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麟天帝的慘叫聲音響起,又戛然而止。

「轟!」

天搖地晃。

在九天之上,有無盡暴雨傾瀉。

而在烏雲上方,一座比任何大帝神座都要金光璀璨、龐大宏偉的巨型大帝神座浮現。

在這巨型大帝神座上面,坐著麟天帝的神像。

此刻麟天帝神像低頭看向許辰,那一雙眼睛里充滿了無盡的怨毒,彷彿有無數的詛咒要說出來一樣。

「砰!」

毫無徵兆,麟天帝的神像破碎,充滿了裂痕,像是破裂的瓷器,一片一片消失在時空之中。

「我不甘心……」

在麟天帝神像徹底消失之際,天地間隱隱有他的怒吼響起,彷彿是他的靈魂在吼叫,但很快隨著神像的完全消散而無影無蹤。

「唰!」

當空著的巨型大帝神座再度綻放神光的時候,天地間關於麟天帝的一切,徹底清除。

「呼。」

許辰吐出一口濁氣。

這個前世今生兩世為敵的敵人,終於死了。

「素嫣,我們的仇報了,你看到了嗎?」

他內心不由浮起一絲輕鬆,同時隨著麟天帝的死,他內心更湧向一股極度的迫切:「等著我,素嫣,不管你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你,我發誓,只要我不死,我一定會找到你!」

他眼神中的堅定像是金鐵,不死不滅。

「接下來。」

許辰目光一轉,看向了遠處的外族大敵:「就是對付這些骯髒的外來者了。」

外來者有皇者,這是很大的危機,威脅所有人的安全。

重要的是,外來者不除掉會阻礙他的人皇路。

「嗖嗖嗖!」

只見人族的強者和外來者都在疾馳,飛速追趕,此刻幾個強者破空而行,擋住了一個外來者的去路。

頓時間其他外來者紛紛停下,與人族強者對持。

或者說,人族的眾多強者此刻已是把這些外來者團團包圍。

「他們似乎能應付的了。」

許辰暗忖一句,抬頭看了一眼天穹上正漸漸消失的大乘帝座:「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先證大乘?」 前方。

戰盟十尊大帝,帝國十尊大帝,一共有二十尊大帝級的強者,而外來者只有九尊大帝,他們圍攻外族的一瞬間就佔據了絕對的上風,平均每兩人對付一個,多出來的兩人則看向那些大帝之下的外來者。

這種局面可以說是穩操勝券,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人道化身在關注。

許辰將一切看在眼中,最後看了一眼遠方的天際,他沉吟之中盤膝在空中,慢慢閉上了眼睛道:「寒雪,幫我護法。」

凌寒雪轉頭看來,身形一頓挑眉道:「你要求證大乘了?」

「嗯,外族的這些大帝好對付,但他們的皇者是麻煩,誰也不能保證他們的皇者什麼時候就會降臨,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求證大乘。」

許辰說完不再出聲,靜靜漂浮在空中,開始修鍊大乘境界需要的『浮生萬古經』。

「希望我到了大乘之後能擁有阻擋皇者的力量,不然人族的危機就沒有辦法解決了……」

他內心暗忖一句,功法運轉,體內氣息開始激蕩。

他現在小乘帝境可以碾壓大乘,堪比三四尊大帝,如果突破到大乘境界后實力再提升,說不定就能擁有阻攔皇者的實力。

這也是許辰,以及整個人族最大的希望了,如果他不能擁有這個實力,那等到敵人無敵的皇者降臨后,整個人族怕是真的要被滅絕。

「嗡!」

許辰體內漸漸有雷霆聲音傳出,同時伴隨比太陽還要耀眼的金色光輝散發,照耀在天地間。

他的修為早在之前就到達了突破的邊緣,只是限於大乘帝境被麟天帝佔據,所以一直不能突破,如今麟天帝已死,大乘帝境的位置空了出來,許辰積壓的修為,頓時突破。

「轟!」

謀愛成婚:總裁老公愛撒糖 天空震顫。

剛剛暗淡的大乘大帝神座此刻再次浮現,並且更加耀眼。

這是一座比任何大帝神座都要宏偉、璀璨的神座,上面更有獨一無二的龍紋刻痕,彰顯了大乘帝境的至高無上。

神座爍爍生輝,漸漸有一層階梯從神座上蔓延下來,直接延伸到了許辰的身前。

許辰雙眼睜開,登天而上,順著階梯一步一步到達神座面前,毫無阻礙的坐了下去。

大乘帝境是帝境的晉陞,不同於證道時候的規則,無需經過劫難,中間沒有太多的繁瑣。

許辰穩穩坐在神座上的同時,天地間又有一尊大帝神座虛影浮現,上面端坐著他的神像,這是小乘神座。

此刻小乘神座上的許辰神像,與大乘神座上的許辰動作同步,紛紛盤膝坐在神座上,接受蛻變。

「嗡!」

天地法則降臨,洗褪許辰的身軀,無儘力量灌注在他體內。

漸漸的他身體內外發生神奇的變化。

彷彿羽化飛升一般,無盡光點在他周身盤旋,這些光點晶瑩剔透,將許辰也與之同化,讓許辰整個人看起來彷彿變成了一個透明人,晶瑩之中可以看到許辰的骨骼和經脈。

無窮的力量作用下,許辰的骨骼不斷被改造,白潔中蘊含著光澤,像是神玉一般,而他的經脈以及血液,紛紛像是復甦的真龍,在動蕩,吸取著無窮的力量。

與此同時,每個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許辰的實力在飛速的提升,氣息在壯大之中引得天地風雲變幻,讓每一個人從內心感受到一種敬畏。

此時此刻,整個人族無盡大地上,每一個人族之人不論是誰紛紛心有所感一般抬頭看向天穹,有一種想要想著天空屈膝跪伏的衝動。

……

另一邊。

戰天狂等諸多大帝強者正拚命圍殺外族大帝。

雖然外族大帝只有九個,但不知道是因為擁有兩個頭顱的原因還是因為什麼,這些外族的生命力極為雄厚,比同樣級別的人族強者要難以殺死。

人族的大帝就很難殺了,三個大帝一起圍殺一個也需要經歷很長一段時間才行,而這些外族比人族大帝還要難殺,儘管被他們圍攻的不斷受傷,但傷勢很快就能恢復,而且防禦力極強,想要殺死這些大帝,不知道多久才行。

「人道化身,這是什麼種族,為什麼這麼難對付!」

戰天狂在大戰中喊道,他有些暴躁,這種生物雖然神念以及攻擊力量和方式上不如人族,但防禦力和生命力實在驚人,按照他們兩人圍攻一個的速度,最起碼也要三天三夜才能將其殺死。

「這是鱷天族,他們的種族特點就是皮糙肉厚極為難對付,你們不要急,要小心應付,他們雖然攻擊方式比較簡單,但有一種敗血神通極為兇惡,就是他們剛才對付麟天帝時噴出來的血光。」

人道化身在旁邊解釋,同時密切關注著所有人,似乎要隨時在危險的時候給予幫助。

「你們是不是人族!」

戰鬥中,一個鱷天族忽然吼叫了一聲,通過神念感應可以理解他的意思。

旁邊人道化身沉聲點頭:「不錯,我們就是人族,你們鱷天族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果然是人族!那個明明很羸弱,但卻彷彿天佑一般擁有許多聖靈守護的種族,該死,我們的皇者這次大意了!」

「皇者的神念只能感受到他們本族皇位和帝位的存在,並不能感受到聖靈的存在,這與皇者無關。」

「這群人族似乎想要把我們消耗至死,必須儘快通知皇者!」

鱷天族在交流,並沒有理會人道化身的問題。

「這群傢伙想通知他們的皇者,快點殺!」眾人心中微驚,開始更加賣力的出手。

然而時間漸漸過去,鱷天族在他們的攻擊下依舊擁有強大的生命力,離死尚遠。

……

另一邊。

大帝神座上的許辰氣息越來越強大,因為實力氣息的提升,連他的身體看起來也變得偉岸,彷彿寬厚了許多一般。

同時在旁邊,小乘帝座上他的神像漸漸淡化,每淡化一分,坐在大乘神座上的他氣息就會劇烈的提升一次。

當最後小乘帝座上的神像徹底消失后,許辰的氣息已經攀升到了一種至高的地步,絕強的氣息,隨著他雙眼的睜開,在剎那間,席捲天下。

「想要通知皇者降臨,豈能讓你們如願!」

許辰霍然起身,一雙眼睛彷彿是兩顆太陽一樣,明亮的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許辰的氣息比之前強悍了不知多少倍,只是目光投來的注視就讓所有人感到壓力如山,不敢與之對視。

「許辰你突破大乘了?」

戰天狂等人驚喜問道,許辰本身就無比強大,突破到大乘后又會有多強。

許辰點頭,此時的他只感覺自己體內有無窮的力量在激蕩,多到彷彿要從體內外泄出來,無法抑制。

「轟!」

他一步踏出,虛空在他腳下破碎,震蕩的聲音讓整片天穹都跟著搖晃。

「你讓開!」

他速度快到讓人難以置信,上一刻還在遠處,這一刻已經出現在了戰天狂身前,一劍出鞘,掙!天地四面八方皆響起劍吟聲。

「斬!」

萬丈巨大的劍芒,驟然從天而降,速度如同雷霆,快到讓人看不清楚軌跡,這劍芒上纏繞著爍爍金輝,銳利的似乎能把天地間的一切都劈開,更擁有無物不破的偉力。

嗤啦一聲!

天地被一分兩半,劍芒所過之處皆被毀滅,無一倖免,一個鱷天族的大帝同樣被平整的從身體中間劈過,甚至於當劍芒從他身體上穿過後,他暫時看起來依舊無恙,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

「轟!」

恐怖的裂縫從天穹上開始蔓延,呈一條支線,像是被撕開的紙張,從上往下,包括中間的鱷天族強者,一直蔓延到地面,出現一條萬丈長的恐怖裂痕。

然後崩碎。

空間、大地,連同中間的鱷天族強者,紛紛爆炸。

「吼!」

爆炸聲中夾雜著一聲鱷天族強者的驚天慘叫,下一刻血肉橫飛,它的生機飛速流逝。

砰!

最終他變成兩半殘破的屍體,摔在地上,痙攣抽搐一會後,慢慢變得僵硬、冰冷。

已是氣絕身亡。

「死了?!」

頓時不論敵我雙方,所有人皆是震驚瞪眼,看著徹底沒有了聲息的鱷天族強者,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一劍就能殺死一尊大帝?這是什麼實力?」

「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人人內心驚叫。

外族剩下的八尊大帝更是驚呼吼叫起來,身形震顫中腳步悄悄後退:「這難道是皇者的力量?不可能的,他才剛剛證道大乘大帝而已,怎麼會擁有這麼強的實力。」

「逃,一定要逃走,不然他會把我們全部殺死的!」

鱷天族強者驚慌中紛紛轉身,卻被驚醒的人族強者再次包圍擋住。

後方,天空中的許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內心同樣驚訝:「好強的力量,同樣是大乘境界,但現在的我比前世身為青帝的我要強大十倍。」

連他自己也對自己的實力感到了震驚,這種實力遠超天地間的大乘大帝,完全脫離了尋常境界的劃分範疇,強大的難以置信。

他感覺現在的他,哪怕一個人面對九尊大帝也能從容應付。

「很好!」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緊接著許辰抬頭,一雙眼睛看向剩下的八尊外族大帝,殺機忽然綻放:「你們這群傢伙一個也別想逃脫。」

唰!

長劍破空,他動用了一套劍法,只是劍勢初期就明顯感覺的到了那種威力有多強大,彷彿這天下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他的劍。

「帝劍,誅天!」

嗡!

他前世的絕殺之術施展,地底裂開,無數的劍氣從下面破空飛升,直指九天。

這些劍氣無窮無盡,像是漫天的雨滴,從下往上而來,在半空的時候漸漸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劍氣青蓮,青蓮的花瓣緩緩合併,到了高空,將外族八尊大帝全部包裹在了青蓮裡面。

頓時間,無窮的劍氣在裡面瘋狂的劈砍,嗤啦嗤啦的聲音不斷傳出,八個外族大帝合力對抗,但很快都變得鮮血淋漓。

「砰!」

當八尊大帝合力闖出這青蓮劍氣后,站在空中皆是大口喘息,遍體鱗傷,慘不忍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