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黃有才沒有跪拜,因為人皇不讓,但卻珍重躬身,對著天空微微一拜。

車上,四人也是齊齊如此。

「人皇,我們竟然真的見到人皇了!!!」一名男子到現在依舊一副不可思議之色。

其他幾人也差不多如此。

崇拜之極!

唯獨短髮女孩小玲,眼中露出陣陣花痴之色。

「人皇好帥,好迷人!」

若是正常,身邊的同伴定然噴她,但眼下,他們無力反駁!

哪怕是他們自己,這一刻也被迷倒了!

這人,自然是地球人皇,林楠!

從萬妖山藉助萬妖之祖的萬界之門返回地球,一路上有驚無險,但依舊讓林楠一陣眩暈,好大一會沒能適應過來,並且直接就出現在了黃有才身邊。

而今,林楠總算是反應了過來。

懸在華夏大地上空,林楠的實力受到極大的壓制,原本天仙境中期的實力,此刻只能展露出天人境巔峰的實力,天地有壓制。

哪怕他是地球人皇,這種壓制依舊存在。

但好在,林楠沒有察覺到真正的危險。

壓制雖在,但對林楠影響不大。

近十年了!

俯視這片天地,方圓萬里盡在林楠籠罩範圍內,清晰可見。

現在的華夏大地,比之前更大了!

約莫是林楠離去后的兩倍大以上。

天地不斷復甦,地域也在擴大。

以他萬里的神識探查,竟然還無法將整個華夏大地探查完,相差不少。

邊境大城以外的荒野,林楠探查到了。

大量的妖獸!

其中竟然不乏五階六階的存在!

華夏大地內,也有著諸多化靈境通神境的高手,鎮守邊境各座大城。

還有一座座名山大川,林楠也探查到了一些。

一些曾經的秘密之地,而今頓時展露在林楠眼前。

實力被壓制,神識也被壓制了一些,但天仙境中期的神識哪怕被壓制,也極為強大。

而且,這是地球,天地壓力比仙界小上太多,同階實力,能夠探查的更遠一些。

林楠估計只要自己神識全部放開不受限制,至少能夠探查到方圓十萬里之內,籠罩小半個地球!

「還在家裡的感覺好!」探查了一番,林楠再度發出感嘆,從出現到現在,感嘆三聲了。

無數普通人的生活,世俗的悠閑,無數修鍊者在城外的前仆後繼,一切都看在眼裡。

一切,都還是原來那樣!

地球相安無事,有條不紊!

修鍊者有修鍊者的世界,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世界,各部參合。

舒坦!

這一刻,林楠更加確認自己冒險歸來的正常選擇。

比起仙界,這裡對於他們而言才是真正的仙界,更舒服!

打量完一番后,林楠忍不住了,近鄉情更怯。

「回家!」 「好,我等你好消息。」

拿到有用的消息后,田暉趕緊跟上前面走遠的隊伍,十分鐘后,最後一輪巡查結束了,趁著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田暉立即趕去洗手間打電話。

而此時,在化驗結果出來后,第一時間就收到結果的男人馬上將這個好消息彙報過去。

亂世小郎君 「叩叩叩……」

輕敲房門后,輕手輕腳進到房間的男人,來到蓋著被子側躺在午休的老者旁邊,「有人看見,姜軼洋把毒藥抹到喬隱的碗具,化驗出來的結果有毒。」

並沒有因為這個消息而激動,老者語氣淡淡說道,「這個姜軼洋,還真是大膽,居然敢在喬隱的碗里動手腳,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人留把柄。」擔心出現紕漏的老者問道,「這個姜軼洋,怎麼敢保證,喬隱一定會用那些東西?」

「一整套餐具都有毒,使用的越多,毒素積累的越多。餐桌上的,飯碗,湯碗,筷子,勺子,這些都是基本上會用到的,只要喬隱真的用了,那他一定必死無疑!」

「……」隨著轉動身子,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氣。

蹲在後面的男人起身將老者身上的被子整理了一下就蹲回旁邊,「餐廳那邊,我們的人進不去,會想辦法留意用餐的情況,只要喬隱吃下了那些東西,這個姜軼洋跟紀澌鈞的矛盾,就有可信度了。」

「不能大意,對這種背叛舊主的人,不能輕易相信。」就算是喬隱真的死了,他也不會完全相信姜軼洋。

「是,但他對我們來說是一顆有用的棋子。紀澌鈞醒來后,就不跟各家避嫌了,還打開家門,宴請客人,依我看,他在這個時候如此高調做一些事情,無非是想告訴所有人,他不畏懼任何人。從今天的開庭就看得出來,就在剛剛,紀家還掛出了一張合影回擊馬家的採訪,一點都不怕惹上麻煩事。」

聽到這話的老者露出一抹冷笑,「清風門外,他紀澌鈞還用得著怕誰,不過是區區一個馬家罷了,只可惜,今時不同往日,縱使他能耐通天,卻也不能動區區一個馬家。」

「是。」

說著話的男人,兜里傳來手機來電鈴聲,拿出手機看了眼號碼,「安排在紀家的田暉來電話。」

「讓那邊的人留意消息,只要喬隱一死,馬上來消息。」

「是。」

……

馬家。

拿著手機來回踱步的張薇,看到馬保飛滿面怒火,回來后,直接就把手機丟到沙發上。

「你又生什麼氣?」出了那麼大的事情,馬保飛連個電話都沒打回來。

「剛剛在度假村吃飯,我的銀行卡刷不出來了,經理不肯我簽單,讓我在我朋友面前很沒面子!」火冒三丈的馬保飛,拿起桌上的水杯就砸到地上。

聽到兒子在自家度假村吃飯,連簽單都不行,坐下的張薇,抱著胳膊質問道,「你沒給你哥打電話?」

哥?那是哪門子哥!「打了,他說這是公司規定,沒辦法,還說咱們欠了人家那麼多錢,要是他利用公司特權給咱們開後門,說公司也會受到牽連,媽,你看看他說的都是什麼話,他是不是忘記了,他李大偉能有今天,都是全靠咱們馬家。」

「這個李大偉,真不是東西!」罵了兩句的張薇,拿起手機,正準備給李大偉打電話,又想到什麼,「飛飛,網上的事情,你都看見了?」

「看了,他媽的,我吃飯的時候,被人笑到臉都黃了,這事咱們跟姓南的沒完!」差點漏了一個,用力拍著桌子,「還有那姓簡的,以為我馬保飛是好欺負的是不是,居然敢找個假冒的南錦書跟我結婚!」

「飛飛,我有個主意。」咬牙切齒的張薇,話鋒一轉,壓低聲音,眼裡閃過一抹算計,「咱們現在就去景城。」

聽到要去景城,激動的馬保飛挪著身子坐到張薇旁邊,「媽,你說的太對了,咱們現在就去景城,把我老婆搶過來,我要讓所有人知道,我馬保飛不是孬種!」

「搶什麼!」張薇瞪了眼這個沒頭腦的兒子,氣不打緊說道,「木兮不是咱們的目的,咱們的目的是要趁機拿一筆賠償,只要把欠下的那筆賬圓了,你就能回到公司去了,還有,那個木兮大著肚子,後面又帶著一個拖油瓶,南家又被人搶走了,簡家的一些業務還被人瓜分了,元氣大傷,大不如從前,要她回來只是累贅,多拿點賠償,才是目的,聽明白沒有?」

「媽,你說的太對了,那個李大偉,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他又不是我親哥,只是一個表哥,叫他來公司幫忙,那是抬舉他,他倒好,一副正主的樣子,連個單都不讓我簽,再這樣下去,恐怕這集團都不再姓馬了,是他李大偉李家的天下了!」

「這點,我還是相信他不敢的,當初我就是看到他這個人怕事,不敢得罪咱們,又知道規矩,我才可憐他,給他一口飯吃。你看看你爸現在這個情況,幸虧我聰明沒讓你爸那邊的人過來公司幫忙,那些人真以為自己姓馬,集團就是他們的了?」

想到自己能一洗恥辱,高興的馬保飛動手給張薇摁著肩膀,「媽,還是你最聰明了。」迫不及待問道,「咱們什麼時候去景城?」

「當然是現在去,越快越好。」

「爸還在醫院躺著呢,咱們都去了,誰管他?」

「我叫人把他送到療養院去,千萬不能讓他跟他那些親戚見面,不然這集團就要被人搶走了。」

「媽,你說的太對了,就按你說的,只要能讓我重新做總經理,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想跟她爭,這些人都太嫰了,她早就有打算,把自己娘家的侄子叫進公司搶佔先機,這個集團只能是她們母子的,那些姓馬的一個都別想得到!

……

去餐廳的紀澌鈞,最先看見的是,站在餐廳門口望著自己的姜軼洋。

姜軼洋沖著紀澌鈞輕點下顎,像是在回應什麼。

坐在喬隱胳膊上的木小寶,只看到師少擇,沒看見常亦遠,好奇問道,「那個長的很帥的小常常呢?」

收回眼眸的姜軼洋回了句,「外派出差。」

雖說,他在房間聽了那些話,更加相信小洋洋不是壞人,可是小洋洋讓小狒狒生氣,單獨挑這件事,他就得幫著小狒狒生小洋洋的氣,木小寶沖著姜軼洋冷哼了一聲,「我又沒有問你!」

「小寶,不准沒有禮貌。」

被紀澌鈞教訓一句的木小寶斜著眼睛,用藐視的眼神將姜軼洋打量個遍,他可不是沒有禮貌,是小洋洋說的,讓他儘可能的耍脾氣,他也是為了配合小洋洋的計劃。

看來這替人背黑鍋做壞人,是遺傳的,老紀給小洋洋背黑鍋,他也是,這年頭,老闆真的不好做啊,四叔說的,做不好,低下的人都跑了,做老闆,有時候真的很憋屈。

喬隱抱著人跟著紀澌鈞進餐廳,坐在主位的老夫人,看到木小寶過來了,開心到直拍手,「小寶貝,來祖母這裡。」

「哼!」扭頭,給了老夫人一個背,給喬隱指了一個帶路的方向,「我要去那裡。」他今晚可是有任務,老紀說的,要他照顧好這個客人。

聽到紀澌鈞跟木小寶在樓上說的那些話,喬隱便沒有猶豫就帶人過去了。

在他準備提步時,入座的紀澌鈞就接了句,「讓他坐他自己想坐的位置。」

不管平時再怎麼冷眼,紀澌鈞心裡還是很疼愛這個兒子的,至少時常都護著圓場,喬隱笑著低頭望著木小寶。

「怎麼,我在這個家,連……」老夫人的話還沒說完,就遭到紀澤深一個善意的提醒眼色。

本來就不買任何人帳的老夫人,為了不讓這個小孫孫討厭自己,只能咽下這口氣。

她這邊剛消停,對面就傳來笑聲,「我說老楚,看見了吧,現在不是你的天下了,你也該退休了。」

「是啊,我早就退休了。不像你們湯家,各個被你作的有怨氣不敢言,只能忍受你這個殘皮圓的臭脾氣。」

「老楚,你什麼……」跟紀澌鈞打招呼和賠笑的湯家樂拽了拽自己奶奶的胳膊。

正在看戲的白一近,瞥了眼抱著人過來的喬隱。

他可不歡迎喬隱坐在這裡,就在白一近用眼神警告喬隱不要跟自己坐在一起的時候,只見喬隱放下木小寶就走了。

坐下的木小寶,跟周圍的人用自己的獨特問候方式打完招呼后,就托著腮幫子望著旁邊的白一近,「我跟你一起坐。」

木小寶的話,化解了白一近心中的尷尬,白一近回了木小寶一抹笑容。

老夫人跟湯老太太的爭吵很快就停止了,剛恢復安靜的餐廳,就隨著食物端上桌,瀰漫在一片食物香味之中。

食物上桌后,老夫人看到有木小寶喜歡吃的菜,正要動筷子去夾,擺在中間的轉盤,突然就被轉動了,抬眸老夫人就對上對面,單手在轉動轉盤的湯老太太。

這個殘皮圓,擺明就是在跟她作對!

老夫人氣得想砸筷子時,湯老太太轉動轉盤,將老夫人要夾的那道菜送到木小寶面前後回眸看著紀澌鈞,「二仔啊,你這搞門禁,太對了,要是把那些雞腸小肚,別有用心的人放進來,這個家可就被鬧得雞犬不寧了。」

坐在湯嘿嘿旁邊的江別辭聽到這話,忍不住皺眉,這湯老太太還真是喜歡挑事。

紀澌鈞夾了一道菜,放到自己面前的碟子,再遞到喬隱旁邊。

剛剛在樓上被嗆得夠厲害的喬隱,這會子嗓子底還有點沙啞,所以沒動筷子吃東西,「謝謝,哥。」

「對,就該搞門禁,專門防那種擺不清自己位置一把年紀又愛裝無辜的人。」

老夫人高聲的回應,打斷了紀澌鈞未出口的話,收回手,紀澌鈞給旁邊的木兮夾菜,他家兮兮現在已經學聰明了,知道在這個場合,自己吃自己的,不摻和別人的事情。

一點都不想摻和餐桌上那些事情,南老太太還坐在她對面,所以木兮一直低著頭,見紀澌鈞給自己夾菜,木兮小聲說道,「我給赫家打過電話了,說赫總有可能要留在家裡過夜。」

果然只有他家兮兮最懂他,「嗯,吃飯吧。」收回眼眸時瞥了眼坐在木兮旁邊的紀心雨,特地給了紀心雨一個警告。

紀澌鈞這是什麼意思,怕她欺負他老婆,那還把她安排到這個位置幹什麼?紀心雨直接翻了一個白眼繼續吃飯。

聽著這些吵架,頭痛的湯家樂,也只能裝耳聾吃自己的東西。

坐在塗靜好旁邊的簡語之,面對不理睬自己的塗靜好,也只能學著某些人低頭吃自己的飯了。

心不在焉吃著飯的塗靜好,正準備去看姜軼洋時,就聽到耳邊傳來紀澌鈞不冷不淡的聲音。 歐陽辰點了點頭,三個人起身結賬離開。

回去的時候,歐陽辰打算先送水天芸回家,然後再送艾莉去酒店。

卻沒想到,水天芸壓根沒打算回家,她開口道:"你直接送我去公司吧!"

"下午不用工作,給你放假!"歐陽辰看著水天芸道。

水天芸卻搖搖頭:"沒必要放假,雅斯特大賽的交稿日期,馬上就要到了,我想完善完善設計圖!"

歐陽辰聽她這樣說了,有些無奈,卻也只能應下來:"那好吧,我送你去公司,然後再送她去酒店!"

水天芸點了點頭,沒說話。

他們吃飯的地方,距離公司並不是很遠,而且這會路上也沒人。

歐陽辰一路暢通,將水天芸送到公司,然後開車離開。

而水天芸一走,艾莉立馬開始八卦:"辰,你跟她關係就是不一般,我猜的對不對?"

歐陽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猜測這麼無聊的事情!"

艾莉頓時耷拉著臉:"無聊嗎?我只是在關心你而已,就算是你不喜歡我,那也沒關係啊,我是希望你幸福的!"

歐陽辰無奈的搖搖頭沒說話,他也不是在水天芸面前護著艾莉。

艾莉就是嗲嗲的,可是,她為人是真的不錯,她也說過喜歡自己,可是,生活作風相當開放,她覺得及時行樂才是人生真諦。

歐陽辰並不覺得,她會因為對自己的感情,對水天芸做什麼,最多就酸幾句。

艾莉對感情方面看得開,拿得起放得下,這點,歐陽辰還是很佩服的,所以,他知道艾莉提出看起來提出過分的要求,其實就是順口而出。

他看了一眼艾莉,很是認真的說:"艾莉,我了解你的性格,那是因為我們認識時間太久了,可是,芸芸並不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所以……"

艾莉一下子來了勁兒,她歪著頭看歐陽辰:"所以什麼啊?"

歐陽辰想了想,鄭重的開口:"所以,你以後在水天芸面前,稍微注意一下,不要亂說話了,她有時候會當真的!"

"那就讓她當真好了!"艾莉有點無所謂的開口道。

歐陽辰的臉一下子黑了:"你要是再這樣我就真的不能留你在國內了!"

艾莉皺眉:"不是啊,你把她看的這麼重要,我之前猜的不會是真的吧,你真看上人家了?"

歐陽辰沉著臉說:"不用你管!"

艾莉笑了:"我當然不會管了,這可是你的感情自由啊,眼見鐵樹開花了,我可得仔細瞧瞧啊,以前看你那副樣子,還以為你不會愛上任何人呢,我倒是很想讓水天芸替我報仇呢!"

歐陽辰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你能別摻和這些事情嗎?"

艾莉笑著點頭:"當然可以啊,但是,你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說,你是不是喜歡人家水天芸啊!"

歐陽辰面無表情的看著她:"是有如何!"

艾莉一下子笑出聲:"你竟然說是有如何,你可真是逗死我了,是就勇敢去追求啊,我看今天水天芸那模樣,壓根不知道,你是喜歡她的啊,我說歐陽辰,你可真夠感情白痴的啊,我這人雖然不怎麼靠譜吧,但是,我喜歡就去追,絕對不會萎靡不前啊!"

歐陽辰無奈的搖搖頭:"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水天芸,所以我跟她之前的事情,你不了解,也不要亂幫忙,如果幫了倒忙,我可不會客氣!"

艾莉癟癟嘴:"切,真兇,也不知道你這樣,人家水天芸會看上你嗎?"

歐陽辰冷著臉:"跟你沒關係! 影帝先生,受寵吧!

看歐陽辰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艾莉索性不問他,好奇的看車窗外的世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