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黃毛看著林洛。搖了搖頭說道:「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情就暈倒了,醒來后也沒有發現你,打你電話不在服務區,就給你發了個簡訊。」

林洛對著黃毛點了點頭,又看了看他身邊的阿布,低聲的問道:「他沒有事情吧?」

黃毛朝著林洛點了點頭,眼睛卻是盯向了正在上官玉兒懷裡面的大喝和二黑。

這時候,這兩個小傢伙正用自己的爪子抱著一個果子,在那裡大口的吃著,果子的異香把客廳裡面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了過去。

林洛又走到了百合身邊,看著她問道:「你們不是在京城嗎?怎麼回來了?」

「你問她吧,誰知道是怎麼回事情。」百合說著話,朝著冷冰冰努了努嘴巴。

冷冰冰看了一眼林洛,對著他笑了笑,沒有說話,接著又把眼神看向了大黑和二黑。

林洛再沒有問什麼,他站了起來,徑直向著樓上走去。

冷冰冰也站了起來,跟在了林洛的身後,倆人相跟著來到了林洛的卧室裡面,一進門,冷冰冰就撲到了林洛的懷裡面,看著他問道:「你沒有事情吧,丹鼎宗又派人來找你了?」

林洛看到冷冰冰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恐懼的神色,伸出了自己的手在她的頭髮上撫摸了一下,對著她說道:「你看這不是沒有事情了嗎。」

冷冰冰聽完林洛的話,抬起頭看著他,低聲的說道:「你就答應他們吧,加入丹鼎宗,以後就沒有這樣的事情了,這樣黑市也可以和丹鼎宗化解仇恨。」

聽到冷冰冰的話,林洛搖了搖頭,他知道黑市和丹王宗的仇恨,也知道丹王宗和丹鼎宗的關係,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上官無畏是絕對不會和丹王宗和解的。

看到林洛的動作,冷冰冰再一次把自己的頭靠在了林洛的肩膀上,同時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林洛的腰,害怕一放開,林洛就會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一樣。

好一會兒,林洛低聲的對著冷冰冰說道:「好了,他們都在下面,有什麼事情晚上再說。」

聽到林洛的話,冷冰冰的臉上飛起了一片紅霞,她抬起頭嬌嗔的看了一眼林洛,把自己的雙手收了回來,轉身出了林洛的卧室,向著樓下面走去。

聽著冷冰冰穿著的高跟鞋的鞋跟擊打在地板上的聲音,林洛感覺到自己的心裏面那慾望被它敲擊醒了。

回味了一會兒那種美妙的感覺,林洛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上官無畏的電話。

在聽到狂魔的名字的時候,上官無畏驚呼了一聲,看樣子狂魔這個人的名聲,上官無畏還是很清楚的,不過在聽到林洛把所有的事情都講述完以後,上官無畏倒是哈哈大笑了起來,沒有想到鼎鼎大名的狂魔竟然這樣就被自己的徒弟給打敗了,讓他這個師傅也倍感自豪。

在講完這些事情以後,林洛又問了幾句他和上官無畏說好的計劃,在聽到上官無畏說一切都正在進行的時候,林洛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上官無畏看不到他的這個表情。

給上官無畏打完了電話,林洛出了自己的卧室來到了樓下面,他叫過黃毛和百合,對他倆囑咐了一些事情,就和上官玉兒和冷冰冰以及大黑和二黑出了別墅,向著自己的新別墅趕去,他的車在昨天的槍戰中被人家給損壞了,他只好坐冷冰冰開來的車了。

在路上的時候,林洛拿出了手機給銷售汽車的陳欣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讓她準備一輛和自己前面奧迪Q7一樣的車,過兩天他去取,並且讓陳欣把把自己的卡號發過來,把訂金給她打過去。

陳欣在接到林洛的電話的時候,先是心裏面湧出了一陣狂喜,可是聽到林洛只是再定一輛車,她心裏面的喜悅消失了一大半,她用很是職業化的語氣和林洛講了自己的銀行卡號以後,掛了電話,坐在了一張椅子上發起了愣。

給陳欣打完了電話,林洛這才發現冷冰冰和上官玉兒各自用說不出來的眼神看著自己。

回到了自己新的別墅裡面,看到只有周冬梅和林國兵以及周媽和李媽還有兩個保安和管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聊著天,他的心裏面不由得湧上了一個念頭。

說做就做,林洛和幾人打過招呼,就拿出了手機給吳磊撥通了電話。

這時候,齙牙已經回到總部那裡去了,所以林洛就讓吳磊到自己的新別墅來。

掛了電話,林洛和幾人打了聲招呼,就上到樓上的卧室裡面去了,而這時候,林國兵和周冬梅以及周媽和李媽幾人正在品嘗上官玉兒帶來的果子,並沒有人對於林洛的招呼放在心上,林洛只好自嘲的笑了笑。

來到了卧室,林洛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竟然想要修鍊。

當林洛體內的真氣開始運轉的時候,林洛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迫切的想要修鍊了。 今天和狂魔的一次較量,尤其是那場長距離的追逐,讓林洛的修為再一次進步了一些,而正真的收穫,卻是來自於那些果子,看樣子,這些果子真的是不可多的寶貝。

就在林洛修鍊的時候,樓下面的客廳里卻是熱鬧了起來,林國兵幾人吃過果子以後,一會兒的時間,幾人就開始連續的跑衛生間了,到了最後,客廳旁邊的衛生間已經不能夠滿足幾人的需要了,於是他們幾人各自找了一個房間,一人佔了一個衛生間,把自己肚子裡面排泄物排泄到裡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洛才從修鍊中清醒了過來,他睜開了自己緊閉著的眼睛的時候,滿臉的喜悅,他的修為再一次上了一個台階,現在的他,是丹勁初期的修為了,這要是讓那些修鍊者們知道了他就這樣輕鬆的達到了丹勁期,那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直接吐血而亡的。

當林洛把自己心裏面的喜悅壓抑住下了樓,只看到冷冰冰和上官玉兒還有吳磊坐在那裡聊著天,而大黑和二黑在客廳裡面追逐著,嬉鬧著。

看到林洛下了樓,吳磊急忙站了起來,笑著叫了一聲:「林哥。」

林洛對著吳磊點了點頭,坐到了沙發上。冷冰冰在林洛一下樓的時候就緊緊地盯著他,看到他坐下了,冷冰冰站了起來,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的說道:「恭喜呀。」

林洛知道冷冰冰恭喜什麼,作為一個丹勁期的高手能夠看出來他的修為,那是很簡單的,何況自己在修鍊的時候,冷冰冰早就感覺到他的氣息在改變了。

「謝謝了,不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林洛看著冷冰冰也低聲的笑著說道。

聽完林洛的話,冷冰冰嬌嗔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一邊去逗大黑和二黑去了。

看到冷冰冰風情萬種的樣子,站在一邊看著她的吳磊不禁看呆了。

看到吳磊的樣子,林洛和上官玉兒不由的笑了起來。

「林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聽到林洛倆人的笑聲,吳磊這才驚醒了過來,看著林洛問道。

「吳磊,讓你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給力 林洛停住了笑聲,但是臉上還全是笑意的看著吳磊說道。

「林哥,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吩咐。」吳磊看著林洛,也是笑著說道。

「你以後有沒有時間來教我爸爸媽媽一些金融知識,我記得上一次他們來的時候,你就給他們講過這些知識,他們好象對於這方面的知識也很有興趣。」林洛對著吳磊說道。

吳磊聽到林洛的話,點了點頭。

迷婚:偷心總裁,要定你 就在幾人閑聊的時候,林國兵和周冬梅滿臉疲倦的從樓上下來了,看到林洛,周冬梅就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朝著他的耳朵擰了過去。

「老媽,你做什麼。」看到周冬梅的臉色不善,林洛可是沒有敢躲過她的這一抓,等到周冬梅揪住了他的耳朵,他才呲著牙看著周冬梅問道。

「你小子今天帶來的是什麼果子,讓你媽媽幾乎把腸子都給拉了出來。」周冬梅看著林洛,恨恨的問道,而林國兵站在她的身邊也是一副苦深仇大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他們可是忘記了這果子是上官玉兒給他倆的。

林洛聽到爸爸媽媽的話,知道那果子已經把他倆身體裡面的毒素排出來了,他看著周冬梅說道:「媽媽,那果子可是有美容的功效,你現在去鏡子裡面看看自己,就象是上官玉兒的姐姐一樣。」

聽到兒子的話,周冬梅放開了揪著他的耳朵,向著客廳裡面的一面鏡子走去,一邊走一邊還說:『臭小子,你要是騙你老媽,我讓你的耳朵搬家。「

上官玉兒和冷冰冰聽到周冬梅的話,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就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林洛。

」臭小子,這個有美容的功效,你讓你老子吃什麼?「林國兵走到了林洛的身邊,低聲的對著他說道。

林洛還沒有說話,就聽到周冬梅在那裡驚叫了一聲,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到了正在照鏡子的周冬梅的身上。

」老頭子,你快來看看,我的皮膚是不是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周冬梅沒有理睬這些驚異的眼神,而是對著林國兵喊叫到。

林國兵看了一眼林洛,轉身走到了周冬梅的身邊,仔細的看起了妻子那張自己已經看了二十幾年的臉蛋,看了一會兒,他也點著頭對著周冬梅說道:』是呀,你臉上那些坑坑窪窪不見了,好象皮膚也變得白了。」

聽到林國兵的話,周冬梅幾步走到了上官玉兒的身邊,看著她說道:「上官姑娘,你看看這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上官玉兒也仔細的看了看周冬梅的臉,微笑著說道。

周冬梅對著上官玉兒點了點頭,又走到了林國兵的身邊,拉住了他的胳膊,在他的臉上仔細的看了起來。

林國兵被妻子的眼神給弄得有點毛了,他看著周冬梅低聲的說道:「你做什麼,孩子們都在看著呢。」

周冬梅好象沒有聽到林國兵的話,繼續仔細的看著林國兵的臉,但是看了一會兒,帶著失望的對著他說道:「你的臉上沒有什麼變化呀。」

「你呀。」聽到妻子的話,林國兵有點苦笑不得的對著她說道。

「不過也好,這樣出去了也就不會招惹那些花花草草了。」周冬梅看著林國兵又說道。

聽到妻子的話,林國兵真的是很無奈了。

林洛幾人聽到周冬梅的話,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這時候,周冬梅和林國兵這才看到了吳磊來了,他倆笑著和他打了招呼。

「爸爸,媽媽,以後我讓小吳每天來陪你們咋樣?」看到爸爸媽媽興奮的樣子,林洛又對著倆人說道。

倆人聽到林洛的話,連連的點著頭。

就在幾人在客廳裡面聊得高興的時候,方萌萌和鄭柔倆人推開了大門進來了,今天是星期五,倆人下班和下課都比較早。

看到冷冰冰和百合以及吳磊,兩個美女先笑著和他們打了招呼,鄭柔就坐到了百合的身邊,和她聊了起來。

方萌萌則是坐到了周冬梅的身邊,看著她驚訝的問道:「媽媽,你的皮膚怎麼變得這麼好了?」自從和林洛訂了婚,方萌萌就改了對林國兵和周冬梅的稱呼。

「是嗎?你看看就連我家的萌萌都看出來了,兒子,看樣子你以後要讓你媽媽多吃點這些東西。」周冬梅笑的嘴巴都合不攏了,看著林洛說道。

「好呀,只要你老人家不怕出去讓人家追求,我爸爸不吃醋,我就天天給你吃。」林洛看著自己的媽媽也笑著說道。

林洛的話引起了所有人的笑聲,周冬梅用溺愛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指著他說道:「你這小子,和你媽媽也開始油嘴滑舌了。」

這時候,林陽和林艷也回來了,平常倆人住校,到了星期五就回家來了。

看到方萌萌幾人,林艷就嬌笑著和她們玩鬧起了,而林陽則是和爸爸媽媽打完招呼,就直接上到樓上去了。

看到自己弟弟的樣子,林洛也跟著他上到了樓上。

聽到腳步聲,林陽回頭看了一眼林洛,沒有說話,徑直向著自己的卧室走去。

林洛也跟在林陽的身後,兄弟倆人相跟著進到了林陽的卧室。

「你怎麼了?」一進到林陽的卧室,林洛就看著他問道。

林陽看了一眼林洛,沒有說話。

「你這究竟是怎麼了,你總的給我說一說呀。」看到林陽的樣子,林洛有點惱怒的說道,自從這次把林陽接回來,他反而感覺到和自己的兄弟有點生疏了。

「大哥,我想要轉回去。」林陽看著林洛冷冷的說道。

「為什麼?」林洛聽到弟弟的話,平淡的問道。

「在這裡沒有人和我交朋友,沒有人和我玩,沒有人和我說話,就連老師也看不起我。」林陽看著林洛,說道。

聽到林陽的話,林洛沒有再說什麼,就這樣,兄弟倆人默默的坐在卧室裡面不說一句話。

過了一會兒,林洛站了起來,出了林陽的卧室,來到了樓下,走到了鄭柔的身邊,低聲的對著她說了幾句話。

鄭柔聽完林洛的話,點了點頭,站了起來,上了樓,而林洛則是坐到了鄭柔坐過的沙發上,看著客廳裡面聊天的人們。

「大哥,鄭柔姐姐做什麼去了?」林艷走到了林洛的身邊,抓住了他的胳膊問道。

「這個呀,是秘密,你小孩子就不要管那麼多了。」林洛看了一眼滿臉好奇的林艷,伸出了自己的手擰了一下他的鼻子說道。

「我都多大了,你還說我是小孩子。」林艷聽到林洛的話,有點不高興的說道。

「是嗎,我們家林艷是大人了,明天就給她找個女婿嫁出去算了。」聽到林艷的話,林洛大聲的對著客廳裡面的人說道。

客廳裡面所有的人聽到林洛的話,都大笑了起來。

林艷的小臉瞬間就漲的通紅了,她不依的拉住了林洛的手,轉頭對著周冬梅說道:「媽媽,你也不管我大哥,他就知道欺負我。」 聽到林艷的話,周冬梅看著她笑著說道:「那是你大哥和你開玩笑的。」

林艷聽到周冬梅的話,撅著嘴巴離開了林洛,來到了周冬梅的身邊坐了下來。

客廳裡面的人看到林艷的表情,都互相做著鬼臉。

就在客廳裡面正熱鬧的時候,鄭柔和林陽從樓上下來了,林陽現在滿臉都是笑容,下樓以後就加入到了聊天的行列。

林洛不由得對著鄭柔豎了豎大拇指,鄭柔則是看著林洛,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吃完了晚飯,周冬梅就把林洛叫到了自己的卧室裡面。

看著林洛坐在了卧室裡面的沙發上,周冬梅看著他很嚴肅的問道:「兒子,那麼多的好姑娘,你究竟是怎麼想的?」

林洛看了一眼周冬梅,想了想,說道:「媽媽,你說我要是把她們都娶回來給你當兒媳婦,你願意嗎?」

「孩子,這件事情媽媽沒有和你開玩笑,我是認真問你的。」周冬梅看了一眼林洛,沒有好氣的說道。

「媽媽,我也是認真說的。」林洛看著周冬梅也很認真的說道。

看到林洛的樣子,周冬梅伸出了自己的手在他的頭上打了一下說道:「你就胡說吧,就算你想要把她們全部娶回家,那她們也得答應呀。」

「這個,媽媽,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辦法。」林洛看著周冬梅笑著說道。

「那好,只要你能夠全部娶回來,媽媽就同意。」周冬梅看著林洛又笑著說道。

又和媽媽聊了一會兒家長里短,林洛出了媽媽的卧室,他和上官玉兒還要去黑市總部,把剩餘的丹藥煉製出來,同時還要和上官無畏商量一下後面行動的細節。

和客廳裡面的幾個美女打完招呼,林洛就和上官玉兒開著方萌萌的車往黑市總部趕去,他要抓緊時間把丹藥煉製完了,在趕回來和美女們春宵一刻呢,要不,方萌萌豈不是要把他給殺了。

來到了黑市,上官無畏一直在自己住的房子那裡等著他了,看到兩人來了,他沒有問什麼,就讓他們趕快煉製丹藥。

剩餘的藥材在半夜的時候終於全部變成了丹藥,林洛和上官玉兒這才出了那一間他們煉製丹藥的房子。

錯吻男神99次 上官無畏一直坐在一張躺椅上閉著眼睛小憩著,但是他的耳朵卻是警惕的聽著四周的動靜,知道了是誰要殺林洛以後,上官無畏的心裏面雖然難受,但是也把一塊石頭放下了。

看到林洛和上官玉兒出來了,上官無畏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著倆人微笑著問道:「完工了?」

上官玉兒端起了上官無畏身邊放著的一杯已經沒有了溫度的茶水,一口氣喝完了,這才對著上官無畏說道:「老爸,我可是餓壞了,有什麼好吃的快點拿過來讓我填飽肚子再說。」

上官無畏對著自己的女兒笑了笑,站起了身,進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面,一會兒,端了一盤糕點出來了,遞給了上官玉兒。

上官玉兒接過了那一盤糕點,看了一眼,滿臉喜色的說道:「老爸,你太好了,都是我最愛吃的。」說完話,她拿了一塊糕點放進了自己的嘴巴裡面,嚼了兩下,又拿了一塊糕點放進了身邊林洛的嘴裡面。

看著倆人的動作,上官無畏的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同時朝著自己的女兒擠了擠眼睛。

上官玉兒看到自己老爸的笑容,臉色變得羞澀了起來,她轉身端著糕點朝一邊走了過去,邊走邊說道:「我要到這裡好好的看一看,好久沒有看了。」

看到上官玉兒走遠了,上官無畏才看著林洛問道:「怎麼樣?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你就準備下達總攻的命令吧。」 契約總裁:拒絕寵愛 林洛看著上官無畏笑著說道。

師徒倆人又商量了一些行動的具體事宜,林洛這才告辭上官無畏,準備回家。

「丫頭,今晚上你就不要回去了,和你老爸聊一會兒天。」上官無畏對著坐在遠處地皮上的上官玉兒喊了一聲。

上官玉兒聽到上官無畏的喊聲,站了起來,快步的走了回來,看著上官無畏笑著說道:「老爸,我還是回去吧,不是還要完成你交我的任務嗎?」

上官無畏聽到女兒的話,臉上露出了一點點失望的神色,不過他很快就滿臉笑容的看著上官玉兒說道:「好吧,你就趕快去完成你的任務吧。」

看著了和上官玉兒離開了,上官無畏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又重新躺在了躺椅上,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這幾十年為了權利而每天把自己的神經綳得太緊了,他感覺太累了,這一次他準備把阻攔林洛登上黑市主人位置的絆腳石搬掉以後,就隱退,把這一攤子交給林洛了。

回到了自家別墅,已經是晚上兩點鐘了,和上官玉兒道了聲「晚安。」林洛就徑直來到了自己的卧室裡面。

當打開了卧室的門的時候,林洛的鼻子裡面就飄進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林洛心裏面的慾望頓時被點燃了,他先進到了洗漱室,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來到了床前,掀開了被子,鑽了進去。

其實方萌萌一直沒有睡著,她一直在等著林洛回來,不知道為什麼,她今晚上就想躺在林洛的懷抱裡面好好的睡上一覺。

感受到林洛身上撲面而來的男人味道,方萌萌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林洛。 看著谷雪那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風情,林洛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可是咽口水的聲音有點大了,讓谷雪聽到了,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不過很快的她的神色就變得有一點黯然失色了。

看到谷雪的神色,林洛不知道該給她怎麼說了。

當林洛給曾珍補習課文的時候,谷雪穿好了衣服前往農貿市場買菜去了,她準備給林洛坐上幾道愛吃的菜,同時她還順便又買了一瓶好酒。

林洛給谷雪補習完了功課,又出了幾道題讓她自己單獨做,他出了曾珍的卧室,來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看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林洛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了手機,看了看是谷雪打來的,他接通了電話,正準備說什麼,電話裡面一個難惹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朵裡面:「谷雪,你不要走的這麼快,來,今天哥哥請你吃飯,你看你一個人孤單單的,不如晚上就住在哥哥家,讓哥哥好好的滋潤你。」

「你這混蛋,你快點走開。」谷雪又羞又怒的聲音也鑽進了林洛的耳朵裡面。

聽到這些話,林洛把自己的神識快速的釋放了出去,很快的餓,他就找到了谷雪的身影,她現在正在農貿市場的門口,手裡面提著一個菜籃子,手裡面拿著一瓶白酒,被十幾個男子圍在中間,而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男人正滿臉猥瑣的攔在谷雪的前面,嬉皮笑臉的說著話。

林洛對著曾珍打了聲招呼,告訴她,自己下去有點事情,就快速的出了門,向著農貿市場狂奔而去,雖然有好多人看到他都露出了驚異的神色,他也絲毫不顧忌了。

谷雪被那些男人圍在中間,又羞又怒,這時候,那個攔在她面前的那個男子竟然伸出了手朝著谷雪的前胸摸了過去。

「賴皮張,你這個混蛋,你不會有好下場的。」谷雪看著那隻就要摸到自己身上的手,閉上了眼睛,一行淚水從她的眼角流了出來。

賴皮張的嘴角流露出了猙獰的笑容,他絲毫沒有被谷雪的眼淚所打動,手還是向著谷雪的前胸摸去。

就在這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賴皮張的面前,接著那個人影的一隻拳頭直接向著賴皮張的臉上打了過去。

賴皮張的手還沒有摸到谷雪的身上,臉上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接著一股大力直接把他的身體打的向後飛了過去。

圍在谷雪身邊的那十幾號男人只是看到賴皮張的身體飛了起來,接著重重的落到了幾人的身體上,一時間,這幾人全部跌倒在了地上,變成了滾地葫蘆。

剩餘的人看著突然出現在人群中的男子,臉上都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兄弟們,給我打。」賴皮張在地上掙扎了幾下,沒有掙紮起來,他躺在地上指著林洛叫道。

可惜的是,賴皮張的聲音剛落,林洛幾步走到了他的身邊,伸出了右手提起了他的身體,接著幾個嘴巴子結結實實的扇在了他的臉上。

賴皮張慘叫了幾聲,嘴巴一張,幾顆牙齒光榮下崗,從他的嘴裡面被吐了出來,伴隨著的還有嘴角流出來的鮮血。

賴皮張的臉上滿是恐懼的神色,看著林洛,吱吱嗚嗚的說不出來一句話。

圍在他們身邊的那些男人們雖然有十幾人,但是現在都如同石化了一樣,愣愣的看著林洛,他們不過是當地的一些小流氓,平常也和別人打過架,但是看到眼前的林洛的表情,他們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