還是死命地哭不停,又把嘴巴閉得死死的,生怕有人給他換牙是嗎?商子染也是一陣心疼可也要原諒他——真的有點好笑。

「睿睿,睿睿,聽叔叔說。」

聲音倒是不大了,可是那淚流不止的大眼睛還是很給力的,商子染抿著笑意,「睿睿,你剛剛也聽見了那個沐璃哥哥的話了。」

「哇啊啊啊~」睿睿哭得更歡了。

雲鴿說,「你這算是故意的?再提醒他一次?」

憋得後面紛紛轉過頭去,怕笑得太過放肆給人家娘親看到了。

商子染也被愣住了,他還沒說完呢。柔下聲,「睿睿,沐璃哥哥不是說了是可能又不是一定的。在學堂你應該學過一定和可能的意思吧。」

「再說了,你看看你琳琅舅舅不是吃了那麼多的零食也就是壞了一顆牙齒嗎?」漸漸地哭聲收住了,商子染很是自然地從雲鴿懷裡把睿睿抱了過來。

「我可是認識一個比你能吃零食多了的人。她可是從小就愛吃甜的,每一餐都吃,只要空了就吃,比你可嚴重多了。可是她就沒有壞了牙齒。」

睿睿來興趣了,掛著「清湯麵」問,「好厲害,她的牙齒難道是別的東西做的嗎?」

「不是,和你的一樣。但是呢,她也曾經被父母訓斥,也差點要換牙拔牙,可是呢,現在她的牙齒又白又亮的。」

「那,那為什麼啊?」小糰子著急地問,好想知道。

雲鴿給他擰了擰鼻涕,商子染繼續說,「因為她每天都自覺地去漱口,還拿粗鹽洗洗牙齒的。而且做到保證也不會去胡亂地吃那些零嘴,所以她父母就同意了每天都會給她一定量的零嘴吃。」

軒轅明恪和舞舜粲相互看了一眼,他們好像知道這說的是誰了。不過沒想到商子染也會有睜眼編瞎話的時候。

兩個人竊竊私語起來,「這說的是咱們那妹妹吧?」

「應該是我侄女,沒跑兒了。不過…」

「她不是因為『望而不得』才開始準備好好地改善飲食的嗎?」

「是幾歲來著?四歲,五歲?幾歲來著?」

這個故事出入有點大。反正不是商子染說的那回事兒,雖然事後當事人是那麼做的。

某人低語,「幾歲?妹妹?侄女?」

「好好啊~」睿睿面轉娘親,「娘親,睿睿也要這樣子,那你是不是也會給我每天好吃的糖糖了?」

又連忙擺著小手,「我不要很多的,一點點就好。」還特意比了比指甲蓋,真的不要多的。

「只要你你好好的給我漱口,少吃點我就同意。」雲鴿鬆口。

還是真是令狐家的孩子,就沒瞧見過那幾個令狐家的孩子不愛吃糖的。雖然她不怎麼愛吃,可是絕對不討厭,偶爾也會嘗上幾口。不過兒子愛吃,琳琅愛吃,就連她爹也是愛吃那些個零嘴甜食。

不過說到這一點,不得不提的就是赫連娜了吧。剛剛商子染說的應該就是她吧!

恩,她知道。

雲鴿說道,「謝謝你了。」讓她家這個兒子停止哭泣雖說不難,可是首先你花招得多,口才得好。

「沒什麼。」商子染回著,「看看你哭得像個小花貓。」這淚痕一時半會兒消不下去。

「花貓啊~原來我在子染叔叔心中這麼的可愛的嗎?」

「恩,你最可愛了,在子染叔叔心目中。」

「那我和我娘親長得可像了,人人都說我長得最像娘親了。」

所以要說啥?

「那子染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娘親在你心中也是最可愛的。」笑得可比那些糖絲甜多了。

沒等當事人回答,就有人替答了,「你娘親可不是可愛了,那是美的。」若昕捏了捏小糰子,「對不對?」

「嗯!有道理。」趕緊轉過去問,「子染叔叔,那我娘親美不美?」

若昕是顧著「吃嫩豆腐」的,可是站在兩邊的男人早就發現了這小糰子怕不是準備撮合這對兒?

人小鬼大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商子染看了眼令狐雲鴿,卻發現這一次覺得窘迫的只有他了。這個女子有點和之前不一樣了。是他方才錯過了她的羞澀和尷尬嗎?怎麼覺得如此的平淡?

商子染憋紅了臉,令狐雲鴿老早就自我調恆了,「小孩子說的話,不用放在心上。」接過孩子,「睿睿,你去看看沐璃哥哥在幹嘛。順便告訴他,你的牙齒不用換了。」

留兒子在這裡還不知道要說出哪些驚為天人的話。

「這就去。」睿睿迫不及待地趕緊要去和鳳沐璃說他的牙齒不用換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